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春光泄校園第五回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春光泄校園第五回

张建伟和高圆圆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范冰冰开着她的宝马回学校。

范冰冰一下车,只见后勤水管组的屋子还亮着灯,于是锁好车,径直的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小王的老婆过来给小王送饭,走到水管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仔细一听,竟是男女做爱的声音。她大吃一惊,悄悄走过去,窗户没关完,留了一条缝,她往里面一看,一下呆住了。

此刻在房子里的一张单人床上,小王正赤条条的骑在范冰冰身上挥汗如雨,范冰冰则在他身下依依呀呀的淫叫着,好不快活。只见范冰冰脸上含羞带媚,勾魂摄魄的一双美目半睁半闭,双颊绯红,胸上那对高耸乳房颤荡得更加诱人。小王抚摸着范冰冰的大乳房,那根粗硬的玉茎抵住范冰冰的阴户,发狂地向她身上压去,龟头在玉穴中探弄着。

?

范冰冰挺起胸膛,用丰满的双乳贴着小王的胸膛,一双玉腿曲扭着。小王的龟头在她的玉穴探弄一阵后,她的爱液越来越多,小王把臀部往下一压,玉茎就整个插入小穴。范冰冰猛地挺起下身,把小王的玉茎整个保住,一时间感觉又暖又紧,畅美极了。小王缓缓地把玉茎往外抽,再慢慢的插进去,每次碰到了范冰冰的玉穴身材,范冰冰都哼着、呻吟着。玉茎在玉穴里膨胀,两个人体内欲火中烧,就像一座无情的火山要爆发了。小王挥抽得又急又猛,范冰冰玉穴里的爱液越来越多,像洪水暴发似的一阵阵地往外流。两人象全身着火,一边干一边大叫。

小王的老婆看的火冒三丈,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将两个偷情男女揍一顿,但是她知道这对狗男女已经把门锁了,自己不仅冲不进去,还会打草惊蛇。

小王的老婆这是忽然看到屋里窗户边有一跟细长的水管,于是悄悄把窗户开大了一点,伸手拿了过来。小王的老婆拿着这根水管向屋里桌子上的一堆衣物挑去。

范冰冰的外衣,裙子,内裤等先后被小王的老婆用水管挑了出来。他然后去挑小王丢在地上的衣服,先挑走裤衩,然后是上衣。当她挑走裤子的时候,小王裤子里的一串钥匙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裤子!”小王回头看到裤子被挑走大惊失色。

“我的衣服!”范冰冰也惊叫着。

小王慌忙想起身去拿回衣服,可是下身却丝毫也挪不动,他的玉茎被范冰冰的玉穴给死死吸住了!

“你让我起来啊。”小王说着想拔出玉茎。

“不行。我——”范冰冰喘着气说,她只觉得玉穴里面一阵阵无法控制的持续性痉挛性收缩,把小王的玉茎咬得死死的。

看着里面两个奸夫淫妇连动都不动,还贴在一起。小王的老婆更加愤怒。

“大家都来看不要脸的啊!”

“狗男女被我逮住了!”

.......................

小王的老婆放声大喊,夜里的声音格外响亮,不一会,教工宿舍的灯亮了,保卫科的灯亮了,连隔壁楼的灯也亮了,四处的人都跑了过来。

见过来了这么多人,小王的老婆示威似的高举着范冰冰的衣服裤衩嚷道:“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校长!”

小王的老婆说着推开窗户,里面两个赤条条的人一览无余。

所有的人都惊奇的看着一丝不挂的范冰冰和小王,范冰冰的艳名确实早已在外,只是大家都没想到她是这么平易近人。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把我的衣服拿过来!”范冰冰在小王身下气急败坏的对外面的人喊着,光着身子被一群她看不起的人看光,这让范冰冰又气又恼。

“你个贱货,猖什么猖!”小王的老婆吼着拿出打火机点着了范冰冰的裙子。

“给你。”小王的老婆把烧着的裙子丢给屋里。

“再给你!”小王的老婆又把范冰冰的上衣点着丢了进去。

“别!着火啦!”屋里的范冰冰和小王一起喊道,只见范冰冰的衣服很快烧成一团,并且点燃了木质桌子。

周围的人一看情况不对,连忙拉开小王的老婆,把她强行带到一边,然后准备救火。屋里桌子已经快烧光了,床上的范冰冰和小王大喊“救命啊!”,值班室的人抱来一盆冷水往里面泼了进去。

范冰冰和小王被从头到脚泼了个透心凉。两人那光着身子贴在一起浑身是水的狼狈相就像是街上的两条正在交媾的狗忽然被人用水龙头冲一样。不过就这么一泼,在冷水的刺激下,范冰冰和小王终于分开了。

小王从范冰冰身上起来,赤身裸体的冲了出去,范冰冰顾不得体面,也随后尖叫着赤身露体的逃了出来。

学校里一时大乱,救火的,看热闹的,从床上爬起来的工友,拿着手电乱晃的保安,连值班的门卫,周围的居民都跑了过来。

在摇摆不定的灯光和闪烁的火光下,一个白花花的身体格外显眼,那是一丝不挂的范冰冰。范冰冰一跑出来,现场的男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看直了,甚至连灭火都忘了。

范冰冰此刻身上没一块遮羞布,本想直跑进女厕躲避,谁知道小王的老婆摆脱劝架的人冲了过来,抓着她扭打起来。

“你这个骚狐狸。不要脸的。”小王的老婆拉住范冰冰又抓又打。

范冰冰因为是裸体,处在劣势,只好大喊:“打人啦!”

人群又围上这两个打成一团的女人。一阵拉拉扯扯之后,两个人被拉开。

“臭婊子!我跟你没完。”小王的老婆被几个人拉着还在骂着。

没穿衣服的范冰冰则抓过别人递的一件外衣披上灰溜溜的窜了。

“你个没良心的。”小王的老婆随后向还光着屁股的小王撕咬过去。

?

?

?

?

?

第二天,李明一来上班,陈紫函就神秘的凑上来说:“你知道吗?昨天范冰冰臭大了。”

“什么事啊?”李明问。

“就是。哈哈哈!”陈紫函说着强忍笑凑到李明耳边悄悄说。

“不至于吧?”李明听了说。

“真的。”陈紫函说。

“我倒很想当时也在现场。”李明说。

“你们这些臭男人啊!”陈紫函说。

李明进了办公楼,发现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大家对这桩风流韵事议论纷纷,都说原来范冰冰是老嫩通吃!

?

?

?

在书记室里,学校的刘主任也在电话里和情人音乐老师孙悦聊着这桩桃色新闻。

“哈哈。少那么幸灾乐祸了。”孙悦在电话里说。

“我没有嘛。对了。听说小宋去进修了。”刘主任忙说。

“死鬼,大白天就想。你老婆可在家啊。”孙悦会意的说。

“不怕。不怕。”刘主任说。

“那你过来吧。”孙悦说。

?

放下电话十分钟,孙悦在家里就听到敲门声,开门果然是刘主任。学校家属院和学校只有一街之隔。

孙悦只穿着薄如蝉翼一件丝质睡衣,看着刘主任脸上急切的神情,有心跟他开个玩笑,就说:“我们家小宋在家。”

刘主任的脚刚跨进门,手还没抱住孙悦,听到孙悦这么一说,刘主任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放开,然后又退出门外,就要向外走。

孙悦一把拉住刘主任,笑了一下,把刘主任拉进屋坐到沙发上,转身去关好门,然后她的身子就贴到了刘主任身上,胸前软软的东西靠在刘主任身上,说:“瞧你吓成这样,就这点出息还想搞别人老婆啊。”

刘主任也看出来了孙悦是跟他开玩笑,这个风骚的婆娘,拿这事开玩笑,真是想吓死人啊。刘主任于是说:“你不要拿这事开玩笑好不好,吓死我了,吓成个阳萎了,咱们以后怎么快活?”

孙悦靠在刘主任身上,一边解他的衣扣,一边笑着说:“吓成阳萎才好,免得你去搞别人的老婆,我看你们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应该全部阉掉,免得沾花惹草。”

刘主任笑着说:“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一个中学的主任不能算官,要阉也轮不到阉我的,应该有个底线,处级以上全都要阉掉。”

孙悦说:“这主意不错,下回开人代会你可以搞个提案,看能不能通过,如果通过了还真能造福中国妇女。”

刘主任说:“那起码一半的星级宾馆得关门了,国家财政每年至少能节省一个亿。”

孙悦媚笑着说:“不过就是便宜你了。”

“不便宜我,你怎么办?”刘主任说着一把搂紧孙悦,急急吻了起来。孙悦一边回吻一边摸向刘主任的下身,抓住了他鼓胀的阳物。

刘主任将孙悦压在沙坑上,急不可待的脱掉孙悦的衣服,一付成熟的胴体呈现在他面前,只见孙悦双眼含春,乳房高耸,双腿修长,神秘的玉穴若隐若现。刘主任看的欲火高胀,飞快的自个扒了个精光,然后赤条条的压到孙悦诱人的肉体上,伸手分开她的双腿,挺起玉茎就插过去。孙悦呻吟一声,挣扎着挺起腹部。刘主任两眼盯着被乱发遮挡了半边的俏脸,不由得就抽动起来。孙悦双手勾着刘主任的颈项,把头向后仰着,一声声淫荡的娇呼,掺杂在吐息之间∶“啊——啊——喔喔——啊啊——受不了。”

刘主任双手绕到孙悦的背后,抬扶着孙悦的臀部,一上一下地配合着他腰部的挺起而套弄着,让每一次的抽插都是既深且重。

“啊——喔——”孙悦被插的淫声连连。

刘主任盯着身下风骚迷人的孙悦,玉茎越插越快,没到二百下,就一泄如注了。

“好爽。”刘主任搂孙悦光溜溜的身说。

“你呀。就不怕也被你老婆发现?她可也在楼上啊。”孙悦在他怀中扭捏作态说。

“她不是去买菜了嘛?”刘主任说。

“你过来之前就回来了。”孙悦说。

“啊?”刘主任一惊。

“怕了吧?”孙悦得意的说。

“你怎么不早说啊。”刘主任大惊失色的说。

“没事。她又不知道。”孙悦说着抓住刘主任软下来的玉茎就套弄起来。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刘主任心有疑惧的说。

“没事的。”孙悦说着张嘴把刘主任的玉茎含在嘴里,刘主任没想到孙悦会这么做,一下子就兴奋起来,玉茎迅速膨胀起来,将孙悦的嘴里塞得满满的。

“还说不行,这么快就硬起来了。”孙悦把刘主任的玉茎吐出来看着说。

孙悦说着便跨坐上去,抓住刘主任的玉茎对准她的玉穴,熟练坐了下去,放浪地上下套动起来。

“再干半个小时再走嘛。”孙悦说着象一头野马似的在刘主任身上奔跃着,丰满的臀部一起一落。

?

“嗯。”刘主任带着不安和刺激的心情说。此刻,他很害怕被老婆发现,但是这种担心又加大了偷情的刺激。

“啧啧”的水声响起来,撞击孙悦屁股和大腿发出“劈啪”的声音。孙悦的喘息粗重起来,中间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啊┅┅嗯嗯┅┅啊┅┅”两人的器官每一下抽插,每一下研磨,孙悦都呻叫一声,这样的淫声浪叫确令人精神百倍,刘主任的淫劲又上来了,挺起屁股向上迎凑,运动的幅度开始加大,频率加快,屋里响起“啪啪”的响声。

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这还真是男人的真理。

刘主任伸手去抚摸两个上下左右抖动的乳房,一触碰到两个挺得高高的乳头,孙悦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挺直腰身,屁股迎合着他的动作,浪叫声越来越大。

过了一会,家属楼里忽然一阵尖叫,“死人啦!”孙悦穿着睡衣从房间里惊慌失措的跑出来喊。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没穿内衣的孙悦站在大伙面前手舞足蹈的解释着。

周围的人走进房间里一看,刘主任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上,翻着白眼,气息全无。

“刘主任死在了孙悦家里,身上什么也没穿!”

这个消息迅速在人群中传开,大家都争相去目睹刘主任最后的“英姿”。

刘主任的老婆也提着刚买回来的菜上楼,她跟着人群走进房间看着刘主任的裸尸愣了半天,然后说:“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刘主任的老婆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等她走远,躲在门后的孙悦才走了出来。

?

?

?

?

下午4点半,赵勇放学时照例到班主任的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你这个班长做的很不错。”班主任陈小艺说。

“这是我该做的。”赵勇难为情的说。

“对了。你能去我住的地方那里帮我把讲义拿过来吗?章子怡这回应该在那儿了。”陈小艺说。

“好的。老师。”赵勇答应说。

“那拜托你了。”陈小艺说。

陈小艺和章子怡都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合住在学校家属院一套房子里。此时在房间里,电视上正播放着三级片,一对赤条条的外国男女正死死的缠在一起,浪荡的呻吟和喘息连绵不断,章子怡正全神贯注的看的。

赵勇走到门口,这套房子在一楼,所以加了围墙,建成了一个小院。赵勇推开小院的铁门走到门口敲门,却没人应答。

“没人?”赵勇自言自语,按理说,没人的话大门应该是锁着的。

赵勇走到窗户旁边向里面窥探,“什么嘛。在家啊。”赵勇看着正在看电视的章子怡说。

赵勇当时就想叫里面的章子怡,当时他还说出口就停了下来。

此时章子怡一只手按住自己胸前丰满饱涨的乳房上,一只手抚摸在自己的下身,竟然在十分陶醉的自慰着。她剧烈抖动着脸上尽是陶醉其中欲仙欲死的浪态。

赵勇不由看的瞪大了眼睛。只见章子怡左手手揉搓着自己的乳头,而右手则在下身阴部打着圈子,脸上是既痛苦又快乐的表情,嘴里呻吟不断,吱唔不断。

不一会,章子怡便【热门】春光泄校園第五回按耐不住欲火,把内裤从裙子里脱出来,弯曲两腿,用手指在玉穴中抽插开来。她的手指在玉穴之中做活,一抽一提,让章子怡更是淫欲高涨,手指不由更加用力,使劲弹动,口中呻吟哼唧,痛快无比。

赵勇在外面看的咽了口口水,下身不由硬了起来。

章子怡看着电视激烈的自慰着,她挺身抬腰,配合手指在玉穴中抽插,直抵花蕊,痛快的玉腿直蹬,柳腰狂摆,“啊,啊……”欢叫不断。

赵勇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一脚踢翻了院子里的一个花盆。

“傍珰!”花盆摔碎了,发出清脆的响声。赵勇见状连忙转身就跑。

赵勇拉开铁门,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

“等等。”章子怡追上来说。

“章——章老师。”赵勇慌慌张张的说,“那个——我——什么也没看见。”

“骗人。“章子怡看着他羞红的脸说。

“明明这么大了。”章子怡看着他裤子上鼓起的帐篷说。

“这,这是。”赵勇无言以对。

“是老师的错。”章子怡说着摸着赵勇的下身。

“啊。不是的。”赵勇说。

“老师让你舒服当作赔礼。”章子怡说着把赵勇往屋里拉。

“老——老师!”赵勇不由分说便被拉了进去。

房门随即关上。

赵勇坐在沙发上,章子怡跪在他两腿之间,“对不起。赵勇同学。”章子怡一边说一边隔着裤子摸弄着他的玉茎。

“啊。不,不是的。”赵勇说。

章子怡拉开他的裤子拉链,看着淫荡媚惑的章子怡,赵勇不由闭上眼睛,使劲咽了几口口水。

章子怡拉下赵勇的裤子,拔下赵勇的内裤,赵勇的玉茎已经挺立生威。

“好雄壮哦。”章子怡说着双手握住赵勇的玉茎,上下套弄着。

“这种事,让外人知道的话。”赵勇不安的说。

“没事的,万一被发现的话,责任由老师来负。”章子怡继续套弄着他的玉茎说。

章子怡用手指揉动着赵勇的龟头,“啊,老师。”赵勇只觉得背柱一阵酥麻。

“出来了!”赵勇叫道,一股浓稠的精液随即从玉茎射出,直射在章子怡脸上。

章子怡脸上一下粘满了精液。“对不起。对不起,章老师。”赵勇忙说。

章子怡则舔着嘴边的精液说:“很好吃哦。”

“这边完全没有缩下去。年轻,就是好啊。”章子怡说着站起来。

章子怡脱掉上衣和裙子,解掉胸罩,一丝不挂的站在赵勇面前,她身上散发着熟女的肉香,加上她骚媚淫荡的样子,更是迷人至极。

?

“来摸摸看。”章子怡伏身凑近赵勇说。

“嗯?”赵勇还不理解,一对丰满的乳房在眼前晃着。

“快点。”章子怡催道。

“可以吗?”赵勇说着双手摸上章子怡的乳房,轻轻的揉起来。

“呀呀呀,好舒服,还要。”章子怡呻吟起来。

赵勇这么搓了几次,章子怡把胸贴到赵勇的脸上,“老师。”赵勇不知所措的说。

“来,我让你更加舒服。”章子怡说。

章子怡说着让赵勇平躺到沙发上,自己也爬上沙发骑到赵勇身上。章子怡往赵勇的玉茎上吐了些口水,然后就用双乳把它夹了起来揉搓着。

“如何?舒服吗?”章子怡一边用双乳揉搓着赵勇的玉茎一边问。

“是。非常舒服。”赵勇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章子怡感觉着赵勇的玉茎在她双乳的摩擦下更加的膨胀起来。赵勇感觉下身那种酥麻的感觉又来了。“好像,好像又要射出来了。”赵勇说。

“不行。”章子怡立即伏到赵勇脸前说,“这次老师全部帮你接住。”

章子怡用舌头舔弄着赵勇的玉茎,然后张口把它吞下,再吐出,再吞下。这么弄了几下之后,章子怡抬头看着目瞪口呆的赵勇说:“吓了一跳吧?”

“好厉害,章老师。”第一次体验做爱和吹萧的赵勇说。赵勇此时只觉得舒服的无以复加,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快感。尽管他这个年龄的男孩都有过手淫的经历,但和这种美妙是绝对无法比拟的。

“会让你更加,更加舒服哦。”章子怡看着赵勇昂然挺立的玉茎说。

章子怡趴在赵勇身上,抓着赵勇的玉茎又是用舌头舔弄,又是用手上下套弄,还时不时含在嘴里,赵勇只觉得一阵阵冲动由下身传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禁不住呻吟道:“已经,不行了,章老师。”

“可以哦。可以哦。在我嘴里满满的射出来吧。”章子怡说完把赵勇的玉茎含在嘴里。

赵勇只觉得章子怡的舌头在口腔里仍不停的揉动着他的龟头马眼,很多温暖的唾液浇在他的龟头上。“老师!”赵勇大叫一声,精关失守,火热龟头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股精液。

章子怡吐出赵勇的玉茎,仰头把赵勇的精液全部咽下说:“好厉害。热热的很好吃哦。”

?

射精之后的赵勇瘫软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章子怡站在地上对他说:“来我的床上吧?”

“老师。我已经不行了。”赵勇躺在沙发说。

“你在说什么啊?”章子怡笑道。

“明明还这么年轻。”章子怡说着摸着赵勇又蠢蠢欲动的玉茎说,“这里好像也是哦。”

“这是——”赵勇说。

“很狡猾哦。光顾着自己享受。”章子怡打断他说。

“我?狡猾什么?”赵勇不解的坐起来问。

“来吧。”章子怡说着顺手拉起他。

“过来呀。”章子怡走到门口笑着对赵勇说。

?

章子怡拉着赵勇走进她的房间,“来吧。”章子怡让赵勇躺到床上,然后自己骑上去。

“老师。”赵勇看着一脸淫笑的章子怡说。

章子怡慢慢的解开赵勇的上衣扣子,扔掉他的外套衬衣,让赵勇赤挺挺的躺在了她面前。

“很好。”章子怡欣赏着赵勇年轻结实的裸体说,只见他的玉茎高翘硬挺,青筋暴露,让章子怡十分喜爱。

章子怡附身去亲吻赵勇,两人的舌头很快搅在一起,而章子怡则不满足于口舌的纠缠,她的吻很快向下发展,亲吻着赵勇结实的胸膛,吸啜着赵勇的乳头。男人的乳头原来也是很敏感的,这一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赵勇忍不住呻吟起来。

章子怡退到赵勇的下身,抚摸着赵勇的玉茎说:“已经这么硬了啊。”

章子怡亲吻着赵勇的龟头,然后把它整个含到了嘴里。

章子怡的舌头在赵勇的龟头上打着转,赵勇只觉得全身都烫热,尤其是下体更是难忍,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痒的要命。忍不住说:“章老师,好厉害啊。”

“这回不能这么快就射了哦。”章子怡吐出赵勇的玉茎说。

“但是,不要这样嘛。”赵勇说着玉茎也跟着一阵阵颤动。

“老老实实的享受吧。”章子怡说,“你想怎么享受呢?”

“还,还要。”享受中的赵勇说。

“还要怎样?”章子怡抓着赵勇的玉茎追问说。

“还要多舔几下。”赵勇闭着眼睛说。

“像这样吗?”章子怡说着又把赵勇的玉茎含在嘴里套弄了几下。

“还不能射哦。”章子怡接着说,“这下轮到赵勇同学为我服务了。”

章子怡说着把赵勇从床上拉起来,然后自己躺下,“来舔吧。”章子怡说。

看赵勇还有点茫然,章子怡伸手把他的头按到自己下身说:“来吧。”

赵勇凑近章子怡的玉穴,里面已经爱液泛滥。“已经这么湿了。老师。”他说着趴上去用舌头小心的抚弄着里面的嫩肉。伴随着赵勇的动作,章子怡只觉得下身一阵又酥,又麻,又痒、不由“啊啊啊”的呻吟起来,两腿大张,激动得弓起腰来,胸部不停的起伏着。

“赵勇同学,多舔一点啊。”章子怡扭动着胴体说道。

赵勇慢慢的地吮吸着从章子怡的玉穴里流出的爱液,章子怡激动的揉搓着自己的双乳说道:“对。就是这样,很好。”

章子怡在床上放声浪叫着,赵勇的每一次舔吸都让她颤抖一下,引得下身一股股洪水泛滥起来,一时间房间里乳波臀浪,淫语连连。

两个人正在床上销魂时,大厅里的电话机响了,但是他们都没听到还是兀自忙活着。

在教学楼里,陈小艺放下电话说:“奇怪了。难道章子怡出去了?”

陈小艺重新拨号,赵勇裤子里的的手机响了。此时他正在全神贯注的反覆舔弄着章子怡的玉穴,他将脸靠近玉穴,用鼻尖、舌头、嘴唇上下反覆的舔着,摩擦刺激着。而章子怡则用力挤压着她的乳房淫叫道:“我想要勇的!”

于是赵勇蹲起来,让自己的玉茎放到章子怡嘴边,章子怡立刻伸出舌头忘情的舔起来。两人就这样摆成了69式,屋里一时间除了两人浪声淫啼就是吮吸爱液的“吱吱吱”声和吞吐玉茎的“嗯嗯”声。

赵勇忽然感觉下身一阵阵让人窒息的快感袭来,不由停下动作。

“还不能射哦。”正在极乐的顶峰的章子怡说。

在办公室里,“连小勇也是,怎么都不接电话呢。”陈小艺放下手机自言自语。

章子怡用舌头舔舐着赵勇的玉茎,看着傲然挺立,坚硬如铁的玉茎赞叹道“这么有精神。没想到这么有精神。”说着她更加激烈的吹萧起来。

赵勇的舌头长驱直入,在章子怡的玉穴里直打转,章子怡的身体随之出现了剧烈的颤抖。“好像又要射了。”赵勇咬紧牙关说。

章子怡于是推着赵勇的屁股,示意他起身,赵勇翻个身躺下,章子怡则站起来蹲在他身上。

“老师。”赵勇看着章子怡说。

“我要来了哦。”章子怡说着对准赵勇的玉茎坐下去,赵勇的玉茎噗哧一下一口气插进她的玉穴,章子怡也“喔~~!”的一声叫了出来。?

“热热硬硬的,还在颤动。怎么样?勇。”承受到强力的冲击的章子怡淫叫着。

赵勇也觉得自己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桃源仙境,柔软湿润的玉穴夹着他的玉茎抽动,还有里面一个阴核不断在磨擦着他的龟头,让他舒爽的不得了。

“很舒服。”赵勇呻吟着说,此时章子怡正在他身上拼命的上一起一落跃动着。

“不行,要忍住。”章子怡看到赵勇又想射了忙说道,她双手高举过头,不停的扭腰摆臀,媚眼乱抛。赵勇则抓着她的大腿,臀部顶着章子怡的下身不断的起伏着,粗大的玉茎在章子怡的玉穴里全根进退。

“真舒服!勇!”玉穴被赵勇的玉茎撑满了的章子怡舒服的叫着。

?

赵勇此时挺直腰加速抽动着玉茎说:“腰不由自主动了起来!”

?

陈小艺下楼去推车说:“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自己来拿。”

?

此时章子怡正骑在赵勇身上淫叫着,而赵勇正在用玉茎大力的抽插她的玉穴,每次都用龟头猛烈撞击她的玉穴深处,强烈的抽插和反复的摩擦让章子的叫声越来越大,她光滑柔腻的腿和赵勇的腰紧紧地贴在一起。

情欲高涨的赵勇挺起上身,一边继续抽送着玉茎,同时双手攀上了章子怡鼓胀的双峰,“老师,我——”赵勇忍不住说。

“不行。”章子怡俯下身对赵勇说。然后她转过身背对赵勇趴下,将玉穴正对着赵勇淫媚的说:“来吧。用你热热的东西插进来吧。”

章子怡撅着屁股跪在赵勇前面,发出“嗯哦,嗯哦”的叫春声,同时扭动着雪白的圆臀。

赵勇上去,双手扶在章子怡的屁股上,将玉茎慢慢滑进她潮湿温暖的玉穴,章子怡的玉穴里一阵阵的强力收缩,用力包夹着赵勇的玉茎,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直涌上章子怡的大脑,她扭动着性感的胴体呻吟着:“舒服。真舒服。”

赵勇开始兴奋的加速挺动玉茎,身子也跟着章子怡的臀部一起同进同退。“老师。”赵勇喘着气说。

“慢慢来。一开始要慢慢的来。”章子怡指点说。

赵勇的玉茎在章子怡的玉穴深处旋转磨擦,章子怡的爱液一股又一股的涌出来,弄得他们俩下半身都湿淋淋的,不断从章子怡玉穴深处分泌出的爱液,更增加了玉穴的润滑度,也更方便了赵勇粗大的玉茎进出。

章子怡的呻吟再度高声响起:“哦。勇。要去了!”

赵勇在抽动中再次伸出双手攀上章子怡的不断抖动的双乳,轻轻的抚摸着。章子怡此时只觉得赵勇的玉茎坚挺有力,灼热火烫,每一插入,都直抵玉穴的最深处,让爱液四溢。

“勇。好热啊。”

“勇热热的东西碰到我里面了。”

章子怡断断续续的喊着,浑圆饱双臀随着赵勇玉茎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迎合地紧夹抬起。赵勇的身体一挺一挺的做着活塞运动,嘴里叫道:“老师!老师!”

“不行啊。勇,还不能射。”沉浸在性福中的章子怡说着长长的呻吟着。

?

?

?

陈小艺骑着自行车走出校园,要进马路对面的家属院,路口的红灯亮了。

“今天的红绿灯变得还真不是时候。”急着回去的陈小艺嘀咕说。

?

?

?

此时,章子怡在房间里躺在床上,慢慢的掰开自己的玉穴说:“这里,慢慢来。”

“好。”赵勇说着,他滚烫的玉茎就钻了进去。

“好紧啊。”赵勇直觉的章子怡玉穴里的嫩肉死死地缠绕在他的玉茎上,不停地收缩、紧夹。

?

推荐阅读

关于瑜伽裤戳XP看着想用rb上去摩擦的这件事情,有同好的没,

​看见瑜伽紧身裤,就忍不住昂首表示爱慕,有同好吗,交流一下你们有同样的经历吗?说来听谁不爱骆驼趾呢

2022-05-31

端午节九大习俗,除了吃粽子、划龙舟,你还知道哪些?

​端午节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五月初五端午节很快就要到了,传说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在五月初五跳汨罗江自尽,后人亦将端午节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也有纪念伍子胥、曹娥及介子推等说法。演

2022-05-31

戴套和不戴套,女生的感觉各是怎样的?我采访了100个女生。

​前段时间有个读者发私信来问:我特好奇,戴套和不戴套,女生的感觉各是什么样的?于是工作室决定采访了100个女生,一起来看看对此她们都是怎么说的吧(部分有代表性读者精选)——01@露露的奶盖 24岁 保密 坐标河南戴套不戴套

2022-05-30

明末秦淮八艳之首陈圆圆墓之谜

​明末秦淮八艳之首陈圆圆墓之谜关于陈圆圆的传奇,大家多少都应该知道一点,他是位列明末秦淮八艳之首,是大明辽东总兵吴三桂的爱妾,当年李自成打下北京城,大将刘宗敏抢走陈圆圆,让原来准备归降李自成的吴三桂,冲

2022-05-30

何以解渴,唯有熟女之干妈篇

​干妈也不是真干妈,是我在陌陌上通过附近认识的,当时陌陌的头像照片有点普通,我也并没有很中意,正好当时没有粮票,就索性撩一下。经过一番了解知道,得知她51岁(只比我母上小1岁),孩子跟我一样大,在别的省工作常年

2022-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