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情欲备忘录第二十章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2 浏览:

【情欲备忘录】(第二十章)

**********************************

" 啊——" 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豪赤裸着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窗外艳阳高照,让人不由得心情大好。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月还在香甜地睡着,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不知道在做

着什么美梦,因为自己起床的时候掀开了一半的被子,同样赤裸着的月春光大泄,

由于昨晚是和豪相拥而,被子掀开后露出了月的正面,靠近床垫的那只盈盈一握

的乳房露了出来,乳头居然挺立着,一只雪白的玉腿也从被窝里露了出来,半曲

着,视线沿着小腿到大腿,却在关键的两腿之间被被窝的一角挡住了,豪蹲到窗

边,像是个登徒子一样悄悄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看到了小下面那一丛乌黑发亮

的阴毛,然后嘿嘿地笑了起来,仿佛占了莫大的便宜一样。

豪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乖乖,都已经十一点了,昨晚他们和刘征夫妇并

没有在宾馆过夜,快十二点的时候就离开了,回来后洗了个澡,和月相拥而眠一

觉睡到现在。

一夜休息得很好,虽然现在还有点疲劳后遗症,浑身懒洋洋的,不过感觉上

却颇有点神清气爽、上下通泰的意思,看着月睡得那么沉,豪自己进了卫生间洗

漱去了。

洗漱完之后回到卧室,月正迷迷瞪瞪地揉着双眼,看见豪进来,伸出了双臂,

" 老公,我要抱抱。"

豪过去伸指就给了月头上一个爆栗," 还跟我装纯,你可落在大爷我手头上

快十年了啊,早都被摧残成黄脸婆了。"

月闻言脸一转,气鼓鼓地说道," 我就是很纯,不是装的,我就要抱抱,不

然我不起床了。"

豪双手做抓握状,十指不停地弯曲伸直,一脸流氓模样," 再不起来,我就

摸你奶,然后把你就地正法,奶奶的不信大爷我还治不了你。"

" 我要抱抱,不然你把我就地正法我也不起来。" 月双手抱胸,撅起了嘴。

" 咕——噜" ,豪的肚子不争气地闷响了一声,月扑哧一笑,迅疾又恢复了嘴

唇高高撅起的样子,豪再也装不起流氓的样子,只得走过去抱住了月," 夫人,

夫人,洞外那猴子又来讨战,夫人速速与我备下酒饭,待我酒足饭饱,再去与那

猴子一战。"

月啐了豪一口," 酒足饭饱之后,你怕不是去打那猴子吧,怕是直接打到白

骨精那里去了,对了,白骨精和蜘蛛精还是师姐妹,她们俩是不是住在一起啊。

"

" 夫人,你亲眼所见啊,昨晚辛苦你与那牛魔王大战三百合,还好你挡住了,

那铁扇公主也不是凡人,我与她杀得天昏地暗,直杀得她哭爹喊娘,险险收拾了

她,才赶过来把你从牛魔王的魔爪下救出,夫人,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月连啐了几口," 铁扇公主当然不是凡人,人家会叫你爹,当然是哭爹喊娘

了,你打而不死,还留下她一条性命,是不是想以后经常打啊,我看以后你就从

这洞中搬出,天天与那铁扇公主厮杀,还可以叫上白骨精蜘蛛精一起呢。"

" 有你这位盘丝大仙在,我还能去哪里啊,再说了,你都在我脚底打上印记

了,你不是说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吗,难道说话不算话啊,那可不行,你要

赶我,我就抱着你的腿不放。"

月不禁拧了一下豪的耳朵," 你天天就那么多哄人的话,不过听得我高兴,

恩,本大仙起床了,手拿开。" 伸手拨掉了豪两只由小腿向上摸的手。

豪腆着脸在一旁帮忙,不时摸摸这碰碰那,月嘴里不停地骂他色狼,纠纠缠

缠的终于月穿好了内衣和睡衣,拉开门出去的一瞬间回头说了一句," 牛魔王昨

晚悄悄和我说以后要单独约我,你不会也这么和铁扇公主说的吧。"

豪心里有点不快,其实能和月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刘征和齐晓璐夫妇的话,

自己的梦想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正是有了这么一对理想的交换对象,才能

让自己放心地把月投入到这一场游戏中,既娱人又娱己,那次的帐篷里和昨晚的

宾馆里,豪看到月将一个女人最风骚的一面展露得淋漓尽致,沉浸在淫欲中的她

美得有点惊心动魄,豪认为那是月除了初夜外最美丽的时刻。

但是对于刘征,豪始终有点小小的芥蒂,KTV那晚和齐晓璐的疯狂,事后

回想明显是刘征的设计,虽然自己不该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是豪始终有点不赞同

这样的做法,那时的齐晓璐和自己一次都没有见过,刘征就那么样让她和自己发

生了关系,要是自己就不会那么轻率地让月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占有,必须让她见

一见,相处一下,适应了之后他才会放心地让她去飞,如果她面皮薄,自己会为

她创造不尴尬的环境,而刘征那么设计自己,很容易让豪觉得那是因为他觊觎月,

从而不惜推出齐晓璐。

或许齐晓璐并不介意这一点,但是豪还是不认同刘征的做法,男人就应该为

女人撑起一片天地,即使是这种事,也应该是男人负起责任,不能把未知的东西

推到女人面前,让她自己去面对,去摸索。

刚才月的话让豪的不快又加重了一层,自己带月玩这个游戏,虽然不否认自

己的欲望在里面站了极大的成分,但是他始终是掌握着一个度,即不破坏家庭,

既不破坏对方的也不破坏自己的,所以他从来不会向齐晓璐这么说,无论她有多

么诱人,也不会为了满足自己而把月推向她不喜欢的男人。

刘征这么做有点超出界限了,如果月和自己的感情不是那么好,如果月是个

容易受到诱惑的女人,刘征的做法显然给自己和月的夫妻关系埋下了一颗炸弹。

豪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己都已经带着月做了这么违背伦理的事情,居然还会

坚持这些可笑的原则,或许这些坚持是在为自己开脱,这样能减少对月的负疚感,

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会坚持自己可笑的原则,无论是为了自己开脱还是真的为了

自己和月。

如果刘征的表现再过火的话,那就结束这段游戏吧,反正想要尝试的也已经

尝试过了,相信自己要结束游戏的话月也会支持自己,至于以后会不会再玩这样

的游戏,就得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了。

月中午没做几个菜,两人胡乱对付了午餐,豪穿好衣服要和月一起去接豆豆,

月却不要豪和她一起," 琳都搬出去两个礼拜了,你去看看她在那边怎么样,要

是不好的话你尽量劝她回来住,有脏衣服没洗的话你拿回来我来洗。"

豪摸了摸头," 我总算明白过来了,怪不得昨晚你愿意去呢,感情你是算计

好了,联手铁扇公主一起对付我啊,这回可如你愿了,被榨得干干净净的,就是

有啥想法都不能勃起了,你说要是琳想和我那啥,我勃不起来,她会不会认为他

姐夫是个阳痿啊,那不是毁了我的一世英名吗。"

月捂着嘴吃吃地笑着," 流氓,乱想什么呢,我知道你能勃起不就行了吗,

再说了,你们男人那玩意,挤一挤肯定还是有一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 哦,那到时候我试试。"

" 滚。"

※※※※※※

车被月开着去接豆豆了,豪只能挤公交去琳租房的地方,坐在车上一摇一晃

的半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豪买了一点女孩子们常吃的零食,忽然想起来之前没

打琳的电话,要是小丫头出去逛街了不是白跑一趟吗,想想来都来了,就晃晃悠

悠地踱到琳的门前,敲了敲门。

" 谁啊?" 是琳脆生生的声音,

" 我,你姐夫。" 看来这一趟还没白来,琳周末居然老老实实地在家哪也不

去,这可让豪有点吃惊,在自己那住的时候这丫头一到周末就不见人影。

" 姐……姐夫,你稍等一下啊。" 声音有点慌乱,然后听见屋里一阵乒乒乓

乓的响声,过了一会,琳才打开了门,脸有点红红的," 姐夫,进来吧。"

豪看着琳那微红的脸,琢磨着刚才这丫头在屋里乒乒乓乓地不知道干啥,怎

么会脸这么红,莫不是有啥小秘密,待会一点要留意一下,又看了看穿着居家服

的琳一眼,凹凹凸凸的,不会是淫荡的小秘密吧,豪不由自主地脸上露出了邪邪

的笑。

" 姐夫,姐夫,你在笑什么。"

豪才发现自己有点走神了," 咳咳" ,他用手捂着嘴干咳了两声,没有说话,

只是发现琳脸上的红晕又深了一点。

走进房间,将零食放在桌子上,豪四处打量了房间,出乎所料,房间居然被

收拾得一尘不染,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让人一眼看上去很舒服。

" 咦,搬出来后变勤快了嘛,都知道把房间打扫得这么干净啊,我看比你姐

收拾得还要干净。" 豪借机和琳提起月,希望修复两人之间的关系,同时又小小

地把琳捧了一下,至于是什么目的,反正豪认为他绝对不是因为听了月说的琳对

自己有意思,才会这么去捧她的。

琳脸红红地挺了挺胸膛," 你老把我当小孩子,说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我什

么都会做的,只是不愿意做而已,我要真做起来,肯定比我姐……比大多数女人

做得好。"

豪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就飘到了琳挺起的胸膛上,心里低声地嘀咕着,姑奶奶,

你刚才不会把胸罩穿上啊,真想色诱你姐夫啊。

琳顺着豪的目光低头一看,那两个突起的印记很明显,马上弯下了腰,慌慌

张张地转过身去," 姐夫,我给你倒水喝。"

琳在厨房很久才出来,脸上的红晕只留下一丝丝残余,把水杯放到豪的手上,

" 姐夫,今天怎么过来了,是顺道过来的吧。"

" 特意来看你的,主要是你姐惦记着你,呃,还有,我也惦记着你。" 豪鬼

使神差地加上了后一句,不过真不是因为月和自己说的话,豪心里发誓,那是出

自姐夫对小姨子的关心之情。

" 骗人。" 琳脸上好不容易才消散的红晕,立马又爬上了脸颊,就连脖子也

被晕红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说姐惦记她是骗人,还是姐夫惦记她是骗人,或者

两个都是骗人的。

看着原来一直喜欢和自己顶嘴的琳演出变脸,豪心里偷乐," 真的,你姐一

直和我说她很惦记你,应该是真的,还有我真的很惦记你,一点都不骗你,我可

以发誓的。"

然后就见琳的脸色迅速转向娇艳欲滴的红,她急急地转过身去," 姐夫,我

去削水果给你吃。" 快步奔进厨房去了。

豪在沙发上坐下来,大拇指和食指不停地在下巴上摩挲着,盯着厨房看,透

过磨砂的玻璃门,隐隐看到琳的身影,豪不禁咧着嘴乐了,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太

他妈像大尾巴狼了。

过了很久,厨房的门被拉开,豪赶紧把手指从下巴移开,恢复了一脸严肃的

表情," 恩,搬出来住倒也不错。起码能锻炼你生活自理能力,恩,这样以后找

个老公也会更疼你。"

" 咳咳" ,琳也沾染了豪的毛病,干咳了两声,颇不好意思地递上了削得跟

狗啃过一样的苹果,忸怩了两下," 我原来吃苹果不削皮,不怎么会,但我现在

做饭可好了,晚上我做给你吃。"

" 晚上啊?" 豪加重了语气,抬头思考了半天," 晚上我看行。"

琳作势要来拧豪,手到了半途又讪讪地收了回去," 又没拉你,看你不情不

愿的,不愿意拉倒。"

" 愿意,愿意。" 豪觉得逗弄还是适可而止,惹火了就是脸红脖子粗了,一

点美感都没有了,他还是喜欢看红晕," 我帮你打下手,我都没给你姐打过下手。

" 豪今天每【热门】情欲备忘录第二十章句话后都想莫名其妙地再加一句。

看到了,看到了,脸又红了,豪心里乐颠颠地嘀咕着,不过这回琳没有再急

急转身,忸怩了几下," 恩,那你帮我打下手,一会我们买菜去。"

※※※※※※

豪低头择着菜,便择边哼哼,还不时瞟一眼琳,你别说,现在的琳穿上围裙,

忙忙碌碌的,真的很像手脚麻利的家庭主妇,豪心里有点小小的嫉妒,谁娶了琳

还真是好福气,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还能进得厨房,就是不知床上

……咳咳。

豪注意到琳站在水池边洗洗刷刷,不时地眼光也瞟过来,偶尔和自己对上眼,

慌里慌张地移开,过一会又会瞟过来。

想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小姨子看姐夫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了,刚才买菜

的时候你不都挎着我的胳膊吗,那么多人你都不怕,这回就咱两个人,你倒还害

羞了。

豪觉得老二蠢蠢欲动几次,想要抬起身来,终于还是没有成功,心里不由得

暗骂开来,老婆啊老婆,你真太狠了,弄到真的快阳痿了,美女当前,你不让我

上我理解,那是你妹妹,可你不能让我不勃起啊。

心不在焉地择着菜,心里嘀嘀咕咕着,老大一会,豪才将菜择好,琳接过去

放在水池里洗起来," 真是笨死你算了,择个菜都搞到现在,还不专心干活。"

哗哗地水声中,豪好像还听到一句:就知道乱瞟。

豪接着说道," 倒不是我择菜慢,关键是无法专心啊,有美女在面前嘛,我

要是能专心你说我是不是禽兽啊。" 虽然老二目前已经彻底残了,但是豪决定从

口头上占些便宜,以此来报复月的狠心。

这回还没等豪来得及欣赏琳脸蛋变红的过程,就被低着头的琳推出了厨房,

" 现在没你的事了,你就在外面沙发上坐着,等烧好了我叫你端菜就可以了。"

末了豪好像又模模糊糊听到一句:连小姨子的豆腐都要吃。

呃,怎么这小姨子今天和自己一个爱好啊,每句话后面也喜欢再加上一句,

豪摇了摇头,越发地对自己的老二不争气感到愤怒,妈的,罚你一个月不见肉,

恩——,会不会太狠了点,要不行就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好像对它也是惨无人道

的处罚,要不三天算了,恩,决定了,念你是初犯,就罚你今天不见肉。

在沙发上躺了半天,才听见厨房里的琳甜甜地喊着:" 姐夫,菜好了,端上

去吧。"

摆好了菜,豪才发觉琳做的菜起码从色和香这两点上来看,已经很有点模样

了,闻着香喷喷的,菜色也很好看,该红的红,该绿的绿。

豪咂咂嘴就要去盛饭,琳拉了拉豪," 姐夫,你不喝点酒吗?"

" 咦,你这里有酒吗?" 豪看着菜还真有点想喝两杯。

" 恩,上次来几个朋友,女的,有人喝白酒,我就买了两瓶,我这里还有一

瓶红酒,要不我用红酒陪你喝点。"

" 要得要得。" 豪双手搓着," 不喝点酒还真有点对不起这一桌子好菜。"

琳果然拿来了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帮豪倒满了一盅白酒,也给自己倒了一

点红酒,举起杯子," 姐夫,我敬你一杯。"

豪乐呵呵地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哧溜一声就喝了个底朝天,向琳亮了亮杯底。

琳也抿了一口红酒,冲着豪甜甜一笑,夹了一口菜慢慢地吃着,她的酒劲好

像来得很快,一会脸就有点红了,犹犹豫豫间,她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豪的碗里。

豪吃着琳夹过来的菜,喝着琳给他斟的酒,看着对面因为喝了酒而红扑扑的

脸,他觉得自己真的醉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漫威新剧《月光骑士》,惊悚、奇幻,注入微恐氛围!

​漫威在流媒体剧集上的尝试可以说非常成功,有《洛基》《旺达与幻视》等口碑超好的珠玉在前,《月光骑士》也稳妥地撑起了一片好评。全新人物、全新故事的开发,暂时独立于MCU宇宙中的其他角色,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很

2022-06-13

疫情风暴中心的北京天堂超市酒吧

​最近,北京多个区筛查出新冠确诊患者。流调显示,此轮疫情中共有115例病例与天堂超市酒吧相关,已判定密接6158人。一夜之间,天堂超市酒吧成为了众矢之的。这里收留了多少失落的北漂?对于许多北漂的年轻人来说,“天堂超

2022-06-13

《金瓶梅》为何要着重写潘金莲、李瓶儿和孟玉楼的床?

​当时的“六十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呢?武大郎用潘金莲的钗梳,凑了十数两银子,典得县门前楼上下两层四间房屋居住,两个小小院落;西门庆为情妇王六儿,在清河县的商业区黄金地段狮子街,买了一所房屋居住,门面两间,到

2022-06-13

台湾AV男优3种情况下拿不到1毛片酬

​台湾成人片导演圤智雨最近发起挑战,公开甄选素人AV男优,也让相关产业的话题再度掀起热议;如今成为这个产业的「大家姐」吴梦梦,最近就拍片分享业界男优的行情价,当中更点出,如果在3个时机点硬不起来,当天就可能会

2022-06-13

人渣处处有:上外男生向女生杯中投放异物 疑似熟人作案

​据上海外国语大学官微消息,2022年6月12日中午,一学生在图书馆自习时,咖啡杯被学生尹某某投放异物。12日下午,涉事学生已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另据中国青年网视频号“青蜂侠Bee”6月13日的报道,6月12日,当事女生出去就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