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4-05-16 浏览: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回忆高中H事2-【2024年5月更新】

(2)身世之谜

时间转瞬即逝一眨眼的功夫高中的学习生活就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同学们

大多还是在为紧张的学习生活忙碌着,学习生活虽然单调甚至有些枯燥但也阻止

不了同学们求知若渴的心情,正如人们常说的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黑暗,校园亦

是如此。

平静温馨的校园生活对于婊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他每天都在祈祷着盼

望着能发生一些类似日本毛片中的校园所发生的那些禁断的事情来什么强奸学生

妹、玩弄巨乳女教师、偷窥女厕一类的等等诸如此类的一些淫贱至极的事情来。

当然校园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然而婊子却始终怀着一颗虔诚的心用心

祈祷。

「主呀!保佑我吧,让我拥有隐身的能力吧,那样我就可以想操谁就可以操

谁了。」

婊子姓李单名一个彪字虽然天生下贱、猥琐、无耻至极但是他好歹是一个中

国人为何会信奉外国的耶稣而不信奉中国的佛祖呢其实这也是有一段很深的渊

源在里面。

话说一心想具备隐身能力从而可以猥亵妇孺的李彪只身一人来到了日本富士

山!

面对着高耸入云的富士山婊子一双淫眼好似想要看穿富士山一般的在找寻着

什么只见在山中两点钟的方向有一个类似鸡巴的建筑物,婊子见状大喜遂运功

使用他的独门绝技淫贱至极第一式淫头探路瞬间来到了寺门前。

站在门前的婊子面对着这个巨型阳物发呆了起来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进入

寺内痛苦万分的婊子遂陷入了意淫当中。

「婊儿!爹的淫寿已到看来不久将于人世,爹还有一心愿未了只能托付于你

了,你一定要帮爹完成这个心愿否则爹在阴间操逼也不会瞑目的!」

说罢只见婊子的淫父的淫头一低就这样走了……

「爹呀,你怎么这么早就去呢都怪你不听我的劝告非要力战日本百位AV

女优,因此才会精尽人亡力竭而死,不过孩儿定会为爹爹您报仇的!」

伤心的婊子不但脸上流满了眼泪而且还流淌着滚滚的精液,可见这次婊子真

是伤心到了极点!站起身来擦干满脸精液的婊子给龟头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速速

前来料理他爹的后事报仇心切的婊子好似一股精液朝日本富士山的方向喷射了过

去。

婊子根据他父亲留下来的遗书发现了他的身世。

「婊儿,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恐怕爹爹我已经在阴间操逼了,关于你小时

候总是时常提到的你的母亲人在何处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你的母亲是

一个日本人而且还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名字叫搬倒射精子!」

「她的家族就是在AV界享有盛誉的一本道!但是你的母亲由于在日本经济

危机时期为了挽救一本道而委身与东京热合作拍摄出了一个名为无限鬼畜猎奇制

服人畜魔三界大中出的系列后就因为下体被操扯而死。」

「因此这部作品就成了你母亲的遗作,待你料理好家事去日本为我报仇的时

候不要忘了你要买一套你母亲的遗作以供你日后观摩!」

回想到这里婊子发现寺门的中间有一幅AV欲女图,只见画中淫女双乳丰满

坚挺,下体浓密还不时散发出阵阵淫香……

「难道开门的机关就在这幅画中」

正在思考的婊子偶然发觉身后有人的阵阵脚步声遂提高警惕隐隐感觉到此人

的淫力似曾相识正当他扭头观望时,发现身后的有一个黑衣人。

「你是什么人,你为何跟踪我」

黑衣人听罢摘下面罩,「啊!是你,怎么……」难怪婊子露出惊讶之色因为

黑衣人正是跟随他的龟头一郎君!龟头君突然跪下。

「主人,请饶恕在下的无理,我们龟头一族自从古代就是侍奉搬倒家族的家

臣,因为知道主人您要为射精子大人报仇家里得知后叫我快速赶来。」

「哦,原来是这样一回事!你先站起来吧。」

「嗨!」

「你的日语不需在我面前的说的!不为母亲报仇我的不说日语的干活!你的

明白!」

「是。」

「家族的族长知道主人会来淫魔寺,但是寺门确是很难打开于是叫我前来告

诉主人寺门的秘密,此门是用古代的妓女淫水泡制而成因此是百日不坏的镇山之

物!」

「那怎么办」

「难到就束手无策了吗」

「办法是有就是用精液射满门中间的那幅画后开门方法自然呈现出来!」

「嚯!哈!日!只见婊子运功使起了淫贱至极第二式遗精大法,我遗!」

随着淫声一喊寺门瞬间被精液所覆盖,这时正值六月的正午,炎热的天气把

寺门上的精液渐渐的蒸发干了,随后有一幅对联在画的周围呈现了出来。

上联:白天没球事;下联:晚上球没事;横批:无比烦恼。

「啊!好一幅淫贱至极的对联。」婊子暗叹道,接着婊子发现画中的欲女竟

然打开了双腿而且脸部似桃花盛开一般娇艳动人。

婊子见状下意识的把大屌插入欲女画像的双腿之中抽插了起来……

吱的一声淫门开了,龟头君大喜道:「主人果然淫贱至极!」

走出寺门出来迎接婊子的是一个小和尚,婊子向这个小和尚道明来意:「施

主请稍等,小僧这就去禀告方丈。」

婊子见这般情形也只好耐着性子等了起来。

「方丈大师门外有一客人求见。」说罢只听哗的一声!

只见方丈手中的念珠突然洒落一地,道:「种孽因必有孽果,真是因果循环

报应不爽。」说此话的正是淫魔寺的得道高僧无根方丈!

「他妈的怎么还不出来搁在平时老子正在玩鸡鸡呢。」

「师兄,莫非此人就是二十年前因为强奸尼姑未遂而被逐出师门的那个淫贼

吗」

「无屌师弟你且安心念经,此人并非你所提之人,我在前几日下山化缘时就

无意中闻得此人因力战群鸡而死!」

「或许此人便是他的后人,我昨晚观察星象之时就发现淫星不停闪耀,隐约

感觉到今天会有大事发生。」

「那么师兄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快叫闭门修炼的无精师弟和无毛师弟速速前来看来是要精洗淫魔寺了!」

嘎吱一声,众人随无根方丈一同出来了,方丈道:「门外施主驾临本寺不知

有何贵干」

「大师有礼了,小人前来只是为报父母之仇而想向贵寺借阅一下贵寺的无上

绝学——精灌三穴。」

「小小年纪竟然懂得如此之多,我敢问你师出何」

「小的无名无派还请大师不吝赐教。」

说罢使出了淫贱至极第一式淫头探路试一试无根方丈的功力如何,方丈见状

仍旧纹丝不动但是婊子用淫气聚集而形成的巨型淫头却不攻自破。

「哈!阁下想必就是在AV界独干东京热的无根大师了吧。」

「能抵御我家传绝学淫贱至极的只有贵寺的无上绝学精灌三穴了。」

「施主过奖了,老衲受之有愧。」

「淫贱至极啊!难道他是……」

「施主精力过人,不愧是搬倒家族的后人!请进。」

「现在正值午膳时间,搬倒施主可否一同用膳」

「我久闻家父曾在此出家却因去山下用香油钱嫖鸡而被逐出师门」

「确有此事,但是事后查明了真相你父亲是被妓女讹诈而已,但是你父亲却

因强奸尼姑未遂而被逐出师门。」

「晚辈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办第一请大师教授在下精灌三穴之绝学,二是要

澄清家父强奸尼姑未遂一事,请大师过目。」遂把遗书递给了无根大师。

无根大师看毕神色一惊:「原来是那日我练精灌三穴时走火入魔以致精液倒

流最后七窍流精,你父亲为了救我运用淫贱至极大法替我疗伤无奈功力尚浅的他

虽然救了我但是却让他因此在体内留有一股精气终究排不出体外,因此一时间精

挛而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寺内众人闻听都感动的满面流精……

「好!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藏精阁把精灌三穴这本数给你拿出来。」

「那就有劳无根大师您了。」

此时门外龟头君见主人婊子进去许久也不见动静心理难免不由得担心起来,

于是他开始用起了他们龟头一族的秘传忍术精遁——子分身术,只见从龟头君的

阳具射出的一股精子落地的时候变成了一个人形,转眼间就进入到了寺院中间化

作小和尚的样子四处打探起了主人的下落!

「那不是主人吗难道已经取得武功秘籍了吗」

只见婊子在无根大师的指导下已经开始了神功的第一层修炼……

「原来淫贱至极和精灌三穴是内外双修的两门武功只不过前者注重内功修为

后者注重外功修为我已经有了内功的修为,外功连起来就不会费劲了。」

「这本是月精经可以帮你贯通全身经脉作为辅助的作用,切忌下山后不可随

性而为!」

「多谢大师教会!在下就此别过。」

婊子在龟头君的陪同下来到了他母亲惨遭中出的地方——东京热。

这时候天气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望着东京热公司的大门婊子有一种立刻冲

杀进去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强忍了下去。

「龟头!先回精棚休息,明天再来找他们算账,今晚我还要细细掌握精灌三

穴的全部精髓!」

「嗯,今天的天气不错是一个射精的好天气,咱们现在动身吧!」

「主人,无根大师昨天在临走的时候送了我一样东西说是要让你今天早晨看

一下。」

说罢把包裹递给了婊子婊子打开包裹发现了一封信,展开后读了起来:「婊

儿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为娘已经不再人世了,你千万不要为娘报仇,有时

间就看看黄书打打炮就行了!」

「为娘不是要存心隐瞒你什么,因为娘的家族背景的特殊性怕连累到你,如

果你一定要为娘报仇那就把武功练好才可以!」

「包裹中还有一份为娘为你做的生精饭,这是我们搬倒一族的料理忍者秘传

的绝世珍馐,它名为淫水泡米饭,淫水取自为娘还是黄花大闺女的自慰淫水,米

饭取自淫水浇灌的水稻。」

读罢婊子继父亲死后又一次精流满面!

主仆二人又一次来到了这个伤精之地——东京热,空气中弥漫着淫水与精子

掺杂的味道,婊子仿佛看见了母亲七窍流精的样子。

「龟头!你先探探虚实,要多加小心。」

「请主人放心!」

龟头又一次施展了精遁之术,他的分身随后就来到了拍摄影棚的门前,正要

动手推开淫门的时候突然身体不能动弹了,龟头一惊下意识发现他的身体正在逐

渐消失!

「不好!看来有高人在此!」

「主人!属下无能分身被破,只能以本体与他一决雌雄。」

「以你之见,对方是使用的什么忍术」

「一定是敌方为了防备主人报仇雇佣了一些忍者以绝后患!从对方的进攻力

度来看对方的忍者中一定有淫忍,因为只有淫忍才可以克制我的精子分身术!」

「那你先退后吧,我来对付他!」

「婊哥哥我们又见面了,你让人家快想死了!这下我们又可以恩爱了。」

「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你把我的行踪出卖给了东京热」

「婊哥哥不要生气嘛,你怎么这样对我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敢跟你作对呢

快过来嘛,天气这么热你先喝一杯我刚刚流下来的淫水解解渴。」

婊子不知为何阳物蠢蠢欲动联想到龟头的精子分身术被破是由于精液被吸干

所致于是也就运功让全身精气散发出来,用来抵御敌方的黑手!

婊子见状假装接过那杯淫水正要喝时,龟头阻止了他的意图。

「主人小心水中有毒还是我先喝吧。」

「哎呀,龟头君你怎么这么说我呀,人家心里好伤心呀,你要是想喝我在给

你准备就是了。」

「我有巨屌在身怕什么!」婊子说罢一饮而尽,婊子喝罢突然觉得精气在体

内乱走开来……这种情形跟昨天练的精灌三穴精气乱走的样子如出一辙。

当时他又逆练一次终于将精气打通,此时婊子为了争取时间故作镇定!

「不愧是娼女的淫水,集百种滋味于一体真是沁人心脾……」

「婊子在学校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功力,为何喝了我族的绝精水还可以谈笑

风生难道只是数日就已功力大增了吗看来我要先动手下手为强了!」

随即发动了忍术:「淫遁——贱屄之术。」

只见一把流淌着淫液的剑从娼女的屄中射出,只见剑锋直逼婊子面部而来,

就在生死的刹那间一个酷似精子外形的白色物体挡住了这把剑!

「好险,险些让主人受伤。」

原来龟头君已经事先做好了结印的准备……

「精遁——精子倍化术。」有一个巨型精子朝娼女袭来……

娼女见状发出切的一声:「淫遁——吸精之术。」

「主人方才把属下分身干掉的就是娼女,请主人多加小心!」

「婊哥哥,你怎么还不来跟人家亲热呀!几日不见婊哥哥的性情都变得优雅

了许多,真是叫人喜欢的很!」

「淫遁——潮吹之术。」真是华丽的一喷,淫水碰触的地方都已变成黑色。

这娼女还真是有两下子婊子暗叹道:「娼女你在学校时我是怎样对你你为

何要招招取我性命,即使不看我面还要看屌面的吧!你就忍心毁掉我这天下绝世

好屌吗」

「你的屌虽然好用,但是也不会换来林罗绸缎和锦衣玉食,况且在东京热里

面还可以觅寻到非洲的黑屌!屌虽黑但是效果也是不错,你尽管使出你的本事来

吧!」

「你要是能征服于我我便此生当你的性奴供你享受!接招吧!」

「淫遁——淫狱之术。」

只见婊子周身被淫水所包围并且淫水越包越紧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还在收

紧的淫水突然破裂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酷似女性牛逼的的生物而且还在不停

地一张一合,娼女看见此物顿时感到了阵阵寒意袭来,就连她身后的AV男优此

时也被这种场面吓得满地流精!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龟头惊讶的目瞪口呆……

「主人何时学会了淫遁的通灵术看来此次前来真是做足了充足的准备!」

「父亲遗书中提到的通灵之术看来还真是厉害,如果不是这招今天恐怕性命

难保!」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竟然会我们一族的家传通灵术」

「精遁——精液缠身。」龟头君的有一招忍术发动了这次娼女已经没有还手

的余地了……

只见她被精液裹得紧紧的连唿吸都有些困难,本来就傲人的胸围这下子更加

的性感迷人了!

「龟头封住她的行动就可以了,不要伤害到她,我想探个究竟!」

为了更好的与娼女来亲密接触,龟头君又发动了龟头一族结界忍术:「倒精

山。」——外形是一个倒立着的三角形。

这时龟头君已经气喘嘘嘘了,这也难怪接二连三的使用忍术都快把他体内的

精液使用完了。

「你要杀便杀,我是不会向你说任何事情的……」

婊子一边听着一边把阳具插进了娼女的穴中……

「娼女你的穴还真是有湿又紧呀,你的乳头都已经这样硬了是不是来了感觉

了啊」

娼女虽然是忍者在练习忍术的初期就对身体的敏感度全面开发过了,一般的

快感根本就不能给娼女带来任何的兴奋,她之所以这样湿是因为裹在她身上的精

液既有绳缚的效果也有春药的功效而且精液会随着她身体的热度越来越紧,因此

她的身体就与她此时想杀掉婊子的心不和了。

裹在娼女身上的精液随着婊子的意念变成了绳子捆绑在了娼女的身上,性感

诱人的肉体在精绳的束缚下更显妖艳撩人之色,婊子的意淫真是真是举世无双,

在他的意淫之下娼女的私处被打开了。

阳光直射在娼女的屄上,淫水还是在不住的往下流淌着,滴滴淫珠晶莹剔透

仿佛是粉嫩的娇屄在唿唤着采摘人去采摘又似一位娇羞的少女洞房花烛一般。

流泪的不是只有娼女的嫩屄,在她的美丽脸庞上也流出了屈辱的泪水,因为

她细心呵护十八年的处子之身马上就要失去了,而且夺走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还

不是自己十年前正当她八岁时于富士山脚下相识的他。

「娟美!我……我……明天就要离开富士山了,大概以后见不到你了,可是

我不想离开你,我的妈妈对我说这是族里的族规谁也不能触犯——男的满十二岁

必须在外生活十年后才可以回来。」

「呜呜……呜……那你记得十年后可要回来呀,你回来的时候必须娶我做新

娘,我们现在就拉钩,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啊这个是我妈妈为我做的护身符现在就

送给你,你要好好的带着我会在这里天天给你祝福的!」

「我答应你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你可要记得呀,彪哥哥!」

「我会永远想你的,娟妹!」

往事的美好回忆顿时显现娼女的眼前……

「对不起,彪哥哥我失约了,我已经不能给你作新娘了……」

绝望的眼神显现在了娼女的脸上……

婊子用双手掀开娼女的两片薄如蝉翼的阴唇后一双淫眼随即在粉嫩的屄内游

走一张一合的嫩屄不时的从里面散发出阵阵的处子香,看的欲火焚身的婊子口干

舌燥遂伸头向前舔了起来……

「真是甘甜似泉水,让人百舔不厌!」

淫水还是止不的涌了出来,婊子的每一次舔舐都让娼女的内心充满了羞耻感

与内疚感!即使现在想死也不行了,此时的她全身没有半点力气如同砧板上的鱼

肉任人宰割,现在的她只能祈求奇迹出现了!

此时的婊子已经欲火焚身了,身上的衣物对他来说就是个累赘甚是影响他的

性趣站起身来脱光了身上衣服,全身赤裸的婊子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精力十足,

他引以为傲的大屌此时也是高昂着淫头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勇勐与刚毅!

双手扶住娼女两条玉腿的婊子先是弯身低头后来到娼女的双乳前一手爱抚一

手抚摸这娼女的下体,婊子的嘴也是舔食者娼女的另一支乳房,舌头与乳房的相

交处不时是的味儿流出婊子的淫液,他的牙齿也是在咬着粉嫩的乳头像是一个饥

饿的婴儿在舔食着妈妈的乳汁!

悲痛欲绝的娼女原本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可是此时的她已被恨占据了她

的内心,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直直的死盯着婊子,眼中的怒火像是要将婊子燃烧

殆尽!

娼女不知为何大声尖叫了一句,像是无意中发现了什么……

这声尖叫也引起了婊子的注意,一时间两人双目对视沉默不语……

右手伏在娼女左胸上的婊子明显的感觉到了娼女的心突然间狂跳起来……

娼女的一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彪哥哥是我呀!你还认不出来吗

小时候你经常偷看女孩子洗澡被你妈妈发现后总是要饿你一天不给你吃饭。」

婊子听罢脸上显露出了狐疑之色。但是又看了看娼女说此番话时眼神中已无

戾色说话的语气也是异常真诚,便问道:「你为何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你到底

是什么人」

「你脖子上的护身符是谁送给你的你也忘了吗」

婊子这时被这句话问的愣住了……

「难道你就是……娟妹」

滚烫的泪水顺着婊子的脸庞滑落下来,他仿佛是明白了什么……

「对不起了娟妹,我一心只想的报仇却把你连累了进来……」

说罢紧紧的保护了娟妹……

「彪哥哥……也不用自责是我对不起你才对……」

此时的娼女已经泣不成声了……

依偎在婊子怀里的娼女喃喃的说:「彪哥哥你知道吗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每

天都会想你,想的想的就哭了起来自从我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初潮之后就不知为何

每次想到你下体就会变得湿漉漉的,慢慢的每次想到你下体变得很热于是就边想

你边自慰起来……」

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娼女已经羞红了脸,婊子见状激动万分的说:「你越

来越漂亮了,我几乎都认不出你了。」

「你真是讨厌把人家弄成、这个样子。」

一阵香拳打向了婊子的胸前……

婊子爱意连连的把娼女的香拳紧握住随后就咬了起来……

娼女娇羞把脸藏得更低了……

「彪哥哥你今后该做什么打算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娘叫我不要为她报仇的原因我现在才明白了她

是不想叫你伤心!」

「那你还报仇吗」

「当然不报,这毕竟是我母亲的遗愿,不过你该怎么向你的族人交代呀」

「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你被他们害死,你要是死了我会跟你去的!」

「娟妹!你不要再说傻话了,事不宜迟你的族人可能马上就要来了咱们先走

吧!」

「嗯……」

夕阳西下,东京热遍地是精液、淫水可是两情相悦的一对佳人却已不见了踪

影!

「儿子!儿子!快起床吧!要迟到了,书本费就给你放在桌子上了……」

「知道了,啊呜……床怎么这么湿哎!又遗精了,这次怎么这么多那个

春梦可真不赖呀,真是爽呀!」

婊子的床单上到处都是昨晚手淫后的精液,邋遢的婊子又一次不清扫一下就

去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