当前位置: 主页 >> 世界新闻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来源:新鲜事521❤   浏览量:2   发布日期:2021-11-06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抗战时期的关家垴之战,是八路军历史上最有争议的一战,也是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在这场惨烈的战役中,作为战役最高指挥的彭德怀在作战指挥上到底有没有失误之处?

在经典抗战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执掌独立团的第一仗就是歼灭山崎大队,在友军接连攻击失利后,独立团以土工作业逼近日军阵地,再一口气投出3600颗手榴弹,最后是全团上到团长下到马夫炊事员,全员上刺刀冲锋,一举全歼山崎大队。可以说是酣畅淋漓痛快至极,但是真实的历史却远没有这样气势虹和结局完美,这一战的原型关家垴战斗反而是八路军历史上最受争议的一战。

1940年8月20日,八路军发起著名的百团大战,给予日军以沉重打击。吃了亏的日军哪里会善罢甘休,随即调集重兵对八路军开始进行报复性的大规模扫荡。而百团大战的第三阶段,就是反扫荡作战。

10月17日,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派出三个支队深入太行根据地进行扫荡,通常每个支队都是以4个步兵中队为基干,加强1个山炮中队,1个大队炮小队,1个机枪小队,以及若干后勤单位,总兵力约700人,这样的规模比日军标准的一个步兵大队要略小一些。日军不同编制的步兵大队,兵力也各不相同,约在800人到1400人之间。不过本文的主角冈崎支队在兵力调配上出了点问题,最后的组成是步兵3个中队(基本部队是第226联队第12中队,外加第41师团1个中队和独立步兵第12大队1个中队),1个山炮分队(来自独立混成第9旅团)、1个工兵小队(来自独立混成第4旅团)、1个辎重兵小队、1个无线电分队和1个战斗救护班,总兵力535人,其中军官19人。装备27挺轻机枪、6挺重机枪,27具掷弹筒,2门山炮。是日军三个支队中兵力最小的。

支队长冈崎谦受中佐是第37师团226联队副联队长,主管训练和后勤。而他在陆军士官学校27期的同学中,很多人都已经是大佐联队长了,所以冈崎在同期同学中算是混得较差的,尽管他几乎没有过独立指挥部队的实战经验,但日本士官学校的正牌科班毕业生,军事战术素养还是很过硬的,这点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会有很好体现。这也是冈崎第一次独立带队指挥,当然也是他最后的表现机会了。

看到冈崎支队的编成,很多人会觉得怎么这么杂呢,日军8月30日发动第一轮扫荡时,冈崎支队还是基本上以第37师团226联队的部队为主,随着与八路军的作战而频繁调动,原来226联队的第1中队和机枪小队成了独立混成第4旅团的直辖预备队,第8中队则作为田中支队(支队长就是226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田中义久少佐)的骨干,最后只有第12中队成为冈崎支队的基干力量。

10月20日清晨5点,冈崎支队从武乡县东村出发,除了535名官兵外,还裹胁了300多名民夫,携行的弹药量是每支步枪120发子弹,每挺轻机枪870发子弹,每挺重机枪7200发子弹,每门掷弹筒16发榴弹,每门山炮100发炮弹。山炮分队的2门山炮和足够支队使用7天的辎重粮秣则由243匹骡马驮运。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冈崎支队进入根据地后完全是瞎打误撞,但却恰恰接连扑向了八路军的要害之处。22日冈崎支队在温庄以北遭到八路军386旅772团和决死一纵25团、38团的顽强阻击,因为当时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就在温庄东北约5千米的拴马村!经过两天激战,八路军在完成掩护总部机关撤离后主动撤出战斗。

这一战史称温庄阻击,正面阻击冈崎支队的决死一纵25团伤亡很大,25团政委凌则之、2营教导员孙碱牺牲,八路军3个团总共伤亡300余人,日军阵亡4人伤1人(日军的伤亡数据来自于日军《晋南第八中队史》)。这一场阻击战的双方一周之后又将在关家垴之战中再度交锋,所以温庄之战可以说是关家垴之战的预演。八路军自己认为虽然损失惨重但完成了掩护总部安全转移的任务。而实际上日军在八路军撤退后,发现继续向前山势更加险峻,骡马都难以通行,才没有继续深入追击。

25日冈崎支队从东崖底出发,扫荡七树沟一带,他并不知道这样一路走去,已经摸到了被誉为八路军的掌上明珠——黄烟洞(也叫黄崖洞)兵工厂的门口。黄烟洞绝对是易守难攻的地形,必须要经过一线天的天险才能进入,不然也不会被八路选为兵工厂的地址。但是由于防守一线天天险的1个连,一说是连长见日军杀到吓得临阵脱逃,一说是部队太过疲劳,疏于戒备而被日军突破,反正是被冈崎支队轻松突破。尽管随后八路军385旅和新10旅先后急调部队赶来阻击,但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另外两路扫荡部队铃木支队、池边支队得到消息,也正陆续赶来,经过激战冈崎支队于27日下午占领黄烟洞兵工厂,除了彻底破坏兵工厂设施外,还缴获手榴弹2000枚,子弹1万发,其他各种物资几十箱。虽然八路军已经对兵工厂的重要设备和物资进行了转移,损失的物资也不算太多,但这些物资对于3发子弹就要打场阻击战的八路军来说,绝对是相当痛心的。

这样一来,冈崎支队便自然成为八路军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正在晋东南指挥百团大战的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早就有心一举全歼日军1个大队,从而终结日军以大队为单位就敢深入根据地扫荡的作战模式,迫使日军改以更大兵力为单位才敢进入根据地,这样对于机动兵力本来就单薄的日军来说,将会大大限制其对根据地扫荡的密度和强度,极大减轻根据地的压力。这一思路可以说贯穿了彭德怀整个关家垴作战。正是基于这一想法,28日彭德怀决心调集正在蟠龙镇一带休整的129师主力,坚决围歼冈崎支队。

应该说,彭德怀的战役决心没有一点问题,而且从战略和全局上看,是很正确很有必要的。

在占领黄烟洞兵工厂之后,冈崎支队又和铃木支队、池边支队分开,在扫荡了洪水镇后,于29日开始返回出发地武乡县东村.当天上午从冈崎支队一上路,就遭到了八路军的攻击,冈崎很快就感觉到情况不妙,因为八路军在攻击中居然使用了迫击炮,而八路军只有头等主力部队才会有迫击炮!八路军投入了头等主力,显然是准备下了血本要吃掉自己。所以他率部不敢恋战,只是且战且走,而且行军速度相当快,简直是一路狂奔。到晚上20时30分左右,冈崎支队到达了关家垴。

关家垴位于武乡县蟠龙镇壁村以北约6500米,正是当时八路军太行根据地的腹心地区。这时冈崎发现,前面山地也已经出现八路军,而身后的八路军依旧紧追不舍,根据一天的交手,已经发现周围八路军有好几个团的番号,还不是一般的八路军,全是八路军的头等主力,如果夜间继续行军很有可能在半路上被绝对优势的八路军消灭,而关家垴地形险要——所谓“垴”,就是指山顶是台地的山峰。关家垴山顶是平坦的台地,山势坡度又很陡峭,正是易守难攻的地形。所以他当机立断下令抢占关家垴,坚守待援。

这显然就是彭总的失误了。既然下了决心要围歼冈崎支队,首先就应该预设有利于围歼的地点,并组织各方向赶来的部队,后面追击,侧翼侧击,前面阻击,将日军尽量逼到预设地点。而彭总并没有能够根据日军的行军路线做这样的部署和安排,结果反被冈崎占了先机,抢占了有利防御的关家垴。这样 ,之前对冈崎支队的追击,就毫无战术意义了。这也是彭总指挥的一贯风格——比较粗线条,缺少细节上的考虑。

到了关家垴之后,冈崎立即命令挖掘工事,日军不顾一天行军作战的劳累,没有休息就立马动手,经过数小时作业,到深夜就已经完成了防御工事,依托关家垴山头的台地挖掘了八卦形的核心阵地,可以由交通壕连接到台地边沿的阵地。所有战壕都挖得很深,战壕壁上还有很多能藏人的猫耳洞。所有机枪、火炮都至少有两个掩体。山腰原来50多户人家的窑洞全部打通,每个窑洞都构筑有射击孔,窑洞前挖了防弹壕,在通往山上的唯一道路两旁,各有四个窑洞被改造成配置机枪的暗堡。在关家垴山脚还挖了300多个散兵坑,围绕山头形成外围阵地。形成山脚外围、山腰窑洞、山顶核心的三线阵地配置体系。日军的这番辛苦确实没有白费,这些防御工事给后来八路军的进攻带来了巨大困难。

就在冈崎支队抓紧时间修筑工事的同时,八路军9个主力团(129师386旅772团、16团,385旅769团、13团,新10旅28团、29团,决死一纵25团、38团,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外加总部炮兵团,总兵力近2万人也已陆续赶到,彭德怀也赶到了距离关家垴只有2000米的石门村,亲自坐镇指挥。当晚21时下达作战命令:30日晨4时开始总攻击,以386旅、决死一纵及总部特务团为左翼,385旅、新10旅为右翼,不惜一切牺牲伤亡,彻底将关家垴之敌消灭净尽。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凛凛杀意!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日军挖完工事仍然没有急于休息,冈崎发现在关家垴南坡对面的峰垴(又叫柳树垴)比关家垴还要高,一旦被八路军占据,威胁极大,所以立即派出1个中队趁夜偷袭峰垴。

此时守备峰垴的是决死一纵25团2营,当日军从峰垴西侧一条偏僻小道摸上山,2营还以为是来换防的友军,连口令都没问就起身走人。日军却突然发难,也不开枪,挺着刺刀就冲,2营毫无防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将这样重要的山头稀里糊涂地送给了日军。听到报告,气得386旅旅长陈赓破口大骂,“娘卖逼!这样蠢猪式的营长该杀头!”更要命的是,2营并没有第一时间乘日军立足未稳发起反击,而是先开“诸葛亮会”商量战法,直到次日凌晨4时才发起反击,而日军利用这几个小时已经挖好了工事,站稳了脚跟。结果2营遭到日军猛烈火力射击,付出很大代价才冲到山脚下,又遭到日军密集手榴弹杀伤,一直打到天亮都没能夺回峰垴。这就使日军在关家垴和峰垴形成犄角之势,能够相互以机枪火力支援,给八路军的攻坚造成了很大影响。

由于峰垴丢失,而且还有几个团没能赶到,原定30日4时的总攻无法实施,只得临时改为由总部特务团进行夜袭。特务团由2营从南坡侧面奇袭作为主攻,3营负责截断关家垴和峰垴之间联系,另外2个营则部署在关家垴西北,切断日军回武乡的退路。2营6连利用夜色悄悄接近日军在山脚的外围阵地,突然袭击打开突破口,乘势向山上冲击,但在山腰的窑洞遭到日军顽强抵抗,八路军攻下一个窑洞,不但遭到其他窑洞的侧射火力,还会遭到日军从紧邻窑洞的反击,只能是逐窑争夺,眼看伤亡越来越多,却无法肃清这片窑洞,团长欧致富只得叫停了进攻。

30日天亮后,决死一纵25团、38团全力猛攻战场制高点峰垴,38团数次强攻,伤亡惨重,一线战斗兵几乎都拼光了,团长蔡爱卿组织干部突击队,结果伤亡数十名营连干部依然毫无进展。25团连续组织7次冲锋,直到黄昏时分,才冲上峰垴山顶阵地,但又被日军以白刃战赶下山顶,损失惨重。

关家垴打得更为惨烈,772团、16团在东南,769团在西北,总部特务团在东北,新10旅在西面。首先是新10旅28团投入进攻,几次进攻均未奏效。这时日军飞机飞临战场,28团没见过这阵仗,在日军飞机扫射轰炸下几乎全线崩溃。接着上场的是386旅的头号主力772团,总部炮兵团这回也是下了大血本,投入6门山炮和多门迫击炮进行炮火支援,但是772团没有步炮协同经验,不等火力延伸就冲了上去,结果最先冲锋的1营被自己炮火砸个正着,转眼间就伤亡上百人,不但战力折损,而且士气也受到重挫,进攻自然无功而返。接着3营也投入进攻,直打到下午14时,1营基本打光,1连70多人只剩3人;3连50多人连伤员在内只剩3人;4连68人只剩下4人。全营近200人,最后没带伤的还不到10人。

385旅769团是从关家垴北面进攻,这个方向山势陡峭,攻击路线狭窄,只能采取波浪式攻击,一波失败,再上一波,数度猛攻,还是毫无进展。最后是1营从侧面土坎上隐蔽挖出一条小路,乘日军被正面进攻吸引之时,冲上去3个连,但日军立即在北坡坟包上架起机枪进行火力压制,1营攻击的路线毫无遮掩,就是趴在地上都会被打中,进攻部队又非常密集,伤亡很大。几次攻击都没得手,只占领了坟包北面一小部分阵地。

这又是彭总的第二个失误,在战术上不要说步炮协同,就是各步兵团之间的协同配合也都很糟糕,这显然就是战役指挥员的责任了。

见战况不利,彭德怀来到距关家垴仅500米处的前沿,右脚蹬在壕沿,手握望远镜抵近观察。正在前线采访的《新华日报》记者徐肖冰按下了快门,拍下了彭总在抗战中最著名的一张照片。彭德怀见部队伤亡很大,为了尽快解决战斗,甚至将自己的警卫连都调了上去。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见到自己部队伤亡如此惨重,386旅旅长陈赓和129师师长刘伯承都向彭德怀提出,放弃强攻山头,把冈崎放下山来,另选有利地形再打伏击。但彭德怀坚决反对,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彭德怀撂下狠话:“拿不下关家垴,撤销番号,杀头不论大小!”

这更是大失误了。经过两天的战斗,双方的情况已经基本明朗,尽管八路军在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实际作战能力,差距很大,光靠兵力优势的人海战术,在山地进攻作战中,只是徒增伤亡。作为一个指挥员,面对这样的局面,就不应该意气用事,而是应该正视现实,果断放弃强攻,采用更明智的围三阙一,等日军离开险要地形,在撤退途中再进行攻击。

在《孙子兵法》里就提到“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的五种危险情形中,“忿速可侮”就是其中之一,而彭总这时的表现,明显就是犯了“忿速可侮”的为将大忌。

既然彭总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再没什么好说了,经过短暂调整,16时八路军发起最后的总攻,772团、16团、38团、25团各拼凑出1个营,协同769团2个营对关家垴发动猛攻,八路军接连发起18次冲锋,各部伤亡极其惨重,直到入夜,才冲上了关家垴主阵地,与日军在山头上展开了惨烈的激战。根据日军战报,当天子夜1时许是最危急的时候。冈崎谦受就在这轮总攻中被击毙,但日军本身就来自几个部队,即便主将阵亡也没受多大影响,在各自中队长的指挥下,依然在顽强抵抗,甚至连伤兵都上阵,多次用白刃肉搏逼退八路军的进攻,这样撑到了天亮。

31日,日军的援军正在赶来,其中的田中支队已经到达洪水镇以北4千米,到关家垴最多只需要半天。八路军深知只要再努把力就能冲上山顶将日军完全歼灭,但部队伤亡太大,像25团、38团甚至全团连机关勤杂人员在内,剩下都不到300人。最后咬牙拼一把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到下午16时,日军援军已经逼近,心有不甘的彭德怀也只好含恨下令撤退。

11月1日,冈崎支队残部在铃木支队接应下,回到洪水镇。关家垴之战至此落幕。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此战,官方战史记录是毙伤日军400多人,自身伤亡600多人。日军的战报确认冈崎支队在关家垴战斗中阵亡52人,受伤97人,失踪2人,合计151人,约占关家垴之战参战总人数(约520人)的30%。日军的伤亡数字出入还不算太大,但八路军600人的伤亡数字却是一直饱受质疑。

首先八路军参战9个团,实际参加关家垴一线作战的7个团,600人的伤亡分摊到7个团,平均每团还不到100人,对于这7个团几乎都是2000人以上的大团来说,区区100人的伤亡怎么会让各级主官,从营、团一直到旅、师都在叫苦,请求暂停强攻?就是一个团伤亡了600人,都说不上是大伤元气。

其次从各部队来看,先看772团,772团在一线战斗兵大量减员的情况下,曾两次组织排以上干部和机关干部组成敢死队进行冲锋。如果仅仅损失100余人,何至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十三军传奇》一书中,提到772团在关家垴之战中仅1营就伤亡180余人。

再看769团,时任769团1营营长的李德生见1营在通过土工小路进攻时伤亡很大,以至于他在回忆录中说“我当时心里想,地形对我们不利,硬拼下去不合算,应当赶快撤出战斗”。如果只是100人的伤亡会让这样一位百战虎将的战斗决心产生动摇?战后陈赓对接任769团团参谋长的何正文说:“(关家垴)战斗进行得很残酷,769团打得很艰苦,损失较大,元气在短时间不易恢复。”100人的伤亡能让一个主力团在短时间恢复不了元气?

最后看总部特务团,该团是编制齐全人员充实的头等主力团,参加百团大战时全团3000多人,下辖13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平均每个连200人左右,战后撤编4个连,只剩9个连,也就是说减员至少在700人以上。而特务团在百团大战中除了关家垴,基本没有其他大战斗。

决死一纵25团、38团的伤亡更大。根据《步兵第119团团史》(38团后来发展为解放军14军40师119团)称:38团战斗兵牺牲完了,集中干部队冲击,计有2营营长黄振荣负伤,副营长贾宝善、特派员王思忠、连长张秉燮、陈建岗、指导员郝双马等数十人牺牲。另外,《陆军第40师斗争简史》(决死一纵后来发展为解放军14军40师的118团和119团)中记录决死一纵在关家垴战斗中伤1570多人,阵亡589人。

25团、38团都是2500人左右的大团,再加上战时补充的3个新兵连,总兵力超过5000人。而战后这两个团包括团机关人员在内,总共剩下还不到500人。根据《决一纵部队发展史》提到25团、38团在百团大战第一、二阶段总共伤1500余人,亡近500人。再扣除第三阶段温庄战斗中的伤亡,所得出关家瑙之战的伤亡数字,与《陆军第40师斗争简史》中约2160人的伤亡数字十分接近。

这样粗粗算来,伤亡总数几乎要达到三四千人,其中阵亡在两千左右。


彭帅在关家垴之战指挥有没有失误?为什么七个团吃不掉五百日军?

另据八路军太行抗战纪念馆研究部主任郝雪廷介绍,在关家垴和峰垴各有一个烈士墓,每个烈士墓都至少埋有1000多烈士的遗骸,基本上都是在这一战中牺牲的。而且战后还有部分重伤员后送治疗因伤重不治牺牲还没有埋在这里。

彭德怀战后向毛泽东汇报时也专门提到:“百团大战后期,在反扫荡作战中,太行区有两个旅(即参加关家垴之战的385旅和386旅)打得比较艰苦些,伤亡也大些。”难道仅仅600人的伤亡会让彭总觉得是打得艰苦伤亡大?

由此,很多研究者都认为八路军此战中阵亡至少是在2000人以上。

看起来这样的伤亡对比,似乎很难让人接受,但真实的抗战,绝不是神剧中表现得这样杀鬼子如砍瓜切菜。

在整个抗战期间,中日双方的伤亡交换比是8:1,具体到关家垴之战,八路军在装备、训练、战术、地形等各方面都不如日军的情况下,只有兵力优势,一味强打硬拼,伤亡交换比10:1,一点都不奇怪,完全有可能。

至于彭总在这一战中的失误,在本文中也已经具体分析过了,战役决心没有问题,但在战术指挥上确实存在问题,一场战役的失败,和指挥员自然是分不开的,从来没有见到过指挥员指挥无懈可击,而战役失败的。所以,关家垴被称为彭总一生四大败仗之一,几十年后还作为批判他的一大罪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