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御女天下未删节455章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御女天下】(未删节455章)

第455章开始玩侄女刘诗诗

过了好半晌,梦璃才从快乐中回过神来,可是林天羽那大宝贝射了一次后依

然坚挺,不禁芳心乱跳,瞥了一眼旁边的侄女碧瑶,吃吃笑道:「诗诗,过来吧!

姨妈完事了!」

刘诗诗以为林天羽和姨妈结束战斗都穿好衣服了,哪知刚转身一见他们还保

持那暧昧的姿势,不禁呀第一声惊呼,如花娇靥晕红如火。

梦璃探出一把拉住了侄女的小手,格格笑道:「诗诗,上来一起玩吧!姨妈

一个人满足不了天羽……」

「啊……不……不能……他……」

刘诗诗羞得俏脸绯红,娇躯乱颤,暗想这怎么可以呢?他是堂弟呀!

梦璃自然知道侄女的心思,浪笑道:「孩子,娱乐圈的水很深啊!你要是真

没有一个靠山,别人终归要欺负到你头上的,天羽这个靠山刚好!」

说罢她用力一拽,登时将刘诗诗也扯上了床,冲着林天羽媚笑道:「儿,小

妈把侄女也送给你了。」

此时林天羽正处在欲念高涨的时候,管她亲姐姐还是堂姐呢,爽后再说,反

正已经和她姨妈乱过了,那也不差她侄女这一个,两人同床,刺激呀!

他也不管刘诗诗是否真心愿意,一把搂住秀丽清纯的刘诗诗那盈盈一握的柔

软细腰,抚摸着她香娇玉嫩的身体。

刘诗诗又羞又怕,出于恐惧,她尖叫了起来。

姨妈梦璃赤着身子在一旁柔声安慰着:「孩子,别紧张,一会儿你会感到无

比快乐的。」

说着她将侄女上身穿的白纱衣全褪了下来,盯着刘诗诗那饱满坚挺的酥峰,

吃吃笑道:「诗诗,你那里都熟透了,还没被男人吃过吧?今天让你堂弟吃几口,

很舒服的。」

刘诗诗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脑海「轰」的一下一片空白,这时姨妈梦璃已

经褪掉了她上身最后的防线,美丽的胸脯就展现在林天羽面前。

林天羽嘿嘿一阵邪笑,紧紧握住了刘诗诗的一双柔软翘耸的酥乳,揉搓着撩

拨着顶部红红的圆尖。

「啊……」

刘诗诗发出处女第一声美妙的呻吟,从来没有男人触摸过她如此敏感的部位,

在林天羽的抚摸下,艳丽娇美、清纯可人的她全身雪肌玉肤一阵阵发紧、轻颤,

芳心又羞又怕,脑海一片迷乱。

林天羽一只手在刘诗诗的衬衫里握着刘诗诗的玉乳抚揉,另一只手伸进刘诗

诗的裙子,沿着她那美貌诱人光滑玉嫩的修长美腿向上摸索着。

刘诗诗的裙子下只穿了一条又薄又小的亵裤,而林天羽已然用手指撩开刘诗

诗的三角裤边缘,把手贴着刘诗诗柔嫩娇滑的肌肤伸进刘诗诗的亵裤中抚摸起来。

刘诗诗的小蛮腰猛的一挺,修长玉滑的粉腿猛地一夹,把裙子中游动的手紧

紧地夹在了下身中,也许是由于害怕、羞涩,也许是由于紧张、刺激。

「咯咯……怎么样……很舒服吧?」

梦璃娘娘也在一旁助阵,玉手不断地揉捏着侄女娇嫩如水的肌肤。

恍恍惚惚中,刘诗诗只觉得下半身一凉,原来是林天羽解开刘诗诗的裙带,

把刘诗诗的裙子从她光滑玉美、修长雪白的粉腿上脱了下来!

只见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刘诗诗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

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胴体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

她那绝色娇美的芳靥娇红如火,清澈的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

着那一双剪秋水双瞳,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那一片

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双柔软玉滑、娇挺丰盈的刘诗诗椒乳,颤巍巍的玉乳顶端,

一对樱红如血、娇羞稚嫩的「花骨朵」含羞初绽……

望着这样一具活色生香、千娇百媚的诱人胴体,林天羽欲火万丈地低下头紧

紧地含住了刘诗诗的一只娇嫩柔软的乳头吮吸起来,伸出舌头在刘诗诗的柔软玉

乳上轻舔着那娇羞的红蒂。

刘诗诗顿时脑海一片空白,芳心楚楚含羞,花靥涨得通红,玉颊娇晕无限。

林天羽那根又粗又长、硬梆梆的东西就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令她心惊肉跳,

刘诗诗芳心楚楚含羞,暗暗问自己:「这难道是他那个令姨妈如此舒爽的大宝贝

吗?可是怎么会变得这样大,又这样粗长,而且还这么硬?」

刘诗诗高贵秀美的粉脸羞得更红了,更令她娇羞万般的是随着他在她下半身

的抚摸,她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得湿润腻滑了。

林天羽的手插进刘诗诗的三角裤中轻抚着那柔软细滑的刘诗诗小腹,轻捻着

那上面柔柔卷曲、细软纤滑的刘诗诗细毛,不一会儿,又顺着柔软微凸的处女阴

门上那条娇滑玉嫩的「玉沟」向刘诗诗的下身深处滑去,只觉手指上越来越湿,

越往深处伸去越滑,不一会儿,已是满手泥泞了。

刘诗诗秀美娇翘的小瑶鼻的喘息声越来越变得急促起来,柔美鲜红的小嘴终

于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电麻般的肉体刺激而娇哼出声。

「嗯……唔……噢……噢……啊……呀……」

林天羽的两根手指继续挺进,轻轻捏住处女那敏感万分、娇滑柔嫩的阴珠揉

弄轻搓起来。

「啊——」

一声迷乱狂热而又羞答答的娇喘,刘诗诗玉体欲火如焚,那下身深处的幽径

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酥痒,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男人

猛烈占有而更直接强烈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

刘诗诗芳心欲念高炽,但又娇羞万般,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肉欲淫火和羞涩

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

梦璃预感到林天羽要进行正式进攻了,在一旁心疼地娇声道:「天羽,我侄

女是第一次,您轻一些,可不要太急哦!」

「嘿嘿,小妈,我知道……」

林天羽腾出一只手来,伸进了梦璃下面的沼泽地,开始叩挖起美妙的春泥来。

「啊……真坏……讨厌了……一起玩呀……」

梦璃媚眼如丝,嫣然娇哼着。

林天羽嘿嘿干笑道:「当然了,我最喜欢双飞……哈哈!」

他一边撩拨着梦璃的身体,一边用膝盖分开美丽诱人的刘诗诗那含羞紧夹、

忸怩不开的一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硬邦邦的龙根顶进刘诗诗湿润淫滑的玉溪

中,微一用力,龙头挤开了处女那稚嫩无比、娇滑湿软的花瓣!

他再一挺腰,滚烫巨硕的龙头就已套进了刘诗诗那仍是处女的桃源洞内,圣

洁处女那嫣红娇小的可爱密道口被迫吃力地大张着,容纳包含着那强行闯入的巨

大异物。

刘诗诗如痴如醉了,好象恍然醒悟般,她知道这根又粗又长的宠然大物正好

可以填满她那空虚万分的幽深花径,可以一解心头那如火如荼的肉欲之渴。

林天羽只觉得她密道内那柔软而又弹性的玉壁阴瓣紧紧地箍住了那粗大硬烫

的棍头时,舒爽无比,欲焰焚身,猛地一咬牙,搂住少女纤柔的如织细腰一提,

下身向前一挺。

「啊……痛……痛……啊……」

刘诗诗娇羞无奈的轻嗔道。

「史诗乖啊,刚开始是有点痛的,一会儿就好了……」

林天羽耐心地安慰着,旁边梦璃也伸出手轻抚着侄女的肉核,帮她消减疼痛。

林天羽那巨大的龙头早已刺破了刘诗诗那圣洁的处女膜,一股鲜红的处子落

红从刘诗诗那狭窄、娇小的阴道口渗了出来。

只见那滴在洁白床单上的处子落红,鲜艳刺目。

虽然花房中塞着一条庞然大物,但那种麻痒难搔的感觉又使得刘诗诗盼望着

更激烈、更疯狂的肉体刺激和侵略,下面又变得滑腻不堪,一股乳白的处女爱汁

又流出刘诗诗体外,濡湿了一大片洁白柔软的床单。

林天羽开始进攻了,缓缓有力地从密道中抽出阳具,仅留下一截龙头套在刘

诗诗的密道口内,当他从刘诗诗的阴道内抽出时,那又长又粗大宝贝与她那异常

紧窄娇小的肉道内的玉壁嫩肉紧密而火热地摩擦、挤刮……

随着他在她肉道中的抽出,一股可怕的空虚和失落感迅速的漫向全身,刘诗

诗秀美的螓首不安地左右扭动着,芳心饥渴难耐,一双修长娇滑的雪白玉腿不知

所措地绷紧、放松、又绷紧。

林天羽开始研磨起来,故意不深入,搞得刘诗诗痒痒的,娇呼起来:「林公

子……不要这样弄了……好痒……进来嘛……」

「不要叫我林公子,叫我哥哥!」

林天羽嘿嘿笑问道:「为什么不要这样弄了?」

「哥哥……求你了……妹妹受不了……好难受……」

刘诗诗如痴如醉地呻吟道。

林天羽知道她刚刚破身抗不住这么强烈的刺激,就是三四十岁如狼似虎的女

人也受不住的,所以他腰一挺,再次完全进入了少女的体内!

刘诗诗那紧窄娇小、柔嫩淫滑的花瓣急迫而又有点羞涩地紧紧裹夹住那又粗

又大的宝贝用力咂紧。

林天羽被这欲火如焚的清纯少女、欲语还羞的绝色佳人那销魂蚀骨的痉挛紧

夹弄得欲仙欲死,他逐渐加快了节奏,越刺越重,撞得刘诗诗那柔软平滑、雪白

结实的小腹啪啪作响!

刘诗诗的花道中虽有分泌物润滑,使花径湿滑不堪,但那强烈而异样的刺激,

醉人而舒爽的摩擦还是令刘诗诗和林天羽都欲仙欲死,刘诗诗更是娇啼婉转,含

羞呻吟。

「噢……啊……呀……噢……噢……唔……」

刘诗诗那一双修长优美、雪白浑圆的娇滑玉腿随着他的插入、抽出而曲起,

随着他抽离而又放下,一颗娇柔的玉女芳心沉浸在被他挑逗起来的狂热欲海淫潮

中。

与此同时,林天羽一只手在她母亲梦璃身下的活动也愈发猛烈起来,深入到

体内的手指灵动至极,将一股股的银白色蜜汁抠了出来。

「啊……儿子……真坏……抠得……舒服……快点……好深……」

梦璃也妩媚地呻吟起来,俏脸红晕如火。

望着这对姑侄女在他身下婉转承欢,林天羽真是有说不出的成就感,他对刘

诗诗的进攻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刘诗诗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

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

汗,她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

合欢的极乐高潮。

林天羽那巨大的龙茎把貌美如仙的刘诗诗那紧窄娇小异常的阴道玉壁的每一

分空间都塞得又满又紧,硕大浑圆的滚烫龙头紧紧地顶住了她密道深处那娇羞初

绽的柔嫩花蕊。

「啊……啊……好深……噢……呀……」

刘诗诗那敏感至极的处女花心被顶到,不由得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

第一次与男人合体欢乐,就尝到了那销魂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

峰,领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欲高潮,刚刚还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娇羞处女的身心都

再已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肉体刺激,她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美妙高潮中昏晕过去了。

林天羽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抽插、顶入,浑身舒爽无比,在一阵最快速度

的顶入后,主动泻出了阳精,滚烫的液体淋淋漓漓地射在刘诗诗那稚嫩娇滑、羞

答答的花心上,直射入少女幽暗深遽的子宫内!

「啊——」

处于昏迷中的刘诗诗被他一下子浇醒了,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身子一阵电

击般的轻颤,再次射出一股宝贵的处女玉液,湿濡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

林天羽感受刘诗诗的窄紧,猛地拔出来,腰身一沉一挺,竟刺入旁边梦璃泥

泞不堪的身体内。

「啊……噢……」

梦璃忍不住被插得大叫起來。

林天羽在梦璃娇躯上猛力抽干数下,又转移到碧瑶那里干几下,只弄得这姑

侄二人呻吟浪叫之声不断!

林天羽在小妈梦璃那边呆到了五点多种,林天羽这才意犹未尽的朝家中走去。

林家族地很大,比一般豪门贵族都要大,从左边尽头走到右边尽头,起码要

走上一个小时的时间。

回到家中,林天羽悄然坐到妹妹林倩岚的身边,她一头披肩秀发,鼓鼓的胸

脯,浑圆硕大,露出一双白嫩修长的大腿,细致光滑,脚下穿着高跟鞋,脚踝处

露出肉色的丝袜。她今天不施粉黛,清新自然,如朝阳下的一朵出水芙蓉,显得

非常青春活泼、朝气蓬勃。

扭头看了一眼林天羽,娇嫩的脸蛋上展现一抹迷人的笑意,樱桃小嘴红红的,

微微张开的嘴唇有一种诱惑的味道,嘴边两个小小酒窝深深的,可爱极了。

「妈妈呢?」

林天羽问道。

「还没有回来,公司里还有点事情!」

林倩岚心里还有点娇羞,语气有些羞赧。

「哦!」

林天羽点了点头,大手很是自然的搭上了妹妹林倩岚修长的大腿,说道:

「岚岚,你在是在那个公司做?」

「许叔叔的!」

林倩岚用手抓住林天羽作弄的手,脸蛋绯红,含羞的看了哥哥一眼,示意他

不要。

「哦!徐志杰许叔叔的啊!」

林天羽一面回答着,一面却在轻轻的抚摸着林倩岚的大腿:「岚岚,你在学

校里学的是经济是不是?」

「恩!」

「哥哥,要开一个公司,你过来帮哥哥好不好!」

林天羽继续骚扰着林倩岚。

「恩,恩!」

「那哥哥真是太感谢岚岚了!」

林天羽温柔地亲吻着妹妹林倩岚象牙雕刻一般雪白无暇的粉颈,深情款款地

低声说道。

他说着就在她那白嫩柔软的耳垂上轻轻咬啮了一下。

林倩岚娇躯轻颤,粉面绯红,娇喘道:「哥哥,妈妈就要回来了,不要再胡

闹了!」

她清晰感受到哥哥的舌头在舔弄着她的耳垂,那可是她最敏感的区域之一,

又羞又喜又是生气,想要推开他,可是身体酥软无力,还要集中精力注意大厅里

的动静。

「岚岚,你的脖子好白好滑啊!耳垂也这么白嫩柔滑啊!我恨不得咬上两口

呢!」

林天羽坏笑道。

「啊!坏蛋哥哥,你想干什么!」

林倩岚突然感受到林天羽居然搂着她的脖子,开始咬啮吮吸她白嫩柔滑的耳

垂,立刻浑身娇颤,内心酥麻,娇嗔着却不想推开他。

林天羽不说话,她也不言语,却不由自主地慢慢扭动着头享受着他的舌头的

吮吸攒动,一丝过电的快感从白嫩柔滑的耳垂一直传到胴体深处。

林倩岚感受着大宝的舌尖不断轻舐着她的耳根和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她就

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便不住刺激着

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哥哥的侵袭仍然在继续,她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

虐的长舌,还有「嗉嗉」吮吸的声音隔着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清晰地传进林倩岚

的心头。

「啪嗒」的一声,大门被人打开了,直接惊醒了意乱情迷的林倩岚,她连忙

推开林天羽,娇羞的瞪了坏蛋哥哥一眼,然后便跑回自己的卧室。

许冰艳身着乳白色短袖外衣,镶边白色短裙,一双黑色玻璃丝袜套在那双美

腿上倍添诱惑。造物主似乎十分偏心地把所有完美的要素都给了眼前这美妇,束

腰的外衣把她高耸的酥乳和丰润的美股极大地凸现了出来,纤细的腰肢连成一条

魔鬼般的曲线,她清丽的瓜子脸足以让所有人回头。秀发如云,穿着高贵素雅,

带着钻石项链,耳朵上两个闪光的钻石耳坠。

许冰艳看见了林天羽,眼睛里顿时闪过无数的惊喜:「天羽!」

?

推荐阅读

汤唯被《色戒》坑了吗?

​近日,汤唯与雷佳音三年前录的一段采访视频引发了网友热议。当时,汤唯和雷佳音为《吹哨人》作直播宣传,刚开始气氛很轻松愉快,直到主持人问他们有什么想吐槽对方的。雷佳音张口就来,说最受不了汤唯在他演激动的戏

2022-06-30

志愿者卖裸照给乌军筹了70万美元,购买者多为乌克兰人

​争议之下,卖裸照给乌军筹款的乌克兰女孩们真的筹到款了。据商业内幕网站当地时间27日报道,3个月时间,她们共筹到了70万美元,已将这些钱全部捐给军队。活动发起人纳斯塔西娅·纳斯科透露,购买裸照的人士主要是乌克兰

2022-06-30

刘强东事件女主角真容曝光,网友看后:老刘的确是个脸盲

​东哥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当着美女主持人的面,说了一句令主持人捂嘴大笑的话。当时美女主持人问他:奶茶妹妹能干吗?除了漂亮,能干吗?老刘眉头一皱,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道:我这人脸盲!根本分不清楚漂亮不漂亮!美女主持

2022-06-30

约炮成瘾后,我还能拥有爱吗?

​问:我和前夫是在网上聊天认识的。他比我大5岁,人长得也不高,当时没有稳定的工作,我心里是不喜欢他的。他开始追我,给我做吃的,送吃的。我呢,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看他对我那么殷勤照顾,就答应跟他交往。但没想到

2022-06-30

泡良心得,学会一招让你女人缘不断~~~男人必须要看

​LZ今年32岁,以做网站建设和炒股为生,26岁涉足泡良家少妇,至今保持长期炮友关系的良家有4人(4个都是极品少妇),一直以来LZ对网友崇尚的漂流瓶和微信约炮一直都不感冒,网上的东西太科幻,虽然也不排除个别真实情况,但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