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小静第一至第二章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小静】(第一至第二章)

第一章

九二年高一的时候,班里转来一个东北小县城的女孩,名字叫荆小静。

荆小静是个打扮很土气的女孩,而且北方女孩发育的早,尤其是身高方面,

十七岁已经一米六八,这在很多南方的城市都是非常少见的,至少我们这个班里

所有女生站在她面前又要仰着头说话,所以来到学校大半个学期几乎没有什么女

生愿意和她作朋友。

她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虽然看上去十分努力,但第一次考试还是只排在

全班的最后几名,半学期后老师终于将她的座位调到了班级的最后一排,和我作

了同桌。

我父母都是北方人,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调动工作来到这个南方城市,所以

我在十七岁时已经是身高一米七七,整个班级是最高的,所以尽管我得学习成绩

还不错,但我还是坐在最后一排。

本来班级里很少男女生同桌,但后排只有我的身边有一个空位。原来我得同

桌坐过两个男生,可惜一个两个月前被我打进了医院,另一个上星期自习课时被

我揍的鼻口氽血,虽然没敢告诉老师,却悄悄找学校调到其他班级去了。

我从小生活在民风彪悍的东北,打架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在我小学的时候,

男孩子在学校打架到飙血简直像呼吸一般自然,可到了这个南方的城市,互相厮

打已经是奇观,见血的斗殴一年都很少在学校里发生一次。不过南方人的嘴可是

非常恶毒的,学校里的学生还算有点血性,偶尔打架,大街上两个大男人对着骂

上几个小时却毫无实际动作的情况比比皆是。

上初中的时候,我打架还被学校处分过几次,上了高中之后我也学聪明了,

一般惹到我的学生,我都是放学找没人的地方堵着打,打完了再威胁一番,基本

上就没有敢告诉老师的,我打人下手狠,但却很有分寸不会造成重伤,基本上一

次就可以打服,而且只要不把脸打的太难看,一般的学生也不愿声张。但是如果

有人公开挑衅,我基本动手就是要见血的,几次下来大多数同学都怕了我不再试

图招惹我。

我的凶悍让我在男生中基本没什么朋友,谁让这是个重点高中,大多学生都

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不过在女生中人缘还算不错,好几个女孩子对我还有点意

思,偶尔和感觉不错的女生悄悄躲到学校外面的公园里亲亲抱抱,女生的身体基

本都摸了个遍,但还没有真正的性经验,毕竟那个时候社会风气还很保守,可以

接触的性知识少的可怜,互相摸摸已经是胆大包天,一时冲动摸过之后反倒害怕

的刻意疏远起来。

打了上一个同桌后,班里就没有男生肯和我坐同桌,最后老师只好将新来的

女生调到了我的旁边。

刚开始的时候,荆小静几乎没和我说过一句话,老师让她到后面去坐她也老

实的收拾书包安静的坐了过来,不过下课的时候她趴在桌上悄悄的流眼泪。陌生

的地方加上同学的冷遇,现在连老师也基本上放弃她了,其实也难怪,虽然是重

点高中,但各科老师大多都是本地人,讲课的时候难免带有地方口音,初来乍到

的东北女孩能听懂一半都是奇迹了,这样就是再努力成绩进步也很有限。

好像是从一个她不懂的问题开始,老师在讲台上说了半天,她在下面干着急,

就是听不懂。看她实在可怜,我用普通话小声给她复述了一遍老师讲的内容(东

北的普通话是全国最标准的,尤其是长春到哈尔滨之间的地区,虽然带点地方特

色,但基本上全国都能听懂)。我的同桌非常惊讶的发现,原来她身边就有一个

说话可以完全听懂的人。

学生间的交流就是从一些小事开始,首先是一些功课的交流,然后是一些小

小的琐事,从小小的纸条到低声的切切私语。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和周围的同龄

人不太合拍的人,没多久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不到一个星期,我就知

道了她家居然和我家只隔着一条街,竟是遥遥相望的两个小区。

小静是个非常要强的女孩子,自从知道我们两家离的不远,周六周日便成了

我给她补课的固定日子,虽然我并不是那么热心,但总是经不住她的软语相求,

其实小静还是挺漂亮的,只是不太会打扮,穿的衣服都不错,就是搭配起来总是

显得土气,不过这也足够让我经常牵就她了,要是长得像个恐龙,虽不会像男生

一样揍她但也决不会多理睬的。

虽然占用了我很多的休息时间,却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由于给她补课,

我也等于把学过的知识重新温习了一遍,高一期末考试小静从班里的倒数十名变

成了正数二十几名(班级里一共六十多个学生)成了中等生,我从原来的十名左

右一下变成了第二名。

对于学生来说成绩地上升获得的好处还是很多的,首先老师的态度就有了明

显的转变,本来男女生同桌,而且经常切切私语,肯定会有些风言风语,班主任

老师早就找我们分别谈过话,我们的回答都是:因为小静听不太懂本地的方言所

以有些课业上的问题需要我给她解释。老师当时也权且认可了这个理由,期末考

试的成绩下来为我们的理由给出了坚实的证据,为此老师还在课堂上公开表扬了

一番,我们成了同学之间互相帮助的典型凡例。

我的父母都是公务员,而且是很忙的那种,一出差十天半个月是经常的事情,

一年有半年不在家里,就算不出差,因为各种应酬也难得在家里吃顿饭,他们一

直担心无法照顾我的生活和学习而对我的成长有什么影响(主要是怕学习成绩下

降,那时素质教育的口号还没有现在这么响亮,考试成绩就是学生的一切!),

期末考试的成绩拿回家里,终于让他们彻底放心,干脆对我进行了放养式教育。

小静的爸爸是个生意人,开了间不大不小的公司,成天忙的脚底朝天,小静

的妈妈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靠着丈夫的收入过着比较富裕的生活,主要是在家

里照顾小静和她的妹妹。

期末考试结束后就是漫长的暑假,我原想好好的放松一下,可小静却对考试

的成绩并不满意,依然整天跑到我家里来让我给他补课,不知为什么她不喜欢呆

在家里,以前我也去过她家几次偶尔见到她的父母对我还是比较热情,可小静大

多的时候还是到我家来学习,并不太热心邀请我去她的家里。

小静很努力,可我却并不十分热心,好不容易熬到暑假,本想痛快的玩一下,

被她拴住我还玩个屁啊。

假期给小静的补习,我完全心不在焉,布置一些习题后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跑

到客厅里抱着游戏机打个昏天黑地,小静也很乖巧,将不会的习题都赞在一起问

我,倒是不怎么打扰我玩游戏,只是断了我想出去到周围的河湖里痛快的玩水的

机会。

南方的夏天热气来要人命,就像生活在蒸笼里一样,成天身上汗腻腻的难受,

恨不得一天冲八次澡,以往一倒夏天我在家里都是整天光着膀子晃,小静来了后

我怎么也不好意思整天就穿个裤头,最少也得套上个跨栏背心什么的,可是没多

久就湿个通透,一天得换两三件。我这人本身就有点懒,父母不在家更是无拘无

束,有时换下来的往旁边一扔根本懒得洗,没几天就赞了一大堆满是汗味的背心

短裤,看着都难受得很。虽然小静后来发现,经常帮我洗干净,但我是来天后我

还是干脆光着膀子乱晃了。

好像是一次我光着膀子席地坐在电视机前打游戏,小静有个什么问题要问我,

来到我身后时看到我正战的激烈,就坐在我身后等我打完,打到通关时我扔下手

柄舒展酸麻的胳臂,忽然感到手肘碰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当时没注【热门】小静第一至第二章意,只觉的

很舒服,还用肘揉了两下,回头看时才发现小静满脸通红的坐在我身后,我立刻

反应到刚才碰的一定是小静的奶。

没有尖叫,也没有摔门跑出去,小静就那么红红的脸低着头坐在我身后。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很奇怪,一方被占了便宜却不声张就会助长另一方的

得寸进尺。刚才我还在担心会不会挨骂,毕竟小静不是那些明确表示对我有意思

的女生,不过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反倒开始明目张胆的打量起她的胸脯来。

我怎么从来没注意到,小静的胸脯已经发育的这么壮观了!白色的衬衣里鼓

出了好大的两团,凭我刚才手肘上的感觉,这丫头只在里面穿了个小背心,肯定

没带胸罩。

「又有不会的题了?」我站起身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问她。

「嗯」她轻轻的回答,显然我的不在意让她少了一些害羞和尴尬,女生都会

这么自欺欺人的。

我伸手将她拉起来,两手放在她的腰上推她走进书房,作了这么长时间同桌,

不是没有过肢体接触,不过今天放在她腰上的双手感觉格外柔软。小静似乎也察

觉到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走在前【热门】小静第一至第二章面腰肢似乎有点不自在的扭动起来,越发让我

感觉到她有了女生的味道,双手不自觉的上下轻轻抚摸了两下。

来到书桌旁,我和她并肩坐下,一直手拿起笔开始在纸上写画公式,另一之

手却没有从她的腰上拿下来,就着么搂着她装模作样讲解起来,其实连我自己都

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不过小静也肯定没听到我到底在胡说什么,因为我的另一只

手已经一点一点的从她的腰肢爬上了胸脯。

我的手从下面开始往上爬的时候,小静的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但接触到她

的胸脯时她整个人竟瞬间的软了下来,头整个埋到了胳臂里趴到桌子上,隔着衣

衫托着她一只奶,我的手开始轻轻的揉捏,我知道现在急不得,以前曾经因为没

经验毛手毛脚的将一个女生的奶捏出好几个青印子,除了换来一顿好掐,就再也

没让我碰过一下。

轻轻揉了几下小静奶子的下缘,我就将手放了下来,这时候要是就抓上满把,

有可能小静会顺从,但更可能会甩开我跑掉,看样子她对我还是有点意思,但是

太猴急了恐怕她会羞得逃走,虽然不一定翻脸,不过几天不理我还是很有可能的。

尽量克制着,我还是理顺了思路将题讲了下去,小静一直红着脸,也不知听

没听进去。不过从那天以后,我对小静的小动作立刻多了起来,以前都是两个人

正儿八经的一个讲解一个听,现在我每次给她讲题都紧紧挨着她,大多数一只手

都是揽在她的腰上,有时还装作不经意的碰碰她的奶子。

我已经感觉到小静肯定对我有意思,我的亲密举动总是让她脸红,可她却从

不推拒。

有一次,我为小静讲解一道习题,也许是在我的骚扰下,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讲了三遍还没有弄懂,我气的一把将她按在我的腿上,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

小静「啊!」的一声跳起来,双手捂着被我打过的两瓣浑圆的臀肉,满脸通红,

眼睛却像要滴出水来。

我一开始也为自己的举动吃了一惊,不过怎么看小静也不想生气的样子,反

倒她那又羞又委屈的眼神让我心里一颤,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第二章

「你要再听不懂,我还打你的屁股,这是惩罚。」我装作冷着脸说到。

小静红着脸看着我,好一会儿,低下了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小静坐下,我的心却像长了草一般,简直像是胡言乱语似的又给她讲了一遍

刚才讲过的习题,她听的懂才叫有鬼了。

「站起来。」小静自然是没有搞懂我讲的是什么东西,于是我装作板着脸说

到。

小静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却乖乖的站了起来。

「趴在桌子上。」

「啪!」看着小静趴在写字桌上撅起的浑圆的小屁股,我再也忍不住,一巴

掌拍了上去。

「啊!」小静一声轻呼,然后用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我的巴掌并不重,可

落下去却在她的臀瓣上轻轻的揉了两下。

「啪!」第二下拍下去,我已经不满足隔着一层不算太厚的布料,一把掀开

了她的裙子,一条粉色的纯棉内裤包裹着两瓣浑圆白皙的臀肉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下面已经硬起了一根粗大的铁棒槌,幸好小静背对着我趴在桌上没有看到我

宽大的裤头上支起一个大大的帐篷。

「啪!」手掌与小静臀肉的接触,荡起一丝涟漪,女孩屁股上的肉可真柔软。

「你居然尿裤子!」我的手掌迟迟不肯离开小静的屁股,忽然感觉到掌缘下,

小静两腿间的内裤上渐渐的湿了起来。

「呜……我没有!」小静被手紧紧捂着的嘴里呜咽着发出声音。

我一愣,忽然想起以前偷看黄书的情节,还有和其他女孩偷偷摸摸的情景,

立刻明白了那一片越来越湿的是什么东西。在心里嘿嘿……的笑了起来。

「谁说的,你这里明明湿了好大一片。」我故意说着,手指一下按在了那片

湿掉的内裤中间,隔着内裤一条湿淋淋的缝隙一下子包裹住了我的一小截指尖。

小静浑身像触电一样猛的颤抖了一下,捂着嘴的双手一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

手,握得紧紧的,却没有将我的手推开。

「我一定要看看,你一定是尿裤子了。」我恶声恶气的说到。

「我没有……我没有……」小静的脸埋在满桌的书本中拼命的摇着头,两手

死死的抓着我还在她两腿间的那只手。可她忘了,我还有一只手,一下拉住她的

内裤边缘,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褪到了膝盖上。

两瓣浑圆雪白的肉球中间,挤出一道深深的沟鸿,一窝粉色的菊花眼儿下,

饱满细嫩的肉丘中间一道湿淋淋的粉红色肉缝,几缕已经被打湿的微微卷曲的绒

毛贴在肉丘上散发着淫靡亮泽的光芒。

「不要……小勇!」(到现在还没介绍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个勇字,学

校里稍微亲密点的女生都叫我大勇,小静比我大了两个月,一直叫我小勇)小静

真的有些慌了,趴在桌上的上身抬起来,想要蹲下身提起内裤。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怎么可能还让她站起来,大手在她背上一按,小静又趴

在了桌上,双腿用力挣扎,屁股撅的更高了。

「还说没有,我闻闻是不是有尿臊味儿。」我已经不管是不是什么强词夺理,

胡乱找了个借口就一头埋在小静的股沟里。

在我的鼻尖顶在小静的菊眼儿上,整个嘴唇都包住小静那条湿淋淋的肉缝时,

小静像没了骨头似的摊在桌子上。

好闻的香皂味儿,稍稍有一点点腥,透明的津液黏黏的舔在舌头上有一种涩

涩的感觉,没有黄书上写的那么夸张的什么少女天生的体香,不过这味道足以让

我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后来我才明白女人身上天生分泌出来的雌性体味,

就是男人最猛烈的春药了。

「小勇……别……啊……」我的舌头已经完全埋进了小静的肉缝里,小静趴

在桌上用手紧紧的捂着脸,不时发出细细的如泣如诉的呢喃和呻吟。身体也不是

的颤抖一下,不只是给我碰到了什么敏感的地方。

我用力掰着小静两片雪白的臀瓣,将小静的整个下体都细细的舔了一遍,甚

至连那窝粉嫩的菊花都舔了几下,直到实在忍不住下面的大家伙硬的像要爆炸一

样。

我站起身三下两下的脱掉了大裤头,连蹬带踹的甩掉里面的四角内裤,差点

被绊的摔了一跤。

当我坚硬的肉棒摩擦着小静下体的绒毛,一阵乱顶乱撞时,小静终于回过了

神,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

「小勇,求求你……我爸知道了一定打死我的!要是学校知道了,咱俩就完

了,再也别想念书了!」

小静软软的哀求并不坚决,可我却真的吓了一跳。高一的时候曾经有一个高

三的女生被同班的同学搞大了肚子,当时女孩的父亲找到了学校,抓住那个男生

打得满脸是血,最后两个人被双双开除。我倒不怕小静的爸爸揍我一顿,但要是

被学校开除,我爸肯定会打断我的腿!

我有些泄气的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不过下面的小弟弟还是怒目圆睁的高高翘

着,我发现小静居然红着脸在偷偷的瞄了好几下,我有些生气的一把将她拉过来,

光光的屁股坐在我的腿上,这个时候我也不再找什么借口或装作无意了,胳臂环

过她的细腰,手直接插进了她的上衣里抓住她的奶子用力的揉了几下,手指间就

夹住她的奶头。

我拉过她的一只手,让她握住我的大肉棒,握着她的手上下套弄了几下,就

松开让她自己动,然后将手顺着她小肚子下面的毛毛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

小静似乎有点惊讶我真的放过了她,带着一点歉疚,红着脸温柔的给我套弄

肉棒,对我在她身上放肆的双手也挺起胸脯,微微分开双腿悄悄的配合起来,只

是将红的发烫的脸藏在我的颈侧,说什么也不肯让我看到。

小静温柔的迁就,让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混蛋,紧紧捏着她一只奶子的的手

再也使不下力气,开始轻轻的揉弄起来,下面乱捅乱扣的手指也跟着她身体的颤

动寻找起她敏感的地方。

过了一会,我抽出她衣襟里的手,搬过她抵在我肩膀上的下颌对着她的唇吻

了下去……

从她生涩的动作来看,小静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吻,但她吻的很投入,渐渐的,

我们从侧着头,到我将她抱起跨坐在我的双腿之上,面对面的勾出她害羞的小舌

纠缠在一起。我一只手伸到她的臀后拖住她的臀瓣,手指不是的在她的股沟中挖

掘她的津液,湿湿的中指不时的骚扰一下她嫩嫩的小菊眼儿,搞得她在我怀里一

阵扭动。另一只手当然又是老实不客气的解开了她的衣襟,将她胸前的两团颇有

规模的肉球揉出各种美妙的形状。

小静一首搂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始终握着我的肉棒轻柔的套弄。

「小静,快点儿……」我嘴里叼着小静的嫩舌,模糊的说道,呼吸越来越急

促。

小静握着肉棒的手开始快速的套动。

我的尾椎一阵发紧,猛的用力吸住小静的香舌,托住小静臀下的手,中指和

食指深深的陷入了她的肉缝和菊眼儿,在小静腰肢的剧烈扭动中肉棒喷出了一股

股乳白的精液,击打在我们两人的胸前,甚至喷到了我们的下颌上。极度的快感

中我感觉到放在小静臀下的那只手被一股热流彻底打湿。

推荐阅读

火爆华人区的AV女神,黑化张韶涵——樱井莉亚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曾经在萝莉系备受期待,但因为身体原因错失了许多机会,在日本AV界反应平平,却在华人区爆火,被誉为AV张韶涵:樱井莉亚樱井莉亚老师虽然引退很久了,传世的作品其实也不多,但关于她的讨论却从没有

2022-06-17

女主持佟瑶:酒后内急,在江边“小解”,不幸落水身亡,令

​在主持人届也有很多长相比较出众的,很多人也因为自己的长相和主持风格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而今天要说的这位女主持人,也是因为自己的主持风格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但是可惜的是她却因为一场意外,生命终结在32岁。0

2022-06-14

逾50个日本AV女优Twitter突被封,疑遭恶意检举,网民狂艾特大

​许多日本AV女优都会经营自己的推特Twitter帐户,作为自己作品的宣传以及和观众互动之用,一些知名女优如三上悠亚、深田咏美等的推特跟随人数更是以百万计。但最近推特爆出灾情,逾50位日本AV女优的推特账号被无预警封锁,

2022-06-14

游艇上的泳装女郎都是从哪里来的?

​事实上,游艇上的泳装女郎大多都是被骗来的。英国模特杰兹·艾格,在拒绝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豪华游轮单子后对媒体爆料说:“我告诉经纪人我是模特不是应召女。”“但他却回答道这是业内每个人都知道的规矩。声称有两个

2022-06-14

艾滋病源于大猩猩,人类又对大猩猩做了什么?

​艾滋病的“前世今生”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截至2017年底,全世界范围内的艾滋病患者,有三分之二来自非洲。而且由于目前还没有药物能根治艾滋病,只能通过抗病毒来进行治疗,所以艾滋病患者将承受巨大的痛

202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