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背叛11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背叛】(11)

「哒哒哒。」

匆忙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高跟鞋特有的音色瞬间让我判断出来者的身份。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掌握好时机猛的冲出去。

果不其然,柔软的嫩肉被我故意伸出的手臂撞的凹陷出一个大坑。

「啊!」

一声尖叫,妈妈被我撞倒在地。

我也顺势一屁股坐在地上。

「啊,江涛,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妈妈神色慌乱,连忙夹紧双腿,撑着地面就准备站起来。

乖乖,妈妈随身到底装了多少条丝袜啊。早上出门穿的那双已经在我口袋里

了,刚才在器材室,分明是灰色丝袜。这转眼功夫就又弄了条肉色的穿上,真是

心思缜密啊。

我连忙抓住妈妈的手,将她一把拉起来。

「嗯?什么味啊,怎么一股子鸡蛋的腥味?」

妈妈的手心黏黏的,不出意外,应该是粘着李光华的精液了。

我皱着眉道出疑问,顺便观察着母亲的反应。

妈妈顿时有些窘迫:「啊,是啊,刚才妈妈吃了一个茶叶蛋,身上又没带纸

巾,正准备找个地方洗手呢。」

漂亮的皮草大衣此刻沾满了灰尘,我眼珠一转。

「对不起了妈妈,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周边的情况,不小心给你撞

倒了。看你衣服上都是灰,我给你拍拍吧。」

不等妈妈回到,我就绕到妈妈背后,冲着妈妈的腰和屁股就是几巴掌上去。

「哦……」

妈妈竟是一声娇喘,整个身子都有些软了。

但是毕竟是在我面前,她还试图维持严母的形象。

「够了够了,这灰拍是拍不掉的,你别白费功夫了。对了,你为什么不去吃

饭,这个点溜到这里,嗯?」

妈妈强势的主导着话题的主动权,而我则早已想好了对策。

「今天不饿啊,正好散散心,我也没想到能碰到妈妈你啊,不过话又说回来,

妈妈你怎么也在这个地方啊?」

妈妈憋了半天,才蹦出「散步」这俩字。

我微微一笑,也没深入谈讨这个问题,妈妈一定会顾左右而言他的说一些鬼

话来干扰迷惑我,可惜我早已洞悉这一切,妈妈的伪装根本没作用。

「算了,我也不问了。我刚才发现个大情况,正好报告一下。」

我调整了下表情,严肃的说。

妈妈下意识的抓紧袖口,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的望向别的地方。

「哦…甚么情况啊…你说吧…」

「我刚才在器材室看到一对寡廉鲜耻的狗男女在垫子上交配,妈妈,你说这

是大事不?」

妈妈本来办完事的一脸桃红,刹那间褪去颜色,比那树枝上的雪还要白。

「你…你说什么…你…看见了什么?」

妈妈结结巴巴的问到,她的身影竟有些佝偻。

高挑威严的妈妈此刻却是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惧

和哀求。

时间就在此刻停顿,我的脑海里却飞速闪过无数念头。

本来我的计划是,在李光华的「引诱」下,一步步的获得妈妈身体的使用权。

我,「浪子郭嘉」发给李先生的流程是。

一,引诱「儿子」观看一场男女之间的性戏。

二,将「妈妈」沾满精液的贴身衣物送给「儿子。」激发其性欲。

三,李光华露面,直言要带「儿子」去乐呵乐呵。然后将「儿子」带到被束

缚在大床上,带着面具眼罩和口塞的「母亲」面前,在二者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

下,发生性关系。

四,邀请「儿子」前往李先生家里。「儿子」不带任何遮掩物,可以自由说

话,然后让他在「母亲」掩盖身份,清楚的了解着将被亲生儿子的插入的情况下,

完成母子乱伦。

当然,「儿子」在「母亲」体内发射精液之前,千万不能让「儿子」发现

「母亲」的真面目。

最后,揭开真相,彻底击垮美人母教师的心理防线,让其彻底放弃尊严,成

为李先生用来淫乐的一条母狗。

在这种情况下,妈妈在无可奈何的被我插入内射,想必对将来调教妈妈也是

大有裨益的。

至于让李光华也跟着吃肉喝汤这件事,反正暂时也阻止不了,干脆就坦然的

接受这一现实吧。

但是人总是会变得,就像小时候,我天天嚷嚷着让妈妈给我做可乐鸡翅,炸

薯条。但现在一看鸡肉和土豆就没有食欲。

【热门】背叛11清晰又敏感的发现了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机。尽管有风险,但是我还是义无

反顾的决定要去实践了。

我露出牙齿,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没听明白吗?妈妈,那好,我带你去

现场看一看。」

妈妈的手被我紧紧攥着,她脚步凌乱,跌跌撞撞的跟在我背后。

一脚踹开器材室大门,绿色的海绵垫上还有着湿漉漉的水痕,我将妈妈推到

垫子前,伸手一指。

「看,这就是他们留下的痕迹。」

「啊…」

妈妈倒退一步,撞在我的怀里,她仰起头,惊慌失措的说:「看到了…看到

了…我们快走吧…」

我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走?为什么要走?我还想同妈妈还原一下当时的

场景呢…」

妈妈如遭雷击,她哆嗦着,颤声道:「小涛…你…刚才说什么?妈妈没听清。」

「哦?没听清楚吗?」

我双臂一推,妈妈尖叫着摔倒在海绵垫上。

「小涛!小涛!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妈妈挣扎哀求着,她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恐惧。

我骑在妈妈身上,将她的双手举在头顶。

「别激动啊妈妈,来看看这是什么?」

我使出浑身的劲才勉强控制住妈妈的身体,抽出手来从口袋里掏出那双被乱

成一团的丝袜。

「不…这…这是…」

妈妈像是被抽去灵魂一样,全身肌肉都松懈下来,她放弃了抵抗,眸子里倒

影出我狰狞又疯狂的面孔。

我自顾自的将妈妈的手捆在桌腿上,一粒一粒的解开妈妈大衣的衣扣。

「诶,刚才那么急匆匆的被人打断,妈妈你一定没有得到满足吧?嘿嘿嘿,

就让儿子好好的补偿一下吧。」

穿过针织衫,我径直摸上了妈妈的大奶子。

嗯,就像是揉开的面团般,温暖而柔软,我的小兄弟也意气风发的抬头挺胸。

「妈妈,舒服吗?」

雪白的酥肉在我的掌中变换形状,我淫笑着同妈妈讲话。

妈妈失去焦点的瞳孔这才有了神采,她如梦初醒。剧烈的扭动身子。穿着丝

袜的修长美腿弯起膝盖,有一下没一下的撞着我的背。

「住手!小涛,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妈妈啊!」

妈妈半抬起头,她徒劳的试图阻挠我的行动。

但是我怎么说也是占据主动的一方。收拾个被绑住双手的女人还不是手到擒

来?

妈妈的上衣被我推到胸上。两只大白兔雀跃着蹦了出来。

「啧,妈妈,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儿子,你能让个和我一样大的坏学生压在身

子下肏到高潮,就不能让我摸摸你的奶子?」

我往后坐了坐,压住妈妈的大腿,这样她就不能再踢我了。

妈妈呢喃着:「你…你都知道了…你…你看到他了…」

「我当然知道了,不仅如此,我还知道那个「奸夫」是谁哦,李光华嘛,对

吧?啧啧啧,妈妈你天天说不让我跟他玩,是不是怕我撞破你们的关系呢?」

我笑着把妈妈脚上的高跟鞋除去:「妈妈,就是你这双鞋让我认出来你了呢。

毕竟刚才在窗外,我只能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屁股和这双鞋,啧啧。我是不是很细

心呢?」

妈妈盯着天花板。她可能是想要找个能糊弄过去我的说辞。不过我也不在意,

因为她无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她刚刚在这里,和一个名为李光华的学生,毫无

廉耻的苟合。无论她是自愿还是被迫,这些东西无关紧要,也没人在乎,大家只

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可以了。

我滔滔不绝的羞辱着妈妈,如果能用语言的力量彻底击垮妈妈的尊严,那就

再好不过了。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我变本加厉的吐露着恶毒的字眼,给妈妈按

上一个又一个淫荡下流的标签。

然而事情总是难以预料的,我根本没想到失魂落魄的妈妈竟然会突然反击。

清澈的珍珠水滴从她眼角滑落。妈妈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那还不是都因为你?」

妈妈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她努力的撑起半个身子,横流的泪水将她的淡妆冲

开。

因为愤怒而通红的脸蛋却扭曲成了我没见过的样子。

「那天你说给我洗衣服,我一开始很感动,觉得你是长大了,知道为妈妈做

些事了,可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变态的举动,被人录下来了?你知不知道,你

那个所谓的好哥们李光华,拿这个东西来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他的要求,就让

你的兽行公开。都是你这个畜生!我才会沦落成现在这样的!都是因为你!因为

你!」

妈妈哭喊着,言辞之间横溢着无尽的怨恨和痛苦。

我一时间竟被妈妈吓得有些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张开嘴吧却又说不出话

来。

她一边用脚狠狠地踢我小腿肚子,一边咒骂道:「我就不该生下你这个禽兽

不如的东西,动物还知道对母亲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你却拿我袜子自渎。现在更

是要对我用强,你的良心呢?你对的起我和你爸吗?」

妈妈愤怒的呼呵如当头一盆凉水般浇灭了我蠢蠢欲动的欲火。面对暴怒的妈

妈,我再一次习惯性的准备退缩了…

迟疑片刻,我还是解开了妈妈的束缚。

妈妈松了口气,快速整理了一下衣服,撑起地面坐了起来。她将脚放进鞋子

里,正要坐起来。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抓住妈妈手将她扶起来。

「滚开!」

妈妈毫不留情的甩开我的手,她连用正眼看我都不愿意。好像我这个人是个

行走的垃圾一样。

「妈,别生气了,是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我小跑着堵在门口,祈求着母亲的原谅。

「呵呵,现在知道我是你妈了?刚才你怎么就一点对母亲的尊重都没有呢?

我可不是你妈,也不敢当你妈。」

妈妈冷笑着看着我,在她有些红肿的泪眼里我甚至看不出哪怕一丝的亲情。

我喉咙发干,咽了口吐沫。

「妈,」

「让开!」

我嗫嚅着低下头,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

「啪。」

我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火辣辣的脸颊充血肿起,一个醒目的巴掌印宣泄着妈

妈的愤恨。

「你还不让开吗?」

妈妈眯起眼,眼神里充满了寒意。

她掏出手机,将一个电话号码呈现在我的面前。

「好,我这就让你爸爸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衣冠禽兽!」

一句话,迅速点燃了本就处于爆发边缘的激烈情感。

我一把夺过手机,快速的输入一个网址,然后打开某个帖子。

「呐,你看过之后再决定要不要给我爸打电话。」

妈妈接过手机,只看了一眼,便全身无力的坐倒在地。

她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图片里,浑身赤裸,任男人宰割的无耻女人,正是她

自己。尽管马赛克遮住了半张脸,但是她的体型,她的脸蛋轮廓,肯定瞒不住这

些朝夕相处的亲人。

「这些东西…你是在哪看的?还有多少…这样的照片?」

妈妈的表情透露着颓然,她在我面前再也不能维持住那个富有威严的母亲形

象。

我又拿过手机,重新筛选了一下关键词。

拿过来垫子,我坐到妈妈旁边。

「来,看吧,七页,超过一百个帖子,大部分帖子都有着不只一张的照片,

我已经按时间顺序给你排好了,如果你想看,诺。」

妈妈伸手接过手机,拢了一下额头上散乱的发丝。

她随手点开一个帖子,忽略前面大段侮辱性的文字,一张张耻辱黑暗的照片

在快速滑动的进度条里一闪而过。

匆匆两眼,妈妈关掉了浏览器。

她将头埋进双腿中间,呜呜的低声哭泣起来。

我试图安慰妈妈,告诉她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这些帖子,包括帖子里的影

像资料我都可以删的干干净净。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这些东西早就被无数人传播,分享,浏览,下载。

就算我删了这些,别人就束手无策了吗?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看来,删除资料这个手段并不能帮我赢得胜利,我需要换一种方式,彻底终

结李光华对妈妈的控制。

「妈妈,别伤心了,我还有个事要告诉你。」

妈妈没有动作,还是沉浸在悲伤中不可自拔。

我能理解这件事对妈妈的打击,她被人凌辱奸淫的不雅照在一个色情网站上

明目张胆的供人赏阅,甚至她的儿子都看到了这些东西,并将她认了出来。

那遮住眼睛,薄薄的马赛克根本就没什么用,身边熟悉的人,如果看到这些

东西,只要稍加观察,细心一些,不难认出来。

毕竟像妈妈这样的大美人,还符合职业,年龄之类的条件。其实还是很少见

的。

「其实,今天我来这里,是李光华叫我来的。」

我将李光华今天的行为合盘托出。生怕妈妈万一真是对李光华有些情絮,还

暗示了一波,李光华隐隐对她的肉体有些厌倦。

妈妈抽了下鼻子,从口袋里拿出个纸巾擦了擦眼泪。

「你是说,李光华那个王八蛋终于要放过我了?」

她三分怨恨,七分庆幸。似乎对李光华把她当做个玩腻了,随手丢弃的肉玩

具而不满,又对终于可以结束这段噩梦般的日子感到一丝希望和放松。

我叹了口气:「没这么简单,妈妈。他虽然玩腻了,但不代表他不会让别的

人来伤害你啊。」

妈妈如遭雷击,木然的低下头:「是啊…是啊…这个魔鬼不会放过我的,这

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什么?他还真让别的人和你做过?」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妈妈。

显然,一个母亲,肯定不想和自己儿子谈论和多少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发生

过性关系这个问题。

「所以,这个今天下午,都是李光华一手导演的,妈妈,你要相信,我也是

被他坑的。」

妈妈冷笑道:「是啊,是啊。你是被坑的。怕是还乐在其中,巴不得顺水推

舟搭个顺风车不是?」

我嗫嚅着说不出话。

「行了,回去上课吧,今天的事,不许和别人说,更不许告诉你爸,明白吗?」

妈妈眯着眼,语气不善的对我说。

我点点头侧身让开门口。准备放妈妈离开。

妈妈经过我身边的同时,突然扭头看了我一眼。

「你说,有没有办法,把李光华送进监狱呢?」

我愣了愣:「啊,迷奸妇女肯定是要判刑的,证据什么的也很好得到,不过

这样一来,妈妈你的名誉就…」

妈妈轻笑一声:「当然不牵扯到我身上了。我问你,制作和散布这些不好的

东西,是不是犯罪呢?再说,他对那些受害女性,难道就没有采取什么违法手段

吗?」

我咽口口水:「妈妈,你的意思是?」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就不能侧敲旁击的收集点有用的东西吗?」

「可是,就算他说了,也不能当做证据啊,口嗨什么的,每个人都说过啊。」

妈妈拍拍身上的灰,「哒哒哒」的踩着高跟鞋。

「反正我们娘俩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妈妈背后:「那,李光华安排的这个…我还继续做下去吗?」

妈妈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我:「你上了大学,就别没事回家了,等你毕业了,

随便找个别的城市,我和你爸出钱给你买套房子买辆车,不是逢年过节的就别回

来了。」

我一愣,瞬间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心中一阵狂喜。

妈妈看着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她没等我回应,就转过身迈腿欲走。

「呕…」

突然,妈妈扶着墙一阵干呕,我赶忙跑上前去拍拍妈妈的背。

妈妈吐了点酸水,脸颊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等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安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扶着妈妈,慢慢的向教室走去。

以下是废弃的第十章,版主大大帮忙排班下,希望不会影响大家的体验

「江涛,江涛!你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来,林晚晴关切的摇着我的胳膊。

我看着这个同桌兼女友,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没事,学累了发会呆,反正老师不在教室,怕什么。」

林晚晴拉住我的手放到口袋里,亮晶晶的果糖装了满满一口袋。

「吃点糖吧,心情会好点的。」

她长得并不漂亮,只是那双温柔的眼睛在微笑时总会变成一弯明月。

一个多月来的日子,黑暗几乎将我吞噬,当我差点陷入深渊时,她像一颗启

明星般照亮了我的人生。

「喂喂,江涛,王老师最近怎么老是不看晚自习啊。感觉她上课也有些心不

在焉的,是不是生病了呀?」

我剥着糖纸的手一顿,又恢复正常。

将草莓味的方糖放进嘴巴里,丝丝甜意滋润着心房。

「我也不清楚,可能的确是身体不适嘛。」

什么身体不适,我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

一个半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李光华对妈妈的掌控也越来越深。

我想起电脑里那密密麻麻的视频,图片和文档。这些东西记录着一个女教师

悲惨的屈辱经历。

九点四十多分,面色疲惫的妈妈匆匆走进教室。她整理好书本,没过两分钟

下课铃便嗡嗡响起。

林晚晴偷偷的拉住我的手。

「放学了,路上注意安全吧。」

我也轻轻的揉揉她的脸「早点休息,别学习到太晚,我先走了,明天见。」

一路无言,空气清新剂也遮挡不住那雄浑的男性精子气味。我知道,妈妈此

时此刻正夹着她的学生的精液。

打开家门,妈妈直接冲进卧室拿起换洗的衣服。她甚至来不及脱掉高跟鞋,

便慌乱的进了卫生间。

我打开电脑,登陆论坛。

浪子郭嘉:「老李,今天又去遛狗了?」

李先生:「嗯,当然了,每天的饭后娱乐活动嘛,对了,照片我传到云盘了,

移动设备上的我就不留备份了,这两天我妈回来了,查的严,嘿嘿嘿。」

嗯,遛狗,遛的是一条名叫王玥的漂亮母狗。

晚自习,他会牵着她在空旷的校园里散步。

这个活动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之久。

自从上次妈妈差点被李光华搞到失禁之后,妈妈便再也不敢在晚自习的时候

留在教室。

这不是妈妈第一次在教室抵达高潮,在学生面前被人玩弄到四肢发软,浑身

无力。这样的经历已经太多太多。

我打开文件夹,里面满满的是妈妈各种各样被羞辱暴奸的视频。

鼠标移动到文件前,我犹豫片刻还是点开了名为& amp;amp;lt;

美熟女教师的生日晚宴& amp;amp;gt;的视频。

这个视频是我亲手剪辑整理的。

那是妈妈四十岁生日的晚上。她向学校请半天假。独身一人前往李光华的魔

窟。

我就在学校的厕所里全程收看了这场直播。

视频开始时,妈妈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了。一双沾满精液的黑色

丝袜蒙住了她眼睛。

她滴着口水的红唇里塞着一个中间空出位置的口球塞。

红色绵绳绕过臂弯,一对本就挺拔的丰胸仿佛脱离了地吸引力。

两个夹子夹住耷拉着的黑褐色乳头。平坦的小腹下,一根粗大的肉棒正在妈

妈的桃园蜜穴里进进出出。

「欢迎收看本期节目——美熟女教师的生日晚宴。」

李光华扭过头,兴奋的对着镜头念出开场白。

镜头一转。李光华的脸出现在屏幕的中央。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呢,是我亲爱老师的四十岁生日,所以呢,我让

她请了半天假,叫她来我的家里,享受一下这充满学生敬意和诚意的晚宴。」

他将摄像机的镜头移向背后。

妈妈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被金属支架强行撑开,她被禁锢在按摩椅上,一脸

惊恐的看着摄像头。

「呐,王老师,有什么想和网友说的吗?」

妈妈努力的撇过脸:「不要,别拍,求你了,不要…」

李光华笑笑:「老师还是这么的害羞,明明会给你的脸打码,声音也会变一

变。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嘛。」

妈妈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你让我下来吧…我会听话的。」

李光华拽住妈妈有些下垂的乳头,那原来饱满的紫葡萄在他的虐待下,已经

完全成了黑褐色,她们甚至失去了大部分弹性,软趴趴的像是两个面片。

「那可不行,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

李光华有些变态的笑着:「况且我觉得把你捆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无论怎

么做,你都只能摇动着身子,凄惨的哀嚎,就像一头待宰的母猪一样。」

说罢,他搬起小板凳,坐到妈妈两腿中间。

打开工具盒,他取出一根水笔,在妈妈的阴唇周围画出一个心型。

「老师的生日,也是老师的新生。前三十九年,她的生命里没有我,就如同

开在深谷的兰花。虽然美丽,但没人赏识。可是,她三生有幸,遇见了我」

无视妈妈的哭求,剃刀刮下一搓搓阴毛。一个有些不规则的心形图案显露峥

嵘。

妈妈剧烈的摇摆着身子。

刺啦一声,剃刀狠狠划掉一节毛发。

李光华有些郁闷的摇摇头,抓起皮带对着妈妈的下体一顿抽打。

「啊,住手,呜,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动了,不动了。饶了我吧。」

妈妈甩着头发,她的阴唇有些红肿,还飞溅起丝丝粘稠的水线。

李光华将水笔捅入妈妈小小的菊穴。

「这次别动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温柔点,别逼我。」

妈妈噤若寒蝉,面如死灰的看着天花板。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

勤劳的剃毛匠专心致志的工作,没多大会功夫,妈妈茂密的小草坪就被剃了

个干干净净。

就像小孩子那样,光秃秃的下体中间,两片闭不上的唇肉无声的哭泣。

李光华将水笔抽出,又把埋在菊花里的串珠挖出来。

他把妈妈从情趣功能椅上放下来,抱在怀里。慢吞吞的挪到镜子面前。

成熟魅惑的女教师却如同一个小孩子,被男人把着双腿,露出光秃秃的耻丘。

「呜,呜呜呜呜呜…」

妈妈难以置信的摸了摸空空如也的下体,嚎啕大哭起来。

「哎,别哭嘛,多可爱?是不是啊王老师。你觉得我给你设计的新造型如何,

你喜欢吗?」

妈妈沉浸在悲伤里,她含糊的呜咽着:「不…还给我…呜…我不喜欢…」

肉棒像是一条盾构机,一往无前的刺入妈妈的后庭。他凶猛的似乎要把睾丸

也塞进妈妈的体内。

一根带着倒刺的按摩棒也塞进了妈妈的阴道。

「王老师,你不够诚实,总是说着那些和你真实感受完全相反的话,所以我

决定好好惩罚你!」

天呐,两个远超规格的棍棒塞进妈妈的身体里,她痛苦的无法言喻。

这不是享受,只是李光华单方面的施暴和凌虐。

妈妈手脚乱舞,她的指甲挖进李光华的皮肤,换回来的只是男人更加剧烈的

进攻。

「王老师!再给你个机会,你到底喜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

「喜欢…喜欢…喜欢。」

妈妈哆嗦着重复着,她穿着黑色丝袜的足尖蜷曲着,豆大的汗滴从她的额头

上滑落。

「快…求你…射出来吧。」

妈妈哀求着。

李光华一声虎吼,顶住妈妈的肥臀喷射着子子孙孙。

他慢慢的放下妈妈,拿着一片透明的黑色纱布擦擦肉棒上的精液。定睛一看,

原来是条女式情趣内裤。

妈妈撅着大屁股,脸朝下,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撅着屁股等肏的母狗模样。

她的屁眼被扩张的无法恢复原样,那灌满肠道的精液宛若泉眼一样潺潺溢出。

李光华用脚踢了踢妈妈的大屁股。「王老师?还能动一动吗?咱们去吃生日

蛋糕吧。」

妈妈撑起手臂,想要起身。李光华却一把拉起她的黑丝美腿:「走不动没关

系,你可以爬啊。来,王老师,我帮你!」

李光华提着妈妈的大腿,肉棒无缝对合妈妈的淫穴。

一对人力活塞四轮车组装完毕,与其说妈妈在向前爬行,不如说被男人用肉

棒顶着走。

路途并不遥远,她们穿过客厅,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四根粗

大的红色蜡烛插在厚厚的奶油上面。

李光华将趴在地上的妈妈抱起来:「来吧,王老师,来许个愿吧?」

妈妈强忍着羞意,双手合十,闭上双眼。

「啊…我…许愿…结束了,快…放下来我。」

妈妈祈求着,她的肉洞还被男人占据着,控制不住的淫水和前列腺液飞溅在

蛋糕上。

以她对李光华的了解。她敢肯定,这些被污染的部分最后还是会被男人逼迫

她吃下去。

李光华充耳未闻,性器交合的地方「噗嗤噗嗤」的为蛋糕增添着新的味道。

「老师,许愿完了要灭蜡烛喔,不过我们今天不用吹,我们用水灭,哈哈哈。」

星星点点的淫水根本无法浇灭燃烧的蜡烛,眼看着奶油上的添加剂越来越多,

妈妈再也抵抗不住波涛汹涌的浪潮。

她带着婚戒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呜…来了…又来了…」

肉棒脱出,阴道里的春液和精子决堤而出。

在李光华疯狂的大笑声里,蜡烛纷纷被浇灭。

「王老师,开心吗?」

「开心,开心。」

妈妈强行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脸。

「开心就好,来来来,可以开始吃蛋糕了,老师你喜欢奶油吗?来尝尝。」

李光华将奶油涂满整个阴茎。眼神示意。

对于口交这件事,妈妈也不怎么抗拒了。她张开嘴巴,将整根肉棒纳入喉道。

白色的奶油粘在妈妈的琼鼻和脸颊上,妈妈很快就把奶油吃的干干净净。

李光华重复着添加奶油的动作,直到他再一次的在妈妈的嘴里发射。

「呼,王老师,我们缓缓,一会儿我要给你个惊喜。做好准备吧。」

我关掉视频,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很清楚了。

正如视频开始的那一幕,妈妈被绑在椅子上接受着李光华的侵犯,然而被丝

袜遮住眼睛的她并不知道,那天晚上有三个不同的人品尝了她的肉体。

而那些人,不过是些网络上的所谓「优质单男」。

当然,妈妈也可能知道这一事实,但她无力反抗,只能装作鸵鸟。

现在,李光华的所有能称得上把柄的东西,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只要我愿意,

分分钟都能帮妈妈脱离他的魔爪。

然而,人是会变的。看了妈妈这么多的视频,我一直在问自己,李光华就算

了,凭什么那几个平平无奇的网友也能享用妈妈成熟的美肉呢?

事已至此,我怎么可能就这样将一切结束,妈妈虽然还有些不情愿,但她的

身体的的确确的适应了李光华的调教。

从对手撸的抗拒,到三洞齐开的麻木。妈妈身上每一处可以使用的地方都沦

为了男人的玩具。

这些时间的经历,给妈妈的身体和精神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妈妈的玉背,留着无法消退的鞭痕。乳头变黑变扁,胯下的两个洞都松垮了

许多,颜色也浓重了许多。

更可怕的是,妈妈的精神状态变得有些不稳定,她常常从噩梦中惊醒,然后

躲在被窝里熬到天明。

现在,她已经不得不借助药物的帮助才能安然入眠。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躲在幕后出谋划策的角色,下一步,我要亲自入场,享受

我的战利品。

李光华对「我」的信任已经非常深刻,他的脾气,性格,思维模式已经通通

被我摸清。

我转过电脑椅,清冷的微光映衬着我同样冷冽的脸。

妈妈,你注定是我的囊中之物。

白驹过隙般,时光匆匆溜走。周五的下午,我正要掏书,却摸到一个布片。

我不动声色的低下头,用身子遮挡住半个桌兜。

一个湿漉漉的c字裤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可以可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我环视四周,果不其然,李光华正坏笑着盯着我看。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

李先生:「军师啊,我感觉对她的身体已经有些厌倦了。她身上的三个洞被

我都玩烂了,还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玩法,让我再维持维持对她的性趣。」

浪子郭嘉:「我想想啊。性虐待,暴露,捆绑换人都玩过了。真是有些伤脑

筋啊。」

李先生:「是啊,现在唯一能提起性趣的就是她那对炮架了。穿上丝袜,对

我还是有些诱惑力的。但是其他的吧,真有些乏了。」

浪子郭嘉:「有了!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你要不要听一下。」

推荐阅读

咿哦嗯啊让男人酥软的四种叫床声

​如果把性爱比作一部交响乐,那视觉、触觉、听觉和嗅觉则分别扮演着弦乐、木管、铜管及敲击四类乐器。然而,大部分人只注重了前两项,却忽视了听觉和嗅觉的重要性,演奏出来的乐曲自然显得有些单调。作为性爱的添加剂

2022-06-30

我们连雪糕自由也失去了

​怀念有盐水棒冰的夏天你 有多久没买到过 5 元以下的雪糕了?前段时间,吴伟走进便利店,随手拿了两根不起眼的雪糕,以为也就七八元,没想到结账时嘀嘀两声:37块5,惊得他当场石化。他顶着尴尬,硬着头皮回去换了两根,好

2022-06-30

曾经的徐州烧烤,现在的徐州小妹

​嘴馋,这家烧烤一直在我的味蕾里打转,买上高铁票,核酸出发,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一上高铁居然是憋屈的一等座,就是那种夹在商务座里的一等座,屁股打滑,还是个情侣座,难受了半个小时,一直到下一站。下一站居然来

2022-06-19

地球内部正在疯狂“喝水”,每年吞噬数亿吨的水,水都去哪

​地球上竟然有这么多会喝水的洞!一个直径一米的洞一天可以喝掉大约3万吨以上的水,那么一年就可以喝掉大约1000万吨水。要知道,水资源对于人类来说有多重要,如果按照这个速度,那地球上的水资源岂不是早晚要枯竭?据了解

2022-06-19

夺冠日后,偶遇斯蒂潘

​昨天勇士夺冠,为库里庆祝完之后,就去看杜兰特的推特,果然,他被各路网友花样嘲讽有说他下赛季又要加盟勇士了的,有说蹭来的冠军不算数的,有说格林公式闭环的,杜兰特也被整破防了,自己承认自从16年加盟勇士那一刻

202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