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真爱无罪情丝第二章凝雾浓情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真爱无罪 Ⅱ 情丝】第二章 凝雾浓情

第二章 凝雾浓情

因为李梅是赵晨的女友,一直遵循朋友妻不可戏原则的我其实并未特意关注

过她,只是李梅走路的姿态实在太有特点了,她虽不是故意摆动腰肢,但因为身

体关节比一般人要软,所以每走一步浑圆的臀部都会随着步伐轻柔摇摆,整个身

体也如同按照某种节奏一般随之律动,给人一种绵软柔媚之感,仿佛在翩翩起舞,

然而又是那么的自然,完全没有骚首弄姿之态,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同时又却能保

持住一份高雅。

正是这种特殊的走路姿态在不知不觉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难怪两次虽

都只是惊鸿一瞥却依然会让我有种熟悉感。

“永伦!你怎么跑这来了?”李梅见到我也是大感意外。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你呢?自己还是跟赵晨一起?”我边说边向后寻着。

李梅双眼弯成了两个小月牙笑道:“别找了,他没在,这里和我们公司有业

务往来,我在工作带着他干嘛?”

她天生长了一双笑眼,平时即使不笑也似眉目含春,如今这一笑起来就更是

妩媚撩人,再配合她身上那种藏不住的魅感,即使她并非极品美女却也让人为之

心动,“媚而不妖”这是我和关勇背后对李梅的评价。

“对了,上次我在一家足疗馆里好像也看见你了。”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定见,

我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一下两次是否都遇到的是李梅。

“哦?哪家啊?”

“就是商店街对面好像叫什么天足道的。”

李梅一听捂嘴笑道:“呵呵,是吗?那家足疗馆也与我们公司有业务,你看

到的可能还真是我。”

“还傻笑,我还以为你背着赵晨跟人偷情呢,你不怕我给你告黑状啊?”如

今这个困扰我好一阵的疑团终于解开了,我的心情一好,忍不住跟李梅开起玩笑

来。

我这一说李梅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妩媚地瞟了我一眼道:“你告去啊,你看

见我跟谁偷情了?到是咱俩这么有缘总能碰上可大有偷情的机会哦。”

我哈哈笑道:“可别,要偷你也找外面的人去,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这

根媚草还是让别的野兔子来啃吧。”平常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开玩笑开习惯了,见

李梅居然敢还击,我嘴上自然不肯吃亏。

李梅娇嗔着拍了我一下道:“去你的,你才媚草呢!”看了看周围这才敛起

笑容又道:“好了,不跟你贫了,我现在抽不开身,你待会儿可不要急着走啊,

怎么说到我的地方我也得好好招待你们一下,不然回去赵晨该说我慢待他兄弟了。”

我见她急着要走忙道:“不用麻烦了,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也得去找人了。”

“没事,我的事也差不多了,记得一会别急着走啊。”李梅说着就要转身离

开。

还没等她转过身去一个熟悉而尖锐的声音大老远的传了过来“李小姐你怎么

还不来?汪总都等急了……哎,永伦,你怎么在这?”满脸通红叼着根牙签的老

周竟然晃晃悠悠地从拐角处走了出来见到我也是一愣。

“原来你们认识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处都能遇到熟人啊。”李梅见

到老周口中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一脸错愕地看看两人道:“你们……你们怎么认识的?”

“永伦,记得别着急走啊,周主管你也别耽误太久快过去吧。”李梅没回答

我的话逃跑似的摆动着柳腰走了。

看着好像做了亏心事的李梅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我忙一把拉住也要跟去的

老周道:“你怎么在这?”

老周回过身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看起来李小姐是不打算让你知道啊,

不管如何这回你可帮了大忙了。”

“我帮什么忙了?”我不解地道。

老周神态自若地道:“哎,这事反正你早晚也得知道,我就跟你说了吧,托

你的关系咱们公司跟李小姐的公司已经谈成了合作事项。”

我更加纳闷地道:“合作?咱们做唱片的跟她们有什么合作可谈?”李梅的

公司是搞公关的,只与演艺界有些联系,我实在搞不懂她们跟我们这种唱片公司

能谈什么合作。

老周一边剔着牙一边道:“你也知道,唱片业现在不景气,咱们公司要想有

发展必须多元化,我们之前不就一直在考虑涉足影视界嘛,可是像咱们这种小唱

片公司最缺的就是关系了,正好李小姐她们公司接触面比较广,咱们跟她们一合

作今后多出席一些活动,拉点关系这可是咱们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听完老周这一番话我心中已然有些明白此中关节了。李梅之前曾不止一次提

出希望我帮她去撑场,都被我回绝了,如今看来她是见说不动我索性就以我的关

系直接联系上老周了,不然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又怎么可能凑在一起?

“你们是谁先联系谁的?”虽然心中已有答案,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下。

老周打了个酒嗝道:“谁找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各自的需要,这

就就够了。”随即又摆摆手笑道:“呵呵,不说这些了,你肯定不爱听,你只要

配合就好,其他的事都交给我了,回见。”说着带着一身酒气晃晃悠悠地向李梅

离开的方向走去。

老周走了好一会我仍然站在原地呆呆地出神,心里很不舒服。老周虽未明说,

却等于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测,按说李梅公司与我的公司有生意往来这也没什么,

可是她这种越过我直接联系老周的做法实在让我有些接受不了,心里总是觉得很

别扭。

这时一阵带着凉意的秋风吹过,寒意从我敞开着的浴衣串便全身,对我只穿

着游泳裤的身体轻柔地一阵“爱抚”。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急忙收起思绪不敢

再多停留,裹起浴衣向后山跑去。

**************************************************************

说来真怪,很多时候你想要找一个人,尽管地方不大却可能总也碰不上,我

在温泉山庄前前后后转了好几圈,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能遇上妈妈。

走得有些累了的我被冷风吹得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赶紧找了间蒸汽浴室钻了进去

打算先暖暖身子再说。

宽阔的浴室内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围满了木板钉成的长椅,中间围

着一个炭盆,里面一包包的中草药放在烧的灼热的石头上烘烤着,使整个浴室内

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想把冻得有些发僵的身体舒展开来,看了看觉得温度还

是不够,按动了喷雾开关。一阵细如牛毛的水汽铺天盖地地撒下来,被炭石一蒸

立时升起滚滚浓雾,一时间温度急剧攀升,我这才舒服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开

始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一天下来有太多事让我费解了,围绕在我和妈妈身边似乎一下子多了好多

谜团,有些事就就是这样,你平常忽视的并非它不存在,而当你意识到的时候它

却可能已成燎原之势了。

想了一会没有结果,我又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已经有些薄雾的浴室内此时

的光线显得异常柔和,抬眼处唐代建筑风格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匾额,上面

用魏碑刻着“龙朔”二字,水珠正沿着凹处滑落聚集。

“龙朔!唐高宗李治的年号?”我默默地念叨着。

刚刚来到这里我的思路全部被孽海的事情占据着,这时才回忆起来这里的每

间浴室、每个温泉同样都是以唐朝年号命名的,与足疗馆如出一辙。

按照李梅的说法这里和足疗馆与她的公司都有业务往来,我不由得有些好奇,

有明清,有唐朝,会不会还有宋元乃至更早?其他的年代又会是做什么行业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的头开始觉得有些晕沉沉的了,随着四周的雾气和滚滚热

浪的袭来一股倦意上涌,我的眼皮越来越重渐渐的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看

见自己正被熊熊烈火包围着没有出路,我能听到妈妈在远处叫我,却偏偏说什么

也找不到她的身影,急得我四乱转。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

也看不见了,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出浴室来了不少人,似乎还都是年纪大的。

我暗呼一声倒霉,刚才因为太冷看也没看就进来了,现在才意识到这里是中

药蒸汽浴室难怪会招来这么多老人。我抄起浴袍正打算接着再去找妈妈,忽然听

见蒋淑颜的声音传了进来“这是蒸汽浴室,里面还有玛瑙和中药呢,对皮肤特好,

咱们进去蒸一下吧。”

“好,我对这些不懂你说哪里就哪里吧。”紧接着那最熟悉也让我最兴奋,

天籁般的声音传入了耳膜。

我心中大喜精神为之一振,也不忙着走了,端端正正地坐起身来,心中期盼

着她们最好能过来。因为我知道浴室里的凳子虽然不少,但是听声音此时肯定已

经所剩无几了,而我刚才是躺着的,一个人就占了两个人的凳子,所以她们若是

找不到位置很有可能会过来的。

等了一会就听蒋淑颜说道:“你坐这里吧,我去里面看看。”看样子外面可

能还有个空位,我心里一急,暗想怎么不是妈妈过来啊?

“原来你也在这里啊。”拨开浓雾,蒋淑颜出现在我的面前,看我的神情依

旧是一脸的厌恶。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挪挪屁股让出更大的地方给她。

“芷琪,你还是过来这边吧。”值得庆幸的是蒋淑颜很显然也不愿意跟我坐

在一起,回头对着雾气叫起妈妈来。

我心里这叫一个激动,对蒋淑颜顿时好感大增,眼巴巴地注视着前方。在我

热切的目光注视下,妈妈手里捧着一小瓶依云矿泉水,如仙女下凡一般分开浓雾

俏生生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到是我妈妈没有说话把俏脸一沉,转身对蒋淑颜道:“咱们换个地方吧,

这里人太多了。”

蒋淑颜看了看我道:“算了,这时间哪都是人,都没地方坐,还是先在这凑

活蒸会吧,等人少了再走。”

这句话是我认识蒋淑颜以来从她口中听到的最动人的一句,我不禁向她投去

了感激的目光,然而回应我的却是一个恶狠狠的白眼。

妈妈没有说话看样子像是默许了,待蒋淑颜走进雾气之后我急忙献殷勤地又

给妈妈让了让地方,她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绷着脸向我身边的空位坐去。

桑拿房内的木椅子在长时间的烘烤下已经变得非常烫手,妈妈娇嫩的屁股刚

一接触椅子就惊呼一声跳了起来,我看在眼里虽然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随后马上意识到不妥赶紧憋住。

妈妈恨恨地斜睨了我一眼,只好脱下浴袍放在凳子上,自己却还是不敢坐下

去,我强忍着笑意不敢看她的尴尬表情。

看着有点幸灾乐祸一脸欠揍相的我,妈妈一赌气索性走过来大模大样地坐到

了我的腿上。

她的举动或许并未掺杂其他的意思,只是源于我们母子平时习惯的亲昵和一

些赌气的成分,然而突然得到如此待遇的我,却有些受宠若惊,仿佛一下从北风

凛冽的塞外回到了春风拂面的江南。

闻着妈妈娇媚丰盈的身体散发出的淡淡肉香,大腿皮肤传来臀肉柔细滑软富

有弹性的质感,我更是心花怒放,什么困惑疑虑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觉得热血

沸腾,忘形之下一只手揽上了她的柔若无骨的纤腰。

妈妈打开我的手怒道:“别碰我”

我微微一愕不禁莞尔,心想明明人都坐在我的大腿上居然还说不让我碰,这

叫什么道理?当即伸臂再次搂住她,这回妈妈只是象征性地扭动一下身体,口中

却还是带着怒气道:“干什么?你不是不愿让我管你吗?”

我心里明白该哄的时候就得哄,不管老婆还是老妈这都是一样的,亲了一口

她如剥皮鸡蛋般白皙光滑的香肩陪笑道:“我错了还不行吗,刚才我已经把里里

外外都冲了个透,不信你闻闻【热门】真爱无罪情丝第二章凝雾浓情,再没有烟味了。”说着把嘴凑了过去,摩擦着妈

妈细嫩的脸蛋。

“躲开我”妈妈气鼓鼓地道。

“妈妈乖,不生气,不生气啊。”我半撒娇半耍赖地不断在妈妈脸上磨蹭着。

妈妈被我死皮赖脸磨得有些无奈了,秀眉紧锁转过身来戳着我的额头道:

“你再这么不听话看我还要不要你。”

我可怜兮兮地道:“别啊,没妈的孩子多可怜啊,你忍心让我成孤儿吗?”

“谁家的孩子像你似的?说你是不是为你好?还顶嘴!”妈妈余怒未消地继

续抱怨着。

我知道不主动承认错误今天这事是过不去的,只得伸手发誓道:“我保证,

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行,记得你今天说的,我看着。”妈妈见我改正错误的态度良好语气终于

有些缓和了。

我忙不迭地点着头,想了想又道:“不过在人前你怎么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吧?

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被你当着那么多人骂多没面子啊。”

妈妈一听柳眉又竖了起来断然道:“我是你妈,当多少人说你还不都是应该?

有什么丢面子的?”

我凑上去轻吻着她的耳垂柔声道:“谁又知道你是我妈啊?别人可都当你是

我老婆呢。”直到此时妈妈才意识到了我过分亲昵的举动所包含的意思了,微一

欠身想要脱离我的怀抱,却被我两只手死死地抱住,脸蛋一红只得有些羞怯地继

续教育我道:“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任性,我平时说你多少次了……唔。”

看着妈妈娇媚动人的脸庞,和近在咫尺粉嘟嘟有些湿润的小嘴,我忍不住凑

上去一口吻上了这娇嫩的唇瓣,还在强自摆出的母亲姿态的妈妈被这一吻话只说

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整个身体都已经横躺进我的怀里。

我努力用舌头顶开妈妈的牙齿,待小嘴微启之时急忙趁势攻入,寻找着她的

丁香小舌,没用我多费力气柔滑的小舌头就乖乖地伸了过来,任由我吮吸起来。

在我的热吻之下妈妈的身子越来越软,刚刚的强势被彻底瓦解了,整个人仿佛已

经融化在我的怀里一般。

因为身体重心后置,妈妈两条玉润白皙的大腿不自觉地分开了,变成骑跨在

我腿上,这个香艳的姿势更是让我兴奋不已,阴茎慢慢地撑了起来,顶在妈妈的

股沟之间感受着那软绵绵的丰满臀肉,异常刺激。

妈妈有所感觉,臀部轻轻扭动了几下,摩擦得我的阴茎传来一阵快感,离开

我的嘴唇妈妈粉嫩的脸蛋贴着我的脸不满地低声道:“刚保证完就不听话了,又

动歪念头。”

我小声叫屈道:“冤枉啊,它可是最听话老实的,不然抱着这么个大美人再

不起立致敬那才真是不听话不孝顺呢。”

妈妈被我的话逗得终于忍俊不止,露出两个小梨涡“吃”地一声笑了出来,

在我耳边昵声道:“那我还该感谢它了?”

我们因为怕被别人听到一直都在用耳语对答,这样的低语本就让人听来浑身

酥麻,如今妈妈这样软语温声带点挑逗的语言更是刺激得我心痒难挡,双臂更加

用力将她柔弱的身子紧紧搂住喘着粗气道:“那你现在就来感激它吧,这几天可

把它憋坏了。”

妈妈没有回答好似并未听见我的话,只是闭上了眼,身子有意无意地轻轻蠕

动了了几下就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胸口上。

棉絮般的水雾在四周翻滚着,微弱的灯光照在雾气上折射向四方,使整个空

间看起来如梦似幻,叫人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我胸口的肌肤紧贴着妈妈光

滑如绸缎的后背,又是在这样的温室内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搂抱着,三魂七魄早就

丢了一半,恍恍惚惚地只剩本能了。

见妈妈没有抗拒的意思,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两只大手开始抚摸上妈妈柔

嫩光滑的大腿低声坏笑道:“妈,你是不是上次尝到甜头了?还想要啊。”

妈妈闭着眼俏脸一红啐道:“呸,谁像你这小色鬼,整天总不想好事。”

我笑道:“可是你现在这么挑逗我,一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不负责哦。”

妈妈被我如此一说有些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紧张地看了眼四周道:“这里是

公共地方你可别乱来,实在不行咱们回去再……”

她这幅如待宰羔羊的神情立时将我的兽欲推上了顶峰,况且四周被雾气包裹

着本就让人有种安全感,这也更增我的色胆,不待她把话说完我的一只手已经从

泳衣侧面滑了进去握住了妈妈一只坚挺、饱满的乳房。

妈妈没想到我说来就来吓了一跳,双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胳膊阻止着我的进一

步侵犯,挣扎着小声求饶道:“好伦伦,别闹!这里不行。”

因为着急加上蒸汽浴室本就很热,妈妈粉白的脖颈此时已经布满了细小的汗

珠,好似露水凝结在豆脂上一般,我看在眼里胯下的阴茎又为之坚硬了很多,不

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妈妈脖颈上的汗珠,又在她的耳背上轻啄了两口,无视她

的抗议另一只手开始顺着细如凝脂的大腿肌肤向双腿之间摸去。

当我的手来到热乎乎的双腿之间时,妈妈大腿一用力将我的手紧紧夹住,口

中低声讨饶道:“好儿子,别闹了,听话。”因为她现在必须两只手分开来阻止

我,这样一来就抵抗反而显得更加无力了。

我的欲火已经完全被撩拨起来那里还能收手,凑上去低声在妈妈耳旁道:

“晚了,现在谁也不能让我把妈妈你这只小羊羔放开了,你今天算是遇到坏人了。”

妈妈挣扎着还想要挣脱我,却怎么有我的力气大,我紧紧搂住妈妈的纤腰,

上面的手已经捏起了挺翘的小乳头,下面的一只手则伸进了泳衣里摸到那已嫩滑

的阴唇。

妈妈的小穴果然很敏感,我只轻轻一碰触,她的身体就颤了一颤发出一声细

若游丝的轻吟,我的手在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湿漉漉毛茸茸的穴口渐渐流出湿

滑的液体,我明显感觉到阴蒂在我的不断抚弄下逐渐硬挺了起来,更多的液体也

顺着我的手指缝流了出来。

随着我不断深入的爱抚,妈妈的抵抗力正一点一滴地慢慢被瓦解掉,身体已

经再难支撑,只得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胸口上喘着气。

“芷琪,一会你也去办个贵宾卡吧,以后有机会咱们一起来,省得我一个人

没意思。”这时蒋淑颜的声音突然从对面传了过来。

“哦……好啊!”妈妈努力使声音看来平静地回答着。

“其实来这里最好的季节是冬天,外面飘着雪花泡在温泉里才舒服呢。”蒋

淑颜似乎没打算这么快结束对话继续道。

“是吗……很好啊……”妈妈一边忍受着我的侵犯,偏偏还要故作镇静地和

对面模糊不清的蒋淑颜对答着,她的这个样子更是在感官上和心理上都对我形成

了最大的刺激。

蒋淑颜见妈妈似乎并没有继续谈话的兴趣就此沉默下来,这时不知是谁按了

浴室里的喷雾按钮,一阵水雾喷了下来,还没等到地上就被蒸发成热气飘散开来,

一时间满眼雾气除了眼前的事物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和妈妈仿佛一同到了一个与

世隔绝的白色世界,而我浑身的血液也随着浴室的温度开始沸腾起来。

现在除了怀中的妈妈我已经再看不到别的东西,只有耳中传来身边人或低声

或高声的对话,依稀还能分辨出有个老人正在口若悬河地在讲述着养生之道。

然而谁又知道就在他们的身边,正有一个儿子的手伸进了母亲的胯下,玩弄

着自己妈妈那湿漉漉的小穴,而这个本想要教育儿子的母亲却只是娇软无力地靠

在儿子身上,任由儿子的手在自己美好的肉体上放肆地去探索那本不该是他来触

碰的地方,却丝毫没有抵抗的意思。

妈妈被我上下其手的抚摸娇喘声难以控制地逐渐变大,我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只好放缓了手上的动作,将妈妈的身体重心移到一条腿上,腾出一只手来从游泳

裤边上把我早已坚硬如铁被禁锢多时的鸡巴掏了出来,贴上了妈妈白嫩的屁股上。

妈妈的皮肤遇到我热乎乎的阴茎,就像被烫到一样身子惊得一颤,随即以我

想象不到的速度,慌忙地用小手去抓我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水汽和汗液的缘故妈

妈一抓没能握住我的阳具脱了手,阴茎被她这一拨弄扑楞楞一动,“啪”地一声

敲打在她的屁股上,吓得妈妈轻呼出声。

看着她慌乱的样子我不禁失笑道:“很滑吧?”

因为我这次没有压低声音,所以浴室内每个人应该都能听见,妈妈瞪着一双

漂亮的大眼睛扭过头惊愕地看着我,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继续若无其事地道:“沾了水就是很滑不容易拿住,把手擦干净再试试。”

这回不等妈妈开口对面的蒋淑颜却答话道:“你们拿什么呢?”

“哦,我不小心把水弄掉了。”机智的妈妈在最短的时间内急忙找了个理由

搪塞过去,小手却还是伸到背后握住了我的东西。

“哦,要不你先给我吧,我手干。”蒋淑颜道。

我一听这话忍不住再次笑出声来。

只听妈妈答道:“不……不用了……我拿到了。”说完回过头来责怪地瞪着

我,握住我阳具的小手晃了晃,那秋水般的明眸里满是惊慌和羞愤,粉白的脸蛋

上也是绯红一片,看到这个眼神我才忽然有些明白,原来她是怕被别人看见我的

东西,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过鸡巴这样被妈妈柔嫩的小手握着,却也让我这个压抑许久的小兄弟得到

了些许安慰,我一脸得意任由她握着阴茎,又把手伸进了泳衣重新握住那让我爱

不释手的圆润乳房,并悄声在妈妈耳边挑逗道:“妈,你还真护食,自己的东西

说什么也不让别人拿。”

妈妈被我这样一说真的是又羞又窘,拦也拦不是,放手也放不是,扭捏着在

我怀中不知如何是好。

我忽然觉得这种只有两人听得【热门】真爱无罪情丝第二章凝雾浓情懂的谜语实在有趣,继续大声道:“我想回老

家。”

妈妈听我又提高了声音大凛道:“好好的回家干什么?”

我坏笑道:“回去看看生养我的地方啊。”

这一出口只气得妈妈狠狠地在我腿上掐了一把,嘴上却故作镇静地道:“等

有空我陪你回去。”

我又压低了声音道:“我现在就要回家。”

妈妈把脸一板扭过头来压着声音道:“你再胡闹我真生气了。”

虽然她极力想要摆出一副吓人的样子,却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柔媚动人,而

且我抚摸着她阴部的手传来的感觉却是她另一张嘴诉说的截然相反的意思。

我刚想再凑上前去逗逗她,忽然看见面前雾气中人影晃动,好像正有人向我

们走来。虽然这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但是我却意识到了此时再要整理衣服只能

搞出动作更加引起对方的注意,只好停下了动作。妈妈也同时发现了危险的靠近,

心有灵犀地与我采取了相同的举措。

此刻我的一只手还在泳衣下面握着妈妈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还停留在妈妈

的双腿之间,而妈妈的小手也还紧紧地握着我的阴茎,我们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动

作静静地看着来人,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凝固住了。

推荐阅读

潘金莲、李瓶儿、春梅三人不同的情欲

​《金瓶梅》中潘金莲、李瓶儿和春梅三人来说,对于个体情欲的追求截然不同。潘金莲伴随着主体意识觉醒的味道,不顾社会礼法,不信任何说教,只相信自我,努力去主宰自己的命运。与此不同,李瓶儿、庞春梅主要是出于原

2022-06-14

修道速成18方便秘法

​寻气以阴跷为先这句话的意思是:气生于阴跷。神光下照阴跷,就容易引生内气。阴跷是八脉之一。就奇经八脉来讲,阴跷脉通,则奇经八脉皆通。阴跷的部位在会阴穴,是采气的关键穴窍。阴跷一脉,上通泥丸宫,下透涌泉,

2022-06-14

线下生意不好干,生活服务商家怎么办?

​“餐饮业不好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声音了。无论是持续反复的疫情带来的各种不确定性,还是餐饮行业本身走到了精细化运营的十字路口,成本高企、消费者越发挑剔、线下生意更难了。去年已有不少大牌餐饮连锁选择区域

2022-06-13

三上悠亚顶级日本AV女优

​就算说三上悠亚是日本AV界的「至宝」,一点也不言过其实。一说到日本最具人气的AV女优,就是「三上悠亚」。从「前偶像」转战到AV业界,现在已经是最顶级的AV女优。喜欢AV,却不知道三上悠亚的人几乎没有吧。从「前偶像」

2022-06-13

漫威新剧《月光骑士》,惊悚、奇幻,注入微恐氛围!

​漫威在流媒体剧集上的尝试可以说非常成功,有《洛基》《旺达与幻视》等口碑超好的珠玉在前,《月光骑士》也稳妥地撑起了一片好评。全新人物、全新故事的开发,暂时独立于MCU宇宙中的其他角色,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很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