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炼欲第八章窥母夜淫上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炼欲】 第八章 窥母夜淫 上

第八章 窥母夜淫 上

正当我沉浸在古书奇奇怪怪的世界里时,我房里的座机电话响了。

「喂?你好!」NND ,被干妈规定不准买手机,在家也只能用个没来电显示

的古董电话分机,真是有够郁闷。

「老大!是我啊。老古板又要提前开课,没时间去你家了……」原来是粉猪。

「死胖子,别拐弯抹脚的,我忙着呢!」没等这胖子说完,我直接打断了他

的话。这胖子九成为女暴龙而来,从小一起长大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往哪边拉。

「我靠,老大!你躺床上都有得忙,不会又在打飞机吧?!」

「死胖子,你有种再说一遍!你有什么忙求我,我都不帮了。」

「嘿嘿,老大!别别,我错了。还有正事要问你呢,你别挂!」「是这样的,

媛媛女神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我打她手机也不接!真急死我了!!老大,你知

道是怎么回事吗?」

「靠,你还问我怎么回事?回去问问你老豆就知道了!」

「啊?我爸,他怎么了?」

「你爸和南星是不是有生意上的来往?」

「……我爸公司的事我才不管呢。」

「你马上给我搞清楚你爸和南星到底是什么关系!女暴龙说,你爸可能和她

爸被抓有关!要是她说的是真的,那你这辈子就别指望女暴龙做你女人了。」粉

猪他妈和刀哥之间的二三事,我还是不说好了……

「……怎么可能!!!我爸和刀哥被抓有毛关系???」如此猛料,胖子激

动起来。

「不管怎样,女暴龙现在决定不住你家了!在没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之前,她

说不想再见到你!」

「……不会吧!!!」「老大,媛媛女神现在在哪啊?南星和青云帮都在找

她!她会不会有危险?」

「你不用担心这个,她现在安全得很。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回家把你老爸是干

什么的搞清楚了再来问女暴龙的事!不然一切都是白搭!你想想,以女暴龙的性

格,要是她知道你是他爸死敌的朋友……」

「我靠!我不上晚自习了,现在我就去我爸公司爆他菊花去!!!」

「干,死胖子你搞飞机啊!有你这么乱来的吗?你想把女暴龙害死啊!」

「我不管,我要我的媛媛女神!我要我的媛媛女神!老大,快帮我想想办法

啊!」

「……死胖子,你先给我冷静下来,你这么激动鸟事都办不成。」

「啊?老大你有办法?」

「有……当然有,不过嘛……你得先给我卡里打点钱……现在,南星和青云

两帮的人都在找女暴龙,她不好到处跑,所以只好我帮你这死胖子照顾她了。你

也知道的,在我干妈的白色恐怖下,我平常身上绝对不会超过十块钱,那要我怎

么照顾她。还有,等有机会,你可以试探性的问下你妈!你妈那么宠你,只要不

是太要紧的事情应该都会跟你说。」

「哦,有道理。钱不是问题,不过……老大,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见我的媛媛

女神啊!」

「早点把你爸的事情搞清楚,这样我就可以让你见你的女神了,不过之前嘛,

老实给我忍着。」

「……」「老大,能不能就让我偷偷的小看那么一下下……」

「不行!打听不到消息,不光女暴龙,你也不用来看我了!」

「……」

「你慢慢想,我挂了!」不错……对于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的我,最难的一

个问题解决了。

吃过晚饭,女暴龙和干妈在茶几上摆了一大堆零售就开始看起了肥皂剧,快

十点她们才散去。说起这女暴龙,还真TM邪门,她平常在学校威风八面的,一副

霸道女王样。怎么一见着我干妈,就乖得跟她女儿一般。看着这小妞现在和我干

妈那热乎劲,甭提多渗人了。

女暴龙刚回地下室睡觉,老烟枪就领着穿着颇为暴露的女友菲菲来了我家。

「怎么样,葡萄?今天好点了吗?」老烟枪今天穿得潮很庞克,估计今晚有

啥活动。

「没事了,除了大腿根部那处伤还有点痛。」

「葡萄,那是你昨天打飞机的时候拉伤的吧,嘻嘻!」双手挽着老烟枪手臂

整个身子都几乎靠在老烟枪身上的刘菲菲,用那一双风骚的杏眼瞥了瞥我的大腿

根部,一脸淫荡的挑拨着我道。

「刘菲菲,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让老董打飞机打个大腿抽筋试试!」

「我们家那杆老枪可没你那么能耐!哈哈哈哈……」NND ,给这妞盯得怪不

好意思的,那眼神TM的也太赤裸裸了,真受不了。

「好了好了!我说你们俩个怎么和仇人似的,一见面不互相抬扛就不舒服!」

「葡萄,你没事就好。晚上我和菲菲去新开的一家夜店玩玩,顺便过来看看你。」

「靠,刚补习完那么晚了还出去,老董你小心别被你那小狐狸精玩挂了!」

哎,要是我的大奶子肯天天陪我这么HAPPY 就好了。可惜的是,学习——永远

是我们班长的第一要务。

「行了行了,不说你罗嗦,我先上个大号!」这厮说完,抱起我电脑旁的一

筒卫生纸就直奔一楼厕所而去。

「我靠,老董,敢情你不是顺道来看我,你是顺道来借厕所的是吧?」老董

没有理我,直接碰的一下就关上了厕所门……老董一走,我的房间此刻只剩下我

和刘菲菲两人,气氛顿时颇有些尴尬。

「……」

「……」

「葡萄,你很讨厌我吗?怎么只要老董不在,你就对我冷冰冰的,一副爱理

不理的样子。」刘菲菲把电脑桌旁的椅子搬到了床边,就这么对着我坐了下来。

今天,刘菲菲上半身穿的一件很有设计感的韩式T 恤,下半身是一件很短的牛仔

短裙配上一双颜色性感的高跟鱼嘴凉鞋。在她坐下的一刹那,躺在床上的我自然

而然就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刘菲菲再怎么贱,终究也算是我嫂子,非礼

勿视,非礼勿视!

「没……没有吧,我现在不正在和你说话吗?」没错,我还确实不太待见你。

你要不是我兄弟的马子,我才懒得理你呢,虽然……你很骚!

「是吗?那你为什么都不看我。」说完,刘菲菲有意无意地整理了一下宽松

的T 恤,接着前倾了一下身体。

「哪……哪有,我现在不是在看你吗?」挑逗,赤裸裸的挑逗。因为……我

看到了刘菲菲T 恤里诱人的深沟。

「性感吗?」刘菲菲伸出舌头妩媚地舔了舔嘴唇,坏笑着望着脸红耳赤的我。

「你……老董不在,你都是这样和别的男人讲话吗?」我就奇怪了,刘菲菲

也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怎么会那么成熟呢,完全搞不明白的感觉。

「当然不是。」「姐姐我只对全身缠绷带打飞机的大根……男人这样。」刘

菲菲把左手搭在T 恤胸前开口处,很热似的用手拉领口来回的扇动。

「……什么?」

「你听到了,不是吗。」望着有点呆滞的我,刘菲菲风情满面。

「你……你这个浪货,快离开老董吧,他不适合你。」

「你怎么知道他不适合我,我不浪老董还不会像条哈巴狗似的猛追我呢!」

刘菲菲一手扇着胸前的领口,一手轻轻地搭上了椅背,顿时露出腰间一大片雪花

花的肌肤。

「那……不管怎么说……没有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友给自己带几顶绿油油的

帽子吧?」

「葡萄,你知道吗?」刘菲菲有点答非所问。

「?」

「姐姐我,想把你。」「噗嗤……哈哈!!」看到我的囧样,刘菲菲风骚的

对着我抛媚眼。

「……」「这一点都不好笑。」

「葡萄,你知道吗?我今天跟我朋友说起你昨天全身缠着绷带打飞机的事后,

她们都吵着想见见你这位神人呢。」

「……」被女人调戏,绝对没有想像中的好玩,反而有一种屈辱感。老董你

怎么上个大号那么久,快出来搭救兄弟我啊!我快顶不住了,你女友实在太OOXX

了!!!

「葡萄,你还是个处男吧,看你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是不是你下面也这

么红的,哈哈!笑死我了!」刘菲菲肆无忌惮地用淫词浪语调戏着我,胸前如波

浪般起伏。

「靠!刘菲菲你别太过份了,别以为你是我兄弟的马子就可以乱来!」受不

了了,这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姐姐我就喜欢,你咬我啊!」刘菲菲说完,松开了靠着椅背右手。突然,

趁我不备,刘菲菲身体猛地前倾,右手往前一伸,纤细的右手手指隔着薄薄的毛

巾被牢牢地握住了我的阴茎!!!

「哇!一只手都握不住哦!!真的好大!」刘菲菲夸张的用左手捂着嘴巴吃

惊的望着我。

「你……你你……快放开!」我伸出双手想要掰开刘菲菲抓住我要害的右手。

「喂,喂……你再用力抓我的手,我就不客气了呀!」比力气,刘菲菲当然

不是我对手,在我双手的大力拉扯下她握着我要害处的手马上就坚持不住了。听

她这么一说,我越发使劲了,希望这魔女的妖爪尽快脱离我的要害处。谁知我一

使劲之下,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因为下体传来的剧烈疼痛而使不上力,双手

只能紧紧的握在了刘菲菲的紧握着我命根的右手上。刘菲菲,你好狠!竟然改握

住了我的蛋蛋!

「啊!刘菲菲,你放手啊!这么捏会死人的!」蛋好疼。

「把手拿开!你弄疼我的手了。」刘菲菲用命令似的口气对我说。

「你……你别乱来我就放开……」

「谁乱来了,姐姐我只是好奇全身缠绷带打飞机的男人那里长什么样的罢了!」

「我晕!你回去看你家老董的去啊,男的不都那样!有什么好看的!」

「不行!姐姐我就稀罕你的了!你把手拿开,让姐姐我看一下,我就松手。」

我晕,真见鬼了,这什么鬼要求。

「……」

「真的!葡萄,你快放手,手被你握得好疼!让姐姐我看一下好不好嘛,骗

你我就是小狗。」

「这你说的,你要是敢骗我!我……我……我……非把你这只母狗给扒光不

可!」别看我色芮内厉的,其实我连斥责刘菲菲都不敢大声,怕给不远处厕所里

的老董听见,被兄弟的马子要死要活的要求参观我的小弟弟,心虚死了我。

「好啦!姐姐答应你,只看一下下就好。不然姐姐就做你的小母狗,好不好

嘛。」在刘菲菲不厌其烦地软语哀求下,我渐渐地松开了紧握着她右手的双手,

改为将双手日撑在床上,以支撑我此刻杂乱的心情。

「好了没?」

「我还没看呢?你闭上眼睛,一会就好。」

「我晕,你快点好不好。」老董,你这交的什么女友啊,以前劝你你不听,

现在害死兄弟我了。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眯上了眼睛,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悄

悄地留了一点点缝。

「葡萄你耍赖,眼睛没闭牢!」

「……好啦好啦,我闭上就是了,姐姐你就快点吧!我求你了,被老董看见

我就完了。」说完,我完全妥协的闭上了双眼,任这疯女人的手在我下面胡乱摆

弄也只好忍着。

「……」

「……」

「我说大姐,你好了没?」

「喂,刘菲菲,好了没?」奇怪,有点不对劲?怎么问了半天没反【热门】炼欲第八章窥母夜淫上应?不管

她了,先睁开眼再说。

「我日!你……相机给我!」一睁开眼,赫然发现盖在身上的毛巾被已经褪

在了一边,小弟弟光溜溜的曝露在空气中。而此时的刘菲菲,不知什么时候变出

一部数码相机,正拿着相机上上下下的对着我的小弟弟拍着……

「小流氓,今天让姐姐我抓到你的把柄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理我!哼!」

刘菲菲耀武扬威似的高高举起手中的数码相机。

「大姐,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快把相机给我!!!」

「NO DOOR!不和你玩了,和你董哥HAPPY 去!拜拜了您呐!」看到我一副

惊慌失措的傻样,刘菲菲那是相当地满意,拿着照了我不雅照的数码相机夺门而

去……留下心情一地鸡毛的我……

「咦?菲菲呢?」隔了二分钟,老董一脸轻松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走了。」看着老董,我无语,不,是相当无语。

「哦,葡萄,那你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放下卷筒纸,老董很潇洒的

就出了门。

……

干!我日!我操你妈的刘菲菲!你搞什么飞机啊!老子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

无仇无缘无故拍我的裸照耍我!妈的就是一女疯子!要是……这疯女人到处乱传

我的照片……算了,反正昨天打飞机让全班人看见,星期一去学校那结果也好不

到哪去,也不多这一件了……奶奶个熊,我还真TM的乐观。

等老董和他那贱货妖孽女友刘菲菲走后,我收拾收拾混乱的心情,闲极无聊

之下,又拾起了放在枕头下的古书认真的研究起来……

用了整整五天,我终于把那本炼欲养神经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详读了一遍,

并依照书上的要求开始练习起来。渐渐地,我发现我完全沉迷在这本书所展示出

的神秘途程中而不能自拔。虽然伤已经好了,但这几天除了吃喝拉撒,我所有的

时间都用在了躺在床上研究这本书上,甚至把女暴龙的嘱托还有我那个仍在生气

中的大奶子小雅完全忘在了脑后。哦,还有我的不雅照……

星期天晚上七点半。

「宝贝,你和媛媛在家玩,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睡觉

了。」干妈今天一吃完饭洗完碗就上二楼去了,下来时竟然穿了一身华丽的黑色

晚礼服,高挽的发髻配上雪颈上闪闪夺目的宝石首饰,宛如仙女下凡般。

「姗姨,你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啊,是要参加什么晚宴吗?」女暴龙现在变成

了我家的常客,蹭吃蹭喝就差蹭睡了。

「嗯,姗姨今晚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你们在家里要乖哦。」干妈望着我和

女暴龙的眼神充满了幸福与期待。

「干妈,我也想去!」靠,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是干妈和那个什么

雄哥约在云舟庄园见面的日子。我说干妈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原来……

「死小鬼,别闹!干妈今晚有很重要的正事办。」办正事?我还床事呢。一

想到干妈晚上所为何去,我恨得牙直痒痒。

「干妈,那你几点回来啊?」不行,今天一定要跟过去看个究竟。

「嗯,宝贝,晚上你就不用等我了,你早点睡觉,明天星期一得去上课了。」

整整一晚上,日。

「哦……」等干妈走后下去取点钱,把女暴龙留家里守门然后找个借口开溜

打的去云舟庄园,嗯!就这么决定了。

「媛媛,姗姨不在记得叫葡萄早点睡觉哦,我走了,拜拜!」干妈拖着晚礼

服的下摆,施施然的出了门进了停在门口的出租车里。

干妈一走,我等了5 分钟便借口买绿箭甩了女暴龙溜了出来,打了个的,出

租车开了近30分钟后才到云舟庄园,还真是有够远的。在离云舟庄园几百米远处

的岔路口,下了车,下车后我不敢走大路,只能沿着山林小路穿行,走了十来分

钟才来到了云舟庄园的背面。我站在庄园外的铁栅栏处仔细的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不得不说,这个所谓的云舟庄园实在是太梦幻了,比想像中的更不可思议!光听

名字,还以为这是个中式的豪宅,谁知道这云舟庄园竟然是一幢哥特式的古老建

筑!平常,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关于吸血鬼和科幻类的电影,那些高雅寂寞,冰冷

嗜血的黑暗幽灵都会在这些哥特式的建筑里游荡,穿行。所以,我对这种哥特式

建筑有一种深深的好感。那尖形拱门,尖塔高耸,大窗户以及绘有圣经故事的花

窗玻璃深深地让我着迷,还有时常会出现在建筑某个阴暗角落里互相吸吮对方脖

颈的疯狂悸动!这个庄园主人的品味,我喜欢!还好,这个庄园只在前门圈养了

几条藏敖,后门并没有圈养小动物。小心翼翼地翻过了尖端锐利的铁栅栏,靠着

建筑的墙角低头矮身悄悄地前行。

穿过一个窗沿下,里面传来嘈杂的炒菜声和乓乓砰砰的洗碗声,看来这里是

庄园的厨房。在一个黑暗角落蹲了近大半小时,听着厨房里面的厨子天南地北的

瞎聊,终于给我逮到个没人的机会,借着夜色的黑暗,蹑手蹑脚地从高高的后门

钻了进去。哇靠,这个庄园外面就够奇特够特别了,没想到里面更屌。室内完全

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宫廷设计,看得我是目瞪口呆,恍惚中差点就被一路

过的侍者发现,匆忙中躲进了就近的一个房间。轻轻地掩上房门回头一看,我倒!

竟然有两男的在我不远处脱衣服!更郁闷的是,听到关门的声音,这两男的都回

头往我这看来……日,我怎么这么倒霉,什么还没干就要曝露了?

「喂!小兄弟,看你怎么这么面生,新来的?」其中一个肥胖中年男人和我

打招呼。

「啊?哦……是啊是啊,小胡病了,我今天替他的班。」还好反应快,在厨

房窗沿下听了大半小时不是白听的……希望这个借口能搪塞过去……

「哟……小兄弟,你运气不错啊?竟然可以替小胡,有前途,呵呵。」另一

个瘦不拉几的中年男人说话了。

「还好……还好……嘿嘿。」对着那两个已经脱光的裸男,我装着很深沉的

含糊其辞的答道,让他们摸不着深浅。

「我们先进去了,小兄弟你快点脱,等下我们再聊。」说完,这两男的从柜

子里各拿了一条浴巾进了里面的房间。

等这两男的进了里面房间,我才有机会真正观察这个房间。嗯,这个房应该

是个换衣间,衣柜旁的地上放了几个洗衣篮,里面装了一堆像是外面侍者身上穿

的衣物,刚才那两男进的那个玻璃门里面应该就是浴室了,看来,这里是侍者洗

澡更衣的地方。我靠,到底洗还是溜呢?溜那就曝露了,那肯定也不能在这庄园

待下去了,这样我就完不成今天来这的目的。洗吧,也危险,难说在和他们说话

之间会不会露什么马脚,他们可都是黑社会啊!还真是有点进退两难。想了半天

……靠,我怕毛,干妈认识这的人,被抓最多也就是被修理一顿吧,难道还能把

我这小屁孩给毙了?我决定了,脱!脱光了衣服,拿了块浴巾挡住裆部后,轻轻

推开了浴室的门……

哇!这浴室里面还蛮大的!分为两个大浴池,浴池旁边有一排装有花洒淋浴

设备的沐浴位。嗯?不对,这浴室里怎么还有女人?刚才那一胖一瘦两个中年男

人此时正坐在靠近浴室门这边的大浴池里,一边舒服的享受着温暖池水的滋润一

边休闲的聊着天;而离浴室门比较远的那个大浴池里,竟然坐着一个长发飘飘的

丰满裸体女人!

「小兄弟,快过来!」正当我还在思考那个到底是不是女人的时候,浴池里

的胖子发现了我。

「哦,来了。」用小小的浴巾捂着裆部,夹手夹脚地往胖子那个浴池走去。

听到我的声音,隔壁那个疑似女人的那个人转过头来望了望我,看着我一脸局促

的样子,温柔的对着我笑了笑。靠,真是个女的!还是个娇媚的熟女。

「我说小兄弟,你到底下不下来啊?」胖子又发话了。

「大哥,这浴池怎么还有女的?」说完,我心虚的往那个裸体女人的方向望

了望。

「我操!有女的不好啊,小兄弟,看到没穿衣服的娘们,你的嫩鸡巴硬了没,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胖子调戏新人,瘦子也跟着笑起来。一时之

间,整个浴池都回荡着一胖一瘦两个猥琐中年男子放肆的笑声。

「那边的小鬼!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下去!晃着那根白白的东西在外面好

看吗?」隔壁浴池的成熟裸体女人对着我大声说道,声音还蛮好听的。

「噢哟!徐姐,看到精壮小伙子的嫩鸡巴,下面发骚出水了吧!」隔壁成熟

裸体女人的好意提醒非但没有减轻这尴尬气氛,反而让这水气氤氲的浴池气氛更

加潮湿淫靡。瘦子也吃味的开始阴阳怪气地嘲笑着隔壁叫徐姐的女人。

「去你妈的!马老鬼!你才发骚呢,回家骚你的老母马去!」这个叫徐姐的

言谈举止颇为泼辣。

「哎!我家那位自从前二年生了第三胎,就对那事兴趣寥寥,再也不让我碰

她了,可怜我生得一根绝世大鸡巴!哎……」瘦子说完,仰着头一副苍天无眼地

可怜样。

「老马,得了吧你!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你,就你那快枪手,就是再大也

没用!哈哈!真搞起来,还得看我的精悍超持久小短枪!!」一说起那话儿,没

一个男人会低头认输。

「噗嗤!那边的小鬼,来姐姐这边,和姐姐一起洗,那两老男人真是太恶心

了。」这徐姐心大大的坏啊,我要真跑过去和她一起洗,还不被这两老男人给干

了。

「不……不用,徐……徐姐,我还是在这边洗好了。」丢了浴巾,赶紧翻进

了两老男人所在的浴池里。

「哼!胆小鬼,没出息!」看到我依旧站在那两老男人一边,徐姐愤而扭过

头不搭理我们了。

「不错不错,小兄弟!懂规矩。」瘦子显然对我重友轻色的优秀品质很是认

可。

「嘿嘿,在两位大哥面前,小弟我怎么敢造次。」

「来,小兄弟!坐我和老马对面来,我们好说话。」胖子发话了,一付蛋定

的样子。

「哦,好的。」看着胖子一副大哥的样子,我轻轻地划水过去坐在了胖大哥

对面。

「两位大哥,我叫王立成,叫我小王就成,不知两位大哥怎么称呼啊。」当

然不能说本名,拿粉猪的名字来用用,哈哈。

「哦,小王啊。刚你也听到了,我旁边的瘦子大哥姓马,全名马腾龙,道上

人称大龙哥,善做各种地方小吃;我呢,叫全有,道上人称全羊,因为我最拿手

的手艺就是香烤全羊,所以得了这个外号。」说得那么牛B 的样子,原来是俩大

厨。

「哇,原来两位大哥是雄哥请来的名厨啊,失敬失敬!」

「还好还好了,云舟庄园请了几十名大师级厨师,我们算一般的了。」原来

只是几十分之二,确是一般。

「怎么会,能被雄哥看上的人物,怎么也得是雄霸一方的人材。」道上的人

都喜欢别人给他面子,嗯,我就玩命的给他们俩面子。

「哦,呵呵。那是,那是。」听着我精巧的奉承,俩猥琐男露出了会心的笑

容。

「对了,全哥。怎么庄园的浴室还是男女混浴的,难道雄哥不怕下面的人乱

来吗?」

「哈哈,小兄弟,我们虽然嘴上说得厉害,但是谁敢在雄哥的地盘乱来。给

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瘦子看到我傻兮兮的样子,乐了。

「哦……」

「不过,这确实是雄哥送给兄弟们的礼物,只要在这里看上的,出了庄园就

可以约出来随便搞。」

「哇,雄哥果然是雄哥,真大方啊!」帮人打工还送妞,酷!

「那是,虽然雄哥现在隐退了,照样还有那么多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你看对面那个徐姐,上个月我还和老全一起操过她,哈哈。别看徐姐三十出头了,

那一身肉嫩着香着骚着呢。」说完,瘦子老马一脸的陶醉。

「老马说得没错,上个月我和老马一前一后一上一下操徐姐两个洞穴,真TM

得劲!可惜这骚货最近有了新相好,不让我俩操她了。可惜啊可惜,一想到那个

销魂的夜晚,鸡巴就哆嗦。」看来这俩猥琐男关系很铁啊,连操逼都一块上。

「哇,全哥,大龙哥!你们真是我的偶像啊,竟然还会传说中的3P,可怜小

弟我连女人到底长啥样都没见过。」

「小兄弟,你到底啥来路啊?妈的,纯得像个高中生,竟然也能混进云舟庄

园。」倒,貌似演过头了,反而引起了瘦子的疑心。

「嗨!其实我也不知道,糊里糊涂就被安排进来了。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状

况呢。」

「妈的,不泡了。鸡巴闷得慌!老全,我们上去搓背。」

「好勒!小兄弟,你也上来,帮我们搓背。」

「好!」干!老子陪你们洗澡,还让我搓背,我日你们娘亲的仙人板板。我

话声未落,两猥琐男就这么光溜溜的跨步踏出了浴池,走到浴池旁的花洒沐浴器

旁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

「小兄弟,上来啊。蹲在里面生娃娃呢?」

「哦……」我望了望我丢在浴池边的浴巾,又望了望旁边两具光溜溜的身子。

干,还是不遮了。说完,我也学着这俩猥琐男的样溜着光溜溜的大鸟跨步出了浴

池来到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傻坐这干嘛,拿东西帮我和老全搓背。」

「哦。」我极不情愿地拿起旁边的海棉球抹了一些沐浴乳,然后走到了瘦子

老马的背后蹲了下来。

「大龙哥,要轻点还是用力点的。」我强装笑颜低头哈腰的问背对着我的瘦

子老马。TNND,你最好给我选择用力点的,看我怎么搓死你个逼样。

「给我用力点,这几天太忙,都没时间好好洗一个痛快澡。」

「好勒。」你个逼样,看我不搓死你。左手扶着瘦子的背,右手拿起海棉球

就往瘦子背上死命地搓。我用力,我用力,我玩命地用力!

「舒坦!小兄弟,手艺可以啊!澡堂的搓澡大爷都没你搓得得劲!」

「……」

「行了行了,老马你爽够了吧,该轮到我了。」

「等会,老全你再等会。小兄弟,再用力,爽啊,真TM爽!」侍候完瘦子大

爷,我继续接着侍候胖子,搓啊搓啊搞了二十来分钟才摆平这俩爷们,累得我是

上气不接下气,闭着眼睛躺在浴池的地上呼呼的喘着气。

「那边的小鬼,过来也帮我搓搓!」

「嘿嘿嘿!躺地上的小兄弟,徐姐叫你呢。」正躺得痛快,瘦子老马用脚踢

了踢地上的我。

「啊?大龙哥,你说什么?」

「喏,那边的徐姐,叫你过去搓她的骚逼,哈哈!」「啊!我要……哈哈!!」

这一胖一瘦两爷们真TM一对活宝,耍起流氓来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你们俩个屁股洗干净了都TM给我滚!老娘我看着,烦!」这徐姐貌似比这

俩爷们职位高啊,呵斥他们和骂儿子一般。

「噢哟,徐姐。自从你傍上青龙哥那根入了珠的鸡巴,真是越来越得色起来

了呀。骂我们就跟骂你龟儿子似的,操。」在小弟面前可不能失了颜色,瘦子老

马发彪了。

「行了算我求你们了,洗完快点走好不好,让老娘我清静一会。」

「好勒好勒,老全咱们走,让徐姐和这位小兄弟清静清静……」「嘿嘿,是

啊。可怜我们两只老鸟,入不了徐姐法眼喽。走走走,去夜色搂两只大奶子喝酒

去。」这对活宝几几歪歪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热门】炼欲第八章窥母夜淫上地离开了浴室,没一会便传来他们

穿好衣服关门离去的声音。

「那边的小鬼,过来一下,帮徐姐我搓搓背。」那对活宝一走,徐姐立马变

得温柔了起来,望得我怪不意思的,毕竟现在的我也是赤身裸体。

「哦,马上就来。」我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站起了身子往徐姐那边的浴池

走去。

「小鬼,扶我出来。在里面泡久了头有点点晕。」刚走到徐姐背后,徐姐突

然转过了身子,依旧端坐在浴池里,不过却向我伸出了湿湿地左手。言下之意,

就是让我扶她起来。我伸出右手扶住了徐姐的手腕后,徐姐变施施然地从浴池里

站了起来。哇,徐姐的身体便如出水芙蓉般展露在我面前,虽然已不似少年,但

那一身丰满白嫩地成熟妇女的肉感大屁股身材依旧深深地吸引住了我。不行,不

能看了,再看那里就硬了,这种时候可不能出丑,那样会无所遁形的。收敛了心

神,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扶徐姐的事情上。还好有够专心,徐姐在踏出浴池的一

刹那突然头一重,就往我这边倒来,我伸手轻松地就接住了她的腰。

「徐姐,你还好吗?」

「嗯,没事。出来透会气就好了。」慢慢扶着徐姐来到花洒沐浴器边,移好

凳子让徐姐坐下,目不敢斜视地就拿下架子上的海棉球抹了一些沐浴液后就准备

开工。

「小鬼,你急什么,找个凳子坐下,先陪徐姐说说话。」徐姐并没有直接看

我,而是透过花洒沐浴器墙上的镜子望着我说道。为什么我知道她在看我呢,因

为我不知道眼睛放哪放,只好死死盯着镜子看……

「哦。」从旁边空位上搬了只凳子过来,就这么侧着身坐在徐姐旁边。光溜

溜的坐在另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成年异性面前,真TM尴尬啊。双手老实地搭在膝

盖上,头低低地眼睛直直的望着地板,知道此时徐姐正透过镜子默默注视着光溜

溜的我,我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小鬼,你今年多大了。」透过眼角的余光,隐隐约约地瞥到徐姐正在拨弄

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刚满17. 」老实地低着头不敢随便张望。

「那么小就出来做事,不读书了吗。你叫什么名?」

「哦……那个,我叫王立成。」随便抓了个学校名凑数。

「真的吗?」

「是……是啊,今年刚读高二。」

「臭小鬼,你骗人!」

「啊……我没啊,徐姐,我真的在读高二,没骗……你。」徐姐一定是在试

探我,蛋定蛋定!

「噗嗤!臭小鬼,你边撒谎都不会,结结巴巴的。我替你说吧,你叫刘镇伟,

外号葡萄,说的没错吧。」

「啊?徐姐,你怎么知道的!」日,徐姐怎么认识我?难道小爷我的响亮名

号连雄哥的云舟庄园都有耳闻?

「我不光知道你是谁,我还见过你缠着绷带溜鸟的样子呢,哈哈!」徐姐说

完用手捂着嘴巴一个劲的笑,连下面的那个神秘丛林都在颤抖。

「???」

「想不起来了?」

「徐姐,我确定,以及肯定没见过你。」

「旅游商专的刘菲菲你认识吗?」

「啊?认……认识,不过不太熟。」

「切,连裸照都让菲菲拍,竟然还敢说不太熟,小鬼,我看你是想死了!」

「……徐姐,你和刘菲菲到底什么关系啊,怎么连她前几天拍我裸照的事你

都知道……」刘菲菲这个混蛋,才没几天竟然连外边的人都知道了。

「什么关系?我是她妈,你说什么关系!」

「……不可能,你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你骗人!」这徐姐

也就三十出头,刘菲菲都快19了,她怎么可能是刘菲菲她妈。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十四岁就生了菲菲。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当妈三

年了。」

「……」无语,怪不得刘菲菲那么早熟那么淫荡风骚,原来都是遗传。

「小鬼!你和我们家菲菲上床了没?」

「啊?我们那么小,怎么可能!」我倒,这什么跟什么嘛。

「没有?奇怪,像你这么可口的小点心,那小妮子能放过你?小鬼,你到底

和菲菲好多久了。」

「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话说一半,就被徐姐打断了。

「行了行了,小鬼你就别瞎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改天有空和菲菲一起来

家里吃饭呀,阿姨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好无聊,有时间过来陪阿姨聊聊天解解闷。」

「……」什么时候我成刘菲菲男友了?难道老董和刘菲菲好那么久都没去过

她家?怎么貌似徐姐不认识老董的样子?

「我休息好了,小鬼,过来帮帮你的未来丈母娘搓搓背。」

「……」和刘菲菲一样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像,真TM像,刘菲菲绝对是从

这个女人的肚子里蹦出来的!

「徐……徐姐,那……那个,你想轻点还是用力一点。」拿起海棉球心惊胆

颤的来到这个恶魔徐姐背后蹲着。

「菲菲喜欢轻点还是用力一点的,嘻嘻。」

「……」

「小鬼,你那么害羞干什么?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阿姨我又不会吃了你。」

「……」

「你真没和菲菲上过床?」

「没……当然没……」郁闷,这什么妈啊,怎么老问这种晕死人的问题。

「那要不要阿姨我教教你?未经人事的小处男,阿姨我最喜欢吃了!」

「扑通!」徐姐这么一说,吓得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徐姐,你别……别开玩笑了,心脏病都快给你吓出来了!」

「噗嗤!小鬼,你还真可爱!好了今天不逗你了,留给菲菲慢慢调教你吧。

来,帮阿姨我搓搓背,要温柔一点哦。」徐姐侧身用手拍了拍跌坐在地上的我的

小腿,然后回过头弯起了身子等着我过去搓背的样子。又搞了大半小时,终于把

刘菲菲她妈徐姐给侍候好了,临走前徐姐一个劲地交待有空去家里吃饭!应付了

好一阵才把这位大姐给打发走了。干,刚走一对活宝,又出了一个恶魔!我今天

运气真TM的背啊!

送走徐姐后,空荡荡的浴室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我。靠,现在几点了,差点

把正事给忘了!开了花洒沐浴器随便冲了两冲,擦干身体后赶紧跑出了浴室穿上

了先前脱下的衣服。望着洗衣蓝里放着的几件侍者衣物,灵机一动,找了件合身

的给套了上去。嗯,云舟庄园一楼貌似都是用餐什么的,去二楼看看。悄悄摸摸

的爬上了二楼,奇怪,这层楼怎么连灯都不开的黑里妈鳅的,扶着墙壁这旋旋那

逛逛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连侍者都没看见一个!没道理啊!那么大,那么大

一层的二楼竟然连个日常维护的人都没有,这也太离谱了一点吧?靠,上三楼瞧

瞧去。

上了三楼,整整逛了五分钟,竟然和二楼一模一样,黑黑的一个鸟人都没见

到!!!靠,还真是诡异啊,上四楼瞧瞧去。

……

四楼竟然也是一个人也没有!这雄哥也太奢侈了一点吧,这么大一幢房子就

一楼有活人,其他三层楼都空的。貌似这云舟庄园也就五层楼吧,难道干妈和雄

哥在最顶层???貌似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还是赶紧的吧,搞不好什么都还没看

到别人就散场喽。打定了主意,我摸着墙壁悄悄地往五楼楼梯处走去……

—— 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一代传奇影星在家中去世!曾参演太多经典作品 ...

​一代传奇影星在家中去世!曾参演太多经典作品 ...当地时间 6 月 17 日,法国传奇影星让 · 路易 · 特兰蒂尼昂在位于法国南部加尔省的家中去世,享年 91 岁。特兰蒂尼昂的妻子通过经纪人告诉法新社,特兰蒂尼昂在亲人陪伴下去

2022-06-19

出道十年人气不减 依然是美艳熟女的Valentina nappi

​介绍一位意大利裔女老师,镜头前的她魅力十足,私底下却坚持着女权主义,出道10年一直是美熟女的代表, 她就是Valentina nappi。这位美艳御姐1990年出生于意大利的一个小镇,后来就读于当地的艺术大学,获得艺术和设计学位,

2022-06-19

25种车震姿势完整教学,让你震好震满震的爽!

​许多人都爱玩车震,毕竟性致一来要忍到回家或去旅馆实在很煎熬,而且玩车震还有打野战般的快感和刺激感,但是车子里又小又挤用错姿势的话做起来既不舒服还容易腰酸背痛,在这里小狼就分享25种车震姿势教学,让你能震好

2022-06-19

TZ-061 兔子先生超爽的 CALL妹上门拍无码结果来的是大人物!

​尽管有不少卖家被抓,尽管卖片收钱的方式只要被掌握金流就完蛋,不过平心而论,在AV新法来势汹汹的现在,无码界还是比有码界来得有利一些:因为他们一直就不受日本法律控管,比较知道怎么去「闪」,而且现在有码界的坚

2022-06-19

26条两性冷知识

​谓“食色,性也”,不过啪啪啪的一些小秘密,人体奥秘层出不穷,性知识亦是如此。小编总结出“你不知道的性知识”,帮助读者增加啪啪知识储备。可能很多人啪啪了一辈子都不知道!1、说话音调高的男性精子数量多。在一项

2022-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