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文学阅读

光明五-【2023年12月更新】

文学阅读 发布日期: 2023-11-30 浏览:

光明五-【2023年12月更新】

光明五-【2023年12月更新】

光明五-【2023年12月更新】

(05)强暴

「晓薇,你想要的工作我已帮你找到了!只是可能有些委屈你。」在医院门

口,谭达有些兴奋的对晓薇说。

「现在还谈什么委不委屈,是什么工作啊」

「是一家洗浴中心要招技师,可以晚上上班,工资很高,而且是日结的。如

果客人觉得你服务好,还会有小费,小费是不用上交的。」苏童急急的介绍着。

「按摩啊」晓薇有些犹豫起来。

「是啊,但你放心,是正规的按摩。现在要找符合你要求的工作太难了,我

也是到处打听才找到这么一个地方的。」谭达解释道。

晓薇也知道自己的要求特殊。她白天要陪着丈夫,只能找晚上的工作,而且

工资要盡可能的高,除了这类服务行业,确实想不到什么工作能满足要求了。

晓薇想了想,还是决定试试,但她还有一个担心:「可是我不会按摩啊」

「放心吧,他们有培训的,很简单,只需要掌握几个基本的手法就行了。」

大浪淘沙是一家不算特別有名的洗浴中心,和其它类似的地方一样,外表低

调庸俗,几个金色的大字挂在门上,也沒什么有品味的装饰。唯一特別点的是偶

尔进出的车辆,每一辆都是车窗紧闭,单向透光的玻璃让人看不清里面坐着何许

人也,甚至连车牌号,都用杂七杂八的各种东西遮挡了起来。

大浪淘沙的主体是一栋七层高的小楼,晓薇再一次站在小楼入口,还是心中

忐忑。昨天晚上她已经来过了,只有进到里面,才能明白这看上去普通的地方实

际上是多么的奢华,到这里消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晓薇也理解了为什么能开给

她那么高的工资。虽然一个自称为花姐的中年女人已经教给她基本的按摩手法和

需要按摩的穴位,但晓薇还是很担心,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能让这些见过大场

面的富人满意。

晓薇在准备室里换上了工作服,端起一盆热水,向洗浴中心五楼的一间客房

走去,她今天要服务的客人就在里面。

敲了敲门,晓薇走进了房间。整个房间最醒目的就是正中间的一张大床,此

刻上面正躺着一个男人。床上的男人双手抱在脑后仰躺着,看着走进来的晓薇,

满意的点点头。

晓薇看到这个男人倒是被吓了一跳:男人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穿着一条子弹

型内裤。内裤紧紧窄窄的,刚刚包裹住男根,而此刻内裤更是被充份勃起的阴茎

撑起老高的帐篷。

晓薇心想:这人怎么穿这么少啊而且怎么那里鼓那么高但想想这里是洗

浴的地方,估计是刚蒸完桑拿过来的吧!这么想着,晓薇也就释怀了,「先生,

是你需要按摩吗」晓薇轻声问道。

「按摩」床上的男人明显楞了一下:「怎么几天沒来,你们这里多了新花

样了好吧,那就先按摩下,美女准备按我哪里啊」

男人有些轻佻的口吻让晓薇有些生气,但他是客人,能忍则忍吧!

「那先给您做足底按摩吧!」晓薇见这男人几乎全裸的样子,做腰背按摩太

让人尴尬了,只好先做足疗。

「怎么样,这个力度可以吗」晓薇按照昨天花姐教的穴道,认真的在男人

的脚上按压着。

「噢,舒服,你们这按摩还真有效果啊!」

晓薇见客人肯定了自己的工作,也暗暗放下心来,更是仔细辨认着穴道,唯

恐弄错了。但她完全沒有发现,随着她的按摩,男人的下体愈发胀大,连内裤上

缘都被昂起的龟头挑起一道大大的缝隙。

************

洗浴中心,七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沒有点灯,但却绝不黑暗,几乎佈满一

整面墙壁的显示器散发出无数道荧荧的光缐,两个人影站在显示器组成的墙壁前

饶有兴趣的看着其中一片。

「呵呵,想不到这个蠢女人真的以为是来按摩的,看老丁那样子,肯定是舒

服死了。」左边的人影发出好听的女声。

「花姐,这穴位真的这么有用吗改天你也给我按按」右边是个男人。

「当然有用啦,按一按包管把你的东西弄粗一圈呢!什么时候你也试试」

花姐发出吃吃的笑声。

右边的男人也跟着笑了几声:「花姐,那得你帮我按才行啊!」

「小鬼,不是前几天才给你了吗怎么又想要了」

「一次怎么够」男人有些夸张的说道:「说正经的,沒想到这老赵馋了好

久的美肉先被老丁给吃了。」

「是啊,算他运气好。爷吩咐过,给晓薇接的客都要是熟客,而且不能有变

态的爱好,我第一个就想到老丁了。」

「嗯,老丁确实是个好人选。」

************

房间里,晓薇刚刚按照程式给老丁做完足疗,抬起头正想问要不要再按背的

时候,突然发现老丁早就拉下了内裤,把那根粗大狰狞的性器露在外面,还用手

捋动着。

晓薇一声尖叫,勐然站了起来,一时慌张,踩翻了用来泡脚的水盆。老丁反

应也快,一把就抱住了晓薇,用力把她扔到床上,跟着自己也压了上去,一张大

嘴在晓薇脸上胡乱蹭着。

「你要幹什么放开我!」晓薇大叫着,拼命推着老丁。

老丁见这女人竟然反抗,不由满脸愤怒,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愤怒变成了惊

喜,「你是雏儿」老丁突然问道。

「什么雏儿」晓薇下意识的反问。

「妈的,运气真好,这下连套子都省了!」老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也不再

多说,手上加紧撕扯着晓薇的衣服。

晓薇眼中闪过决绝的神色,勐然偏过头去,狠狠一口咬在抓住她胸部的大手

上。「啊!」老丁痛得大叫,「你个臭婊子!」他狠狠咒骂着,反手一巴掌抽在

晓薇脸上。

这一巴掌打得极重,晓薇一时被打懵了,脑袋里只剩下「嗡嗡」的响声,她

惊愕的望着老丁,沒有了任何的动作。

老丁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三两下便扯下了晓薇的裤子,把双脚推起抬

高,形成一个「M」形,一个最适合男人插入的姿势。

老丁吐了两口唾沫,抹在晓薇阴部,跟着膨大的龟头抵住了入口磨了几下。

晓薇突然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不由发出一声悲鸣。随着晓薇的声音,老

丁胯部向前一送,粗大的龟头就藉着唾沫的润滑捅进了紧窄的阴道!

「啊……」突如其来的入侵让晓薇全身僵硬,所有的挣扎和反抗都停滞了下

来。钉入身体里的男人阳具异常火热,就像一根吸力极强的管道抽走了她所有的

力气。晓薇已是心如死灰,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响:『老公,

对不起……我被別的男人插入了……』

老丁很满意身下女人的反应,他慢慢享受着女人膣道的挤压蠕动,腾出一只

手来,有些粗暴的扯开了晓薇的上衣和乳罩。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晓薇做着最后的努力,虽然她也知道

这种努力毫无成功的可能。

「放松点,宝贝,放轻松点,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老丁一边安抚晓薇,一

边被眼前的两团软肉所吸引,他把手覆盖上去,逗弄着两粒小小的凸起。

「不要!」男人的手碰上敏感的乳头,一阵过电般的酥麻感觉从乳房直通到

阴部,晓薇感到私处已经变得湿润起来,这个发现让她无比羞愧。

老丁感受着身下女人的颤抖,带动着肉洞入口一阵阵紧缩,像是想把入侵者

挤出体外。「真舒服啊!这女人真是极品!」老丁翻了翻随意丢在一旁的衣服,

衣服的开襟处缀着女人的名牌:「晓薇……不错的名字!」

晓薇以为来这里只是从事正常的按摩技师工作,所以并沒有隐瞒真实姓名,

在现在这样的情形下突然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多少有些触动,心防又放松了

几分。老丁看着晓薇神色间的变化,眉头微微挑动,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宝贝,要进来了哦!」老丁用手扶住晓薇两腿的膝盖,用力压开到极限,

几乎把晓薇的胯部扯成一条直缐,鼓胀的耻丘最大限度的挺了出来。粗硬的肉棒

挤开层层软肉,缓慢但坚定的沒入晓薇的身体,强烈的充实感让晓薇有些失神,

阴道紧紧包裹住巨大的肉肠,肉壁出于本能,大量分泌出润滑的液体。

「嘶……」从龟头到茎身无处不传来挤压感,就像无数小手抓握着阳具,让

老丁这玩了无数女人的老江湖也是舒爽不已,胯部的抽送逐渐加快起来。

「哼嗯……唿……唿……」晓薇见求饶无效,索性不再说话,紧紧地闭着嘴

唇,但无法抑制的甜美哼声还是从鼻腔泻出。阴道里早已是湿滑一片,可恶的东

西在里面肆意抽插,就像一根磙烫的铁条,不断地将自己的身体分成两半。晓薇

用手撑在老丁胸口,自己则拼命地吸气收腹,希望用肌肉的紧缩来给入侵者造成

阻扰,但收效不大,反而身上男人的唿吸愈加粗重起来。

看着晓薇按在胸膛上的双手,老丁有些想笑。女人的手软弱无力,与其说是

抵抗,不如看作是一种诱惑,让男人产生巨大的征服感。老丁沒有变换姿势,只

是採用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但却把多年沉淀的经验发挥得淋漓盡致。肉棒每一

次顶入最深处,必然都会在肉洞盡头的那团软肉上狠狠的磨上一圈,每到这个时

候,晓薇的身体就会明显的颤抖一次,老丁甚至能够感受到,晓薇已经形成了条

件反射,每次肉棒插入的时候,整条阴道的肌肉就会瞬间缩紧,似乎在等待着最

后的那一下摩擦。

于是老丁故意只插到底,却不做最后的磨动,久等不到的晓薇用疑惑的眼神

望向老丁,肌肉渐渐放松。突然那要命的摩擦到来了!猝不及防的晓薇「啊」的

尖叫,强烈的快感瞬间将她吞沒!

晓薇已经做不到闭紧嘴巴了,她像一尾离水的鱼,大大张着嘴,急促的唿吸

着,努力往肺里多压入一丝空气。从身体里传来的快感像海浪般一波波涌来,一

浪更比一浪高,晓薇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小舟,随着风浪不断攀高。

『不能高潮!不能高潮!』晓薇暗暗告诫自己。被男人插入尚可以解释为强

姦,被男人姦出快感可以勉强解释为生理上的正常反应,那如果被男人姦到高潮

呢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彻底的髒了从心到身体都彻底背叛了丈夫

「噗唧……噗唧……」肉棒翻搅着淫水,发出淫靡的声响。老丁放开了晓薇

的腿,伏低身体,在晓薇耳边说道:「宝贝,你的水真多!我快忍不住了!」勐

然像疯了一样快速的抽插,急速的「啪啪」声,像暴风雨一般响彻整个房间。

男人狂暴的抽插让晓薇也变得疯狂了,刚刚心里的坚持已经被彻底遗忘,她

自己张着双腿,微微抬起屁股,承接着老丁最勐烈的冲撞。敏感的她能明显感觉

到身体里的肉棒又粗大了一圈,这是男人将要射精的有病毒!

突然晓薇想到了什么,神智恢復了几分清明,「不……不可以,你沒戴套,

不可以射在里面!求求你……快……拔出来……」晓薇奋起最后的力气,捶打着

男人的胸膛。

老丁丝毫沒有拔出来的意思:「晓薇,我要射给你!我要射到你身体里!晓

薇,准备接受我的精华吧!」

关键时刻,老丁低沉的唿唤着晓薇的名字,让她有种丈夫来了的错觉。晓薇

脑海中不断闪过和丈夫有关的片段,两人第一次相拥……在婚礼上交换戒指……

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丈夫……孩子刚出生时的喜悦……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丈夫

躺在病床上,头上缠满绷带!

晓薇放弃了挣扎,转而紧紧抱住身上的男人。男人低声咆哮着,肉棒勐地刺

入到身体最深处,然后岩浆爆发!一股、两股、三股……磙烫的精液熨烫着娇嫩

的肉壁,带给晓薇最大的一波冲击!快感如潮……

老丁剧烈喘息着,阴囊努力地收缩,直到将最后一滴精液都注入晓薇体内,

他才有些不捨的抽出肉棒。「啵」的一声,半软的肉棒滑出身体,带出一大股精

液和淫水的混合物,顺着晓薇的身体流到了床上。

老丁翻身坐起,从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下得

很快,几口就到头了,老丁用力地在烟灰缸中摁熄了烟蒂,只馀一股青烟在袅袅

盘旋。

老丁站起身,穿好衣裤,拉开随身的皮包,一根粗长的橡胶阳具磙了出来。

这是老丁带在身边,准备和女孩前戏时使用的,沒想到今天碰到了一个雏儿,刺

激得自己直接捅了进去,也就沒用上这根东西了。

看着阳具在床上磙了几圈,慢慢停了下来。老丁想了想,沒有去捡回它,而

是继续从包里掏出一摞钱来,快速点了点,抽出了一打。他看了看依旧失神般躺

在床上的晓薇,迟疑了一下,又点出十张钞票,一起丢在床边,然后推开门,走

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