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社会事件

疫情风暴中心的北京天堂超市酒吧

社会事件 发布日期: 2022-06-13 浏览:

最近,北京多个区筛查出新冠确诊患者。

流调显示,此轮疫情中共有115例病例与天堂超市酒吧相关,

已判定密接6158人。

一夜之间,天堂超市酒吧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里收留了多少失落的北漂?

对于许多北漂的年轻人来说,

“天堂超市”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一整面的墙的冰柜里全是各式各样的啤酒、洋酒;

地板总是黏黏糊糊的,一踩上去就会粘脚;

年轻人拎着酒瓶站在或坐在酒吧门外,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无所顾忌地聊着天;

厕所永远排着长队,比后来的任何一家网红店都要夸张。

最热闹的时候是世界杯比赛期间和每年万圣节,

24小时营业的酒吧,没有一刻是安静冷清的。


天堂超市能吸引这么多年轻人,

最直接的原因是这里的酒真的很便宜。

尽管地处繁华的三里屯,天堂超市的物价却颇为亲民:

人均消费不过百,

许多进口啤酒甚至卖得比原产地更便宜。

就算是现在,

你也可以用不到50元的价格,在这里买到一杯长岛冰茶,

远远低于三里屯其他酒吧的消费。

刚开始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们,

在这里只用花几十块就能买来一夜的快乐。

在“大众点评”上,

关于天堂超市最突出的标签就是“经济实惠”。

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

一位曾经在三里屯开过酒吧的老板提到,

自己最开始开酒吧时,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直接在天堂超市进货:

“从这里进货,加价再卖出去,仍不算贵。

同样的酒,这里的三瓶相当于后海、南锣鼓巷等地酒吧的一瓶。”

除了便宜的酒水,

更让北漂年轻人着迷的,

是天堂超市为大家提供了一种自由多元的氛围。

这里并不像普通的酒吧一样提供点餐、送餐服务,

进店的客人都径直走到冰柜前,熟练地打开柜门,

从中挑选自己想喝的酒。


就算你是初来乍到的新人也不必担心,

不管在冰柜前犹豫多久,都不会有人来赶你走,

因此这里也成为许多年轻人的酒吧初体验之地。

酒水食物的选择也十分多元,

洋酒、啤酒,你见过的和没见过的进口酒,

都可以在天堂超市找到。

如果你对这里提供的食物不满意,也可以自带,

所以一边坐着喝酒一边吃扬州炒饭的场景在天堂超市并不少见。

香港文化评论人李照兴曾于2008年至2012年间在三里屯附近住了四年,

他在一篇文章中特别提到了当年天堂超市的国际化氛围:

“在像天堂超市这样的地方,一个晚上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非洲人、日本人、欧洲人、俄罗斯人等,都有。

他们不会跟你讲英文,都是讲普通话。

而他们说出来的那些故事,又跟你想象中西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所以我在那里交到了很多朋友,也获得过不错的灵感和素材。”

天堂超市的前世今生

天堂超市不像酒吧,而更像超市。

这是许多人对天堂超市的第一印象。

在最开始的时候,天堂超市的确只是一家卖烟酒的小卖部。

天堂超市官方公众号“天堂超市Pub”(该公众号已于今天凌晨自主注销)

2020年发布的一篇文章提到:

2000年,詹小虎和单红伟夫妻两人决定下海经商,

在三里屯幸福一村平房区开了人生第一家小卖部。


2008年,为了维持生计,两人开始在三里屯酒吧街摆摊,

最初会来摊子上买酒的大多是路过的外国人。

2011年,两人决定开一家洋酒便利店,取名为“天堂便利店”,

后来才正式更名为“天堂超市”,店里也开始以卖瓶装精酿啤酒为主。

当时店内只有10张桌椅,留给想坐在店里喝酒的客人。

阴差阳错之下,反而让许多人买了酒之后站在、坐在门口喝,

成为了天堂超市一道独有的风景。

随着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

天堂超市在2012年到2014年间进行了两次扩店升级,

从三里屯派出所附近的小巷子里搬迁到了新东路,

店内面积也从100平米扩大到了700平米。


由于酒水价格便宜得惊人,

许多客人都对天堂超市的老板充满好奇,

还有传言说两人的背景和黑社会有关。

后来圈内有澄清,

酒吧的酒大多是从外国人和外国超市手里进的货,

因而保真、价格又特别便宜。

到现在,天堂超市的生意已经越做越大,

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小的路边摊。

现在的天堂超市,在北京有6家店,

其中工体店(工体西路6号)和总店(工体北路13号)涉及此次疫情。

除此之外,酒吧在西安、长春、银川等地都开有分店。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

北京天堂超市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单红伟,

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22日,注册资本1000万,

公司高管还有监事詹小虎。

两人除了天堂超市公司外,

还在多家国际商贸公司、物流货运公司担任高管,

预估身价接近2400万元。

不过天堂超市的崛起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地边摊做大做强的励志故事,

背后还牵扯着一桩合伙人纠纷。

早年和詹小虎夫妻二人一起经营酒吧的还有一位名叫高明的合伙人,

双方于2015年签订《转让协议》,

但后续在转让一事上,双方并未达成一致。

在长达五年的官司后,单红伟被判向高明退还833333元。

在此之后,

双方又因为“天堂超市”的商标问题产生了很多纠纷。

2020年后,单红伟多次将公司名称中带有“天堂”二字的企业告上法庭,

同时注册申请了大量含有“天堂”关键词的商标。

消失的天堂超市和脏街

对于天堂超市而言,2017年是一个发展转折点。

由于三里屯地区开展对于“开墙打洞”(注:指居民楼的底层“由居改商”的现象)的整治,

酒吧被迫停业。

再次开业后,天堂超市的大本营从三里屯转向了工体,

店面装修也比以前正式阔气了许多,

客人们不用担心找不到座位、需要蹲在门口喝酒了。

脱离居民区的天堂酒店,

也不再有“扰民”的困扰(早年老板常常因此被附近居民投诉)。

和曾经的天堂超市一起离开的,还有三里屯的脏街。

这条位于三里屯的街道在地图上没有名字显示,

很长时间里被大家称作“后街”,

连接太古里商场的南区和北区。

短短200米的小街上聚集着各种廉价的酒水餐食,

充斥着亚文化元素,被许多人称为“三里屯的灵魂”。


正在整治中的脏街

42号楼便是脏街的灵魂,

由于租金廉价,这里聚集着许多小商贩。

最巅峰的时候,

这栋7个单元的居民楼里有11家餐馆、2家咖啡馆、

5家酒吧、2家炸鸡排店、5家纹身店、3家服饰店、4家美甲美睫店、

4家小卖部、2家DVD商店、1家塔罗牌占卜店和1家裁缝店。

在李照兴的回忆中,

脏街的文化非常繁盛,像万花筒一样多样,

一度是他心中对于“理想的城市街道”的一种理解:

“因为这里不断有各种不同的人出现,

无穷无尽的人潮与你擦身而过,像在看一场芭蕾舞剧。”

“扰民”是脏街一直以来被诟病的主要问题。

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

一位住在42号楼的居民表示,

他们一家需要日复一日忍受噪音、污水和垃圾的异味:

“推开窗户往下看就是密密麻麻的电线,还有层层叠叠的店铺。

晚上回家的时候,经常连单元门都找不到。”

2017年的整治后,三里屯脏街早已消失不见,

这条街被重新命名为“三里屯西街”。

曾经商贩聚集的小路上开起了三联韬奋书店,

被酒吧、烤串店挤占的空间变成了社区花园,

许多曾经的老住户也渐渐搬了回来。


整治后的脏街

“天堂超市”虽然还挂着从前的名字,

但氛围已是大不相同。

除了啤酒,现在还会卖一些简单的鸡尾酒;

装修风格变成了美式工业风,

头顶的白炽灯换成了迷离又充满氛围感的灯光;

店里请来了DJ、驻唱,店门口也不再有站着扎堆喝酒的年轻人,

乍一看和普通酒吧已经没有太大分别。


现在的天堂超市(五道口店)

6月11日下午,

天堂超市在公众号上发布了关于此次聚集性疫情的说明。

其中提到在6月6日至9日经营期间,

消费者需要满足健康宝、72小时核酸、测温、戴口罩等查验,

才能进入酒吧。

疫情发生后,酒吧已经第一时间进行封店消杀,

环境采样监测结果均为阴性。

6月12日凌晨1点,

其官方公众号“天堂超市Pub”进入自助注销冻结期。

在大众点评上,已经无法搜索到工体店和总店,

北京的其余四家分店仍在停业中。

推荐阅读

假如老师们提高了片酬会怎样

​目前“一年合约”经由日本众议院的通过,在日本国会通过的概率看这情况应该也不低。然后本月15日将再次进行其他条例的商讨(这都是一条一条讨论的),而一直想推动对某业立新法的团体,在近阶段也一直在放出一些消息,基

2022-06-14

2年收割3.8亿!陈赫“杀猪盘”惹怒加盟商,俞敏洪:没担当!

​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凭《爱情公寓》里曾小贤一角深入民心的陈赫,最近又摊上大事了。加盟商声讨陈赫近日,“陈赫退出福建贤合庄股东”、“贤合庄加盟商无力经营纷纷维权”轮番登上微博热搜,而此事早在5月就

2022-06-14

95后入殓师:在太平间干久了,我看油漆印都像血

​入殓师,一个神秘的职业选项。他们鲜少在日常生活中被提起,同样是为人服务的职业,但和死亡挂上边,就会被人们忌讳。偶尔被提起时,从业者们常常被误解为拥有高薪:如果工资不高干嘛做这一行?他们有时甚至会被嘲讽“

2022-06-14

为什么说“狗中哈士奇,国中土耳其”?

​为什么说“狗中哈士奇,国中土耳其”?一、朝鲜战争时期,土耳其旅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参加的第一场战斗就大获全胜,消灭敌人1000多人,找美军邀功,却被告知消灭的是刚从前线扯下来的南朝鲜第60军,是友军。二、第二仗

2022-06-14

我国唯一能用欧元结算的小城-“小欧洲”,遍地华侨、全员富

​我国有一个小县城,一直被99%的人忽略,很少人会将它列入旅行清单上,也从来不是什么热门旅游目的地。但仅仅作为一个小县城的它,却丝毫不输北、上、广、深,是“中国人均存款第一县”、“中国金融十强县”以及“中国

202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