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绿的过去进行时10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2 浏览:

【绿的过去进行时】(10)

10.

「峰?」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脸上挂着疑惑。

男人拍着手掌,笑:「还好,还没把我给忘了。」

晨冷下脸,转身要出门。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儿么?」男人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你不想知

道为什么手机会在我手里,东又去哪儿了?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晨手攥着门把,转过身,看着男人。

峰指指门旁边的一把椅子,说:「来,唐唐,我们先叙叙旧。你听完,我再

跟你说东的事儿。」

峰从旁边包里掏出一沓信封信纸,抖了抖上面的灰,一张一张扔到晨面前地

上,一边说:「本以为这些早没了呢,没想前些日子问起我妈,她一直给我收拾

在老房子的地下室呢。高中时候我追了你三年,加上大学一年,一共四年,记得

这样的情书我给你写过多少么。嗯,开始的几封你这大小姐还拆开看看,以后的

呢,瞅也不瞅就退给我了。我妈对你的印象不错呢,夸我终于定了性,那时她可

是一个劲的劝我,说你这样的女孩子值得我追,劝我耐下性子。怎么,我那痴情

一片,你就从来没感动过?」

晨看着峰,仍是板着脸:「你不只给我写过情书送过礼物吧?」

「那是初中的时候!」峰打断晨,眼里仿佛这时才有了情绪,定了定神又说:

「对,我承认,我初中那会儿的交往的女生确实比较多,给你印象不好。可那也

不全怪我啊,谁让我长的帅,她们赖着我呢。」

晨撇了下嘴角,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峰看着晨,说:「你是想说她们喜欢我的只是我有势力的爷爷、老爸?好,

就算是吧。可不管怎么样,我高中的时候可没乱交吧?你怎么就不能放下对我的

偏见?」

「…」

「高中那会儿,你宁愿跟个老头子,嗯,跟咱们那个数学老师眉来眼去,也

不愿多看我一眼。到了大学呢,却又找了个木头桩子!你说他哪点比得上我?」

「他哪点都比你好!」

「哈!」峰笑出声:「他什么都好,你还在外面背着他找小白脸?」

晨脸白了。

峰又说:「那时国内国外的重点大学我爸让我随便选,我非得进那个破学校,

跟你在一个班,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后来,就是明知道你让那鸡巴上了,

成破鞋了,我还没死心。我求我爸帮我出面,你知道么,就你们家,就你那个爸

爸,我爸是一百个看不起,可最后,我爸还是上门了,嗯,结果呢,那天酒吧里

你却是给了我个耳光让我死了心!」

「你先亲我的!」

「你知道事后我爸跟我说什么?」

「…」

「我们老王家的人全让我丢尽了!」

「你那不是喜欢我,」晨忽的说:「我知道你这种男人,从小到大,没有你

想要又得不到的东西,我对你来说,只是那个唯一想要却没得到的布娃娃而已。

如果你得到我了,早就把我当垃圾扔到一边了。」

峰愣在那里,半晌,嘴里喃喃说:「操!应该是吧…我妈怎么从来没跟我说

过这个呢?」

晨问:「你把东怎么了?!」

峰不理,接着说:「当年学校里看着你们亲亲我我的,你知道我有多恨么?

要不是我妈劝我,我早她妈让人把那【热门】绿的过去进行时10小子给捅了!嗯,我换了学校,找了新马子,

考了公务员,进了政府,跟那帮人整天里勾心斗角,又结了婚,有了孩子,我以

为我早把你忘了,没想那天,雯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发现了个极品,问我感不感兴

趣。」

「什么?」

「你知道当我听到你的名字,那一刻我是什么感觉么?」峰盯着晨,眼里着

着火:「我下面马上硬了!这就是命,你就该落在我手里,我不想找你的事儿,

你却找上门来!我倒想看看你有多贞洁,有多爱你那老公!」

「什么?」

「哈!」峰看着晨的表情:「你不会这么天真,以为东是喜欢你的吧?哈!

哈!!」

「…」

「你真是太天真了」峰擦擦眼角的泪,说:「我让东玩你,只不过是因为你

认识我,我又没东那么多的闲工夫陪你玩而已。啊,你不会是喜欢上东了吧?哈,

你不是说你老公什么都好么?你真有意思唐唐。真是纯情,哈,你知道东玩过多

少你这样的婊子么?」顿了顿男人正了正脸,狠狠说:「他只是我手下的一条狗

而已!」

「你撒谎!」晨站起来打开门要走。

「姐!」晨呆在原地,看着门外的雯。

「姐,真的,真的是…」晨看着雯结结巴巴的问。

雯着晨,点点头,不说话。

「雯姐,」峰在后面说:「带她进来,让她看看自己的片子,好好认清楚自

己。真是精彩啊,那淫荡的样子我看着都要脸红,还在我面前装!这还当自己是

个什么冰清玉洁的仙女呢!」

「什,什么片子?」仿佛意识到什么,晨嘴唇抖起来。

客房进门过了过道,是一长方形大厅,靠门一边是组合沙发,中间是张巨型

的双人床,再往里靠窗是六人座的餐桌。雯把晨领到床边坐上,打开电视,电视

里一个女人全身一丝不挂的两腿分着跪在地毯上,她面前站着两个男人,赤裸着,

一直一弯两根鸡巴高高挺着,女人晕红着脸,迷着眼,用手撸动着,在这边舔几

下,又在另一根咂弄一番,又不时皱皱眉,胯下隐约现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正仰

头舔着她下面…

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晨透红了脸,大张着嘴,看着屏幕,定在那里。她当

然认识屏幕上的女人,她甚至能触起那个时刻她内心深处的情动与羞涩。

那是两周前某家宾馆里的一幕。

三周前,晨、东、雯在一家火锅店,陪一对夫妇吃饭。据雯说,他们是东的

朋友的朋友,来这边旅游。东跟他们介绍晨说晨是他的未婚妻。那对夫妇,男才

女貌,可以说是相当般配的一对儿。饭桌上,那男人不时的端量晨,他那位颇为

秀丽端庄的妻子也不时羞达达的看看东。

饭后,雯家里,一番云雨之后。雯跟晨说,那两口子对东和晨很满意,他们

同意,这边只差晨点头。晨眯着眼,湿着身子,躺在东怀里,问东什么事同意。

「什么?!换妻?!」晨惊叫出声。

「他,他们怎么会是那种人?!」晨又说:「再,再说,你们把我当什么人

了?!」

晨要起身穿衣服,给东压在身上,硬着鸡巴又操了进去,一边哄着:「宝贝,

别生气,只是想让你高兴,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晨呻吟挣扎着,乳房又给雯摸了去。

「妹妹,」雯抚着晨的乳房,边说:「人家也是本本分分的两口子呢,要不

是妹妹你这么水灵,东模样也不差,人家也不会同意的。你想想妹妹,东要当着

面操他老婆,你呢,又要当着她面上她老公,他们都不介意,妹妹又有什么好介

意的呢?」

「不行!」晨挣扎着,腿又给东大分着劈开,给压在自己身体两边。晨挣扎

不动,任东操着,嘴里喊着:「不行!绝对不行!」

雯伸手摸晨下面,把湿淋淋的手放到晨面前,笑着说:「妹妹,你下面可不

是这么说的啊!」

晨红了脸,嘴里仍是「不行!不行!」喊个不停,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摸着晨的乳,雯又说:「妹妹,他们都是外地的,十天半个月后,大家各奔

东西,谁又会认识谁呢?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不行!」

「听那位妹妹说的,她老公的鸡巴一点不比东的小呢,还带弯呢,很容易就

能摩着兴奋点。」

「不行!」

「妹妹,你想想,咱女人这一辈子,能保持点姿色让男人有欲望操,还能有

几年呢,你就不想试试让两条鸡巴一起操是什么感觉?」

「别说了姐…」

「妹妹,看你,这口不对心的,下面这又流了姐一手…你不放心的话,明天

姐就给他们检查一下,肯定不会让妹妹沾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的。啊,再说那位

长的多帅啊…」

「求你别说了姐…」

「好,姐就当你同意了。你就当试试,如果到时感觉不舒服了,随时可以退

出,腿长妹妹身上,谁也不能拦你,是不是?」

一周后,雯当司机,带着东、晨以及那两口子去了小城一百里外的一处风景

区。

三排座的车,东与那位妻子坐在中间一排,晨与那位丈夫坐最后一排。

车子刚出了城,东便与那位妻子亲在一起,两个人的手又伸到对方裤子里摸

着,那位妻子应该也是换妻新手,不时红着脸回头瞅她丈夫的表情,那位丈夫一

边跟妻子点着头,一边解开自己裤门,把弯弯如弓的鸡巴放出来,又把晨的小手

拿过去,让它握着,撸着,接着手又伸进晨的裙子里。

车里,中间一排,东与那位妻子喘息着,拥吻着。后排,晨与那位丈夫并排

端坐着,各自摸着对方的生殖器,抑着呼吸。

接着,那位妻子的头给东按到鸡巴上,东坐在那里,不断加力挺动着。那位

丈夫指了指前排,让晨按样子也含他的。

当晨只是稍微犹豫便低下头含住那个陌生的鸡巴的时候,我明白了书上说的

那句话:「女人堕落的速度如同空气里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的秤砣。」

风景区里的一家旅馆,四个人刚进了房间,那位妻子便给东按在了床上,裤

子还没完全脱下来,便操了进去。晨给那位丈夫按在旁边墙上,张着胯站着,男

人头伸在晨裙子里,晨的内裤早在车里的时候就给脱了去,这时,晨眯着眼,喘

息着一遍遍的轻哼:「别,别,先洗洗,我先去洗洗…」

黄昏的屋里,两张床,四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有男人们的喘息和女人们的

呻吟,伴着肉体的撞击声。

那位丈夫似乎在跟东赌着气,看东操着他老婆的嘴,这边床上他就把鸡巴捅

进晨嘴里,看东站到地上,从后面操自己的老婆,他就让晨趴着他从后面操进去。

这时,东又把湿淋淋的鸡巴从那女人的逼缝里拖出来,转扭了一番,全根插

进了女人的肛门里。那男人跟着也要往晨的肛门里插,晨惊叫着躲开,捂着自己

的屁股回头生气的盯着男人,男人似乎也生了气,红着眼,指着对面的东,让她

看清东正对他老婆干的肮脏事儿。晨不信,嘴里咕哝着:「碟片里都是演的,哪

里有真插的…」,下了床走到对面床边探着头看,还没看清,给那男人后面跟上

来,一鸡巴串着逼又插倒在床上。

一张床上,四个人一阵翻腾,这时,那男人起了身跟东夺过自己的老婆,一

鸡巴插进那女人的肛门里。东回身扑到晨身上,抽送着,从晨的阴道里抽出一股

股淫液,晨呻吟了几声,忽的大睁眼,嘴里急急说着:「不行,你刚…你刚插那

个地方…脏的,脏的,你快拔出来!快拔…」又唔唔几声,小嘴给东紧紧含住,

片刻之后,屋里又只余喘息。

东一阵急抽之后,提着鸡巴从晨身上窜起来,跨到那女人头上,把鸡巴塞进

女人嘴里让她含住,一边用手疯狂的撸着,几息之后,大吼一声,身子猛的抖了

再抖。那男人跟着也从自己女人肛门里拔出鸡巴,塞进晨的嘴里,也不理晨厌恶

的神情,只一撸,几股精液便射进晨的嘴里,又按住晨的嘴,指指自己的老婆,

说:「宝贝,别吐,小霞都吞了的。」

晨犹豫着,皱皱眉,学着那边的样子,颈肌蠕动,也把嘴里的精液咽了下去

两个男人各自搂着、摸着对方的女人并排坐在宽大的浴缸里,这时,晨忽的

轻叫了一声,捂着屁股,回头瞅那男人,满脸是怒气。那男人轻轻笑笑,又在旁

边东耳边咕哝了几句,似乎在嘲笑着东,东小声解释了几句。

那个女人最初的时候也是羞意连连,看到晨比她还要害羞,慢慢从容了许多,

这时,听到两个男人的对白,虽比晨年纪小了许多,却一幅大姐姐的脸孔,向晨

传授经验说:「姐,不疼的,多摸些肥皂很容易进去的。」东便趴晨耳朵里,求

着晨,晨头摇了又摇,在另三个人的劝说下,终于点了头,瞅着东轻声说:「轻

点。」

晨站在浴缸里,手搭着浴缸边,趴在那里,东站在晨身后,那女人帮东把鸡

巴舔硬了,又帮晨和东分别抹了肥皂。

「啊!」晨轻轻喊了一句,缩着屁股回头看东,又问:「进去了么?」东说

只进了头,让晨别老缩。说着又顶,晨再缩,说:「太疼了,不行,别插了。」

这时那女人在一边说:「姐,要不让我老公试试吧,他的细些,容易进去。」

她男人也不说话,站起来,与东换了位置。

「啊!」晨大叫一声,用力扭着屁股,腰却给那男人把的死死的,晨回头怒

视男人,说:「你快拔出去!」又对东说:「你快看看是不是出血了。」那男人

仰着头一幅陶醉的样子,喘息说:「紧,紧,真她妈紧!」说着把插进一半的鸡

巴又往里送了送,在晨的轻叫声里抽了几抽。东与那男人换了地方,与晨几番劝

说之后,转动着,也插进一半多,抽了几下,看着晨不再喊疼,笑着说:「舒服

吧宝贝!」

「舒服个屁!」晨低着头喘息着说,可能「屁」字让她觉得不雅,一时又红

了脸,再也不吭声,任东抽送着。

这时,屋外一阵敲门声,雯的声音:「有完没完了你们,吃饭了!」

不到旅游【热门】绿的过去进行时10旺季,餐厅里只三三两两几个人。五人坐在靠窗位置,看着晨在椅

子上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雯趴东耳边:「终于把屁眼开苞了?」声音却大到能

让另三个人听到,晨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几个人边吃边闲聊着,雯也点了酒,劝晨说喝点才能放得开。

东趁三个女人一同去卫生间的时候,从包里掏了几片药,分了两片给男人。

轻轻又说:「我那位有些放不开,呆会儿咱们先一起操你老婆,让她先学学。」

那男人眼里闪着光,沉默着喝水把药咽了。

吃完饭,五个人又在外面逛了一圈,回到房间时夜已黑了。

晨洗了澡,身上正裹着毛巾,晕红着脸躺在雯怀里,雯不时小声在她耳边解

释着什么。另一边床上,那女人一时仰躺着上下给东和自己丈夫插着,一时跪趴

在床上,前面含着东的鸡巴,后面让丈夫在她阴道、屁眼里轮换着抽插,又趴到

东身上,让东的鸡巴插着自己的阴道,自己老公在后面狠狠抽着屁眼。

女人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矜持,只是嗯啊作声,没多久便喊开了,高潮的那一

刻,如若狼啸,惹得晨不住的在雯耳边问:「会不会有人听见,啊,让人听见了

怎么办?!」

一个多点之后,当东和那男人披着汗从女人身上下来的时候,那女人已滩成

一团泥,倦在床里。

「该你了妹妹!」说着雯把晨身上的毛巾扯了去,晨低着头,慌张着,一时

不知把手放哪里好,又听雯说:「来,妹妹,骑姐姐脸上。」抬头见雯正仰躺在

地毯上,冲她招着手。

晨胀红了脸,跪跨在雯头两侧,按着雯的吩咐,调整着把自己逼口贴着雯的

嘴,又抬头端详着嘴边一弯一直,一粗一细湿湿的两根鸡巴,不知是不是在想它

们一会儿前还在肛门里插过,上面还挂着那女人阴道里的液体。终于,伸手在上

面撸动起来,听着两个男人的喘息声,抬头端详两人的表情,一边轮换着含吐起

来,时而皱起眉轻轻的抬压着胯子。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晨下面又抖了几抖,抬头看着东,苦着脸说:「我,

我里面…,我快不行了…」

两个男人把晨领到窗边,把晨一只脚高高抬起,搭到窗台上,晨单脚站在地

上,两个人把她夹在中间。晨疑惑着脸,正要问。这时东身子一躬,再一挑,鸡

巴已经就着淫水全根送到晨的阴道里去。晨「啊」的轻叫了一声,话音未落,又

重重「啊」了一声,用手唔了嘴,这时,那男人也把鸡巴送进晨的肛门里,几余

短短的两根余在外面。

两男一女,死死的贴在了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两个男人似乎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又似乎在一起合练过千百遍,只见晨胯下,

一前一后,当这根鸡巴插到穴底,另一根则退到菊花口,当一根破开菊花捅进,

另一根则往阴道口抽出另一股淫液,在晨的呻吟声里,慢慢加着速度,又在某一

瞬间,商量好了似的,两根肉棍齐根捅到底,捅出晨的一声轻叫。

渐渐加重的肉体拍击声里,晨的喘息声慢慢变的嘶哑,在某一个瞬间,忽的

头高高仰起,用手唔着嘴,接连闷叫了几声。腿一软,滩坐到地上。

晨身后的那男人上前把鸡巴挺在晨脸前,飞快的撸了几下,身子一挺,接连

两股精液打到晨妩媚的脸上。晨张着嘴正要抱怨,东又把鸡巴插进里面,把着晨

的头,快速的抽送着,几经提速后,身子向前猛的一送,停下不动,胯子狠狠的

抵住晨的脸,两只睾丸都要塞进晨的嘴里,屁股抖动着,晨喉咙里「咕咕」几声,

小手用力的拍着东的腿…

良久,东终于把鸡巴从晨嘴里掏出来,感觉着晨又要发火,待俯身要去安慰

时,发现晨正仰头看着他,眼含热泪,却是一幅楚楚可怜之态。

五个人在这个风景区,在这间屋子,呆了足足三天。

当然,电话那边的「我」并不知道,晨在跟他解释的时候身体里还插着两根

鸡巴,还劝晨不要掂记着家里,让她在这边陪雯放开玩。

三天里,两个男人操晨的次数甚至比「我」十多年里集累起来操晨的次数还

要多,两根鸡巴连同四个人的双手,都让晨嘶叫着高潮过。淋着精液、淫液、汗

液、尿液的房间,让打扫房间见多识广的阿姨也不由的红了脸,咒骂出声。

-

金桥酒店,客房里。

峰在一边静静端详着晨。

在屏幕里自己一阵响似一阵的呻吟声中,晨颤着手抢过雯手里的遥控器,把

电视按死,嘴唇哆嗦着盯着雯。

雯从容的看着晨,淡淡解释:「妹妹,忘了跟你说。那宾馆是峰姐夫的,那

房间按了摄像头。」

推荐阅读

夫妻年岁相差较大怎么行房?

​夫妻年岁相差较大怎么行房?不同年龄婚配的夫妻应该注意平时的保健方法,和谐的婚姻需要夫妻之间的共同经营,平时多注意一些性方面的保健对于以后的婚姻生活有很大的帮助,性行为的保健有利于促进我们的性生活和谐,同

2022-06-30

汤唯被《色戒》坑了吗?

​近日,汤唯与雷佳音三年前录的一段采访视频引发了网友热议。当时,汤唯和雷佳音为《吹哨人》作直播宣传,刚开始气氛很轻松愉快,直到主持人问他们有什么想吐槽对方的。雷佳音张口就来,说最受不了汤唯在他演激动的戏

2022-06-30

志愿者卖裸照给乌军筹了70万美元,购买者多为乌克兰人

​争议之下,卖裸照给乌军筹款的乌克兰女孩们真的筹到款了。据商业内幕网站当地时间27日报道,3个月时间,她们共筹到了70万美元,已将这些钱全部捐给军队。活动发起人纳斯塔西娅·纳斯科透露,购买裸照的人士主要是乌克兰

2022-06-30

刘强东事件女主角真容曝光,网友看后:老刘的确是个脸盲

​东哥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当着美女主持人的面,说了一句令主持人捂嘴大笑的话。当时美女主持人问他:奶茶妹妹能干吗?除了漂亮,能干吗?老刘眉头一皱,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道:我这人脸盲!根本分不清楚漂亮不漂亮!美女主持

2022-06-30

约炮成瘾后,我还能拥有爱吗?

​问:我和前夫是在网上聊天认识的。他比我大5岁,人长得也不高,当时没有稳定的工作,我心里是不喜欢他的。他开始追我,给我做吃的,送吃的。我呢,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看他对我那么殷勤照顾,就答应跟他交往。但没想到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