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翻译催眠后辈终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翻译:催眠后辈(7~终)】

(第7话)

我跟小奏离开学校,走在不怎么熟悉的街道上。

距离放学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太阳也下山了。

我们这还是约好换回休闲服才再汇合的。

「吶,你要带我到哪里啊?」

小奏用充满好奇心的视线询问着我。

也许因为盛夏的炎热仍然残留,她的休闲衣着挺薄轻,是露肩的款式,短裙

也随着她的步伐轻轻飘起来。

虽然制服也很不错,可是这种充满刺激性的休闲服也有够新鲜。

而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穿制服有点难以踏足。

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是——转乘过电车后——距离学校好一段距离,爱情

宾馆的入口。

「能即日电话预订真是太好了。」

因为平日所以马上就能订到房间是件好事。

从以前开始,我就期待着在这里披露第一首曲子了。

「我喔,一直都为自己的梦想忙碌着。」

进了宾馆,我接过了柜台交来的锁匙,开始前往房间。

小奏完全没在意这里是甚么地方,只是跟着我的脚步,就好像在散步时经过

公园前面一样。

「所以,能够这样子帮学长完成梦想,我觉得很棒喔!」

「我的……梦想?」

「啊勒,弄错了?」

小奏掩着嘴巴苦笑。

可是她的表情却好像看透了我一样。

我的梦想跟曲子有关吗。

我也不懂,淡泊得没实感。

我肯定没有她那么切实具体的梦想。

「总觉得没有任何从容的感觉呢。所以多半,我跟学长的梦想,是在相同的

道路上面。」

「……啊啊,这样子吗。」

「学长?」

「的话,小奏跟我迈进的方向是一样的。」

找到我们的房间后,我打开了门,让小奏可以好好看到里面的装潢。

而小奏在看到房间的全貌之后,双眼马上发亮。

「哇,这是甚么!几乎是演唱会的会场了嘛!」

「哈哈,很棒对吧。」

小奏毫不犹豫地踏进宾馆房间。

我则是尾随其后,然后把门锁好。

这房间以宾馆而言也是挺大的,因为这本来已经留了被好几个人挤一块用的

空间。

现在这里只会被我跟小奏享用。

首先最突出的是中央的圆型大床,看起来就好像坐垫放大起来的模样,但是

整体构造就好像高台一样,在房间任何位置都能清楚看见。而且照明也把它当成

中心点,完全是为了让人观赏作爱用的。

「小奏,在这里,开始第一个『演唱会』吧。」

「嗯嗯。虽然观众只有学长一个,我也会努力地……唱……」

我把兴奋的小奏变回催眠状态中。

小奏就好像人偶一样站在原地,等待着我的指示。

完全失去警戒心的娇躯,就在我的眼前。

在爱情宾馆这特异的地方,就算只是看着陷入不设防的催眠状态的她,也令

我无比兴奋。

「不,不行,我可不是为了这种事才带她来的。」

我只是为了小奏才催眠她的。

这都是为了她好。

对,这完全不是坏事。

「对……快乐也是为了她好……」

来自性爱的快乐跟消解小奏的压力有很直接的关系,这可是建基于人类三大

欲求的心理治疗啊。

而且,要成为偶像歌手的话,她亦有必要舒缓这类对异性的不满,所以我才

选择这样做。

「小奏,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是……听得到……」

「接下来,我们就会举行性交演唱会。」

说完,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是……性交,演唱会……」

「我会躺在这床上,小奏首先骑上来跨在我身上,我慢慢教你唱。」

「……是……」

我把衣服脱光变成全裸,然后就躺在圆型大的床上。

我的分身早就兴奋地勃起,硬挺指天。

往左右看,我还发现有几张椅子,似乎本来是为了被其它人观赏性交场面而

设置的。

「……骑上……跨到,身上……」

平淡地叙述着,小奏缓慢地用四脚爬爬的姿态爬到我上面,不带感情的双瞳

呆然盯着我。

她的发丝自然地滑落,碰到我的脸颊。

我挑选着字眼,慢慢地对她命令。

「那么,先脱掉衣服。」

「……是……脱掉,衣服……」

小奏维持跪姿缓慢地抬起上身,将前面的钮扣解开。

上衣脱到床边,她就摸上衬衫的衣领,然后慢慢地举起双手,让肚脐,小腹

以及下乳的肌肤暴露出来。

当上半身只余下胸罩时,她表情淡然地将它的扣子松开。

因为陷入催眠状态指尖乏力,她的胸罩就掉到我的颜上,传来阵阵带着余温

的女性香味。

几乎因此暴走起来的我好不容易才忍住。

她还没有脱个精光,催眠的指示是必要的。

接下来,她就把手挪到裙子上,脱掉。

将两侧似是扣子的东西卸开,她就站起身子,把手放到内裤上。

小奏就站在我身上,让内裤开始滑落。

这已经不是甚么脱衣舞前座可以形容的了。

逐渐靠近的内裤从旁边落在床上,最后的长袜也被她脱掉。

重要的部位毫不遮蔽,双脚大开地脱下袜子的模样,实在太刺激了。

「……超棒啊……」

「…………」

小奏就这样以出生时一丝不挂的姿态再次跨在我身上。

柔软的胸脯彷佛要输给重力一样微微摇荡。

「接下来我们做的虽然是性交,但那是演唱会。请配合我接下来播放的音乐

摆动腰部。那是非常美好,能够让你的心灵解放,最棒的演唱会喔。」

「……音乐,播放……摆腰……」

「要举行这个演唱会,你需要把我的肉棒插进你的阴道里面。对你来说,我

的肉棒是活力的泉源,被插入的话,你会比遇上任何事都快乐。」

「……被肉棒……插进去,快乐……感到快乐……」

「那绝对不是下流的事,而是演唱会喔。你现在要努力演唱,令我这个客人

高兴,这是你最幸福的事。」

「……让学长高兴…………幸福……」

小奏重复着被我植入脑海的暗示。

可是,我已经没法满足在这程度了。

要真正地帮助她的话,在无意识下作出这些事是不够的。

这样想着,我在重复着暗示时追加了一个要素。

「只有我的肉棒插进小奏最深的位置,肉棒的尖端顶到子宫的时候,你才会

解除催眠。也就是说,感到这地方很棒的事,被我暗示的事,你的意识都会将它

们忘个干净。」

「……肉棒【热门】翻译催眠后辈终,插到最深……解除……」

「当然,你的身体跟意识不同,会深深记着指示然后执行。」

这个暗示我作得更加慎密。

我让她反复重复指示内容确认细节。

时间可多得很,慢慢来也可以。

「你回复正常的时候,双手没办法离开触碰着的地方。」

「……没法,离开触碰的……」

「然后…………不,差不多了吧。」

以防万一,我除了普通的曲子之外,另外准备了用来播放催眠音声的摇控。

「那么,接下来就会为了小奏播放音乐,请回复意识,开始演唱吧。」

「……是的……开始,演唱会……」

我播放音乐。

那是为了小奏而制作,我历来作品中最棒的音乐。

小奏双眼逐渐回国明亮,开始微笑起来。

「那么学长,我现在开始为你献唱!我的喘息,请好好听喔!」

「啊啊,多多关照啦。」

停下的时间重新况动,小奏将要跟我作爱。

我躺在床上,让兴奋的分身怒勃。

小奏跨在我身上,用双手稳住身子,把阴部对准肉棒。

「噫,感觉好烫……」

「前奏是比较长的,所以慢慢插进去再呻吟吧。曲子会一直重复,你要唱个

满足喔。」

「唔,嗯,我会加油的……」

小奏正为了初次性爱跟演唱会而感到紧张。

可以感觉到,她正在为了能否让分身好好插进去而焦虑。

要是能克服这点的话,她日后的演唱会就不会紧张了吧。

分身在阴部表面磨蹭着。

虽然令人焦急,可是能够好好享受小奏光洁嫩滑的阴部美肉,就令人高兴到

不行。

然后,龟头的前端就好像被甚么肉折给碰到。

「唔……这个,能进来吗……」

小奏细致地调整位置,用手抚摸分身。

肉棒被她指尖的幼嫩感觉,以及彷佛被面包围抱着似的感觉弄得一颤一颤。

「啊……好,痛……学长,快进来了……」

未被撑开过的阴道第一次被异物侵入,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敏锐的小奏知道我已经感到愉快,身体随着暗示开始发情。

阴道里面早已湿润起来,作出被插的准备。

肉棒前端的冠沟逐埋殁在阴道里,传来阵阵温热的包覆感。

「唔……啊,呜唔唔!」

喘得肩负上下摆动,小奏拼命力把我的分身挤进体内。

她的阴道很紧,带起阵阵想把人生第一根肉棒挤退的脉动。

可是,我的分身也作出与之无法比肩的颤抖,让小奏的意志接纳了被插入的

事实。

被彷佛波浪般的挤涌感包围着,肉棒一点点地往内侧插进去。

「哈,啊……哈啊…………啊……进来了……」

就这样,肉棒的前端就这样抵到最深处,停在子宫口前面。

小奏的脸上散发着犹如达成感似的光采……然后逐渐被阴霾取代。

如同暗示,她回复正常了。

「咦……甚么…………噫呀!」

也许是没法接受这个现实,小奏在维持被插的姿势呆了一下之后,睁眼后首

个动作便是提起腰枝。

她想要抽腰让肉棒离开体外。

可是。

「啊……我再,插回去啰……」

「啊啊,请便。」

因为离开了最深处,所以她又继续性交演唱。

微笑着对擅自抽腰的事道歉,小奏再度努力让肉棒插进身体。

刚刚那个想要抽身的活塞运动太棒了。

她越是拼命的动,肉棒就会受到越强烈的蠕动刺激。

而且,努力让肉棒插进自己身体的小奏那份活泼,就令我更加愉快。

肉棒再度插进最深处。

「不,不要——!…………嗯呼呼,肉棒一颤一颤的很可爱呢。」

「啊啊,相当的高兴啊。」

回复正常的小奏再度想要抽离肉棒,可是很快就回复到演唱的状态。

二个小奏协力为我进行活塞运动这件事,为我带来了无比的兴奋。

第三次插到最深处时,没有马上松开了。

「……学长……这是,甚么……」

小奏很聪明。

不管理由是甚么,她似乎理解了只要让肉棒抽离就没法正常这件事。

她以至今未曾表露过的铁青鲍色怒瞪着我。

这似乎是我生平第一次被投以敌视。

「小奏,这是为了让你幸福的准备啊。」

「哈啊!?这甚么鬼话!为甚么我会没穿衣服!你脑子有病吗!」

小奏忽然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真是的,这样子日后演唱会可冷静不起来喔。」

「这跟那有甚么关系!身体怎么不能动!你不要碰我!」

「真伤人哪……」

小奏用先天的大嗓子叫喊着,毕竟只能这么做了呢。

可是,就算脸色苍白也没有因为不快而作呕跟昏倒,胆量上是及格了。

她果然适合当偶像啊。

「这是犯罪!你这是在强奸我!」

「这是治疗喔,为了你的治疗。」

「你说甚么狗,屁……啊,啊啊……」

「啊啊抱歉~」

虽然肉棒插到最里面就没动,可是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阴道温热的触感,加以小奏的声音让身体带来震动,我忍不住射精了。

当然,我没想过要戴套子。

就算是弄不清洁状况的小奏,也肯定知道被作了甚么吧。

本来严厉的脸色也突然染上绝望似的,她张大嘴巴没有说话。

火热的精液就这样带着水声射进小奏的体内,朝最里面溢进去,而收纳不了

的精液则是从我们的结合部份流出。

看样子我射得比想象中更多啊。

「你这混帐!居然这……谢谢学长!这是我第一次被内射呢!」

「果然说到作爱就是该内射呢~」

因为肉棒射完萎软下来,没能碰到最深处,所以小奏又变回钟意于演唱的偶

像模样了。

「啊勒~学长仍然很有精力呢!」

「当然啊,这是你第一次演唱会,而且你还没娇喘呢。」

我当然——很兴奋地——再度令肉棒勃起。

看似很高兴的小奏身体逐渐熏起情热的神色,似乎是真正地发情起来了。

「怎么可以,学长不用那么顾虑我啊!」

「不,这是你第一次演唱会。我已经很高兴很幸福了,但既然是第一次,我

很想你成功的啊。」

「……学长,谢谢你……我会为你带来最棒的演唱会!」

小奏开始拧动腰杆刺激我的肉棒。

被左右挤夹而来的阴道刺激着,肉棒快速地充血起来,令我有整个身体的感

觉都集中在肉棒上面似的充实感。

「啊……啊啊!噫啊!好,好烫!」

小奏似乎也感受到阴道刺激肉棒的感觉,开始高声呻吟起来。

似乎是阴道内的精液充当润滑油的作用,让抽插更加顺畅,也将她的痛楚减

缓了不少。

「哈哈,初代献唱也那么高兴啊?」

「因,因为被磨啊啊!学长的,好舒服喔喔喔喔!还在震……咿啊!」

小奏开始激烈地摆腰抽插起来,已经不像刚才那样令肉棒一直抵住最深处。

虽然多次撞击着子宫口,可是这样子她好像不会正常过来啊。

那么——

「嘿!」

「噫喔喔喔!……咿……啊……」

我亲自提腰,把肉棒往最里面猛顶。

瞬间,小奏就好像被电击一样咬牙切齿,承受着快乐的冲击。

然后,就变回了正常的小奏。

「啊……啊啊…………」

清醒的小奏流着眼泪,看来是接受了现实。

她一定是因为能够举行这么精彩的演唱会而感激流涕了吧。

「感觉如何啊小奏?」

「吶……拜托你住手啊…………已经满足了吧……」

「演唱会才刚开始耶?」

「别开玩笑了!这算甚么演唱,叽,咿……啊,咿啊……」

我把深深插到底的肉棒好像挖洞一样拧着。

早已完全发情起来的身体,让小奏本来的人格开始感受到性爱的快乐,陷入

了迷惘。

而她的身体则是扭拧着,接受我的侵入。

「真高兴啊,你很享受跟我作爱这件事呢。」

「这……种鬼……咿啊啊啊!」

我继续开始抽插。

这次我没有让她的意识变回想要『演唱』的她,而是专情强奸着神智清醒的

小奏。

她闭着双眼,尝试逃避这个现实。

「啊,我懂小奏为甚么生气了。」

「噫呀,噫,不,不要啊啊啊!」

「小奏一定是想在清醒的状态下继续演唱会了呢。对啊,你要是不以自己的

实力举行演唱会一定不甘心。所以我才让你清醒着被强奸呀。」

「不,是,啊啊啊!噫,呀,啊啊,噫啊啊啊啊!」

「乖,你会越来越舒服的。因为是我让你变成这样的啊!」

小奏发出跟绝叫相似的哭喊,流出泪水。

她跟音乐配合节奏的美好歌声,让我这个观众来到了最棒的舞台。

随着躯体的摇荡,她的胸脯也不断上下摇晃。

用肉棒侵犯清醒的她,我往里面狠狠抽送。

彼此的体液发出咕啾咕啾的混合音,为我带来温暖而湿润的紧致触感。

「啊啊啊,噫啊啊啊啊!」

「那么,差不多要射第二发啰。小奏果然最棒了。」

在我预告着时,肉棒也是彷佛烧起来似的滚烫。

享受着视野也为之闪烁似的快乐,我让肉棒将一切都释放似地射精了。

跟上一发不相上下的精液把小奏的阴道都填满了。

「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奏也跟我的快乐同调着,发出欢愉的小叫让阴道喷潮。

她的身体痉挛起来,似乎是跟我一起绝顶了。

「啊…………啊……」

小奏流着眼泪,浑身颤抖着。

刚刚的叫喊,似乎已经让她硬绷的身体失去力气。

嘴角溢出唾液,她的身体随着精液的注入而一颤一颤的跳动着。

我轻轻挺腰,让肉棒把作为她演唱成果的精液一滴不漏地挤进去。

「真是好棒的演唱会啊,小奏。」

「…………」

然后,小奏就躺在我的身上,似乎是昏死过去了。

摇曳的胸脯跟体重一起压到我的身上。

一边感到遗憾,我一边把她放到旁边,站了起来。

「小奏,我为了你的话甚么都能做。就算你不想要男朋友,我也会亲自将你

压抑起来的性欲都宣泄出去的。」

「……」

「就算有甚么压力,也希望你能够对我抒发,我会全部承受下来的。」

小奏的睡相就算充满了疲惫以及阴霾,也是属于她的美丽。

带着可惜的心思,我播放着催眠音声。

「小奏,醒来了吗?」

「…………是,的……醒来,了……」

这催眠是相当强力的东西,就算小奏睡着了也好,只要听到音声也会马上醒

来并进入催眠状态。

小奏的表情依旧阴暗,两瞳不带任何光亮,但是跟平常没甚么分别,不禁令

人失望啊。

「可是,小奏还是开朗的样子最棒了。」

「…………」

「以后,要是能腾出时间,必定要跟我联络喔。我会给你联络方法,你一定

要存到手机上,知道吗?」

「…………知道……存到手机……」

虽然擅自交换了联络方式令我不禁有点罪恶感,可是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她

一定会原谅我的。

日后,我会以比谁都能干的经理人,扶持着小奏的娇柔美姿……

(番外篇)

稀有地,部室里多出了跟音乐没关的杂志。

我心情美好地翻看着杂志,一如以往的等待着来客拜访。

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

「啊,学长,哟嗬~!」

即使如何繁忙,小奏仍然努力抽空出席部活。

她已经用偶像的身份活动着,也已经获得了成果,很快就应该很难在这里跟

她见面了吧。

我压抑着激动的喜悦之情,回了招呼。

「午安,今天也腾出时间来了啊。」

「当然啊,我可是这里的成员呢!」

小奏的展露着笑容,摆出可爱的姿势。

看来,消解跟抚平她压力的催眠也是如常运作着。

「啊,那个!」

「这个吗?昨天发售的对吧,我可是马上到便利店买来的。」

「喔哈哈……」

小奏在看到我拿着的杂志之后虽然双眼一亮,可是很快就羞赧地笑着。

那也是因为杂志封面正是小奏本人的关系。

穿着时髦的露肩衣着,她微微前倾露出胸襟的姿势带着色气的魅力。

「可是啊,这跟音乐没甚么关系呢……」

「不用那么在意呀,继续加油就好。现在可是你要打响知名度的时候呢。」

小奏一心想当歌手,可是世事往往不尽人意,而她也对利用自己的容貌炒作

人气这种事不怎么喜欢。

「可是那样不好吗,找你唱歌的工作也来了吧?」

「嗯,嗯,对啊!要是试作曲出来了,我就让学长听听!」

「我一定会听也会买的,所以……」

「啊勒……?」

我播放催眠音声让她陷入了催眠状态。

小奏的视线朦胧地瞄向虚空,全身脱力似的摇晃起来。

我用右手抚摸小奏可爱的脸颊,感受着那份柔软的触感。

「接下来……」

望了望左手拿着的杂志,我暗自窃笑。

「小奏,你听得到吗?」

「……是……听得到……」

「那么,你有照着昨天的指令带来吧?」

「……是……带来了……」

小奏慢慢蹲下来打开包包。

她比平常大上一号的包包里有特别的东西。

「……拍杂志,时……用的衣服……」

「嗯嗯,真乖。那么,先依着封面换衣服吧。」

「……是……换衣服……」

我指着杂志的封面命令后她换衣服。

不带任何疑问,小奏就接受了我的指示,开始伸手解开衬衫。

从胸襟到胸罩中央的饰物,直到露出肚脐的位置。

将上衣脱掉后,她将腰间的钮扣拆开把裙子也脱了下来。

「啊,对了,内衣也脱掉比较好。」

「……是…………内衣,脱掉……」

小奏对我的声音作出反应,然后就把内衣脱掉。

全身表露着曼妙的曲线,只是举起一只脚的脱裤动作,也让她的肌肤好像反

射着阳光一样夺目。

就算看过多少次,小奏的全裸仍然令我只是看着就感到幸福万分。

「啊啊不行不行,我是为了她好而催眠她的。」

「…………」

小奏就这样换上了杂志封面的服装。

虽然说是潮流尖端,可是这方面我真心不怎么懂。

「嘛,小奏很漂亮这点肯定没错。」

「…………」

「那么,衣服也换好了,接下来摆这姿势看看。」

「……是的…………依着封面,摆姿势……」

小奏用手撑着桌子把身体前倾,作出了将谷间正面露出似的姿势。

好像封面那样微笑起来之后,她就好像人偶一样动也不动。

看着这样的她,我就脱掉裤子露出肉棒。

「那么,跟平常一样,我也要为了消除小奏的压力作点亲密接触啰。」

首先,我把肉棒挤向小奏的笑脸,把龟头抵在她脸颊上磨蹭。

又暖又滑的触感从肉棒前端传来,让我的前列汁就这样抹在她的脸上。

然后,我就好像替她涂口红一样,把肉棒挪到她的嘴唇上来回擦拭。

「味道怎么样?」

「……很臭……有种怪味……」

「这种味道让你感觉如何啊?」

「……可以放松……幸福……学长的,味道……」

小奏的表情舒缓起来,比杂志封面的笑容更加温和。

把肉棒顶在这么美好的笑容上面,我那份难以言喻的独占欲被深深满足。

然后,我就爬上桌子,把肉棒移到小奏的胸口。

「没穿胸罩,看起来比杂志的照片更柔软呢。看,真的很软啊。」

「……啊……」

我好像从下方拱起汽球一样把玩着小奏的胸脯,一边隔着衣服揉捏乳尖,一

边用手摇晃。

「总觉得好像替乳牛挤奶一样呢……」

「……」

「可是,小奏是个女孩子呢,不好好搓弄胸脯不行。」

我用双手扶着她的胸脯,以掌心感受那又暖又软的感觉。

然后,我让身体往前,将肉棒插进小奏露出的乳沟中。

「啊……」

小奏发出了微弱的呜咽,并没多作反抗。

可是,我感觉到她的乳头已经勃起,微弱地戳着我的掌心。

让肉棒在谷间前后抽动时,阵阵柔嫩的感觉包围着肉棒,下半身好像被果冻

埋起来似的舒爽。

「拍这封面的时候,小奏的心情怎样?」

「……有点,不舒服…………被说,笑容僵硬……」

「现在呢?」

「……很,舒服…………学长的,臭味……」

小奏以拍摄时的身姿,露出了除了我以外没人瞧见过的微笑。

肉棒好像嘲讽她似的不断前后抽送,享用着看到杂志时已经在幻想着的乳沟

触感。

我就这样把肉棒抵在乳沟的底端,然后哔啾哔啾地把黏稠的精液射到她的谷

间里面。

「啊……啊啊……」

小奏脸颊绯红,承受着我射到她胸里的火热黏汁。

她特意准备的衣服也因此渗出了精液的水痕。

我把精液射满小奏的乳沟后,就把她的胸脯当成毛巾般把肉棒擦个干净。

「那么,要作放松身心最重要的事了,准备『摄影时间』吧。」

「……是的……作『摄影时间』的……准备……」

「对,接下来这个地方就是拍杂志照片的地方,你是为了当封面女郎而来到

这里的喔。」

我让小奏的意识回到过去,拉至拍照时的场景。

当然细节会不一样,我没办法完全重现当时的状况,能作的也只有拍封面照

这件事变成跟我作这样。

小奏的意识逐渐浮上表层,很快就用呆呆的样子眨眼起来。

「啊勒?」

「小奏,接下来要开始拍封面啰。」

「啊,学长。对耶,我要拍杂志的封面照……哎!」

「怎么啦?」

「啊,嗯嗯,甚么也没有喔~」

小奏慌张地摆了摆手。

她应该是发现自己没有穿内衣了吧。

「衣服都沾满我的精液,没问题吧?」

「嗯,没啊。」

可是我的精液不会被察觉。

更正确来说,我已经下了暗示,让她不会在意我的一举一动。

打开手机调到影片模式,我把它放到架子上。

虽然打着拍照的名义作录像,可是看过之后我就会删档,毕竟留下证据实在

不太妙。

「那么,要开始拍摄啰。」

「OK~」

「看着镜头后面的大镜子,调整一下姿势喔。」

我因为不会真的拍照,所以就准备了大镜子,让小奏自己看着修正姿势。

小奏把视线对着镜头,扭着手开始摆姿势。

「这样如何?」

「嗯,不错啊。」

我在小奏的身后紧贴着她,让肉棒滑进她的大腿缝间。

我侵犯着打扮成那个封面的模样,意识回到那个时候的小奏,让肉棒在她的

股间前后磨蹭。

「啊!」

「怎么了?」

「甚,甚么也没有!」

小奏似乎有点在意裙子因为肉棒的动作而被揪起来的样子,应该是因为没穿

内裤感到羞耻了吧。

我就这样跟她玩着素股,双手从后面之4出,开始搓弄她的胸脯。

「噫呀!」

「胸脯有点摇摆,我来帮你扶住喔。」

「这,这样的话没所谓啦……」

小奏似乎真的比较抢心被发现没穿内衣的事。

我为这样的她担忧着,一边把让她身心放松的体臭弄到她身上。

「哈啊……果然跟学长一起,感觉就是比较好……」

「真敢说这种羞人的事呢。」

「我只是说出自己在想的事呢……啊!」

在股间滑动的肉棒钻进了小摸的阴道。

已经不知道跟她作爱过几次,我根本没必要用眼睛确认位置就能插进去。

「喔甚么?」

「总觉得喔,跟学长一起时总会突然感到心情很好喔。到底是【热门】翻译催眠后辈终为甚么呢~」

「被插满的感觉?」

「对对!就是那个把隙缝填满的感,噫啊!」

「小奏真令人高兴哪!」

我开始抽插起来。

以放松为名的快乐让小奏的阴道湿润起来,多次交媾的身体已经熟知彼此的

形状轮廓,好像确认似地咬合着。

她的阴道迎接着肉棒的到来,肉折缠在肉棒上面爱抚着。

「那么,要拍照了,记得对着镜头笑喔。」

「啊,对耶,耶~噫!」

享受着彷佛纤指抚弄的触感,我让肉棒在阴道里前后挺进着撑开肉壁。

彼此挤压着的性器官让下半身麻痹起来,使我的动作好像野兽交配一样越来

越单纯。

小奏不会在意我的身体在作甚么事。

可是,她的身体忠实地接收着快乐,脸颊绯红,表情也松弛起来。

「这表情很好啊。」

「哈,哈……」

「来,把上半身挺起来。」

「噫呜!」

我双手用力抓捏着她的胸脯往上扯。

然后,小奏就猛地抽起脑袋,把身体往后仰。

「要对着镜头秀表情喔!」

「耶,耶斯啊……!」

口齿不清地望回镜头时,小奏的表情已经荡漾开来。

她跟平常一样,因为我而完全放松下来,把生活中累积的压力都解放了。

我沉醉在对她的贡献里,肉棒更加用力地前挺。

几乎是用撞的把肉棒挤往她的子宫口,我感受着浑身血液都要流向下半身似

的感觉。

「来!我要拍照了,眼望镜头,快!」

「好,好喔喔喔!」

我把腰杆后抽蓄力,然后把仍在颤抖的肉棒一中气捣进了小奏身体最深的那

个位置,然后把体内的热量都倾吐出来一样往好的阴道里面射精。

「啊,啊啊…………好烫……」

似乎是感受到肚子里面有甚么温热的东西流进去,小奏把手放到下腹,浑身

开始痉挛。

我把精液都射进去之后,才将肉棒从她的阴部抽出。

黏稠的精液就好像脐带似的,在龟头跟阴道口牵起了一道白浊的污绒。

「好了,虽然说要删掉,可是也得好好观赏结果呢。」

忽视摊死在桌上的小奏,我马上确认新鲜录好的影片。

在画面里,作着跟杂志封面相同的姿势,乳沟跟大腿间却溢出大量精液的小

奏被好好的拍下来了。

彷佛合成照一样的图像,让我内心不禁愉悦地笑了。

「嗯,果然这个表情是只属于我的特权哪。」

我最高兴的是小奏的那个表情。

小奏露出了比任何一个笑容都要率直,幸福,怠惰至极的表情。

我无比满足。

「小奏,你最棒了……」

「……咦?嘻嘻……」

我靠近躺在桌上的小奏,挑起她的下颚。

而小奏则是以那副只会我在面前露出的慵懒表情,对我绽放不堪的笑容。

【FIN】

推荐阅读

浓密黑森林《10位刚毛系AV女优》长相越清纯杂草越茂盛?

​比起乾净无毛的白虎,有些人更喜欢私处杂草茂盛的女孩,尤其长相清纯可爱,下面黑森林的反差更加令人兴奋,以下就来分享口袋中的10位刚毛系AV女优,以方便各位湿主取用...注意来!1.橘梨纱身高:162公分罩杯:F罩杯2.有坂深

2022-06-19

女子怀孕,分不清孩子爹,众筹打胎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天让各位开开眼,众筹干嘛的都有,这次来看看众筹收款打胎。一女子一个月同时与五个男人交往,怀孕了,不知道孩子爹是哪个,就把五人拉群,发起众筹收款打胎,否则孩子生了不知道谁的一家一家的

2022-06-19

我想跟你在每个角落里啪啪啪

​人生有所舍,才能有所得;有所放下,才能有所收获。与其对许多小事都耿耿于怀,不如抬起头、迈开脚,放下负累,让自己坦然自在。愿我们都能在今后的人生中学会适时地放下,收获更多的幸福。新的一天,早安!

2022-06-19

什么样类型的女人更渴望性爱,更易性饥渴?

​什么样类型的女人更渴望性爱,更易性饥渴?曾经在论坛上看到了一位“性饥渴”的女性的哭诉,我也为此在论坛上粘贴了评论。当然,她受到的是他的“丈夫”的“性制裁”。但生活中却有不少女性是处于“性饥饿”的状态的

2022-06-19

新剧遭换角、肚皮都是针眼…女星怀孕各有各的心酸

​新剧遭换角、肚皮都是针眼…女星怀孕各有各的心酸每一个母亲在孕育一个小生命时,都会经历很多痛苦,甚至还有不少人会出现产后抑郁的情况。女明星在怀孕前后,也和普通人一样,会面临许多困境。有人为了怀上孩子,不

202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