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卧底女警-【2023年12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3-12-02 浏览:

卧底女警-【2023年12月更新】

卧底女警-【2023年12月更新】

卧底女警-【2023年12月更新】

今天是小美到警局上班的第三天,由于她是刚从警校毕业,所以,这两天她无事可做,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以往的案例。

前不久,小美刚过了22岁的生日,她的青春靓丽,使警局里的同事羡慕不已。

她身材苗条、性感,36英寸的胸部显得玲珑可爱,衬衫的第二、三颗扭扣被两个坚挺的乳房撑得很紧,扣子中间的衣襟也被撑开,随着小美的走动,有时隐约可见里面黑色的文胸,未被罩杯罩住的双乳,有节奏的上下颤动,她的腰部很细,臀部微微上翘,腿部也呈现出完美的曲缐。

一个同事向小美走过来,“丽莎警官叫你去她的办公室,说是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小美听到这个消息,自是高兴不已,心想:“刚报到三天,就可以施展我在学校学到的本领了,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其实,小美自进入警校的第一天起,就想着早点与恶势力作斗争了。

她迫不及待地要了解任务的具体情况,便快步穿过走廊,来到了丽莎警官的办公室门前。

“报告……”

“请进”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小美满面春光的进来,“丽莎警官,您好!”

丽莎示意她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直说吧,因为你是新来的,新面孔,所以上级考虑由你来执行这次卧底任务,查找汉森博士的犯罪证据”丽莎说着,随手按了一下遥控器,液晶屏幕上开始播放有关汉森博士的资料。

汉森博士是一个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四十多岁,个子较高,但并不能说是魁梧,面容和善,爱吸雪茄烟,一点不象想像中的黑帮老大。由于他与政界重要人物关系甚密,给警方调查其从事军火、毒品等非法交易带来极大困难。

这次任务是让小美打入该组织内部,拿到有力的犯罪证据。

“这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你可以拒绝接受”“不,我接受!不管多么危险”“让你扮演一个妓女,你愿意吗”

“妓女”

“是的,你必须先进入蓝色夜总会,那是汉森常去的地方,然后再伺机接近他,设法进入他的私人住宅,从而获取证据”小美想了片刻,决定接受任务。

丽莎提醒小美,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但不管怎样,也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

小美点了点头。

丽莎将必要的武器和通讯工具交给了小美,其中有一把微型手枪、一个口红样的移动电话、一些现金、证件……并告诉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

“从现在开始,你就要独立行动,我们会派人帮助你,今晚就去蓝色夜总会应聘”小美走出警局,计划着自己的任务,仔细想着将要发生每一个细节。

她来到一家大型时装店,选购任务中所需的服装。

这家时装店专买性感服装,是妓女们常去购物的地方。小美以前只是听说,但从沒去过,这是第一次进来。这里的一切对她都是新鲜的,除了性感的服饰外,还有许多性活动用品、避孕药品和物品之类的东西,都是她头一次看到,比如塑胶的假阴茎、假阴道、假乳房,还有鞭子、钢针、绷带、消毒药水等,她更不知道是作什么用的。

她只管挑选自己的服装,沒有再去看其它的东西。

她来到内衣专买,这里有各式各样的文胸,有无肩带前挂扣的、半透明的、蕾丝褛空的、高弹力的;还有许多底裤,有很细的、有平脚的、有只在隐私处有一块小布而其它均为细带的、加厚的、防止性骚扰而带锁的……服务小姐为她挑选了几款36D的文胸和各种底裤,小美一一进行了试穿,简直象专门为她定做的一样。这些内衣把她的身材勾勒的纤巧丰满、曲缐玲珑、性感十足。

小美又买了几身套装,均是紧身型,由于她身材纤细,而又曲缐突出,穿上这样的衣服更是好看。一套是深蓝色中袖连衣裙式服装,一条拉链贯穿上下,小立领。穿上后,胸部十分突出,腹部扁平,臀部微翘,裙子在裆部下二寸,坐下后,一不注意就会露出内裤。另一套是上衣为女式收腰西装,裙子是前面有一个开叉的超短窄裙,叉开在右大腿正前,当右腿向前迈步时,直到大腿根部都看得清清楚楚。最性感的一套是上衣为一件半透明黄色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平脚白色短裤,穿上后,衬衫与短裤间足有二十公分毫无遮挡,将小美那平坦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脐展露无馀。

她还买了大衣、风衣、热裤。

她被一家高跟鞋店深深的吸引住了,这里都是超高跟的性感鞋子。她试了几双37码的鞋后,买下了一双6英寸高的红色PUMP,一双跟高9英寸、底厚2英寸透明拖鞋式凉鞋,一双跟8英寸只有前脸和后跟的黑色高跟鞋。小美的脚背高而窄,足弓弯而深,脚趾纤细整齐,尤其是穿上这双7英寸高的高跟鞋,脚背与小腿成为一条直缐,与地面垂直,脚背曲缐向前突出,足弓的弧度更加迷人。由于脚趾与脚面已超过90度,走起路来,腿必须綳得很直,后脚擡起时,由于不能再让脚趾弯曲,就必需向上高擡腿,落下时让鞋子前掌与高跟同时着地,再加上扭胯,才能行走自如。这双鞋子,让小美一下子长高了18公分,显得她更是婷婷玉立、楚楚动人。

她买好了衣服,已经是黄昏时分。她回到家中,换上了那套连衣裙装,穿上7英寸高跟鞋,走上了街头。

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全身的重量只集中在一小部分脚掌上,走起路来,的确很累,不过,她从沒有引来过这么多对她注视的目光,她心里很高兴,受这点苦,值得。

她叫了计程车,直接来到蓝色夜总会,这时还不到18:00,沒有正式开门。

她推门进去,被一个大个子警卫拦住。

“小姐,还沒有开门呢!请不要进来”“哦,我是来找工作的,可以吗”

“那跟我来吧!”

小美跟着那个大个子走到了舞台旁。

“老闆,又来了一个小姐要找份活幹”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小美。问到:“什么都幹吗”

“什么都行只要能挣点钱”小美满不在乎的说道,假装的很镇静,这都是从电影上学来的。

“你能跳舞吗”

“能!”

“上台去跳一个”小美走上台,跳起了性感热辣的脱衣舞。她穿着如此高的高跟鞋,在台上竞走得如此自如,舞跳得也是撩人心动。再加上她那俏丽的面容,沒有一个男人不能不为她心动。

夜总会老闆立刻决定要她在这里跳舞。

晚上,小美穿上了夜总会的服装,在台上表演。

她身穿一件36D黑色有肩带文胸、一条黑色超短裙、白色内裤,白色透明8英寸高跟拖鞋。小美经常做出高擡腿、跳跃、奔跑等动作,使得裙罢飘起,露出白色内裤,最后还将裙子脱掉,让观众直接看到她那半透明的内裤。

这时,汉森博士走了进来,一下子就被小美的舞姿引住了。一曲跳完,小美便被汉森包下,到一个包间去跳舞。

小美走进包房,一眼便认出了汉森。汉森只知道小美是个新来的舞女。小美专门为汉森跳了一支热舞,受到了汉森的赞扬,并给了小美一笔数额不小的小费。

凌晨,工作完后,小美来到化妆间,这里有名妓女正在无事可做,见到了小美,便与她搭话。

“你是新来的吧”

“今天刚来”“你这么小巧的胸部,幹这行不行的,至少要有38英寸才吃香”“我看你要戴38D的胸罩吧”

“哦,我要38E的胸罩”“是吗真让我羡慕!”

“你也想让你的乳房长大点儿吗”

“那当然了”“用用这个吧!”

那个妓女递过一个瓶子。“每天两次,把它抹在乳房上,揉搓30分钟,很快你的乳房就会大起来,而且比现在更坚挺”小美接过来看着。

那个妓女接着说:“你要是在跳舞时,加上一些动作就会更加引人了,比如你把乳罩解开后,不要让它掉下来,而是用双手握住它,并且揉搓你的双乳;还有你应该加上点把手伸进内裤里上下磨擦的动作;还有许多,你应该多想想男人爱看什么!你还是先用用这个吧”妓女指着那个瓶子。

“好的”小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双只乳房立刻弹了出来。她用手将瓶子里的药膏抹在了乳房上,然后在那个妓女的指导下开始揉搓。她感到双乳很热,并且有点发胀。

从那以后,小美每天都在用着这种药膏,沒过几日,她原来36D的胸罩已经很难扣上扣子了,一部分乳房好象要溢了出来,她只好又买了一件37D的胸罩。

两个星期过去了,汉森博士每晚必到。小美的乳房也在药膏的作用下,迅速的变成38D了。

汉森对小美越来越喜欢了,他曾经让人去查小美的底细,也未查出什么。

汉森决定今天叫小美去他家里表演,因为晚上在他的別墅里有一个私人聚会。

小美高兴的接受了。

小美身穿一条白色超短裤和一件白色超弹力掉带背心,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厚底高跟拖鞋,这双鞋的鞋面採用了透明材料,鞋跟有8英寸高,前部的鞋底厚1英寸,使得小美的一双完美的脚部曲缐展露无疑。

在去汉森別墅之前,小美借口去洗手间的机会,用口红式的移动电话将这一情况通知了丽莎。而后,她便上了汉森的高级轿车。

汉森的別墅建在郊区,是一个很大、很深的院落,里面的建筑全为白色。室内的装璜十分的考究。

晚上的聚会按时开始,小美也在餐后跳了几曲。在开始了交际舞曲后,她趁机去查找汉森的犯罪证据。

她走上了三楼,看到走廊盡头的一扇门与众不同,于是她便走了过去。轻轻的推开了门,里面很黑,她打开自己带来的小手电,看到了一排书架。她想:“这可能是汉森的书房,证据可能就在书架里”小美用手电照着书架,走了过去。刚刚走到靠近书架的地方,就听见“啪”的一声。她一下子沒有反应过来,当她想再次向前走时,才发现右脚被什么东西夹住了。然后她本能地用力向上擡了一下右脚,才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疼痛,她深深地呵了一口气,才沒有喊出声来。她用手电一照,才知道自己的脚被一个夹子夹住了。由于她的鞋跟很高,脚背与地面几乎垂直,六根铅笔粗的钉子从前向后,穿透了她的脚掌,也穿透了高跟鞋竖起部分的鞋底。钉子是特制的,上面布满了倒刺,钉子尾部有一个平头。她想用手弄开夹子,可是太紧了。血已经从她的脚面和脚心处流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高跟鞋。她用手一摸,又粘又热。她已经知道情况不妙,脚上的伤越来越疼。

只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灯一下子亮了,进来了几个保镖样的人。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就是汉森的贴身护卫,名叫托尼。

“你在幹什么”

托尼问到。

“沒什么,只是随便走走”小美表现地很冷静。

“随便走走”

托尼打开了夹子,把小美的脚拿了出来,可是那六颗钢钉,还留在小美那纤细的脚上。

小美被带到了汉森的办公室,由于她的脚伤很疼,使得她走起路来,不敢用力,有时只是单脚跳。她的脚现在已是血红一片了。

汉森问到:“你在找什么是谁派你来的”

“是你叫我来的”“老实点,说实话”“是你叫我来为你跳舞的”小美又重复了一遍。

“你给我双脚跳”“我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脚上又有伤,怎么跳”

“快跳,不然我用枪打穿你另一只脚”汉森用枪指着小美的左脚。

小美只好用力跳起,落下时,受伤的脚一着地,便疼痛难忍,不要说是有伤,就是沒伤,穿着8英寸高的高跟鞋双脚跳,也是相当的难受的事。

小美跳了几下后,汉森又让她转圈跑。

小美害怕吃枪子,只好忍着剧痛跑了起来。穿着高跟鞋跑步,十分难受,她想把鞋脱掉,可是脚和鞋被钉在了一起。她每跑一步,钉子就会在她的伤口中晃动一下,她感到钻心的疼。跑了几十步后,她实在跑不动了,靠墙蹲下,用手捂着伤脚。

“叫医生来!”

汉森喊了一句。

基姆医生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着汉森说了一声:“先生!”

“你为这位小姐包扎一下”汉森指着小美吩咐道。

基姆看了一眼小美的伤,叫她坐到沙发上,把右脚放在茶几上,对她说:“我得先把钉子拔出来,可能会很痛”小美点了一下头,上牙咬住了下嘴唇。

只见基姆医生从箱子里拿出了一瓶酒精棉球,用镊子夹着,将小美脚上的血迹清除一下,好看清伤口的情况。棉球里渗着好多酒精,每擦一下,都会挤出一些,这些酒精钻进了小美脚上的伤口中,使小美疼痛难忍。

稍微消毒后,基姆拿出一把医用钳子,捏住一根钉子,向外拔。由于钉子上有倒刺,很难顺利的拔出来,只能旋转着往一点一点的拉。这时,小美十分坚强,实在是疼得有点受不了了,才发出一丝的呻吟声,但只有离她最近的基姆医生能够听到。

每拔出一根钉子,小美都要吐一口凉气。她自己用手使劲按住自己的右腿,不让它移动。

终于六根钉子全都被拔了出来,小美的右脚上留下了六个血窟窿。基姆慢慢地把小美的脚从鞋里拿出来,放在一块叠得很厚的白色纱布上。

基姆告诉小美,对这样的伤口,必须严格的消毒,要她再忍耐一下。

随后,基姆从一个小瓶子里取出了一小条浸满了消毒水的纱布条,用镊子夹着,从脚面上塞进了其中一个伤口,一直穿过了脚掌,从脚心一面穿出来。这是小美从来沒有感受过的疼痛,钻心的疼痛,这使她喊了出来,她不敢再看她是伤口,把头高高的擡起,看着屋顶,心里想着,这样的痛苦,快点过去。

基姆一根根的穿着纱布条,六个伤口中,都穿上了纱布条,并且他将每一条纱布条在伤口中反覆的拉动,以使伤口被彻底的消毒。然后,基姆将一条条血红的纱布条拉了出来。

为了保险,基姆又拿出了注射器,吸入了防破伤风的药水。将针头直接插进了伤口中注射。小美的伤口被针头不断的扎着,针头中射出了刺激性很强的药水,这种滋味,从小美的面部表情上就能看出来。

经过了严格的消毒后,基姆拿来两小块淡黄色纱布,分別贴在小美脚心和脚背的伤口上,再用绷带缠上。缠的时候很用力,使纱布紧紧的贴在伤口上,并对小美说:“紧一点,不然你的脚会肿得很大,包扎好以后,赶紧穿上鞋,可能会很疼,不然,一旦肿起来,你就不可能在一两天内穿上鞋了”汉森给小美选了一双只露脚后跟的黑色高跟鞋,鞋面一直到了脚面最高的地方,鞋跟有7英寸。

小美慢慢地将自己的脚往鞋里穿,她绷着脚尖,小心的穿进去。可是由于绷带的厚度,穿进去很紧。她把脚慢慢放到地上,一咬牙,使劲往里一踩,这才穿进去。穿进去后,她觉得实在太紧了,脚上的伤口又胀又疼,还是一跳一跳的疼。

但她一想,万一脚肿起来,不能穿鞋,找机会逃跑也难了,只好横下心来,挨过去。

汉森对小美说:“感觉怎么样走走试试!”

小美只好站起身来,向前走。她每走一步,都相当的吃力,有伤的脚一落地,就疼得沒有力气,直想摔倒。

“快说吧!说了,我给你打点麻药”“我沒什么可说的”汉森走过来,看着小美性感的身体,“我有办法让你说”“给我拿丰乳针来”汉森吩咐道。

一个侍人拿来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注射器,针头有五、六厘米长。

汉森博士拿过注射器,推出了里面的空气,对着小美的左乳,隔着胸罩就是一针,针头全部插了进去,小美大叫一声,疼得皱起了眉头。汉森推了一半药水,而后拔出来,又刺进了她的右乳,将其馀的药水推了进去。

在针头拔出的地方,小美那白色的胸罩被染红了一小片。

“你说不说”

“我沒什么可说的”汉森博士给托尼使了个眼色,托尼就拿来了一块长条形木板。他让两个男的抓住小美的胳膊,把她贴在墙上。托尼用木条用力的拍在小美的双乳上。

小美知道自己越是哭叫,他们就越高兴,所以,她强忍着剧痛,不喊出来。

小美渐渐觉得自己的乳房被打的肿了起来,低头看到两个乳房已经是粉红色的了,胸罩紧紧的綳在外面。

这时,汉森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了一样东西,带在手上。小美一看,便吓得全身哆嗦。那是一个打架时用的暗器,戴在手上,握拳后,朝前有三个手指粗细圆筒型刀刃,前端很尖,带有倒勾。

汉森走到了小美面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快说!”

“不说!”

汉森将拳头打在了小美的左乳上,又立即拔出,三个血柱一下子喷了出来,在她左乳乳头的外侧,自上而下出现了三个血洞,不断的往外流血。

“说不说”

小美咬着牙,摇了摇头,她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汉森又是几拳,小美的每个乳房上又多了几个血洞洞,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文胸,一直流到了腿上,滴在地上。

小美用双手,隔着胸罩,紧紧地按住胸前的伤口,以防流血过多。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乳在发胀,而且有很强烈的性慾望。

她不断用手揉搓着乳房,一碰就疼,不碰就很痒很胀。

汉森看出了小美现在状况,对她说:“这是丰乳针起作用了,这种丰乳方法的副作用就是能够使未生育过的女孩子产生乳汁,而且有很强的性慾望”小美听了之后,感到很害羞,但自己的乳房又胀得难受,她只好当着众人,摘下文胸,用力的挤压乳房。这一挤,不但真的挤出了乳汁,而且伤口也流出了血水。每挤一下,她都要忍受着钻心的疼痛,可是,每挤完一下,她的乳房的肿胀感就好一点。

汉森突然走过来,挥起拳头,就往小美两腿之间打去,而且是连续打了几下。

当小美反过味来,她是阴部已是血肉模煳,白色的底裤,被染得红了一片,几个伤口还正在往外喷着血柱。她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捂住了裆部,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血流从小美的手指之间流了出来,好象一点也止不住似的。她咬着牙,用手紧紧地按住双腿之间最重要的部位,紧闭双眼,两眉紧锁,忍受着巨大的痛感。

汉森对小美笑着说:“你是不是想找个东西,往你的阴道里插一插呀”

小美这才感觉到,阴道里真是又疼又痒,性慾很强。

汉森拿来了一瓶威士忌,将瓶口对着桌子边用力一敲,瓶盖连着一部分瓶颈被敲掉了,玻璃瓶出现了一圈锋利的玻璃尖。汉森一手撕下了小美的内裤,一手把酒瓶往小美的阴道里捅,并且反覆得抽拉。瓶口的稜角很尖,每捅一下,都会对小美的阴道造成划伤,可是她在这巨痛中,得到了性的满足。酒随着破碎的瓶口流进了她的阴道,剌激着她的伤口,叫她痛不欲生。她这时只能是躺在地上,双手捂着乳房,毫无反抗之力,不断的发出“哈!……哈!……嗯!……哈……”

的叫声。而且一声比一声高,直到那个酒瓶里的酒都流完了,汉森才将瓶子拔了出来,这时,小美的阴道里不断的往外涌出红色的液体。

汉森对小美说,这种葯每天只需要一针,就可以让她每几个小时就会产生一次极强烈的性慾望。然后,他又吩咐基姆,给小美治伤。

小美疼得已经不能说出话了,只是张大了嘴,在大口的喘气。

基姆让小美躺在地上,用镊子夹起了一个浸满了药水的棉球,对小美说:“乳房上最好不用麻药,那样可能会影响你敏感部位对性刺激的反应,你要忍着点,这点伤沒关系的,我用这种葯处理好你的伤口,不会留下伤疤的,可是会很疼,你要忍住”说完,另一只手将一快叠好的毛巾放到小美口里,让她咬住。

接着,就用镊子将棉球捅进了一个伤口中。由于每一个伤口都有食指那么深,镊子伸进去一大半才能到底。每一个伤口都要用棉球反覆进出消毒三次,而且每次都要换一个棉球。棉球一捅进去,就会将伤口中的脓血挤出来一些。软软的棉球,加上刺激性很强的药水,在小美的伤口中拉动,再加上乳房本来就是女孩子身上最娇弱、最敏感的地方,这样的方式,使小美感到火火辣辣的疼痛,毛巾被咬得很紧,头上冒着汉珠,嗓子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由于小美乳房上的伤口有十几个,基姆用了快半个小时才处理完。基姆将两块叠得差不多三厘米厚的纱布,轻轻地放在小美那两个遍布伤口,而且肿得很高的乳房上,再用一包很宽的绷带,将两块纱布固定。包扎好后,小美的乳房被一道道的纱布包裹了起来,就象两座小雪山。

处理好小美胸部的伤口后,基姆让小美躺平,把腿向上弯曲,向两边打开,以方便清理她阴部的伤口。

由于这里伤口的形成与胸部一样,基姆也用同样的处理办法为深深的伤口消毒,只是这里比胸部更加敏感,在清理了几个伤口之后,阴道里流出了大量的粘液和血水。基姆断定小美的阴道里也有大量的伤口。

基姆处里完外面的伤口后,用纱布拧成了一个大约三十厘米长、五六厘米粗的纱布捧,蘸满了药水后,直接插入了小美的阴道。

“哈……”

小美叫了一声。

基姆将纱布棒来回抽拉了几次,大量的血水流了出来。这下子疼得小美脸都白了。

然后,基姆又做了一根短一些的纱布棒,全部插入了小美的阴道,并对小美说:“你阴道里的伤口可能很多,这样做是防止阴道里相对的伤口长到一起”基姆最后拿了一块三厘米厚的长方形纱布,放在小美两腿之间的伤口上,又拿来了一个白色高弹力三角内裤,给她穿上,是为了让纱布紧紧的贴在伤口上。

这个三角裤的弹力超强,紧紧地把纱布压在小美的伤口上,沒有被三角裤压住的部分纱布,从大腿内侧的裆部顺着大腿翻出。

伤口处理好后,小美被安排在一个客房中休息。

汉森命令小美自己走进去。小美只好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的走向客房,她每走一步,两腿之间就会磨擦一次,疼得她只好用手紧紧地捂着裆部,相比之下,脚上的伤好象已经不算什么了。她每走一步,疼得她就要倒吸一口气,停一下再走下一步。

走进房间,她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食品,筋疲力盡的小美确实有些饿了。

汉森对她说了一句:“好好享用吧!”

便把门关上,走了。

小美便开始吃那些好吃的食物。

吃饱后,她便平躺到了床上。

小美只能平躺在床上,这样伤口才会好受一些。她用目光打量着这间客房,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豪华,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住这么好的房子,可也是她第一次这么痛苦的经歷。

她对这里十分好奇,强忍着伤痛,起来在屋子里看看,想找到逃脱的办法。

她打开衣柜,看到里面全是女人的服饰,有不同号码的文胸、各色的睡衣、各式各样的高跟鞋,以及高档女式套装等等。她又看看浴室、阳台。

这时,她的胸部再一次开始发胀,渐渐地觉得绷带越来越紧,使她的伤口越来越疼,她有点受不了了。

她来到浴室,站在洗漱台前,对着镜子,用手一圈圈的将胸前的绷带解开,露出了两块被鲜血浸红了的纱布,这纱布贴在她那两个有些夸张的、稍显巨大的乳房上,由于伤口上血液的凝结,才沒有掉下来。

现在,小美的乳房感觉沒有了绷带的束缚,好受了一点,可能也因为沒有了束缚,肿胀得好象更快了。

她的两个乳房越胀越大,里面好象又一次充满了乳汁,使她不得不用手去把它们挤出来。

小美用双手握住自己的左乳,咬着牙,用力一挤,奶水和着血水、脓水一齐被挤了出来,粘在乳房上面的纱布也掉了下来,整个乳房展现在小美前面的镜子里。

小美看到了自己的乳房和上面的伤口,有些不忍再看,可是胀痛还在继续,她只好再用手挤。每挤一次,她都要忍受着巨痛,每挤一次,大量的乳汁和血水都会顺着乳头和伤口流出,流进面盆中。

大约挤了八九下,她觉得已经不胀了,而后,用同样的方式,将右乳的奶水挤了出来。

小美的乳房再一次柔软了下来,也富有弹性了。她拿了两块雪白的毛巾,叠成方形,盖在两个乳房上,用左手和小臂按住,再到衣柜里找了最大号码……42英寸……的文胸,将毛巾固定在胸部。即使是这么大的文胸,她也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刚好扣上的。

小美慢慢地走回床上,躺下,沒有脱鞋。她怕脱了鞋,脚会肿起来,她现在已经感觉到脚已经肿了,面且伤口仍在一跳一跳得疼。

半夜,基姆来到小美的房间,要给她换药。

基姆看到小美躺在床上,已经睡着,可能是因为白天汉森折磨她时,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带着这样伤痛也能睡着。

基姆叫醒了小美,对她说:“我给你换换药,你先醒醒”说着,便解开了小美的文胸。这时小美刚刚醒来,还未清醒,本能地反抗了一下,结里双手刚一抱紧胸前,就感到了剧烈的痛疼,下一子清醒了过来,看到基姆,也平静了下来。

基姆看到两块毛巾已快被血水浸透,便小心的用手掀起来,可是已经与伤口上的血凝在了一起,基姆对小美说:“毛巾是不能用来包扎伤口的,它不卫生,我必须把它取下来”小美把她刚才做的事告诉了基姆。

基姆用酒精棉球,湿润着毛巾与伤口的结合处,小心的揭着毛巾。小美咬着牙坚持着,有几处,由于粘得太紧,小美几乎疼得坐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拿下来一块毛巾,基姆刚开始揭第二块毛巾,就被小美阻止了。

“基姆医生,你快点把它揭下来吧,我受不了了”“那你可要忍住呀!”

话音未落,基姆一下把那块毛巾撕了下来。

小美这次跟着撕毛巾的方向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睁大了眼睛,沒有喊出来。

血,顺着她那两个硕大的乳房滴下来,滴大她雪白的大腿上。

基姆扶着小美慢慢躺下,用酒精给伤口消了毒,再用两块厚厚的纱布盖在伤口上,用文胸将其固定。

接着,基姆把小美的内裤脱下来,慢慢地掀起了阴部的纱布,再用手捏住阴道里的纱布棒,往外拉。可能是由于血液凝在纱布上的原故,沒有拉动。

小美疼得直冒汉。

基姆再次向外勐得一拉,终于拉了出来。小美啊得大叫了一声。纱布棒完全是红色的了。

基姆将一根蘸满药水纱布棒塞进了受伤的阴道里面,塞进去时,比拔出来时,更让小美难受,因为新的药水刺激性更大。

基姆处理好阴部的伤口后,也同样盖上了一块厚纱布。再给她穿好内裤。

最后,基姆把小美受伤的右脚拿起来,脱下了鞋,看到脚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染红了,便小心翼翼解开来。

基姆用酒精清理了一下伤口,每当棉球接触伤口时,小美都疼得绷紧了身上每一根神经,脚趾全都翘了起来。

基姆再次用纱布包扎好了伤口,白白的纱布前面,露出了整齐的五个脚趾。

基姆对小美说:“好了,你的脚不会再肿了,可以不穿鞋子睡觉了。好好休息吧!”

小美这时才长吐了口气,安心地躺在床上,又睡着了。

小美清晨醒来,感觉稍稍好一些了,起了床,自己慢慢的走到了卫生间,洗漱一番后,在衣柜里找了一件黑色皮套装,上衣是紧身拉链衫,下衣是短裤。

小美先穿上衣,由于她的胸部过大,又加上厚厚的纱布,在拉链拉到胸部时,有些紧张,但她还是强忍着疼痛,吸了一口气,把拉链拉了上来。短裤也很瘦,小美先把短裤提上来,再一点点的将拉链拉上,将厚厚的、柔软的纱布都挤了进去。这样,不管是胸部,还是裆部的伤口,都与纱布紧紧地贴在一起,减少了活动时纱布与伤口之间的磨擦。

小美又挑一双只有前半部有鞋面的7英寸高跟拖鞋,以便受伤的脚好穿进去。

她穿好鞋,在镜子前面打量着自己,一点也看不出那里有伤,只是觉得自己的身材简直是太性感了,可以说是到了夸张的程度,高耸的胸部,非常向前突出,看起来足有44英寸,修长的美腿,显示出她苗条的身材,再加上一身紧身装束和高跟鞋,以及露出的白析的脚踝和足跟,处处迷人。

这时,一个僕人进来告诉小美,汉森博士在花园等她一起吃早餐。

小美艰难地跟着僕人走到花园,看到汉森正在一个桌前等她,桌上摆满了早点。

“早安!昨晚过得怎么样”

汉森说。

“很好”小美说到,看也不看汉森,就坐下吃起早点来了。

丽莎一夜都沒有收到小美的消息,知道她现在处境危险,但又不想暴露小美的身份,以防打草惊蛇,让汉森知道了警局正在对他调查,决定自己来救小美。

小美正吃着东西,忽然听到了撞击声,只见一辆摩托车向自己开过来,骑车人高喊:“小美……快上车……”

小美一下子就听出了丽莎的声音,马上站起来。摩托车已开到她身边。她小跑两步,跨上车的后座,抱住了丽莎。

她刚一坐下,丽莎马上加速,朝大门飞去。

小美这才感觉到,阴部的伤口很疼,随着车子的颠簸,阴道里的纱布棒也上下跳动,让她疼痛难忍。

车子还沒到大门口,前面就出来了几个戴墨镜的人,手里拿着冲锋枪,朝她们射击。

丽莎驾车,左右躲闪。一只手掏手枪还击。小美的胸部不断地撞到丽莎的后背,只好咬牙忍着。

丽莎击中了其中一个人,但终于沒有躲过去,被一颗子弹击中了胸部,摔倒了,车子滑了出来。

丽莎和小美都被抓住了。

汉森过来,摘掉丽莎的头盔,看到了丽莎俏丽的脸蛋,又扯开了她的上衣,看到她戴着一副银色金属胸罩,这是丽莎为了防身所穿的。这件胸罩起了作用,否则,丽莎早就被那子弹射穿了,现在子弹只是嵌在她左边的乳房里,沒有伤到她的内藏。

汉森叫人拿来了医药箱,要亲自给丽莎治伤。汉拿下了丽莎的胸罩,又用摄子夹起了一个酒精棉球,一下子捅进了她乳房上的弹空里,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丽莎闭上眼不回答,汉森又将摄子往伤口里捅了捅,接着问了同样的问题,丽莎还是沒有回答。

汉森取出了棉球,又将摄子伸进伤口里,在里面绞来绞去,寻打着那颗子弹。

丽莎疼得满头大汗,手被別人按着无法动弹,但还是忍着不叫一声。

汉森又伸进手术刀,在里面剜来剜去,血不断地从伤口里冒出来,丽莎终于忍不住了,叫了出来。

汉森再把摄子伸进伤口里,把那颗子弹夹了出来,最后把一块厚厚的纱布放在她的乳房上。

汉森叫人拿来一套女装,叫丽莎穿上。

丽莎用胸罩将纱布固定在伤口上,又穿上短袖上衣。

汉森要求丽莎把皮裙和高跟鞋也换上,否则就会打她。

丽莎不愿意,汉森就让打手们动手,脱下了丽莎的裤子和运动鞋,换上超短皮裙和高跟鞋。

那双高跟鞋只有前面有两根白色细带子,跟有7英寸,打手们在给丽莎穿鞋的时候,由于反抗得太激烈,丽莎把那高跟鞋仅有的两根细带子弄断了。

汉森走过来,叫打手们把丽莎按在椅子上,拿来了几个带刺的粗钉子和一把鎚子。汉森把鞋放在丽莎脚底下,把钉子一个个地钉进了她的脚背,钉子穿过丽莎的脚掌和鞋底。丽莎大叫着,可是自己一动也不能动,钉子一个个被钉了进去,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

汉森在丽莎的右脚上钉了五个钉子,停了下来,给她穿上了左脚的鞋后,叫她站起来走几步。

丽莎想逃跑。打手一放开她,她就向外跑,可是还沒跑两步,脚就疼得受不了了,倒在地上。只好慢慢站起来,走向倒在一边的小美,随着走动,钉子上的刺把伤口越磨越大,磨得血肉模煳。

“还想跑”

汉森冷笑着说,“把劳拉叫来”劳拉经常作为秘书跟随汉森去谈生意,由于劳拉身材苗条且丰满,又因面貌可人,便可以进出那些不让男保镖进入的场核。其实,劳拉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打手。

“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位女士!”

汉森指着丽莎说道。

“好的”劳拉脱倒黑色风衣,内穿一件白衣衬衫,下穿一条白色皮制短裤,脚穿一双白色方跟细带凉鞋,鞋跟足有6英寸。

丽莎主动走上来迎战,劳拉也打量着丽莎。女人最知道女人的弱点,劳拉上来就是一脚,直踢丽莎阴部。丽莎顿时倒地,手捂阴部,面部表情显得极为痛苦和忿恨,双眼直盯着劳拉。劳拉上前又是几脚,踢得丽莎卷作一团。

小美想上去帮忙,却被几个打手按住了,打手们藉机抚摸着小美的乳房和大腿。

劳拉把丽莎拉起来,狠狠地给了她一拳,打得丽莎嘴角出血,向后倒去。

丽莎倒下时,碰倒了刚才小美吃早点的桌子,一个葡萄酒瓶压在了她的身下。

她用手握住酒瓶,一动不动,只等劳拉过来。

劳拉见丽莎不动,便走过来看个究竟,却沒想到她刚走到丽莎面前,丽莎便手持酒瓶,就砸向她的右脚脚背。劳拉还沒来及躲避,酒瓶已经在她的脚面上碎了,她的脚面立刻冒出血来。就在劳拉无意识地蹲下用手捂伤口时,丽莎又用手里剩馀的带着利刃的酒瓶,朝着劳拉的心藏刺来。劳拉一脚将丽莎踢开,可那个酒瓶却留在了她那丰满的左乳上。只因酒瓶的玻璃刃不够长,沒能伤及内藏,但仍是深深的扎进了劳拉的乳房中,血顺着瓶口不断地往外流。

汉森过来表示要她停手,劳拉却好象不想认输,用右手勐得拔掉酒瓶,血一下子喷涌而出,她从桌子上拿了一块白毛巾,解开衣扣,将毛巾塞进胸罩里,用来止血。她又拿了一块白色餐巾,盖在脚面的伤口上,绕过鞋底,紧紧地打了一个结,把鞋牢牢地绑在脚上。

这时,丽莎已经站了起来。劳拉气沖沖地朝着丽莎走了过来,“你还敢刺我给你的厉害的”丽莎和劳拉扭打在一起,不一会,啊……的一声。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见血顺着劳拉白析的大腿流了下来。

丽莎叫劳拉站起来,自己也吃力的站起来,这时众人才看清楚,丽莎手里拿着一把餐刀和两把餐叉,攥在一起,插入了劳拉的裆部,餐叉只露着叉柄,餐刀还有一段刀刃在外面,劳拉白色的皮短裤,被血浸红了一片。

丽莎喊道:“放了小美!让我们走,不然……”

她用手将刀叉在劳拉的伤口里绞动了一下,疼得劳拉大叫了起来。

汉森叫旁边人让开,放小美和丽莎走。

丽莎拉着劳拉当人质,手不断地转动着刀叉,以防劳拉反抗。

劳拉疼得痛不欲生,血不断地流下来,染红了两条腿的内侧。

丽莎和小美带着伤,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倒着向外撤。

托尼想上前阻止,汉森不让。

丽莎和小美走到了一辆汽车前,见里面有钥匙,便叫小美上车发动,自己从另一边上车,看形势已定,便拔出劳拉裆部的刀叉,将其推开,血从劳拉的阴部喷射而出,车子一下子沖了出去。

这时,托尼抱怨汉森沒有让他阻止丽莎的行为,叫她们跑了。汉森说道:“要是不让她们跑了,怎么会知道她们是什么人呢托尼,你找个人,跟踪她们,给我查清楚”小美的脚伤很重,但她只能忍痛开车,只是在踩制动时,要强忍着痛才行。

小美和丽莎就这样逃脱了。这对于小美来说真是一次身心的折磨,谁知道以后她还会不会遇到比这还残酷的考验呢……

推荐阅读

碧海墨锋第一卷第二部分-【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第三章:正气重铸墨天痕在科玄智的陪同下,一起走出清微观铁木大门,刚露头,就听见一声清脆娇婉,略含一丝俏皮的声线,带着几分急促,几分怨怒,几分惊喜,蓦然响起:“终于等到你了!”墨天痕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绝

2024-03-03

我的故事1小弟的英文作业凌辱设计-【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第一章)小弟的英文作业「姐,赶快来帮我看一下我的英文作业啦!」「等一下,我把头发吹好就过去。」小弟又再催我帮他看作业了,最近他几乎每两天就要交一份英文翻译作业,还好我的英文不错,能帮得上忙。我家在南

2024-03-03

我和上海少妇从聊天、见面、出轨全过程完-【2024年3月小说更

​记得那是2008的5 月,我第一次被领导发配到了上海,出差的日子总是无聊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象冰箱的灯平常的甚至让人记不请它的颜色一样,以至于我除了些无聊真的记不起还有什么可以值得我去回忆的东西的。也不知道

2024-03-03

我的熟母被人干-【2024年3月小说更新】

​一、我叫小翔,今年17岁。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着普通的发型,穿着普通的衣服,过着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读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妈妈,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我的妈妈叫王美霞,是县城

2024-03-03

三国秘辛——张飞与貂蝉-【2024年3月小说更新】

​话说吕布投靠徐州刘备,在席间以兄长自居,又得了小沛作为安身之地,惹得张飞忿恨不平,常想除之而后快。某日,张飞喝得几杯黄汤下肚,酒气冲脑,提了蛇矛便望小沛城而行。守城将兵看是三爷,也不多问,张飞径自向吕

2024-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