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4-05-23 浏览: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吱~吱~」两只大马猴各逮住任盈盈左右脚踝,毛茸茸的兽爪,连搔她滑

嫩的足心。

痕痒难当,玉足本能摆动,两根脚趾头扭呀扭的,使得繫在其上的两条琴弦,

反覆拉扯着纵向连接的两颗乳头。

一横、二直的三根弦线,共打了四个死结,牢牢勒住乳首根部,令本来小小

的两点嫣红,肿胀成大大的菓子。

脚趾头每动一下,即形同鱼杆牵动鱼丝,轻拉鱼饵,可这鱼饵却非它物,而

是十七、八岁少女,最不堪受压的柔弱乳蒂。脚板越想逃避搔痒,只更加苦了自

己。

娇生惯养的任大小姐,何曾受过如斯折磨柳眉互绞,闭目盈泪,此刻唯一

能帮她镇痛的,就只有正在乳晕上打转的雄性舌头。

柔软舌面按摩、湿热口水降温,教着火似的乳蒂,如吹凉风受用。满脸干唾

汗污,赤裸M字开脚坐着的神教圣姑,茫然不觉地挺胸向前,将白里透红的受罪

乳峰,主动送予施虐者啜食缓痛……

年纪足以当受虐者祖父的白髮老人劳德诺,魔掌两捧盈握玉乳,时左时右,

大快朵颐,贼眼难掩奸计得逞的自豪。

我环抱仪琳,以隐身技能站在木桌边上看着,当真叹为观止。这老色鬼,根

本是个极厉害的SM调教师嘛﹗

怀中的仪琳,先是惊闻华山派同道,居然是嵩山派卧底,勾结魔教;再惊见

『和蔼可亲』的大师兄,对跟自己同龄的小姑娘百般淫辱,吓得呆若木鸡。

我乘机假作轻拍仪琳胸口安抚,隔着灰色缁衣,触摸束胸布缠勒的C杯豪

乳;隆起的裤裆,忍不住顶着小尼姑翘臀,轻磨起来……

木桌上,跪在猎物身畔的劳德诺,手打暗器,两只马猴即停止搔痒。合眼的

任盈盈没再扭脚,乳间不复痛楚,却似未察觉,仍惯性地奉上胸脯,供猎人享

用……这调教持续下去,未经人事的处子,会否堕落更多

劳德诺彷彿知道时机成熟,重拾之前被任盈盈咬在唇间,沾满他俩口水的半

支断箫:「盈盈除了奶子弹琴,阴户也来吹箫吧。」

任盈盈闻言睁目,乍见老人拿着断箫,虽是闺女,亦知其意。自幼骄矜的日

月神教一人之下,此刻再难顾尊严,梨花带雨,眼色乞怜,无声地恳求对方,放

过自己的清白……

「哎唷,别哭、别哭,爷爷心痛哦。」劳德诺怜爱地替她拭去泪水:「还记

得我一开始说,不破身,有不破身的玩法吗只要盈盈不加反抗,甘愿配合,爷

爷保证事后,你仍是完璧之身。」

这叫任盈盈作何回应只继续默然洒泪……

「小妖女﹗你要跟断箫玩玩」一直慈眉善目的劳德诺,首露凶相,箫指胯

间:「还是想被我狠狠破身你挑一样﹗」

饶是任盈盈聪颖机敏,武功不俗,当下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真被逼到绝境。

古时女子,贞洁比性命还重要,男根、洞箫,两害取其轻,犹豫再三,她终究抬

起泪眼,羞看断箫,示意抉择——

劳德诺卒令俘虏屈从,喜形于色,恢复和气,轻拥她一吻额角:「盈盈真懂

事,爷爷等下会让你快活到不得了。」

白头老翁,坐拥黑髮佳人,双手从后绕前,弄断两条连接脚趾的弦线示好:

「盈盈听话,不用受苦。」

痛源消失,任盈盈明显略松一口气。但劳德诺又一弹那剩下来横向绑着双峰

乳头的琴弦:「不乖的话,再绑回去。」

任盈盈眼中稍现恨意,又转瞬即逝……噤若寒蝉,被性虐前的高傲不驯,至

此已被降服得七七八八。

劳德诺怀抱裸躯,将断箫递到任盈盈嘴边:「先吹箫给爷爷看看。」

一语双关,雅好丝竹的才女,那愿亵渎嗜好樱唇迟迟不张。

老人一拉横弦,扯动痛感刚平伏不少的乳蒂:「想再重绑两条」

任盈盈痛得下巴一昂,嘴触断箫……无奈凄然移唇,轻揩箫身。心爱的洞箫,

不单被一折为二,早前更被充作桎梏塞口,沾满自己和劳德诺的唾液,又黏又

髒,可如今,她却被逼亲吻……

「伸舌出来。」苍老话音,已教人不敢拂逆。丁香小舌,探出唇来,细舔

箫管,既舐去之前残馀的男女唾沬,又留下新的如兰香津。

劳德诺来回横移断箫,引导舌尖,水平地由一端舐向另一端;又打直箫身,

放入檀口,模拟阳物,教任盈盈口交:「一边啜,一边舔。学会品箫,以后服侍

我师父,你会感激爷爷的。」

任盈盈既慑于淫威,亦是虚与委蛇,力求暂保贞操。屈辱地含啜箫管,两行

晶泪,划过脸庞……应该是想到纵过得了劳德诺这一关,终难逃左冷禅的逼娶强

良久,劳德诺微笑抽出断箫,任盈盈小口吐气,嘴角不雅地大流唾液。她俯

首望去,只见老人右手,正将满是自己口水的断箫,降向女阴——

湿淋淋的竹箫,纵向贴上外阴,任盈盈敏感得浑身一震。劳德诺上下移动箫

管,轻扫耻毛,摩擦大阴唇:「毛毛少少的呢﹗人比黄花瘦,肉唇却肥厚饱满啊﹗」

初被撩阴、不堪淫语,任盈盈似想闭目,又不放心,低头瞪眼,似怕断箫随

时会犯禁。劳德诺好整以暇,耐心地箫贴阴部,持续骚扰:「知道吗女子要够

湿润,男人的那话儿,才放得进去。」

他右手动箫,左手弄乳,老嘴更不忘细吻任盈盈雪白的后颈,前戏细腻。虐

乳过后,复改温柔,反差之大,似令女性感官感受更深,圣姑渐止泪水,红霞益

盛……

「咦这是甚麽」劳德诺刻意语气夸张,蓦地左掌一沉,探向女阴,再扬

手时,食指中指均抹上光亮水迹:「哗﹗盈盈湿了耶﹗」

任盈盈自知己身的羞人变化,半眼都不敢瞧向那两根铁证如山的手指……真

怪不了她,劳老鬼这棍棒与蜜糖交替的高明调教手段,即使是清纯处女,亦无法

不被逐步攻陷。

劳德诺左手探入衣服,竟摸出一只小碗,用意不明地,放在任盈盈私处前方:

「盈盈湿了,那爷爷可以教你,怎样用阴户吹箫啰。」

最危险的一幕终于降临,任盈盈满脸惊惧,劳德诺吻她香腮,将断箫平放,

抵在大阴唇外:「别怕,爷爷会守信用,不损你清白。」

他令任盈盈低头,俯望胯前的半截断箫:「最多只放一半进去,就不会令你

破身落红。不过这个长度,也够处子的你销魂了。」

皱巴巴的臭口,朝贝耳作最后的哄骗胁逼:「一切交给爷爷。盈盈乖乖的,

就不会失贞。听见没有」

心知怎也逃不过,任盈盈螓首垂得低低的,滴泪认命,轻嗯一声……

劳德诺满意一笑,左手探前,万分温柔,轻轻扳开处女地的入口,紧緻的大

小花唇翻开,色泽粉红,花蜜淌流。他右手持箫,以上端吹口对准,挤贴肉唇,

逐毫釐地、逐毫釐地往前送去——

蓦然不由自主,粉颈一仰、倒抽凉气,任盈盈急再垂眼,果见洞箫吹口,经

已没入花园。

劳德诺轻抚少女紧张的脸蛋:「一点都没觉痛吧全靠爷爷有好好疼你,也

多得你水做的身子。」

老淫虫悠长充份的前戏,刺激得任盈盈爱液充沛,吹口得以毫无困难地闯

入。以水为媒,他开始慢慢移动箫管,仅在入口处试探:「唔……盈盈不愧是处

子,嘴巴好紧窄。」

任盈盈泪眼紧盯,深怕竹箫深入;但看着洞箫浅进浅出下阴,着实羞煞,妙

目时睁时闭,越看越难堪……

「习惯了吧」劳德诺让吹口以外的箫身,小半寸、小半寸地滑入肉缝:「再

吃深一点。」

异物持续入体,任盈盈紧张得咬住门牙,定是忧心会否失身。可老于此道的

劳德诺,分寸把握得宜,断箫插入了三分之一,并没破瓜之兆:「看,爷爷没骗

你吧来,再动动看——」

断箫缓进缓退,摩擦花径,不再限于短小的吹口,而是用上三寸箫身,大增

插入的深度及充实感。这竹箫表面,密集雕刻着一环又环的圈状纹饰,如今用于

女阴,无异于一支圆周凹凸不平的假阳具……

劳德诺折断洞箫之时,显然预见它的妙用,当下活用这凹凸环纹,进退、旋

转、上顶、下压,四面八方地刺激任家闺女的初开蓬门:「盈盈挑得一支好洞箫﹗

长短、粗幼、起伏,都正合用﹗」

任盈盈应该连用手指自慰都没试过,初体验就撞上老色鬼,将半截断箫使得

犹如肉棒,出入渐快;花径被动地吞吐箫管,花唇微开微合,渗出更多花蜜。抽

送顺畅,从未生痛,圣姑俯望箫、阴结合之处,眼神渐变迷朦……

劳德诺右手箫插不止,左手弹弦弄乳,嘴巴厮磨少女耳脸,火上加油,引诱

蛊惑:「盈盈,挺舒服吧」

不晓得从何时开始,任大小姐裸身冒汗,吐息渐促;绯红两颊,似非单因羞

赧,好像尚夹杂了一点点……快意

丑恶老头,左手轻扳任盈盈俏脸,四目交投:「要不爷爷喂你多吃一寸整

整半支,会更舒服。」

若是任盈盈初遇劳德诺之时,早就狠狠还以冷眼。可当下被剥个清光,大肆

狎玩,小姑娘再强势不起来,眼波迴避,楚楚可怜……

「嘿,此刻也不到你不吃——」皱皮老手,再将箫管送入一寸,大半支断箫

,插进了任盈盈最私密的地方﹗死老鬼﹗不要戳破人家的处女膜呀……但老淫虫

始终拿捏得极好,没有失手破瓜。

「爷爷来兑现承诺,让盈盈快活到不得了。」变态老头又一吻任盈盈,右手

动箫的同时,左手向两只大马猴打个手号。

「吱~」两猴齐声欢唿,各在木桌两边,对任盈盈毛手毛脚。人兽有别,畜

生冒犯,高洁圣姑,既惊且怒……但几指弹间,居然神色渐变——

两只大马猴,四只毛手,并非乱摸,而是识途老马一般,对女体上下其手,

爱抚挑逗。美腿、蜂腰、酥胸,没一方寸遗漏,配上毛茸茸的兽毛拂扫,撩拨效

果,何止倍增。

劳德诺亦加入落井下石,箫插阴户之馀,或亲耳垂,或弹乳首,或捏桃臀;

一人两猴,六手齐施,合力欺负裸女娇躯,处处刺激,唤起情慾……

以一对三,处子任盈盈,那禁受得起全身白得便如透明一般的肌肤,逐渐

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肉体横陈,燃烧起绝不应当的慾火……

? ? 这三男一女的人兽4P,看得我热血沸腾,慾念飙升。我熊抱仪琳,隔衫胸

袭,裆部连磨带顶,勐抵着她充满弹力的臀部:「仪琳,你让都大哥抱一下。」

仪琳被我从后圈住,既视我为救命恩人,不好意思推开;兼之右手持剑,左

手拿着刚才捡来的香蕉、面包,更腾不出手抗拒,只得怀羞任我揉乳磨臀……

另一边厢,木桌上被人猴夹攻的任盈盈,星眸湿润,齿抿下唇,动不得、喊

不了,标緻五官,闷绝至极,已是濒临溃败边缘……

胜利在望,劳德诺恶意摆佈任盈盈一双藕臂,状似亲暱地将两个猴头,拥入

怀中,哺以胸脯;两猴各捧奶子,无视横绑的琴弦,兽嘴兽舌乱啜乱舔;同时,

M字开脚的牝户,断箫出入如风,动至最快……

「唔~~」忽听得任盈盈竟像兴奋得冲破被封的哑穴,失声哀吟,炉中炭似

的裸身,从香肩一直发抖到脚尖;颤震源头的花径,使劲向内收缩,将洞箫吹口,

纳入更深——

随即响起『呜呜』之声,竟是女阴正值高潮,一紧一松,仿如吐气,送风吹

口,吹响箫音﹗箫响之间,中空竹管,急涌水浪,箫身上的五个洞孔,如鲸鱼喷

水,冲天小水柱,此起彼落……任盈盈初尝高潮,竟就激烈潮吹﹗

劳德诺如获至宝,连忙捧起小碗,将箫孔喷出的爱液,盛接得一滴不漏:「大

功告成﹗爷爷不破你身,正为这难得的处子阴精﹗」

虽未真箇销魂,但毕生首度高潮,竟是如斯震撼强烈,任盈盈虚脱般向后软

倒,髮鬓尽湿,倦脸侧搁于劳德诺肩上喘息,予人错觉,一老一少,似是亲密情

人……

劳德诺遣开两猴,将小碗举到鼻下,陶醉嗅吸那隐泛暖烟的温液:「大费周

章,皆因此物,延年益寿啊。」

他就热服用,如饮琼浆玉露,甘之如饴地喝了七成。蓦地一瞥任盈盈,沉吟

片刻,慈祥浅笑,便轻托玉人下颔,将小碗送到她唇畔:「盈盈辛苦了,也来滋

补一下——」

身心折腾,任盈盈早累得眼帘也撑不开。高潮过后,似是喉干舌燥,感觉碗

到唇边,檀口本能地浅呷,一小口一小口地嚥饮,竟被劳德诺将那不知是何味儿

的淫水,喂她喝个干干净净,点滴不剩……

喂完之后,劳德诺还像照顾刚吃过奶的婴儿般,轻拍少女裸背,帮她理顺胃

气:「别吐出来哦。」

好变态的劳德诺﹗不单要任盈盈吞他口水、吃他浓痰,最后竟要她连自己的淫

水也喝下去﹗

没那麽变态的我,见此变态一幕,也终于憋不住了﹗牛仔裤力顶仪琳翘臀,

小弟弟就在内裤里发射……

劳德诺让任盈盈平躺于长桌歇息,转爬到她两腿间,凝望仍插于肉唇的断

箫,舐着嘴唇,神色恋恋不捨。

任盈盈似觉不妙,累眼半睁,惊见劳德诺解下裤子,露出一条毫无老态,精

壮粗大的命根子﹗

「盈盈,爷爷思前想后,还是把握这天赐良缘,跟你做一次夫妻吧﹗」劳德

诺动手掰开任盈盈双腿:「想想到师父跟你洞房时,发现你这魔教妖女并非处子,

也属寻常,不会思疑到我身上的。」

「你、你……」哑穴刚解,高潮甫过,倦极的任大小姐,又惊又气,说不出

一句完整句子,只能无声饮泣。一番含羞忍辱,终是逃不过失身恶运,无助仰躺,

就要被眼前的糟老头姦污。

我好戏看过,精也射了,是英雄救美的时候﹗男人的处女情结,教我不能袖

手旁观,眼睁睁看着任盈盈失陷。但劳德诺的武功,一定比我和仪琳加起来高,

又有两只孔武有力的大马猴助阵……

「都大哥,我们快出手救人﹗」我身前良善的仪琳,唯恐任盈盈遭劫,福至

心灵般,就丢出拿着的两根香蕉﹗

香蕉一离开我,便不再隐形,掉在远离劳德诺的房子一角。两只大马猴一见

香蕉,立时被引得跑了开去﹗

原来之前开启宝箱,获得道具,是这样子使用的﹗还好仪琳扔出的不是翻译

面包,不然要跟马猴对话谈判不成

我向仪琳投以赞许眼神,保持隐身,走到劳德诺背后。他正跪着光了屁股,

性致高涨,不单没发现马猴走开,更感觉不到隐形的我。

我拿出上次得自杨莲亭的韦小宝三大保命宝贝之一——『含沙射影』,瞄准

劳德诺肥臀下的阴囊、肉棒——

『玩家自定义招式:都教授断子绝孙百发百中零距离发射﹗』

针雨齐发,无有不中,直将劳德诺的肉袋、棒子,射成箭猪、仙人掌、狼牙

棒﹗

「呜哇~~」男人最痛,劳德诺抱着下阴,失足掉下床去,在地上来回打滚,

拖出一行血水……

『我和小伙伴都偷窥了﹗』刚好到达使用时间的极限,我和仪琳现出原形。

不过情况突变,任盈盈应该以为我俩是此时才从屋外闯入的救星。

正在剥香蕉皮的两只马猴,惊见主人的香蕉重创,慌忙跑过去扶起。数十根

尖针将劳德诺的下体钉成海胆一样,以后铁定是不能用了……

痛彻心肺,劳德诺难以动武,厉声质问:「你、你俩是……甚麽人」

才不会笨得报上都敏俊这名号﹗让你以后找我报仇麽既是英雄救美,我一

指床上的任盈盈,信口胡吹:「我是她心上人﹗」

蓦地记起,刚穿越来光明顶时,系统提及这一次是情报任务:『探听恆山派

满门的去向』。如今看着劳德诺,回忆《笑傲》原着,顿时想通——我真是笨了﹗

原作不就是嵩山派,假扮日月神教,偷袭恆山派一行人麽仪琳同门遇袭,喊的

『魔教』,其实不是日明神教,也非明教﹗

我保持距离,用『含沙射影』遥距瞄准劳德诺,反问:「恆山派众位师太,

在你们嵩山派手上」

我果然猜中,劳德诺一惊,又残忍冷笑:「一班臭尼姑,不识时务,不同意

五岳剑派合併,以我师父为尊……已被他老人家杀清光了﹗」

「师、师父她们……大家都死了」仪琳悲恸不已,含泪一剑就刺过去:「你

胡说﹗你说谎﹗」

劳德诺胯间滴血,轻功也使不出来,全赖两只大马猴拉开才险险避过来剑。

他知道绝无胜望,双目喷火,狠狠怒瞪我及床上的任盈盈,咬牙切齿:「姓任的

是你女人好、好﹗我以后必会再逮住这小妖女﹗要她终身和这两只大马猴锁在

一起,再也不分开﹗」

说罢,打个手势,两只大马猴便扶他夺门逃出。不愧是猿类,几下踪跃,便

挟着劳德诺于夜色中远去消失。

『劳德诺对玩家,仇恨值上升1000﹗』『玩家的仇人,增加到4个﹗」

继韦小宝、丁敏君、任我行后,我的冤家名单,又添一人。不过好在除了任

我行,其他三个都不是甚麽难缠角色啦。

话说回头,劳德诺说要将任盈盈跟两只大马猴锁在一起这句话纯属巧合

他是游戏的局内人,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在原着的结局,反过来报复任盈盈吧……

哭泣声打断我思绪,正是仪琳红了眼眶,泪流满面,我见犹怜。我忙上前安

慰:「姓劳的说你满门尽灭,未必属实,也许只是吓唬我们的晦气话。先别难过,

都大哥会帮你查明真相的。」

仪琳感激拭泪,念及任盈盈:「那位任小姐……」

转向木桌,全裸的任盈盈似是穴道仍闭,躺着一动不动。我正待开口,她寒

着面孔,冷瞪住我:「你、你快自挖双目﹗」

甚麽我可救了你、保你清白呀……虽然之前一直隐形,大看特看你被别人

调教就是了……

「你自挖双目﹗再自断舌筋﹗」生得天仙一般的圣姑,又怒又羞:「竟敢胡

言乱语……说你是我的……心上人……」

推荐阅读

火车厢+楼道漏出

​火车厢+楼道漏出                

2024-06-12

水中爱爱的姿势与技巧

​近来各地气温逐渐开始回暖,到水中嬉戏已经成为众多情侣情趣约会的最佳选择。鸳鸯临岸,何不入水一戏?此时,如果来场轰轰烈烈的水中爱爱,是不是会给这个即将到来的酷热夏天降降温,消除心中的躁闷感,给生活增添情趣

2024-06-12

姐姐的腰不是腰,是夺命的弯刀;姐姐的腿不是腿,是塞纳河

​这是代发一位美少妇的自拍说来也巧,年初加了个小草的付费群里面还是有一些妹子的少妇挺活跃的,众榴友有事没事也会撩撩她当然香蕉也不能免俗一来二去,就加上了微信,聊了起来有一天吃完饭出去散步难得有了一些自由

2024-06-12

撩了四五个月的巨乳少妇,她老公出差后~~[巨乳恐惧症慎入]

​本狼今年32岁,在某省会从事建筑管理类工作,奈何近几年建筑行业不行,在办公室也不是很忙,和老婆也腻了,经常吵架,所以有时间在网上撩骚。这个女主和我是同省不同市,大概距离400公里吧,通过某小程序聊上的,38岁,

2024-06-12

成人明星为了凑集公益慈善资金,在满是垃圾的恶心海滩上做

​Kaylee 和 Cody 因在著名地点进行冒险嬉戏而闻名一对网红夫妇在一片垃圾遍地的海滩上“偷偷做爱”,以筹集资金帮助清理海岸线。28 岁的凯莉·基利昂和 30 岁的未婚夫科迪·尼尔森一起,为了筹集 8000 英镑的慈善资金,他们不惜

202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