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4-05-16 浏览: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的合租经歷中-【2024年5月更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也想要。可还是轻声地说:「不。」

他像个小孩撒娇一样,抱着我晃着,不停地说着:「给我吧。」

「別得寸进尺,绝对不行。」

见我很坚决,他也就沒有强来,但手继续在我的身体里游动。我很舒服,也扭动身子配合着他的抚摩和扣弄。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吻着、扭着,他拉掉了我泳装的肩带,乳房从紧绷的泳装里跳了出来,被他含到了嘴里,轻轻地用牙磨着,我闭上眼享受着他的吸吮。

我们的接触也仅限于此了,我不能越过底缐。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对方,直到两人都平静下来。

我抱住他的头,抚弄着他的头髮,轻声说:「该回去了。」

他点点头,起身帮我套上泳装。

我们默默地朝回游去,谁都不说话,他在前面,不时回过头来关照着我,见我和他距离远了,就停下来等我,我游近了,就拉住我的手往前游一阵。

快到岸边时,见我老公正站在水里,双手平托着他老婆在学游泳,两人兴奋地笑着。我们游过去,站在他们身边时,他笑着问他老婆:「学会了沒有」

「还沒有。」小雯一边扑腾一边说。

「小雯真是个天生的旱鸭子,到了水里就往下沈,你们游的怎样」老公扶着小雯在水里站稳后,回过身来问我们。「还行,游到那块礁石那里就游不动了,歇了好一阵才缓过劲来,要是有条船就好了,咱们四个人出海钓鱼去。」许剑边比画边说着。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回到了市里,都累得筋疲力盡,在摊上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赶快回家了,海水粘在身上可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

两个男人回去后洗了澡就倒头大睡,我和小雯洗起来就麻烦了,不仅洗身子,还要洗头和今天换下的髒衣服,等我们俩忙完,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可我们俩好像已经歇过来似的,毫无睡意,就关了灯靠在床头上聊天。

「你今天学得怎么样」我问她。

「真像你老公说的那样,我是个天生的旱鸭子。今天可真把他累坏了,教我踢水,都累得都快托不住我了。」

听着他的话,我想像着老公一手托着她的乳房,一手托着他的私处,不免有些心生醋意,就说:

「守着你这么一个美女,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聊了一会儿,都感觉累了、也困了,连睡衣沒换就穿着内衣睡了。

早上起来,大家都穿着内衣,可能是游泳都见识到对方形态的缘故吧,大家都沒觉得有什么不妥。

从那以后,大家在着装上就更加大胆了,经常是四个人穿着内衣、内裤在屋子里活动。

我发现小雯和我老公的关系有些微妙的变化,自那天以后,她就沒停过说要再去游泳,而且看我老公的眼神也出现了些许的暧昧。

男女的关系真怪,有了一次越界接触,以后就是顺理成章,虽然在人前还是一本正经,但当两人独处时,亲热就好像成了见面的礼仪,我们也不例外,经常在无人时相互挑逗,偶尔还会接吻。

做饭时我们两家是各做各的,一家做饭时另一家就等着,等这家做完后再来。

那天我正在厨房做饭,老公加班还沒回来,他们在屋里聊天。这时许剑问我:「你们家那位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谁知加班要到什么时候你们饿了吧要不我做好了一起吃」

「不麻烦了。」许剑回答。

「要不咱们再添两个菜,大家一起吃吧」小雯却对着许剑发表了另外的意见。

「先声明一下,主食不够,要不你们买些饼,我再添俩菜,街口新开了一家山东烧饼店,挺不错的,今天我买的菜多,搁到明天就吃不成了,大热个天,你们也就別再烤火了。」我赶忙回应道。

「好主意,要不你去一趟顺便买几瓶啤酒,冰镇的,我换衣服太麻烦。」就听到许剑对他小雯说。

「行,买几瓶」

「你能提动就买一捆,提不动就买半打,要是那家有什么吃饼子的菜,顺便买些回来,今晚我们小小聚餐一下。」

小雯穿着拖鞋出去了,许剑走进了厨房,抱住我的腰,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子,在狭小的空间里把我挤得死死的。

「讨厌,热死了,放开,我正炒菜呢。」

「热还穿着内裤」说着便把手我伸进我的内裤。

「你找死啊我老公马上就回来啦。」

他的手在我的阴部轻轻地按捏、扣弄着。

「真是个色鬼,守着那么漂亮的老婆还四处拈花惹草。」

「你更漂亮,再说老婆总是別人的好吗。」我很紧张,害怕老公这时回来,况且热成这样,谁能有那份心情。

「快磙开!」

他非但沒离开,却更加过分,还把手伸进了我的阴道,模仿做爱般地进进出出。我扭动着身子想让他的手出来。

他紧紧抱着我说:「不释放出来我非憋死不可。」

「找你老婆去。」

我看挣扎不开,菜还在锅里,也就由他来了。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听到楼道里传来我老公和他老婆的声音,这才拔出手,失望地离开了我的内裤,无奈地使劲捏我的屁股。我突然有些幸灾乐祸,特別想笑。

「憋死沒有」

他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按着硬硬的宝贝出去了。

老公提着小雯买的酒和她一起进的屋,放下酒就去换衣服,小雯走进厨房来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不用洗了,我买了几个吃饼的菜,哎呀,看你热的。」见我正在洗要加的菜,小雯拦着我并拿毛巾给我擦汗,又冲外面喊:「你们快把凳子拼起来。」

说着,端着我炒好的两盘菜出去了。

「老婆,辛苦你啦。」老公换好衣服也进来了。我伸过脸去,让他亲了一下,对他说:「米饭不多,用小碗吧,你先把米饭端出去。」

「沒关系,我吃饼,你快来吧,別热坏了。」他说完就端着米饭出去了。

我解下围裙,洗了手,他们已经倒好了啤酒。我的吊带和胸罩都湿透了,走到凳子拼成的桌子前,笑着对他们说:「我得先洗一下,换件衣服,你们先吃吧。」

「那哪儿行你快点,我们等你。」小雯说,「我可知道厨房里夏天烤火的滋味,来,先喝杯啤酒凉快一下,冰镇的。」说着就把我那杯端起来递给我。

「看看你们这些男人,还是我们女人贴心。」我说着接过了杯子,笑着对她说,「来,为我们女人间的理解万岁干杯。」

喝了一大口,真舒服!

为了不让他们多等,我急急拿了衣服就进卫生间去换洗了,等把湿衣服脱下来扔到盆里泡上了,才发现急急忙忙的沒拿胸罩和内裤,只穿着吊带和裙子可怎么出去我犹豫起来,外面催开了:

「快点,我们要开吃啦。」

看看盆里的湿衣服是沒法再穿上了,心一横,就穿着吊带背心和裙子真空上阵了。

吃饭时我紧紧夹着腿,连腰都不敢弯,可我吃米饭总得夹菜,开始还能注意,后来也就忘了,春光外泻也就不可避免了,大家都沒有太在意。两个男人吃得衣服都湿透了,到后来干脆赤膊上阵,光着膀子大吃海喝。

小雯也是大汗淋漓,衣服全贴在身上了,里面内衣上的图案都清晰可见了。许剑就对小雯说:「看把你热的,脱了吧」

小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了看我和老公,沒说话。湿衣服贴在身上的确不好受,可她里面只剩内衣了。

我心里清楚,小雯的三件内衣和两件T恤是今天回来才洗的,深圳气温虽高,却很潮湿,衣服都沒干,现在就是想换都沒的换,都是贴身的衣服,也沒法向我借,看着她的可怜相我也是无可奈何。

也许是受到我的影响和他老公的「鼓励」,她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半杯酒,站起来脱掉了吊带,只穿着内衣。许剑还沒有什么反应,我老公的眼一下就直了。我装着沒看见,其实我比她惨,薄薄的吊带背心贴在身上,乳头都看地清清楚楚。

六瓶啤酒很快喝完了,大家都沒有喝够。

我老公站起来说:「我再去提一捆吧」

大家都同意,他套上湿唿唿的T恤就出去了。小雯见我老公出去,就解开了胸罩背扣,长出一口气:「憋死我啦!这件破东西,一见水就缩,勒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突然想到刚才许剑沒射出来时我对他说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俩见我突然大笑,不明白怎么回事。

「喂,喂,喂,什么毛病这是怎么啦」

我笑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冲着他们摇手。

许剑接着对小雯说:「我说你也真是,喘不过气来就脱了呗。」

小雯踢了他一脚,说:「你混蛋!」

「看你这人,真是好心遭雷噼。」

「这可是你说的,別后悔,你当我不敢」小雯回敬道。

「別,別,我老公可是个意志薄弱、立场不坚定的人,別让他犯错误。」我继续大笑着对小雯说。「今天我还就让他犯错误。」小雯说着就脱掉了湿透的胸罩,故意挺着高高的乳房在在我眼前晃着,我越发笑得厉害。对她说:

「好了,好了,快穿上吧,不然他想不犯错误都不行了。」

他们俩也跟着大笑起来,我们就这样嬉鬧了一阵,估计我老公快回来了,小雯站起来说:

「我还是穿上吧,不能给他犯错误的机会,只当是在游泳吧。」

就在这时,我老公提着一捆啤酒进来了,小雯急忙捂着胸转过身去,我和许剑笑得前仰后合,许剑拉过老婆,把她捂着胸部的手拉下来,说:

「嘴接着硬啊。」

我老公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傻傻地笑着问:「你们怎么啦」

我们笑得越发厉害,小雯满脸通红地挣扎着。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她对老公说:「她,她,她想让你今天犯错误。」

我老公坐下后说:「我当什么事呢,虽然面对绝世佳人,但本人是个意志坚强、立场坚定的人。」

听到这话我们三个笑得更厉害了。

许剑大笑着对老公说:「刚才,刚才你老婆还说你是个意志薄弱、立场不坚定的人呢,这会儿就变得意志坚强、立场坚定啦!行了,行了,两位绝世佳人,我看你们今天就別硬了,已经沒得衣服换了。」说着就把他老婆按在座位上,扯下了湿透的胸罩扔在他们床下的盆里。

小雯也笑得喘不上气来,指着我说:「不,不公平!她为什么还穿着衣服」

我老公也被感染了,就对我说:「听到沒有不公平。」我踹了老公一脚,「你敢出卖我」

「谁出卖你啦我是在搞平衡。」

「搞你个头呀。」

我同学也强止住笑,对我说:「对,平衡,现在就是不平衡,你看着办吧」

「不平衡又怎样」

「对不自觉遵守平衡规则的人就要实行专政,你说句话吧。」许剑在将我老公。

「该说的我都说了,还能说什么,我们俩她当家。」

「行,看你好意思。」小雯倒一下子放开了,边说边开酒瓶,光着上身给我们续上酒。

大家说笑着又开始吃起来。

天热大家都沒有胃口,就是喝酒。酒喝完了,菜也给吃得一干二净,饭却剩了一堆。

虽然酒也喝得昏天黑地,可天热的谁也不想睡,也沒法睡。老公醉眼咪咪地盯着小雯白皙的乳房醉话不断,那两口也是放浪之极,就差现场春宫秀了。

我也有些意识模煳,但想到明天要上班,就说:「明天还要上班呢,收摊吧」

许剑口齿不清地说:「你,你,你不守规矩,沒资格说话。」

我老公也颠三倒四地说:「你这人怎么总扫大家的兴。」

我看他们那样,就对小雯说:「我们把餐具收拾一下,烧点水大家洗洗,不然明天可怎么上班呀」水烧好了,我去催大家洗澡。那两口真是喝高了,也不顾我和老公在场,当场脱光衣服,扔了一地,一起走进了卫生间。他们洗完出来,也沒找衣服穿上就直接躺倒在床上,昏昏睡去。见他们睡了,我也大胆起来,脱掉湿漉漉的衣服,把已经横歪在床上睡着的老公连打带拉地拖进卫生间,他已经近乎不省人事,等于是我给他洗了澡,洗完后让他先出去了。我看着盆里的衣服,实在是不想动了,可沒办法,只好简单洗了一下,才开始沖凉。

出来一看老公光着身子睡着了,再看看那两位,真是又气又好笑,索性自己也裸睡吧。

早上我们几乎是同时被鬧钟吵醒的,起来后大家是一阵慌乱,忙着找自己的衣服。

「大家这回可真是赤诚相见了,嗯,感觉还不错……」我话沒说完,就感觉下面有些不对劲,顾不上穿衣服就往卫生间跑,门都沒关就蹲到便池上,一股鲜血滴淌出来,我的例假来了!

他们三个不知发生了什么,也顾不上找衣服了,一起拥到了卫生间门口。

小雯看了我一眼,拍拍胸口说:「吓死我了,还当你怎么了呢」

说完,就转身给我去拿卫生巾,一会儿又听她在问:「你的内裤放哪儿了」

「在那个红的旅行包里。」

「让开,让开,沒见过女人来例假呀,小心红眼啊。给,试试我这个牌子的。」她推开还站在门口直直望着我的两个赤裸的男人,「要不要我帮你贴上」

「谢谢,我还是自己来吧。」我接过她递来的卫生巾和我的内裤,把卫生巾贴到内裤上。

穿上内裤出来,见他们还光着身子,老公在找他的衣服,那两口也在他们那边翻腾。

「你把我衣服放哪儿啦」老公转过身问我。

「你先刷牙吧,我给你找。」

「大家都已经赤诚相见了,不在乎多一点坦诚吧。」我笑着对老公说,同时看着光裸着的许剑。

小雯也推着他说:「先去刷牙吧,你在这儿净添乱。」

两个男人无奈地去刷牙了,我和小雯也很快找出了自己和各自老公要换的衣服,见他们还沒洗漱完,我们俩坐在床上对视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对她说:「赤诚相见,感觉如何」

「沒什么感觉,坦诚的感觉挺好,你呢」

「英雄所见,还有啊,最大的好处是咱俩以后可以少洗多少衣服呢」

「那我们以后就这样坦诚相见喽」她嬉笑着说。

「沒问题,两位男士认为如何」我看着洗漱完毕走出来的老公说。

「我沒问题,许剑,你什么意见」老公盯着小雯的胸部嬉嬉地说。

「沒意见。」

「好,一致通过。就从今天早上开始吧,吃完早餐再穿衣服。走,我们俩做饭。」说完,我又指着许剑和老公说,「你们俩可不许破坏规矩。」

我和小雯嬉笑着走进厨房,我将昨晚剩的米饭和饼子一起炒了一下,她清洗昨晚的杯盘。

沒多久,我们端着四盘炒饭走进房间,两个男人还真听话,沒穿衣服,在抽烟聊天。

用过早餐,我们才又穿上衣服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虽然早上大家说好回去就赤诚相见,下班了,回家时我藉故买菜故意延迟了半小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时我可以很放纵,面对两个以上的男人时我还是不敢。当我忐忑不安地开门进到家里,才松了一口气。他们都回来了,却沒有人那样。许剑两口在做饭,老公坐在风扇下喝茶。要说变化还是有的,许剑和老公只穿着小三角裤,小雯只穿着内衣,看来大家和我一样的有所顾忌。放下菜,犹豫了一阵,我小声问老公:「你怎么穿成这样」

老公小声说:「我回来时就看他们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像往常那样,再说,天气也热得人恨不得光着,你也別坚持了,那样他们会不好意思的,只当是在游泳池吧。」

我想想也是,就脱掉T恤和裙子,只穿内衣。可这毕竟不是在游泳池,不禁脸上有些发烧。路上走得很热,我的内裤靠腰的部分湿了一大块,后背全是汗,老公拿毛巾给我擦着。

见他们还在做饭,我就把自己和老公换下的湿衣服拿到卫生间去洗,洗好后不好意思到阳台去晾晒,就让老公去。这时,他们已经做好饭,礼貌性地请我们一起用,我们谢绝了,开始自己做饭。

晚饭后,沒有电视,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想出去转转,可经验又告诉我们,外面被烤了一天的街道上比屋里好不了多少,出去一趟回来又多了一堆湿衣服,还是沒有办法。于是,大家就只能和往常一样,关上灯进行老套路的聊天,开始是齐声抱怨这鬼天气,盼望秋天的到来,后来是谈论各自听来的轶事。

今天不知何故,我心里异常躁动,大汗不止,可又沒有其他异常,换卫生巾时不得不换了内裤,那条内裤已经湿得粘不住卫生巾了。

回来后小雯问我:「量大吗」

「还可以,挺正常的。」

「我感觉好像也要来了。」

「那你准备了吗」

「已经贴上了。」

「上帝对女人太不公平了,每个月还这么折腾我们一下。」

「这么热,可怎么睡呀」

老公接过话去:「这么长时间不都过来了,真是娇气。」

我气得拍了他一巴掌:「放到你身上试试」

「沒办法,上帝就是这样创造人的,我倒是想呢,可不行啊。」

看我们要吵起来,许剑就提议玩扑克,想着沒事可做,大家同意了。于是,开灯,拉窗帘,拼板凳,支开了摊子。

玩「红桃四」,我和小雯坐对面。

许剑又提议,输了要受罚,我们争议起处罚的方法。

「输了脱衣服。」许剑开玩笑地说。

「都这样啦,还能怎样脱呀你们就一件了,我们最多两件。」小雯反驳道。

老公插话说:「话不能这么说,那可是关键的两件。」

许剑也说:「沒错儿,怎么样衣服输光了,赢家在输家胸前画王八。」

「好,可要声明一下,本人身子不方便,小雯可能也快了,我们只能一件。」我故作豪放地说。

「行,两个小女人,不跟你们计较。」

沒多久,四个人已经把该输的衣服都输掉了,老公的胸前还被小雯用口红画了两个王八。

这一局小雯输了,老公赢了。老公拿着口红,端详着小雯的胸部,自言自语地说:「画哪儿呀」

「画乳房上。」我起哄地说。

「你就坏吧你。」小雯指着我笑着说。

许剑对我说:「认赌服输嘛,就画在乳房上,一会我赢了你也一样。」

老公开始在小雯的乳房上画了,可稍一用力乳房就左右晃动,沒办法画。老公让小雯用手托住乳房,小雯却回答:「你画还是我画太欺负人了吧,在我身上画,还要我来配合你,你的手是幹什么的」

于是,老公也就不顾许剑和我在场,托起小雯的乳房,在上面仔细地画了一只王八,画得还真不错。

报应来了。我输许剑赢,许剑直接托起我的乳房,将我的乳头当乌龟头,在我的乳房上画了一只乌龟,画得很滑稽,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我气得使劲捶了他几拳,然后大家接着玩。

十一点时,天凉快一些了,加之明天要上班,这场鬧剧才结束。

小雯的例假也跟着来了,因为我们俩的缘故,这个星期天沒有去海泳。可也在这个星期天我们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大型商场或大型超市,那里有空调。但那只是一时之举,商场关门都比较早,加上里面又沒有坐的地方,反而更累,去了几次,就实在不想去了。也试过出去在外面乘凉,可外面的蚊子能把人给活吃了,只好待在家里,于是我们就想別的方法来打发时间。

天气热得我们都沒有兴趣过夫妻生活了,可对自己配偶之外的性刺激却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于是大家就继续玩着边缘性的性游戏。首先,回到家就将衣服脱到最少极限,只是沒有谁先完全赤裸。

又到了星期六,早上我们起得很早,早餐时大家商量明天的安排,我和小雯的例假都干净了,所以一致同意去海泳。说好我和小雯去採购吃的,两位男士去看帐篷。

我和小雯下班后在约好的超市见面,根据我们的口味採购了一堆好吃的,在凉爽的超市里又磨蹭了一会儿,恋恋不捨地往家走。路过一个舞厅时,看到门口的海报上写着「二步专场」,当时流行跳这种舞,但我们都沒有见过,更別说跳了。

我问小雯:「你会跳二步吗」

「不会,听我们家许剑说他们公司中午的时候那些人在跳。听说很简单,比我们在学校学的那些国标好学多了。」.女人们最爱玩的性爱游戏.女性隐私:不要男人,只要性器具

「我也听我们家康捷说他们部门的人中午休息时也在跳,还说这种舞只能男女跳,同性跳有同性恋的嫌疑,看样子是比较亲密的那种。要不让晚上让他俩教教咱们」

「行啊,不过我们家许剑的舞步太差了,比个大猩猩强不了多少。」

「你们家许剑呀,他的舞还是我教的呢,他学的时候差点沒把我的脚踩扁了。」

「我可找到元兇啦!现在他还是踩人呢,你是怎么教的」

「都怪他太笨,好歹我还教会他舞步了,你沒说感谢我,还指责开了。」

「好,好,好,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还是你继续教他吧,算升级版吧。」小雯说着笑了起来。

「可咱们那个立锥之地行吗」我担心起场地来。

小雯叹了口气,说:「唉,我发愁的是今晚可怎么过呀,该死的老天,怎么不下雨呢!」

她的话也让我的心情烦躁起来,我们都开始沈默,也是热、渴的不想说了,就默默地往前走。在街口的烧饼摊上我们买了十个烧饼,郊游时面包还是沒有饼子顶事。

回到家时两位男士正光着膀子在品茶下棋,见他们沒有做饭,我有气无力地问:「两位大公子,你们沒做饭呀」

「不知道你想吃什么,这不,就等你回来决定呢。」老公头也不擡地说。

「干脆简单点,炒两个菜,吃我们买的饼子吧」

我和小雯也沒有迴避他们,就在各自的床前,脱掉了T恤、裙子和胸罩,换上吊带背心,穿着小三角内裤就进到厨房将买来的饼子和咸菜取出来拆了两包,又各炒了一个菜,烧了一个清汤,两家共同进餐。

吃饭时,大家说着明天的海泳,老公和许剑还让我们看了他俩买的帐篷,决定早点起来,趁凉快时出发。

小雯突然想起跳舞的事,就问:「你们俩谁会跳二步」

「你想跳啊」老公诧异地问。

「怎么不行呀」我反问老公。

「沒有什么行不行的,那也叫『舞』毫无技术可言,就是两个人亲密地抱在一起,在不足一尺见方的地方晃呗,不信,你问许剑。」

许剑接着补充道:「的确是,我们公司的那些人在中午休息时,就在办公室里放上音乐,两两成双地晃,真的沒什么学的,唯一的好处就是亲密,你想学改天教你们。」

小雯阴阳怪气地说:「原来你们中午就幹这种事啊」

「看你说的,有什么呀,办公室里一大堆人,能出什么事」

「今晚就教我们吧」看那两口有拌嘴的可能,我急忙插话。

「行,今晚就今晚。」

晚饭后,收拾完餐具,男人们继续下棋,我和小雯开始洗换下来的衣服。小雯在厨房洗,我取了一条内裤,抱着我和老公换下的衣服进了卫生间,进去后就反锁了门。我想把身上现在穿的还不太湿的衣服脱下来,免得洗完这堆,身上穿的又湿了。我脱掉吊带背心和湿透的内裤,光着身子开始洗衣服。虽然是凉水洗的,但活动量和小空间里的闷热,等我洗完衣服,已是汗流浃背。这时,小雯在敲门,我打开门,小雯钻了进来,看我沒穿衣服,楞了一下,嘻嘻地说:「你在沖凉呀我还以为你在洗衣服呢,我解手。」

「我就是在洗衣服,不想洗完那一堆,身上的又该洗了,这样也凉快,还省事、方便,一会儿帮我把暖壶提来。」

「沒问题。」小雯说着脱下内裤蹲下去解手。

她站起来时又对我说:「你这方法不错,以后我也在这里洗。」

停了一下,她坏坏地对我说:「你赶这样出去不」

「那有什么,你敢我就敢,又不是沒让他们看过。」

「好,到时我看你最硬,那我可开着门啦里面热死了。」

「开就开。」

她走了出去,给我提来了一壶开水,又回去拿了一个盆进来,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和我一样光着身子洗了起来,洗完后,就沖外面喊:「外面的,来帮我们晾一下衣服。」

老公和许剑过来了,看到我们这样,愣了一下,坏笑着端着衣服到阳台上晾去了,晾完回来时,老公拉上了窗帘,对我们说:「出来吧,我把窗帘拉上了。」

我们俩沖洗了一下,就出来了,丝毫沒有YD的感觉,出来后就坐在床上聊天,聊了一会儿,就走过去趴在各自老公背上看他们下棋。两个傢伙几乎同时喊了起来:「快让开,热死啦!」

我掐着老公的脖子摇晃着说:「我还沒嫌你热呢。起来,小雯,我们俩下。」

小雯也把许剑拖开,我们俩继续他们的残局。

这时,就听老公小声对许剑说:「不能坐这么长时间,再坐下去我这儿都要捂烂啦。」

我接过他的话说:「嫌捂就脱了呗,真捂烂了可別怪我不要你。」

老公还真就把身上最后的一件衣服脱了,许剑也脱了,这下我们四个人又都赤诚相见了。

残局我赢了,还想再来一盘,小雯不想下了,就说:「不下了吧,让他们教咱们跳二步。」

于是,许剑在答录机里放了一盘慢舞的磁带,抱着小雯开始跳,老公也抱着我跳起来。我两只手臂缠住老公的脖子,脸贴在他胸前,他的双手搂住我的腰。

跳了一会儿,许剑说:「我听说在舞厅里跳这种舞是关灯的。」

那就关了呗。」小雯说着晃到开关前关了灯。

屋里黑得看不见对方,感觉的确不错,老公说:「闭上眼,开始遐想,你会感觉更好。」

我照做了,确实好,我冥想着和陌生的男人赤裸地在海滩上跳着,不知不觉进入一种轻飘飘的状态,也不觉得热了。

「你怎么老踩我我可换舞伴啦。」黑暗中传来小雯低低的声音

「康捷,换舞伴吧」又是许剑的声音。

我们沒说话,但舞伴给换了。

黑暗里,在悠缓的音乐声中,我搂着许剑的脖子,还是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两个赤裸的男女伴随着舞步摇着、晃着。很快,我和许剑都有了反应,他下面的东西硬硬地顶着我的腹部,在我的私处蹭着,有时还在我两腿间进出,我下意识地夹紧大腿,却无意间更刺激了他,也刺激了自己。

他的手在我的腰部上下抚摩,从肩到屁股,有时甚至顺屁股摸到我的阴户,手指还试探着从后面插入我的阴道,我明显感觉到我的下面湿了,麻、痒和莫名的冲动。

他的手移到了前面,从腹部、大腿跟,再到我的双乳。我抗拒地扭动着,他用一只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腰,让我们的下部贴得更紧,一只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挤压着我的乳头,有时把我搞得有点疼。老公就在我们的旁边,我不能出声骂他,又沒有那么大的力气挣开他不规矩的手。

老公那边情况也差不多,我听到了老公粗重的喘息和小雯轻轻而不由自主的呻吟。

好在是挂着窗帘关着灯,屋内谁也看不清谁,只是个影子,音乐声又盖住了呻吟,这样一来反而渐渐地沒有了压力,也好像忘记了武力还有其他人。许剑几次试着想进入我的身体,却都让我扭动着摆脱了,可他并沒有停止努力。最后,我还是沒有摆脱,也不是真的想摆脱,那时我已经被他刺激得有些意识模煳了。他用手扶着那个东西,微蹲下身子,进入了我的身体,同时用另一只手紧紧抱住我的屁股。我下意识地挣着,又怎么能挣得开呢那种久违的、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充盈感让我夹紧了双腿。

在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轻轻地「啊」了一声,沒过多久,小雯也传来同样的声音。

我也顾不上他们了,闭上眼,在涨满的舒适中享受着,许剑在我的身体里蹑手蹑脚地进进出出。

我也搂紧了他的脖子,并踮起脚尖配合着他,他的东西越来越硬,速度也越来越快,粗重的唿吸把阵阵热气哈在我的脖子上,使我更加兴奋。他的双手托着我的屁股,用力压向他的身体。我越发激动,可紧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他在我身体中硬硬地刮着,我有些自持不住了,终于在一阵更加紧密有力的冲撞后,感到一股一股的热流冲进我的身体深处,我全身瘫软又非常畅快,有一种身体中积蓄很久的压力被勐然释放的舒畅和轻松感,我更紧地搂紧了他。慢慢地,我们平静了下来,许剑的小东西也变软了,被我挤出了身体。

这时,磁带的一面放完了,安静下来后,才听到老公和小雯那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想必他们也做了和我们一样的事。

许剑放开我,去换了磁带的另一面,音乐又响起来,可我们都沒有了刚才的渴望。老公提议早点睡,明天好早起,大家同意了。

刚一开灯,我就直奔卫生间,许剑这个臭小子喷洒在我体内的东西已经顺大腿流到了膝盖,痛快地小解时,残馀的那些也随之排入马桶,我用纸擦净了腿上的残留物,舒畅地站起来。刚出来,就见小雯靠在门边,见我出来,她赶忙一闪身钻了进去,在这一瞬间,我看到她大腿内侧和脚面上有白白的东西流淌着,她刚才站的地方也有几滴,那是老公本该流在我体内的东西。

洗完后,大家就赤裸着睡了。自进入夏天后就沒有像今晚这样睡得舒服,奇怪的是也不感到热了,可能是长时间积压在体内的内火被排除的缘故吧。

早上六点,我被鬧钟叫醒了,坐在床上,舒舒服服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地说:「睡得太舒服了,都不想起了。」小雯接着我的话说:「我也是,我可知道为什么夏天舞厅的生意那样好了,看来跳舞真的能放松自己呢!」

早饭后我们立即出发,趁着天还不太热赶往上次的那个海滩,我们到的时候,太阳已经有些毒了,海滩上空无一人。两位男士开始架帐篷,我和小雯给救生圈和气埝打气。

帐篷架好了,我们四个人一起挤了进去,因为特意买的大帐篷,四个人在里面不算很挤。我们在里面换好泳装,小雯特意换上新买的比基尼,越发迷人了。

许剑拌着小雯前后左右看了半天,赞赏地说:「真不错,唉,康捷,给你家那位也买一套呗」

「她要是喜欢早就买了,还用跟我商量」

「人家许剑是说你给我买一套,不是我自己买,是老公给老婆的礼物,懂不懂」我反驳着。

老公嘻嘻地说:「照我说,今天海滩有沒人,你裸泳都沒事。」

「你裸泳个样子看看,不怕pol.ice抓你」

「看你,又急了,行,回去就给你买件,你穿着转遍深圳,如何」

听他这么说,我擡腿踹了他一脚,转身出去了,他们也都说笑着跟出来了。

还是跟上次一样,小雯在岸边练习她的,我们三个往深海游。游进去一百多米后,我们开始沿海岸缐往那边的山角游,想看看拐过去是什么。看着不是很远,可游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游了一阵,我们感到有些累了就往浅水游,站在浅水里休息一阵,接着继续游,终于到了山角,那边什么也沒有,还是一片沙滩,比这边小一些,只是多了几条废弃的小舢板,沒什么意思。这时,许剑想起已经离开小雯很久了,惦记着她別出事,就提议回去,老公还有些意犹未盡。我就说让许剑先回去,我陪老公先在这里待一会,许剑就先回去了。

老公坐在沙滩上,我枕着他的腿躺在他身边,闲聊着。

老公摸着我的脸和胸前裸露的皮肤,对我说:「我们好久沒有做了,想要吗」我妩媚地冲他笑着,伸直双臂搂他的脖子,他弯下腰,让我搂住他,手伸进了我的泳衣,抓挠着我的乳房,痒痒的我直想笑,对他说:「我也想要。」

推荐阅读

超色的护士网友-【2024年5月更新】

​本帖最后由 segil1234 于 2016-10-18 10:58 编辑这天早上无事,上网瞧瞧,忘了是上到那个网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来想问她身高体重,沒想到她先问起我了,当我回答181Cm/75Kg之时,她也立即回答说她身高167Cm/50Kg。我说:妳

2024-05-23

金庸逆穿越10-【2024年5月更新】

​「吱~吱~」两只大马猴各逮住任盈盈左右脚踝,毛茸茸的兽爪,连搔她滑嫩的足心。痕痒难当,玉足本能摆动,两根脚趾头扭呀扭的,使得繫在其上的两条琴弦,反覆拉扯着纵向连接的两颗乳头。一横、二直的三根弦线,共打

2024-05-23

姐姐被我强姦了-【2024年5月更新】

​我十八岁的那年,强姦了我的美丽温柔的亲姐姐,自此展开了我和姐姐的如火如荼的姐弟性爱。但与其说是强姦,不如说是姐姐半推半就的让我得逞....而最终成了双方自愿的“和姦”。此后则更是男欢女爱、干柴烈火的姐

2024-05-23

母亲调教女儿-【2024年5月更新】

​啊……不行!!”看到自己女儿来到了身边,身子已经软下的月华突然直起了上身,王涛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现在他的下身可还是在月华体内沖刺啊,月华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由立即让他巨物弯了起来,差点折断一般。王涛不

2024-05-23

梓玲老师3-【2024年5月更新】

​终于,裙子从她酸软的手中被挣脱出去,并被迅速地剥离了她的身体,远远的扔到了床下。他两手大力拉开梓玲双腿,「哇~~哇」「哗!正!」内裤中间突起一个小丘。阿朗大力扯起梓玲底裤的裤头,小丘中间立即出现一条小坑!

2024-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