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4-04-12 浏览: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堕入深渊的美艷熟妇03-【2024年4月更新】

第三章 黑社会老大洪爷

过了几天,餐厅裏风平浪静,都沒见到那两个人上门,四眼也沒在微信上联

系我。莫非壹切过去了坚哥另外找到了新目标,所以放弃了我也放松了下来,

可以安心给自己放个假了,不用日日呆在铺子裏看那两条色狼有沒有来勾搭我的

美艷熟母。

正好我的死党辉哥打来电话。

「辉哥啊,最近在哪发财啊怎麽有时间给小弟我打电话啊」

「阿伟啊,明天有沒有时间」

「有什麽安排」

「去烧烤咯」

「有美女去吗」

「有美女还叫妳我自己上了,当然是去到烧烤后,看有沒有女生出来烧烤,

再上去搭讪啦。这次有我做妳的wingman,肯定壹泡壹个准。」

「听妳吹牛,我去幹活了,明天见。」

第二天壹早,早早去到烧烤场。远远的就见到辉哥大包小包的背着壹大堆东

西,走近壹看,这小子连望远镜都背上了。

「哇,这麽多东西,妳搬家啊拿望远镜来幹嘛妳喜欢观鸟啊」

「当然是拿来看美女了!」

「妳还真是无聊,走快点啊。」

结果去到烧烤场地,我和辉哥大失所望。是有不少女生来烧烤,可是各个身

边都是围着许多男生,哪裏轮得到我和辉哥下手。我无精打采的烤着肉,辉哥倒

是乐此不疲的拿着望远镜到处乱看。口中还不断叫着:「这个女的胸真大,那个

女的裙子好短,丝袜美腿好性感。」

我握着烧烤叉越想越无聊,受不了了,放下叉子对阿辉说:「妳看着点火,

我去转壹转。」

辉哥拿望远镜看着也沒回话,我也懒得理他,自己向外走去。真是无聊啊,

以为有钮泡,结果什麽都沒有,还不如在铺子裏玩手机呢,还沒那麽热。

不过在山间走走也还不错,空气清新,人也不像城市裏那麽多,安安静静也

挺好。可是我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周围的路完全不认识,这裏我还从来沒深入

过这麽远。正当我想打电话给辉哥,叫他来找我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有人。心想

太好了,终于有人可以问问路了。

慢慢向下走去,走到壹半,发现有些不对,那个女的怎麽那麽大力在挣扎

我慢慢弯下腰,放缓脚步,找到壹块石头可以遮掩住身形,先观察壹下情形。

下面是壹男壹女两人,女的穿着壹身黑色深V短裙,透过胸前的深V能看到

壹条剔透的水晶项链深陷入乳沟之中。圆润笔直的双腿上穿着白色的玻璃吊带丝

袜,从大腿侧面的开叉出还能隐约看到同样白色系的吊袜带和性感的蕾丝花边袜

口。此刻那个女人正被男的抱在怀中,本能的挣扎着。可是那个男的虽然已经有

五十几岁,但看起来孔武有力,对付壹个女人不成问题,稳稳的掌控着局面。

「洪爷,求求妳放开我啦,我和老公壹起来的啊,偷偷过来的,壹会儿我老

公来找我看到怎麽办」

「怕什麽,这样才刺激啊。来,让我看看,骚逼是不是被跳蛋搞湿了。」

「妳还说,非要我塞这个东西,搞得我老公壹直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在老公面前,骚逼裏被別的男人塞入跳蛋是不是特別刺激啊」

只见洪爷把手伸入女子裙底,掏出了壹个仍在嗡嗡作响的黑色跳蛋,举到女

子面前摇晃着说道:「妳看看,上面都是妳的淫水,是不是刚才被它震得很爽啊

快来舔舔。」

说着擡高了女子的脸颊,拨开了散乱在面前的青丝,壹把塞入了女子口中。

这时我吃惊的发现这个女的竟然是陈阿姨!她居然和壹个男的在荒郊野外玩野战,

还是老公在附近的情况下!难怪那天我在她家发现这麽多性感内衣,看来她的确

是个大骚货啊。不行,我要把这些录下来才可以。

我掏出手机开始录制,而场上也发生了变化。陈阿姨被洪爷推到在了壹个石

桌之上,仰面朝上。洪爷蹲了下来,鼻子隔着薄纱丁字裤不断耸动,「好香啊,

动物发情的时候私处都会散发香气来吸引异性,小母狗发情了吧嘿嘿,哥哥让

妳爽爽。」

「才……才沒有。」

洪爷用牙齿把丁字裤拉到陈阿姨的脚踝处,脱掉了她的高跟鞋,用舌头从陈

阿姨的丝袜脚尖开始慢慢地舔向大腿根部,来回几次,陈阿姨的身子已经整个酥

软下来。洪爷舔过瘾两条丝袜美腿后,把大腿往肩上壹扛,整个头埋进两腿之间。

身子早已酥软的陈姨只是无力的用小手推着洪爷的头,可是那点微弱的力道

反而更加激起洪爷心底的兽性。舌尖灵活而有力,准确的找到了陈姨的阴核,飞

速的舔动。陈姨哪裏抵受得住这种刺激,被洪爷扛在肩上的丝袜美腿微微抽搐,

穿着丝袜的纤细足板向下绷直。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不要……

不要舔那麽快,我顶不住了!」之前还推着洪爷头的双手也早已收了回来,舌头

舔舐着食指指尖,另壹只手则缓慢的揉搓着胸前。

「小骚货,是不是很兴奋,很久沒用了,是不是特別的饥渴。不过我不会这

麽快满足妳的。」

洪爷松开了手,站了起来。陈阿姨修长的美腿无力的垂了下来,丝袜脚尖轻

点着地面。湿漉漉的小穴壹片狼藉,流出的淫水把大腿根部的丝袜都给打湿了,

洁白的丝袜被浸湿后更显透明。

望着面前的肥熟美肉,洪爷缓缓抽出皮带。在陈阿姨还沒有反应过来之际,

壹把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妳……妳……妳幹什麽」

洪爷用皮带在陈阿姨脖子上套了个圈,扎紧了皮带扣。把皮带条握在手中,

把皮带当做狗项圈壹般,用力壹拉。

「骚货,跪下!」

陈阿姨受不住皮带的扯动,脖子被勒得生疼,不顾脏乱的地面,顺从的跪在

了地上。美艷熟妇穿着丝袜短裙跪在地上,脖子上套着皮带像条狗壹样被人牵着。

这幅淫靡的景象让我裤裆裏的鸡巴越涨越大,龟头越来越红,有壹种深深插入陈

阿姨骚穴的沖动。

「哈哈,真是壹条乖巧的小母狗啊,舌头伸出来。」

陈阿姨羞耻的低下了头颅,红着脸不说话也不见任何动作。

「啪啪」两巴掌直接扇了下去。陈阿姨捂着发红的面颊,楚楚可怜地擡头看

着洪爷。

「骚货!看来不打妳还不行!」

说完拉开了裤链,掏出了勃起的肉棒。硕大的龟头抵在陈阿姨性感的朱唇上

摩擦了几下就被她羞涩的含在了嘴裏。

「对,就是这样,用舌头慢慢舔。」

也许是被洪爷打怕了,陈阿姨开始主动了起来。嘴巴叼着龟头吮吸,壹只手

握着肉棒后部前后撸动,另壹只手温柔的按摩着洪爷的睪丸。

「嘶……对,再用点力,舌头,舌头不要停下来。小心点舔,要是牙齿碰到

妳就知错。」

陈阿姨的动作更加温柔和小心了起来,舌尖在龟头打转了几圈,在从马眼壹

路往下舔,壹直舔到春袋处,分別把两颗睪丸吸入口中。舔了壹会后把睪丸吐了

出来,深吸壹口气,把肉棒大部给吞入口中,脑袋壹前壹后的吞吐了起来。

洪爷坐在了壹旁的石凳上,伸出手把陈阿姨的大奶从胸前的深V中掏了出来。

我吃惊于陈阿姨原来有这麽大的奶子,洪爷的大手都无法壹手掌握,目测有F罩

杯。洪爷的用大拇指和食指捉住陈阿姨的乳头来回搓动,两颗诱人的紫葡萄被刺

激得挺立了起来。再用双手抓住乳房,白皙的乳肉从手指缝中溢了出来。大手紧

紧的抓住这对肥奶子,揉面团壹般地捏过来揉过去,F罩杯的大奶在洪爷的手中

不断地变换着形状。

洪爷或许是感到还不够过瘾,拍拍陈阿姨的头,示意她把肉棒吐出来。用手

扶正肉棒后,洪爷抱着陈阿姨的头,壹下子把肉棒彻底插入口中,并且压着陈阿

姨的头,不许她吐出。能看到洪爷的龟头在喉咙处蠕动,口水不断的从陈阿姨的

嘴角溢出。直到陈阿姨喘不过气后,洪爷才壹把抽出阳具。

洪爷抱着陈阿姨的脑袋,控制着口交的节奏。时快时慢,抽插几下在来个深

喉。就像骑士在操控马匹参加盛装舞步的比赛,閑庭信步不带壹丝烟火气息,真

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不得不说壹声佩服。而陈阿姨内心焦躁,洪爷这麽慢慢玩要

是老公找来怎麽办。只好化被动为主动,加速了口中吞吐的速度,双手还在洪爷

的大腿根部的内侧不断按摩。

在陈阿姨的双重刺激下,老司机洪爷也顶不住了,站起身子开始了最后的加

速。壹边大幅度的挺动下半身,壹边双手揪着陈阿姨的头发像握着缰绳壹般前后

摇动。下腹撞击在陈阿姨的俏脸上,竟也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最后壹声长啸,喷

发在了陈阿姨的口中。

这时,突然传来壹个男人的声音:「可馨,可馨,妳在吗」

不好,陈阿姨的老公找来了!陈阿姨也来不及吐出精液,咕都壹口吞下去,

赶快站起身来整理衣服,拍拍丝袜上沾到的灰尘,穿上高跟鞋,用手把两个大奶

子塞回衣服裏,把还勒在脖子上的皮带取了下来。

「洪爷,我老公来了,求求妳快点走吧,不能被他发现的!」

「哼,这回就放过妳,他妈的,还沒屌到骚逼妳老公就来了。」

陈阿姨急急忙忙的走了,洪爷穿起裤子,系上皮带也慢悠悠的离开了。我收

起手机,突然想起了什麽,跑向下面的石桌。

「哈哈,果然在这,陈阿姨这个骚货果然沒穿上内裤就跑了。」

我张开被揉成壹团的薄纱丁字裤,上面还留有陈阿姨还沒幹涸的淫水,捧到

鼻尖深深壹闻。骚!果然骚!今天出来烧烤也不是全然沒有收获嘛。看到壹场野

外大战,还收获壹条新鲜的丁字裤。而且现在也找到路了,可以找回去了。

我心满意足的回到烧烤场,辉哥看我笑瞇瞇的,觉得很奇怪。

「发神经啊,笑得那麽猥琐,出去捡到钱啊」

「钱沒捡到,美艷熟妇的丁字裤倒是捡到壹条。」

说着从口袋中掏出那条丁字裤在辉哥面前晃了晃。

「我靠!」辉哥壹把抢过,在手中展开来看,「妈的,这上面还有淫水!妳

从哪裏弄来的这麽爽」

我神秘的笑笑:「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反正是个美熟妇留下来的。」说

完我夺回丁字裤又塞回了口袋。

我肚子也饿了,接着烤起了肉,辉哥也沒了偷看美女的心思跟着烤起了肉,

只是口中时不时还是发出「沒义气」之类的抱怨。

吃饱喝足,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准备去个厕所就收拾东西走。结果沒想到

人这麽多,找个空的厕所还不好找,走到壹个偏辟的厕所才沒见人排队。这时隐

隐约约听到壹个有些耳熟的男人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我左右看看寻找声音发出

的源头,走到男厕的门口,声音越来越清晰。

「有沒有人啊救命啊!」

我走进男厕,看到壹个男人靠着墻边坐在地下,身上有还几个被刀砍的伤口

流着血。我在壹看,这不是刚刚逼陈阿姨口交的洪爷麽现在怎麽这麽惨了

我慢慢走近墻边,蹲在他旁边问他:「妳沒事吧要不要我帮妳叫救护车」

洪爷右手拉着我的肩膀摇摇头,「不行,不要叫救护车。小兄弟,妳壹定要

帮帮我!」

我皱着眉头看看我的肩膀,上面都是血,「妳是怎麽搞成这样的啊妳要我

怎麽帮妳啊」

「我今天运气不好,壹个人来这边鬼混,沒想到遇到仇家,才被砍成这样。

我车子停在外面,妳扶我出去上车。」

「既然是被仇人砍,为什麽不报警啊,去医院也沒问题啊。」

「妳不明白,我混黑社会的怎麽能找警察解决!妳今天帮我,我欠妳壹个人

情!」洪爷双手抓着我肩膀激动不已。

「好好,大哥,妳冷静壹下,我扶妳出去。」

我扶着他慢慢出厕所,走向停车的地方。

「妳的车子是哪壹辆啊钥匙呢」

「车钥匙在我右边裤子口袋,妳找到钥匙按解锁,会有声音的。」

我拿出钥匙,按下解锁键。果然听到滴滴两声,我扶着洪爷慢慢走向声音传

来的方向。我靠,我走到车前壹看居然还是辆黑色的宝马760Li,黑社会大

佬果然有钱。

我打开后车门,把洪爷扶到后座躺下。

「小兄弟,妳有沒有驾驶证,会不会开车啊」

「有是有,不过拿完驾照到现在还沒开过车呢。」

「沒关系,现在只能靠妳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坐进驾驶室,沒想到第壹次开车就是宝马。这时电话响了,

我壹边开壹边接起来壹看,原来是辉哥。

「辉哥啊,对不起啊,我有事,妳自己收拾东西回去吧,有空再聊。」

电话那头的辉哥还沒出声我就挂断了电话,沒办法,救人如救火啊。

壹路风驰电掣,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开车能这麽快,几经周折来到目的地。是

壹栋別墅,来到门口也许是因为认识这辆车子,大门直接打开了。还有几个精壮

汉子走向前来。我停车,扶着洪爷下了车。那几个壮汉看到洪爷受了伤,更是加

速跑过来。

「洪爷!沒事吧哪个家伙幹的我立刻叫人!」

洪爷皱皱眉头,「大唿小叫什麽!我沒事,快叫阿王过来治疗。小兄弟,妳

先扶我进去。」

我点点头,在壹群壮汉的簇拥下扶着洪爷进了別墅,把他放在沙发躺下。

「洪爷,既然已经把妳送到这裏了,我先走了。」

「別,小兄弟妳先別走,在这等壹下,等我包扎好伤口出来。」

说完洪爷也不等我答话便被人扶走了。

我坐着也无所事事,不过这栋別墅还真是大啊,装修这麽豪华。看来这个洪

爷还真是黑社会老大啊,而且看他车子和房子这麽好,又有这麽多小弟,他还是

很厉害的那种黑社会老大啊。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尸无痕。洪爷壹个黑社

会能开这麽好的车,买这麽大的房子。我妈每天起早贪黑的为了餐厅,还有那麽

多男人窥视她的肉体。这个世界真是沒天理啊……

我在厅裏呆了好壹会儿后,有个黑衣壮汉走了过来。

「洪爷请妳过去。」

我跟他走入壹个房间,洪爷坐在椅子上,赤裸着的上半身包裹了好多纱布。

「这次真是多谢妳啊,要不是妳我说不定就玩完了。」

「不用客气,都是洪爷妳鸿福齐天,对了,不知道洪爷今天为什麽回壹个人

去那裏,还被人追杀呢」

「唉,別说了,也是倒霉。今天去会壹个刚刚搞上手的熟货,结果还沒过瘾

她老公就来了。出来又沒带保镖,结果倒霉遇到仇家,好不容易才跑到那个厕所

躲起来。」

「洪爷妳这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哈哈,还不知道妳有什麽要求沒有」

「啊不用了,我只是开开车而已。」

「要的要的,今天妳帮我这麽大忙,有什麽事我能做到的,我壹定帮忙。今

后妳出去可以说我是妳的契爷,有什麽事我罩妳!」

「啊好吧,多谢契爷关照。这样吧,契爷妳认不认识什麽人会搞监控的」

「嗯妳想监视谁算了,我也不多问,妳去这个地方,报我的名字,他知

道怎麽做的了。还有,大男人沒辆车怎麽行,这辆沒那麽显眼,妳也拿去。」说

完递了壹张卡片和壹个福特的车钥匙给我。

「好好,多谢契爷。那我先走了。」

我收下地址和车钥匙便匆匆离去,今天真是精彩,偷窥了壹场野战,救了壹

个黑社会老大还认他做了契爷,还混成了有车壹族。

我开着车回了家,下了车才想起车子不能告诉家裏啊,不好解释。只好另外

找了个地方停车,走回了家裏。

回到家,洗完澡,我在房间裏拿出车钥匙和陈阿姨的丁字裤,细细回味着今

天的收获。突然听到隔壁爸妈的房间裏传出声音,我偷偷走过去偷看。

只见我妈穿着黑色薄纱吊带睡裙,蕾丝花纹的低胸领口处暴露出性感酥胸,

薄纱处还能隐约看见两个殷红小点。蝴蝶羽翼的开襟设计,壹摆动就能看到乳球

和下体。雪白修长的美腿上套着黑色吊带丝袜,下体穿着条同色系的丁字裤,股

沟处只能看到壹条细长的绳子深陷其中,正面的布料也小得也无法完全遮掩我妈

诱人的阴户。

我妈躺在我爸身上,缓慢的用身体磨蹭着,舌头也从脖子壹路向下舔去。舔

到腹部后直起身子,坐在我爸身上。妈妈抓起我爸双手放在胸前,口中说着:「

老公,我要……」接着手缓慢伸向内裤,正当手准备拉开内裤的时候,我爸床头

的电话响了起来。无奈拿过来接了起来。

「什麽餐厅的冰柜坏了妳们联系不到地方放货好好好,妳们在铺子裏

等我,我现在过去!」说完挂断电话,抱歉的看着我妈。

「对不起啊老婆,我不赶过去之后几天就做不了生意啊。」

「唉,我当然明白,妳赶快赶过去把。」

我爸穿上衣服就走了,我妈嘆了壹口气,走进了他们卧室的卫生间。

也沒什麽好看的了,我也回房间睡觉了,迷迷煳煳之中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

壹对男女。女的两条腿紧紧的缠绕在男子腰间,男的则抱着女子臀部疯狂抽插,

我擡头望去,那个女的脸壹会儿是红姐,壹会儿是陈阿姨,壹会儿是我妈。而那

个男的面孔也是不断地在坚哥、洪爷、四眼之中来回变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