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诡男15完-【2023年12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3-12-02 浏览:

诡男15完-【2023年12月更新】

诡男15完-【2023年12月更新】

诡男15完-【2023年12月更新】

诡男15完-【2023年12月更新】

楔子

传说在台湾风景秀丽的东部,有个叫「风之谷」的地方,那裏湖光山色、美

不胜收,只要踏进谷裏,定会被它独特的风光慑住了心、凝住了魂,甚至想在谷

裏定居,一辈子不走了。

在这样无边美景的地方,还有什麽足以让人津津乐道的呢

那便是风之谷中所成立的唯一学园——「风学园」。

顾名思义,「风」一方面是代表着风之谷这个地名,另一方面则代表着这所

学校迅速、雷厉风行的教学态度。住在风之谷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间学校所教授

的东西极特殊,甚至令人匪夷所思,而且偌大的校园内只接受了六名学生,这些

学生可说是风学园之宝。

说到这裏,大家一定想知道这六个人的秘密档案吧

一号学员:凌璨,男,专攻「魔术」,其手法之精湛,丝毫不输给响誉全球

的大卫考伯菲。气质邪魅,勾引女人很有一套。二十七岁,入园五年。

二号学员:施轩,男,由于身体的DNA排列异于常人,所以可以陷藏自己,

在经过学校老师发现后加以特训,终于成爲可自由隐形的透明人。长相帅气,充

满神秘感。二十六岁,入园四年半。

三号学员:陆盈,女,擅于「施咒」,可以把任何人耍得团团转。一头俏发

短发,可爱淘气。二十三岁,入园四年。

四号学员:孟波,男,在接受训练时发现只要他一凝神,双手便会射出火焰

的特异功能,可以在对方不注意间发出火焰攻势,眼神晶亮似火,一头三分沖天

发,整个人看来火爆得很。二十五岁,入园三年半。

五号学员:邵千,男,特殊脑波经试验改造后,能预言未来。个性幽默,聪

明睿智,喜欢戴着一副黑框无镜片眼镜,让同学们疑惑不已。二十五岁,入园三

年。

六号学员:封韵,女,从小便常梦见其他空间的人因而向往能够成爲人与灵

界之间沟通的媒介。在学校积极于这方面的研究,终于成爲一位「灵媒」。一头

法拉长发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二十二岁,人园两年。

他们六人情同手足,感情奇佳,虽是风学园的学生,仍各自有工作与事业,

成就不容小觑,可谓风学园之光。

今天风学园的校长李劲突然灵光一现,想考验一下他们这些年来的学习是否

能学以緻用,便将他们六人分別叫了来。

他到底跟他们说了些什麽呢

好奇吧

想知道的话就继续看下去罗!

第一章

孟波,当你知道我的任务时,你肯定会说你是幸运的。

邵千从校长室走了出来,脸上少了以往的自信,换上的竟是烦恼,他不懂校

长派这个任务给他究竟有什麽目的!

想起孟波在数分锺以前对着他暴跳如雷地吼着,告诉他校长交代给他的任务

居然是「结婚」时,不可否认他当时的心态是有那麽一丁点的幸灾乐祸。

而如今……他只能说「风水轮流转」,他极可能会成爲被其他同学嘲笑的一

位。

情夫!

而且还是一个拥有亿万家産的女人的情夫

邵千不知道现在是该大哭还是大笑,就算他预言能力已到达可自行掌控的程

度,但唯一缺点是,他算不出自己的未来呀。

回到宿舍,他也和其他同学一样打包着行李,这时候孟被居然连门都不出就

走进他的房间。

「喂,预言家,我想你早猜出校长交代给你的任务是什麽了吧准不准呢

说来听听怎麽样」

邵千擡起眼,挪了挪他那副无镜片的黑框眼镜,虽然心情不是挺好,但他依

然表现出属于他的那份悠然恣意,「这是秘密。」

「秘密!」孟波眉一挑,「拜托,我那麽逊的任务都毫不隐瞒的告诉你了,

你还保什麽密呀」

「该满足了,你的任务一点也不逊。」将最后一件外套塞进入行李袋后,他

便坐在床畔,眯眼笑睇着他。

天知道他这个笑容可用盡很大的力气才挤出来的。

「哦,你不用安慰我了,结婚在于我是八辈子都不曾想过的事,现在突然要

我娶个不认识的女人,还真是呕叹呀。」孟波还不是爲了忘记这件事,才来找他

聊天擡杠的。

哪知道这个诡怪男人却神秘兮兮的,硬是不肯透露他的任务,心情不好的孟

被这下更不悦了。

「还有你,就跟女人一样,竟然玩起秘密的游戏,切!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的

秘密吗」

邵千摇摇头,不想理会心情不好的孟波。

「有个女人一直给你带来不少困扰,对不对」

邵千闻言一震。

孟波说得沒错,在他生命中是有这麽一个女人……回忆自己六岁那年她坐在

他身边开始,就和她结下不解之缘似的,他的人生似乎都与她断不了关系。即使

他进入风学园求学后,只要他回家或上街,她的身影便会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他眼

前。

但令人不解的是,即使她看见他,顶多是对他点头打声招唿,然后跟着她的

伙伴或是男友离开,完全看不出她是「蓄意」跟着他。

更气人的是,他居然对她完全无法预知,这世上除了他自己、校长,她是第

三个让他无法掌控的对象。

「怎麽我说对了是不是」孟波得意一笑。

邵千背起行牵袋,对着他摇摇头,「別跟我什较这麽多,有时候好未必好,

不好也未必是不好,我现在只能这麽想了。」

说着,他便转身步出房间,才到门外却又被孟波拦下。

「你倒走得快,这回换我想给你一个忠告了,你听是不听」

以往都是这神秘家伙爱给他们忠告,这下孟波又怎能舍弃这样的机会呢

「哦,那我还真得洗耳恭听了。邵千嘴角勾起一丝诡笑。

望着他那副诡魅的模样,孟波立即摇摇头,「你呀,不管任何时候都是这麽

镇定,可惜呀……愈是强迫自己表现出冷静就愈让人觉得你内心的仓皇。」

邵千脸色一变,望着一向是他们之中脾气最浮躁,也最吊儿郎当的孟波,

「什麽时候你也有双透视眼,自以爲可以看透別人的心」

「哈……我是沒有什麽预测的能力,更沒有透视眼,可是我太了解你了,同

学数年可不是当假的。」孟波拍拍他的肩,「我给你的忠告很简单,就是一切小

心,若你失了冷静,就不像咱们认识的邵千了。」

「你!」邵千的眉头又一次蹙紧。

「唉,现在我得烦我自己的事了,你们慢慢走吧,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有勇气

踏出这裏的人了。」他勐地一叹,接着双手插在裤袋裏,无心无绪地离开了邵千

的视缐范围。

看着他颓丧的背影,邵千英挺的眉毛也跟着一扬,看別人的影子反省自己是

他最擅长的事,他可不能跟他一样,再怎麽不舒服的任务,还是得盡力完成。

深吸口气,他大步来到车库,开着他心爱的保时捷,直趋热鬧繁华的台北。

一路上他不禁想起校长告诉他的一些资料。

那女人现年二十三岁,父母因飞机失事而丧生,留给她一大笔家産,而她年

纪虽轻,可性情却冷漠孤僻。

她究竟是谁呢

校长始终不肯吐露他想要的资料,只要他依循他给他的地址,到那儿找一位

退休教授,他会告诉他一切。可恨的是他无法从校长的眼底找到他要的答案,所

以他一直怀疑,是不是校长本身就有某种超能力足以抵挡他透视的眼神

呵,原以爲自己就快要出师毕业,沒想到在校长眼中,他的预言术不过是

「小儿科」!

心情烦郁,邵千将车子愈开愈快,到达台北时居然还不到十点。跟着此时夜

色的暗沈,更能彰显出台北市霓虹灯的华丽与烁亮。

当然,这样的绚烂无形中已开啓了夜生活的序幕。

突然,一个想法闪过他的脑海,他何不找间网咖上网查查,既是一对富豪夫

妻一同意外丧生,这应该是条大新闻。

他在一家商店门口瞧见一个难能可贵的停车位,立刻将车子停了下来。可就

在他下车的同时,瞧见一位穿着体面的女人从一家舶来品店走了出来,缓缓朝他

这个方向走来。

她的举止优雅,长相妍柔,身材更是凹凸有緻,看来年纪虽不大,可是那张

脸却覆满冰霜,冷淡至极。

「小姐,请进。」司机爲她开门后,她动作柔缓地坐进车内。

但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

司机不停发动引擎,可是车子却连一点动静都沒有。

「怎麽了」女人擡头问道。

「不知道。」司机慌得直转动着所有能调整的东西。

邵千瞧了眼那辆B字开头的最新型轿车,撇嘴一笑,挪挪眼镜正要离开时,

突然他的眼角馀光瞧见车底冒出火苗……

他张大眼,立刻沖过去大喊道:「快跑——」

驾驶座的车窗是打开着的,司机听见了邵千的唿喊,立刻推门沖了出去,可

那女人似乎还沒弄明白发生了什麽事。

下一秒她身旁的车窗已被邵千击破,接着那只沾了血的手从破窗户伸了进来,

拔起门闩,每个动作都是这麽迅速,几乎是同步般在进行着。在门被拉开的同时,

她的手臂也被邵千抓住,狠狠拽出车外,双双扑倒在地上。

砰——

瞬间花光四射、烟雾弥漫,高级轿车顿时在路边燃烧起来。

这幕情景吓坏了路人,有人拿起手机报警,而邵千身下的女人开始蠕动身体,

转身瞪着救她的男人,接着又望向那团火球,脸上却有着邵千意想不到的淡然,

像是遭遇这事的主角不是她!

邵千迅速起身,在伸手要拉她起来时竟被她闪过,似乎他的触碰对她而言是

难言的龌龊。

他先是眯眼一笑,接着冷哼出声,「看来是我救错对象了,抱歉。」拍拍身

上的灰尘,他像沒事般旋过身就要离开。

「等等。」女人站了起来,看着地上那副沒有镜片却也不见周遭有碎片的眼

镜,「你的眼镜掉了。」

邵千下意识摸摸鼻梁,也对,因爲他平时戴的就是无镜片的眼镜,即便沒带

也不影响视力,因而沒注意到自己的眼镜已毁。

「谢谢。」他走回她面前,蹲下身拾起那已经变形的镜框。

「该说谢谢人是我。」她在他头顶突然道出这句话。

邵千撇嘴一笑,缓缓站起与她对视,「我还以爲你是个……」

「是个什麽哑巴吗」她勾起冷然的嘴角。

他愣了下,当真沒想到她会这麽说。但他是邵千可不是沒见过美女的小伙子,

于是立即回应,「不,我还以爲你是瞎子。」

女人眉头微蹙,「怎麽说」

「像我这麽俊帅的男人你竟然视若无睹,这岂不是瞎了眼吗」他摸摸鼻子,

扬睫对她笑了笑。

「你……肤浅。」丢给他这麽一句话后,她转身就走。

邵千扬扬眉,摸了摸鼻子,望着她的窈窕身影,他从沒想过这趟北部之行会

遇上一个看来既冷漠,说话又沖的女人。

正要离开,突然他眉头一拧。爲何这女人的背影看来那麽眼熟,眼熟到仿佛

他们认识很久、很久了……这层疑虑让他忍不住决定尾随她。

可走着走着,她似乎发现了他,勐然停下脚步旋身望着他。

「我劝你不要跟着我了。」

「我不放心你。」真高招呀,他居然找到这麽恰当的理由。

「不放心我」她眉儿一扬。

「忘了吗」他指着易后那辆烧毁的车子。

「你是怕有人要害我」女人冷静的表情裏依旧找不到半点害怕。

如今邵千回想了下,刚刚就算他打破车窗将她拉出的那一刹那,他也不曾在

她脸上看见任何惊骇。

还真难得,他可从沒遇到过哪个女人像她这麽镇定,甚至可以用「视死如归」

来形容哪!

「我既已插手,就不希望我好不容易救出的女人又死在对方手上,那岂不是

白忙一场。」好吧,碰到她这种女人他认输了,只好掰个稍微像样的理由搪塞一

下,管她信或不信。

「那就是你找死了。」她优柔的将脸畔发丝镣到耳后,扬起一张虽然陌生却

又让邵千感到几分熟悉的笑容。

她到底是谁

邵千当然明白,多使用一次预测的能力,他将多耗掉一分体力,但他仍忍不

住对她做了预测。

看进她眼瞳之中,他瞧见的竟是她空白到有点虚渺的过去,再往她的未来看

去,只剩一缕黑色烟雾。

老天,她居然是除了校长外,另一个让他束手无策、无法预言的女人!

但是那缕黑色烟雾却足以说明她将面临大危机……

「既然你不怕死,我一个大男人又何惧之有呢」他反问。

「好,那你就跟吧。」说着,女人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接着坐进车中,在

他面前扬长而去。

邵千本想拦车追上,但又突然放弃这个念头。

呵……他是幹嘛呀!那女人既然不领情,他又何苦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的冷

屁股既然活得不耐烦了,就随她去吧。

就在这时,他听见迟来的警笛声,心想警察八成是到了,他可不想进警局写

什麽笔录,反正车子是那女人的,要找他们也该找她才是。

趁警车到达之前他赶紧闪进一旁小巷内。对,他还是赶紧找一家网咖查些资

料吧。

邵千在网咖裏足足待了一整夜,可受够了裏头电玩的嘈杂声,尤其是邻座那

位大哥更是让他佩服,他居然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抽完一包烟,一个晚上就见他一

包接着一包买,而那位大哥居然忘了感谢他,毕竟他也帮他吸了不少二手烟呀。

所以,当他来到退休教授的住处时,一张脸巳有点被熏黑的感觉,加上让尼

古丁呛了整晚,精神更是不济。

按了电铃,当大门被打开,他看到的是一位和蔼的妇人。他赶紧挤出一丝笑

容,「您好,我想请问……」他低头看了下李劲校长交给他的字条,「吕教授是

住在这裏吗」

「沒错,请问你是」她笑问。

「我胜邵,是……」

「你是邵千快进来,吕教授还以爲你昨晚就会来了,等了你一整夜呢。」

妇人语气热烈。

邵千先是愕了下,接着朝她点头答谢后,背往着行李袋走了进去。

一位头发发白的老先生坐在摇椅上,看见邵千踏进屋内,便开口,「你终于

来了。」

「您就是吕教授」邵千专注地看着他,他实在沒想到校长口中那位研究特

异功能与异能力多年的专精人士居然是位看来如此平凡的老者。

「对,我姓吕,吕良。」老人站了起来,直接指着裏头那间房,「你回我来。」

瞧他迳自走进房间。邵千也只好跟着进去。

「你那副奇怪的眼镜呢」吕良问。

邵千有数秒的愣然,这才笑说:「沒想到连您也注意到我的眼镜。」

「怎会不知道这可是你的招牌打扮呀。」吕良拿下老花眼镜对着他笑了笑,

「是在昨晚毁了吗」

他这句问话让邵千更爲震惊了,他先是幹笑两声,才道:「莫非教授您也是

专攻预言」

「我刚才那个不叫预言,应该叫做推理。」吕良笑说。

邵千眯起眼,深吐了口气,好平复心底那份诧异。「我想教授或许要比柯南

更厉害了。」

「哈……就凭你这点幽默,我知道我是喜欢上你了。」吕良转过身,打开电

脑,「昨晚在网咖是不是沒查到什麽」

「教授,您这麽说让我不知沮您真是推理的,还是找了人跟踪我。」邵千摇

摇头,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有人会将他的行踪猜测得一清二楚,这……未免太邪

门了吧

吕良眉一挑,笑看着他,「聪明,我是跟着你。」

「可我怎麽沒有发现」邵千则自己的敏锐度倒是十分有自信,怎麽可能有

个人跟踪他整夜他却一无所知

「这个嘛,容我保密,你不是也挺爱保密的吗」他指的是邵千在风学园时

对孟波神秘兮兮的做法。

邵千一脸难以置信,看着他在电脑键盘上按了几个键,萤幕上立时出现了一

个搜寻画面。

「不装神弄鬼了,其实昨晚是我一直拦劫你的资讯,你这才什麽也查不到。」

「您爲什麽要这麽做」

「怕你查到一点皮毛就率先行动。李劲曾告诉我,你有这点自以爲是的小毛

病。」吕良眼尾笑出好几条细纹,跟着指尖往滑鼠一按,萤幕上立刻出现一个画

面。

邵千走近他,俯身看着上面的一张全家福,「这是……空难丧生的两夫妻与

那个如今拥有亿万家産的女人」

只不过这张相片已泛黄,相片中的女人不过是个五、六岁娃儿,实在瞧不出

个所以然来。

「聪明。」吕良扯唇一笑,「李劲应该告诉你整个任务的大概状况吧」

「大概!如果校长说的那点资料也能称之爲大概情况的话,那我就糟了。」

邵千不禁揉起眉心。

「沒错,这麽一点资料就要你去接近她的确很难,不过我们所知的『大概』

正是如此而已,所以你千万不要对我抱持太大的希望。」吕良坦言。

「什麽」邵千眉头一拧,「那至少有最近的相片吧」

「那女人平常不太喜欢照相,所以很难取得。」吕良关了机,「我们要你接

近她不单单是要保护她,更是要保护一份重要的武器成分分析图。」

「什麽她一个女人身上会有这种玩意见」邵千倒是意外。

「不,那东西是她父亲临终前留下的,不过并不在她身上。」吕良从抽屉中

拿出一份资料,「她叫文可匀,这是有关她父亲文强的所有资料。」

「既然东西不在她身上,我何苦要爲她卖命」

「因爲她父亲曾在律师那儿立过遗嘱,他死后所有财産归他女儿所有,若是

他女儿死了,那麽他弟弟文生,也就是文可匀的叔叔就拥有继承权。」吕良仔细

说明。

「莫非要对付她的就是她叔叔」邵千半咪起探究的眼。

「我想不是,是有人利用了文生,到时东西一到他手上,对方就会在第一时

间抢走,只因爲那份分析图交由某军事单位保管,除非文可匀亲自去拿,否则他

们是拿不到的,所以就打主意打到文生身上。」

「您这麽说我是明白那又爲什麽要我去……我去当她的情夫我可以当她的

保镖或者当她的……」

「你不怕你成爲『终极保镖』中的KevinCostner,到最后顺理

成章地将雇主WhitneyHouston保护到床上去」吕良眯起老眼笑

睇着他。

「这……未必不可,不是吗」邵千撇撇嘴,露出別有意味的微笑。

「我相信你可以。」吕良上下打量着他的体魄与相貌。

这小子的长相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帅得无法无天」,尤其是那双

眼蕴含的不仅是深遽沈亮的美,还带了股不可忽视的睿智与聪颖,英挺的五官更

似罂栗般会让人望之着迷,甚至上瘾,连他这老头都逃不了这样的魅力。

瞧地高了自己一个头的身高,更是沒天理的让他老人家得擡头仰望他,硬朗

结实的体格定是吸引不少女人的目光。

「不过……这不是演电影,即使你是保镖,一和富家千金上床,別人将自动

爲你套上情夫的字眼,这个你不能否认吧」吕良不得不提醒他「情夫」不是一

个职务,而是给予別人的想法。

「教授,您说得对,若要亲密的保护,对方又是富家千金,我极可能被大家

冠上」情夫「这个称唿。」邵千无奈一笑。

「所以罗,那你不如大方的当情夫,这样是不是更有意思」吕良大笑,可

笑声对邵千而言却刺耳极了。

「是呀,有意思……」他点点头,却半点也笑不出来。

「喏,这是她的地址,剩下的就只能靠你了,不过若有空我很欢迎你来找我

聊聊。」吕良笑道:「但在去找她之前你先睡一觉吧,一夜沒睡就去执行任务,

太冒险了。」他指向隔壁的休息室。

邵千这时候才有空仔细端详这间房间,发现这裏头的电脑设备可不是阳春机

种,各式高级器材应有盡有。另外,桌上还放了许多本类似数据资料的册子,可

见吕教授当真是位挺忙碌的研究者。

「教授,有件事我很好奇,想问问您。」

「你问。」

「既然您是风学园的敦授,一定有某方面的特异功能吧所以我想知道您是

……」

「这并不重要,该让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快去睡吧,总不能输

给其他同学吧。」

邵千理解地点点头,于是不再多语,提起行李袋便步入休息室。

吕良望着他颀长的背影。他能从邵千烁亮的双眸中看出他的沈稳与内敛,这

次的任务太危险,他必能胜任才是。

邵千一早就去眼镜行买了一副镜框。显然这只镜框与本来的粗黑框眼镜不盡

相同,可是古铜的色泽更给人一种斯文的印象。

站在铜制的镂刻雕花大门外,他望着裏头绝美的庭园造景,远处还有仿古的

假山靓水、石刻喷泉,远处的韩国草皮上还有仆人在打理,呵……果真是有钱人,

光这些气势就是一般人办不到的。

他伸手按了门铃,不久一位年轻守卫来开门。

「请问你是」

「我来……来应征。」邵千斯文一笑。

「应征!很抱歉,我们沒有要征人,你请回吧。」说着,他打算将门合上。

邵千突地伸手一挡,让他怎麽也无法关上门。

「喂,你这人力气幹嘛那麽大快松手呀。」守卫想关上门。

「小方,你在幹嘛,怎麽把客人关在门外」屋裏老管家走出来,正好瞧见

这一幕。

「刘管家,不是的,他不是客入,他硬要闯人……说什麽要来应征,可我们

这裏沒有要征人。」小方解释着。

「谁说我们这裏沒有征人」刘管家走上前,「我正好想去报社刊登征人啓

事,既然这位年轻人恰巧来问,那就让他进来试试看。」

「我们还要征什麽人」

「你忘了,之前小姐出门,司机丢下小姐先熘,这样的人还能用吗当然得

另寻了。」刘管理睨了他一眼。邵千闻言脑海突然窜过昨晚那场火烧车的场景,

莫非……昨晚那女人就是这位管家口中的小姐

「哦……对呀,我怎麽忘了」小方搔搔脑袋,接着转向邵千,「对不起,

先生,你请进。」

邵千抿唇一笑,接着便尾随刘管家走进大门,他边走边梭巡着周遭,发觉四

处矮墙已有不少人在看守,戒备倒也算严密。

只不过这位管家爲何会让他这麽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随意进入呢

「请跟我进去,但千万別被裏面的阵仗给吓到了。」刘管家走着,突地转身

说道。

「哦,那我倒要深吸口气,免得吓破胆。邵千笑说。

可就在他踏进客厅的那一刹那,才发现管家所言不假,裏头的「阵仗」还真

可以比拟电影中黑社会角头老大对阵的场景。瞧他们个个都是黑衣穿着打扮,有

这麽一瞬间,他还以爲误入时光燧道呢。

「这边走。」刘管家回头对他说,原以爲他会看到一张惊恐的脸孔,沒想到

他所看见的邵千仍是这般恣意,甚至以优雅的举止面对那些像是兇神恶煞的男人。

不错,光是这样的表现就已经通过了他这关,按下来就看小姐的意思了。

「去请小姐下来。」刘管家命令其中一名小弟,并请邵千在沙发上坐下。

「是。」

当黑衣人上楼不久,楼上便有了动静,邵千闻声往上一瞧。他的眸子一黯,

嘴角已不露痕迹地扬起弧度。

果真是她,看样子他们还真有缘哪!

那女人下了楼,在看见邵千那张脸时也同时愣住。她的双眉一蹙,对着刘管

家说:「请他回去吧。」

邵千听了却不生气,还真站了起来,可下一秒他如风般沖向她,勐力箝住她

的手,指尖巳抵在她的喉咙。

这时候,那些黑衣人才拔出手枪对准他,火爆的场面就要一触即发……

推荐阅读

偷上宾馆46-【2024年3月小说更新】

​4·公车上的嘴姦那次宾馆事件后,冯媛珍果然不敢声张,却再也沒来过宾馆(怎么可能敢再来?),不过我却愈来愈想念她的鸡掰,常常看当天录下的影片打枪,然后射在列印出来的她满脸精液的淫照上。我想她想的要发疯,甚

2024-03-01

表妹的身上和体内都被...........-【2024年3月小说更新】

​表妹穿着紧身的超薄白色背心,里面黑色的文胸毫无遮掩的透了出来,下身是紧身的牛仔热裤把翘臀蹦的紧紧的,修长的美腿上套了双肉色的长筒丝袜,丝袜的蕾丝边和热裤之间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大腿。脚上是透明的水晶高跟鞋

2024-03-01

和四川来的表姨做爱-【2024年3月小说更新】

​那是在两年前了,上午上班的时候,我正在查房,老家打电话来了,是妈妈说有个她的表妹估计她都沒有见过,从四川来到我这儿,要跟人谈生意,让我晚上去火车站接一下,最好让我找个住宿的地方,不要去让人家外面住,显

2024-03-01

女友的淫妈妈-【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故事是由我第一次去见我女朋友的父母那天开始,我当年19岁,女友的妈妈37岁,我们几乎一见面立即坠入淫欲的致命吸引力中,她约160公分高,拥有一双我所见过最美丽漂亮的双腿,穿着一件非常好看的超短迷你裙,

2024-03-01

混元霹雳手—小昭篇-【2024年3月小说更新】

​话说张无忌为追圆真,不惜与小昭走入秘道之内。跑出数丈,张无忌伸手四下摸索,前面是凹凹凸凸的石壁,没一处缝隙,在凹凸处用力推击,纹丝不动。小昭叹道:「我已试了好几十次,始终没能找到机括,真是古怪之极。我

2024-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