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重活了1213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21 浏览:

【重活了】(12-13)

第十二章静静姐的情谊

薛明挨着卓谦坐了下,简单聊了几句,继而直奔正题,与他要了一份谦敏货

运的合同书,略微瞧了几眼,薛明便面色满意地点了头,说要找个时间与小舅商

谈具体合作事宜,看样子,生意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订下了?

马经理三人均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着薛明,怀疑起他真正的目的。

「嗯,合同基本也谈拢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咱们正式签约吧。」薛

明微笑着与卓谦握手:「合作愉快。」

卓谦被动地慢慢伸出手:「嗯……合作愉快。」

薛明离开前微笑对任昊说道,「对了,小朋友,我表姐,嗯,也就是你干姐

姐谢知婧让我跟你问声好,再见。」说完薛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话一出,屋里的几人或凝重、或若有所思。

谢知婧?

教育局长谢知婧是这个小鬼的干姐姐?

卓谦公司司机撞伤谢知婧一事,他们自然有所耳闻,而这薛明居然是谢知婧

表弟!

如果这是真的,那其中的弯弯绕绕,似乎不言而喻了……

马经理等人个个都是人精,片刻间已是明白了薛明的来意!

任昊也坐实了自己的判断,静静姐确实派薛明来,明着是谈生意做买卖,可

真正目的,却是要收回她哥哥撒下的话,让谦敏货运解除危机!

费尽周折……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官场还真是让人搞不懂!

任昊不喜欢官场那种步步心机的氛围,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欣赏静静姐的圆滑

手段。

这两全其美的处理方法,看似处理的云淡风轻,实则静静姐一定仔细思虑过

……想到此处,任昊面露和熙的浅笑,心里暖暖的。

瞧着小舅也跟他们一起发愣,任昊忙不动声色地捅了捅他,眼神朝马经理三

人甩去。卓谦立刻会意,笑容爬上脸颊,佯作随意地将薛明送出了饭店。

任昊左右看了看,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饭店不远处的大街上。

「薛叔,谢谢您了。」

「客气什么。」薛明大大咧咧的道:「小子,要谢啊,还是去谢你干姐姐吧,

听我那个表姐的话纹,感觉她挺着紧你的。

「静静姐那边肯定要谢」任昊跟薛明这种成功人士打交道毫不露怯,面带得

体微笑:「劳烦您大老远跑一趟了。」

婧婧…姐?叫的这么亲?!谢表姐那个八面玲珑的人,看似整日笑意盈盈很

好亲近,实则真正亲近的外人,就他知道的一个都没有!而这个任昊……薛明想

到此处,不露声色,心里却暗暗咋舌。

薛明并不知道谢知婧的小名静静,不然他会更吃惊!

薛明没有在多逗留,对着任昊摆摆手道:「屋里那几个人都是生意人,精明

的很,等他们落实明白了,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谁也不会再提了。」

……

薛明之后简单的跟卓谦客套两句,便匆匆上了轿车。

薛明一走,桌谦有些兴奋猛拍了任昊肩膀一下,激动的提高嗓门问道:「小

昊,那个谢知婧怎、怎么就变成你干姐姐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嘿嘿,之前不是告诉你我去探望过她吗,之后又去了几次,加上我嘛,人

长得帅、人品又好,认个干姐姐还不是手到擒来?」任昊说着得瑟的在空气中虚

握手掌。

「之前我还不太相信呢【热门】重活了1213……不过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臭小子。」卓谦随手

给任昊后脑门弹了一下。

「唉——小舅,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就这么报答我吗。」任昊去了一块心

病,心情大好下,嘴巴也变贫了。

卓谦笑着又给了任昊一下,方是折身回到包间。

任昊则是拄着下巴在马路边儿站了一会,放松的看了会儿星星,渐渐有了困

意……在喧嚣的尘世中,偶尔的放松让人安逸的不得了。

……

缓慢行驶的桑塔纳中。

卓谦激动地拍了两下方向盘:「没想到啊,我走的这些天,你小子忙前忙后

的,居然就给我平事儿了,你小子可真能耐了,唉,小舅没白疼你,没白疼你!」

「话不能这么说,我也赚啦,认了个漂亮的干姐姐」任昊翻身坐直了身子,

表情继而稍微严肃道:「小舅,这次车祸于情于理您都应该去探望我干姐姐一下,

前些日子没机会,现在有了机会要还是不去的话,倒显得咱们太不地道了。」

「臭小子!」卓谦用大手在他头发上扒拉了几下:「还教育上你舅了?这我

懂,你说吧,什么时候去?」

卓谦兴奋之余,也是惊讶起任昊的变化。

「赶早不赶晚,那……就现在吧。」

……

宣武医院住院部。

三楼单人病房区。

咚咚咚……

今天谢知婧的秘书没在门外守着,她的声音自房门后轻轻飘了出:「请进。」

任昊走在前,卓谦跟在后,两人得到答复后便慢慢进到病房。只瞧谢知婧懒

洋洋地靠在病床上,看清任昊后先是露出妩媚的笑意,之后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在

后,便略微收起了那一份懒散,换成了端庄的色彩。紧挨着谢知婧边还坐着一个

中年妇女,姿色已褪,但气质还不错,显然,就是电话中婧姨提到的嫂子。

薛芳礼貌式地与两人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继而拍了下婧姨的手臂:「你们

聊吧,正好我也该走了,嗯,过几天出院时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嗯,路上小心。」谢知婧好像跟谁都是一副颇有距离感的笑脸。

与任昊擦肩而过时,薛芳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几个眨眼,这才出了门。

任昊见没了外人,放下手中的营养品后,给谢知婧、卓谦引荐着。两人稍稍

客道了一番,任昊方挠头问道:「姐,,薛明大叔的那桩生意我们不能占你便宜,

要不,我们把合同上的价钱调一调吧。」

谢知婧面带笑意,心说占我便宜?那你倒是来呀……

卓谦同样困惑这件事,他见任昊说了出来,于是跟着符合。

谢知婧把任昊叫到身边,掐了他脸一下,然后满是笑容地看着卓谦:「生意

双方都有获利,怎么能说是白送呢?价钱不用改,就照合同上写的办。」

她这么一说,卓谦更是不明白了,难道她纯粹是为了任昊才帮忙的,那这干

姐姐也太好使了吧?

任昊挺要面子的,虽然感谢静静姐对他的关照,但感觉感情跟物质放到一起

不太好,于是道:「静静姐,这个一码归一码,您不用因为我让薛叔吃那么大亏,

再说您随手送我这么大礼,对你来说小事一桩,可对我而言,我以后还怎么坦然

面对你啊……」

任昊开始是想帮小舅争取下这桩生意,就算价格压下来点,他们也不吃亏,

但谢知婧钱也不要,生意还照做的意思,任昊感觉无法接受。

谢知婧对任昊的坦白、以及面对诱惑仍能保持本心的品质十分欣赏,于是捏

住任昊的鼻尖,有些溺宠的笑道:「这单生意是我的意思,你要也得要,不要呀,

也得受着,你要是觉得我给的帮助太大,心里不安呢,你就多疼疼姐姐,明白吗?」

后面几句私密的话语,谢知婧趴到任昊耳边说得,毕竟有外人在场,即便在

不注意分寸,也要适当。

任昊闻着静静姐身上淡淡的麝香味,红着脸无法应对。卓谦知道推脱不下后,

只能感谢着应了下。

谢知婧的巨大恩惠让任昊有些承受不了,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的味道。

如果谢知婧单单给任昊现金,他决然不会收,可事情涉及到小舅的生意和公

司的存亡,任昊便无法拒绝她的好意了。

或许,静静姐早就知道了,才借着解除禁令的当口捎带上给了自己,就是怕

自己不收,那么……今天带小舅来探望她,估计静静姐早就算到了?!

桌谦在谢知婧的暗示下出去等着了,而任昊被她留下来,使唤任昊又给她削

了一个苹果,然后让他喂自己吃完,才放任昊走了。

……

回家的路上。

卓谦感叹着自言自语:「你这个干姐姐可真着紧你啊,非但帮咱们把事情摆

平了,顺带还来了个雪中送炭,唉小昊,你到底给这位谢局长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告诉舅舅呗,回头我对你舅妈使使。」

任昊嘻嘻笑了笑,耸耸肩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肯说话。

「话说她是帮你,可这钱却到了我头上。」卓谦皱眉琢磨着:「对我来说,

反倒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这事儿闹腾的,啧……」

「您就踏踏实实做生意吧,什么情不情的,转一下不就清了?」

卓谦这一想不要紧,越怎么想怎么别扭,又把方才谢局长的话咀嚼了一遍,

忽地,恍然大悟般拍了下脑门:「我明白了,小昊,这桩生意除了成本之外的所

有收入,小舅都给你!」

任昊眉头一挑:「干嘛给我啊,先说好啊,打死我我也不要!」

卓谦不容置疑道:「你不要最好,我准备把这些钱转成股份,划到你的名下,

呵呵,你吃点亏,就占2%吧。」

任昊明白了小舅的意思,但还是坚决摇头:「无论钱还是股份,我可都不能

要,这本来就是您的生意,跟我没关系。」

卓谦笑着拍了他的肩膀:「舅不是没长眼,人家谢局长为了谁我心里门清,

如果不是你的话,别说这单生意了,就是谦敏货运的存亡都成了问题,这股份,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再说,我想谢局长也是这个意思吧,她看样子是不好

明着给你钱,一来,或许是怕疏远了关系,二来,也不符合她的身份,所以才变

相把问题转给我,让我出这个面。」

「不要。」原则问题,任昊不肯让步。

卓谦故意板起脸:「那你可是在害我啊,你姐姐要知道我得了便宜却什么也

没给你,恐怕我就有麻烦了,小昊,这股份给你,是在替我消灾,嘿嘿……」卓

谦忽而笑了两下:「而且你拿了谦敏的股份,就有义务为谦敏出力了,到时候你

小舅我再遇上个小灾小难的,你可得帮忙。」

任昊坚定摇头,回到:「我就是没股份,您出了麻烦我也一样帮,你是我舅

不是。」

「你怎么帮?」卓谦正色地看了看任昊。

「呃……」

「还不是找你这个干姐姐。」

「……嗯。」

「那不就结了。」卓谦边摇头边摊摊手臂:「这事儿我本来就落下了好处,

你说以后要再求谢局长帮我,她能乐意么?你要是有了谦敏股份可就不同了,谢

局长帮谦敏,也就等于是在帮你,所以,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你都必须收下,

否则你就是把小舅我往绝路上逼啊。」

这些道理任昊何尝不懂,可说实话,他真不想要。

这不是矫情。

小舅从小对他就好,只要自己有事儿,他一定帮忙。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

质上的。

然而自己只帮了他这一回,结果却还要分他的股份,说真的,任昊心里过不

去这关。

静静姐啊静静姐,你可给我出了道难题啊……

「要不这样」任昊灵机一动,退而求其次道:「您把股份给我妈,这不是一

样么?」

「这是咱爷俩的事儿,跟我姐扯不上关系。」卓谦推起手刹,继而开动车子:

「小昊,你也别跟小舅这儿磨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过几天咱去办转让手续。」

「百分之二太多了。」任昊无奈妥协。

「不多,如果真把这单生意的净利润换成股份,怎么也得百分之三、四,我

这已经是赚大便宜了。」

任昊也不清楚卓谦说的是真是假,总之二人一番争执后,最终任昊再次妥协。

……

将车停在院门前的裁缝铺边,下得车来的任昊、卓谦正巧碰见徐梅领着孩子

进院。

卓敏今年该上初一了,也就读于师大附中,不过跟任昊不在一个校区,她是

东区,任昊是西区,仅仅隔着一条大马路。

小丫头长得很标志,短发大眼,煞是招人喜欢。

「怎么把敏敏也带来了?」

「姐说让我留下吃完饭,可敏敏一人在家没人管,我就把她接来了。」徐梅

面色忧虑地避开两个孩子,低低问着卓谦:「怎么样,合同谈拢了没?」

「进屋再说吧。」

卓敏没跟父母一起进去,而且等了任昊几步,眨眨大眼,甜甜一笑:「哥,

怎么暑假都没去我家玩儿?」

任昊笑着与她一起往院里去:「忙,抽不开身啊,等过些天带你去游乐园玩

吧。」

卓敏兴奋地臻首连点,雀跃的应到:「嗯。」小女孩似乎都喜欢那里。

「对了哥,你上次借我的磁带挺不错的,还有他的带子么,我还想听。」

「谁的?」卓敏口中的「上次」对任昊来说就有点儿远了,将近十年啊。

「张信哲的啊。」

「哦,一会儿给你翻翻吧。」

这个年代还是随身听的天下,虽然便携式MP3已经出现,可要完全占据市

场,还要一段日子,自然,价格也是不菲,根本不是收入较低的家庭买得起的。

「妈,我们回来了。」

外屋已是摆上了大圆桌,母亲张罗着饭菜,忙碌的很。待众人围坐在一起后,

卓语琴端着最后一盘菜,扭动着磨盘大的肥美屁股边走急忙问道:「谦子,赶紧

说说,你那怎么样了?」

徐梅也是焦急这事儿,毕竟,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公司。

卓谦呵呵笑着,一边坐在圆凳上,一边加了筷子菜先给了任昊,「峰回路转

啊,非但没有事儿,反而比原先更好了,姐,家里有酒么,我跟小昊喝两杯。」

「他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你跟他喝什么酒。」卓妈妈嗔怪道,坐在桌谦身边

的徐梅也责怪的捅了他一下。

卓谦这才感觉有些得意忘形,于是尴尬一笑。

卓语琴怪异的看了看儿子,联想到什么后,觉得儿子似乎已经长大了……于

是叹了口气说道:「喝酒可以,不过先等你把话说完。」

「好好。」卓谦对任昊得意的仰了下头,平放下筷子后说道:「估摸再有几

天,今儿这三公司都得抢着跟咱续约了,不仅如此,托小昊的福,谦敏又签了一

桩大买卖,这生意对公司长期发展可是极为有力啊。」

卓语琴有些讶异,好看的眉黛皱成八字,煞是风情,只见她疑惑道:「跟小

昊有什么关系?非要去见什么市面,没给你添麻烦就不错了,这孩子,前几天刚

夸他懂事儿懂事儿了,谁知道他这几天……」说到后面卓妈妈突然顿住,杏眸瞪

瞪儿子,脸泛起微弱的红晕,不明显。

「没有的事儿,这回可多亏了……」卓谦话刚到嘴边,就被任昊突如其来的

声音盖了过去:「我妈弄得红烧肉可好吃,小舅您多吃两块,呵呵,我听说喝酒

前多吃点肥肉,即能保护肠胃,又能减少酒精的吸收。」说着任昊自己挑了一筷

子,然后略微抿了口妈妈给他倒的一两多白酒。

任昊暗暗对卓谦打了个眼色,没多说别的。

卓谦沉吟了一下,继而提起筷子哈哈大笑,「对对,先吃饭吧,一会儿菜该

凉了。」

卓语琴揪着他的话不放:「你刚才说托小昊的福,是什么意思?」

卓谦佯作随意道:「没什么没什么,姐,快给小昊在添点酒。」

任昊之所以不想告诉他们,主要还是怕与谢知婧的关系外露出去,徐梅是什

么性子任昊不清楚,但母亲的性格任昊可是了如指掌,他真怕老妈嘴里一个出溜,

把事情抖出去,若让街里街坊都知道,你说以后他们有事求到自己家了,这忙是

帮还是不帮?

帮吧,没准费力不讨好。

不帮吧,还得罪人。

干脆,瞒起来算了。即便静静姐根本不在意这些,愿意也乐意为他办事。

第十三章浴室自慰的谢知婧?

2001年9月1日。

今天是师大附中开学的日子,但任昊真的不想去,盖因开学第一天除了老师

絮絮叨叨的演讲外,无非是发新书了,他又是语文课代表,定然有不少事等着他

忙活,想了想,干脆骗老妈说自己肚子疼,不去了。

小舅的那几个合作伙伴很会来事儿,瞧出形势不对,便去查清了薛明的底细,

确认了他的身份后,方是又与谦敏签订了合同,态度比原先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余下快到期的合作伙伴,也因这三人的大转弯稍稍留下了心,见上面没人怪

罪,也就默然不语,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合作下去了。

就像薛明说的,此事已不了了之。

顺带一说,2%的股份转让手续,也在昨天偷偷办好了。

……

午饭过后,任昊一个人闷在里屋,仔细修改着那份蓉姨架骨自己添肉的分镜

脚本,人物语言,人物表情,场景概况,细节处理,算算都已基本完工,任昊此

时在做的,是将蓉姨谱下的语言日语化。

众所周知,如果单把中文直接翻译成日语念出来,一定不会好听,也不符合

逻辑,更别说声优配音还是动画的一大卖点了。

这块工作一定要细!

任昊的日语水平怎么说呢,听力厉害但口语连日本幼童都比不上,这也是因

为长期浸淫在动画世界的原因。任昊现在的日语实力是:不看字幕的情况下,一

部不吐槽的普通动画,任昊完全可以听懂。

其实这种工作本不是脚本家应该完成的,但奈何BANDAI审核组没有中

国翻译,也就只能任昊来做了。翻译的事,任昊已经给BANDAI审核组发过

邮件,他们给出的回答是,必须是日文,实在不行,英文也将就吧。

「几十个分镜脚本三十多集……努力吧。」

赚钱,很不容易。

任昊在前世便深有体会。

咚咚咚……

三声轻轻怯怯的敲门声传了来,周六休息的卓语琴将蜷在沙发上的秀气小脚

伸进凉拖鞋里,放下手中的遥控器,打了个哈欠,便趿着粉色的脱鞋,风姿袅袅

的去开门了。

任昊以为是姜维。因为第一天发书后一般会交待下作业,所以老师应该会让

同学把书本给自己送过来,可借过屋门瞅了瞅,任昊略感意外。

门外。

一个一身清凉打扮的女孩,身穿雪纺连衣裙、黑色紧身的七分打底裤,略显

拘谨地扭着手指,「阿姨,请问任昊在家么?」面色呈现一种病怏怏的白皙,声

音很灵,很静,身形虽单薄,却也凹凸有致,透着小清新的清纯诱惑。

「哦,小昊啊,在呢。」卓语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让出身位把她往屋里迎,

「进来吧,你是小昊的同学吧,阿姨以前开家长会时怎么没见过你?」

文静女孩素白的手背轻沾额头细微的香汗,小心躲开卓妈妈的巨乳后,扭身

放下沉甸甸的书包,「我是他的高中同学,老师说他病了,让我给他把新书送过

来,喏。」

「哟,真是谢谢你了,累了吧,快喝口水。」

任昊面带礼貌笑意走了出来,打招呼道:「崔雯雯同学,谢谢你来送书,先

坐吧。」

女孩看任昊哪里是生病的模样,脸蛋红润,透着十足建康的气息,于是崔雯

雯略有讶异的食指虚点住下唇,抿嘴腼腆道:「你的身体……」

人家好心来送书,任昊自然没有撒谎的打算,「啊,这个啊,因为今天打算

偷懒,所以就……」说着略微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就……什么?」崔雯雯萌萌的歪了歪脑袋,不解道。

「就撒了个谎,谢谢你好心来送书,因为我的问题害你多跑一趟,十分抱歉」

任昊坦诚的认错,说着皱眉想到:「这个女孩不在前世的记忆中,虽然这一

世她是自己的同桌,但在前世,她跟自己绝对不是一个班的,甚至不属于同一个

学校……」

可以肯定,因为自己的原因,历史改变了,但到底是哪个环节改变了崔雯雯

的入学,任昊暂时还不太清楚。

崔雯雯,夏晚秋,这两个看似普通的女人,对知晓历史的任昊来说就显得那

么神秘了。【这里前文改编出现了一个BUG,大家没发现不要紧,我也不打算

新翻书改了】

在母亲五味杂陈的目光下,崔雯雯将作业的事情详细告诉了任昊,而后见没

什么事儿了,逐犹豫着瞧瞧他:「我得回家了,你可不可以送送我,嗯,还有话

我想告诉你。」

此言一出,就见卓语琴更加警惕起来,在一旁佯装擦杯子的手一抖,差点将

杯子摔倒地上!卓语琴后怕的捋了捋胸口后,一个劲儿盯着小女孩不放。

那边任昊没有犹豫,痛快地点头应道:「当然可以,走吧。」

崔雯雯也很懂事,回头躬身告辞:「那我回去了,阿姨再见。」

「嗯,再见,以后有空常来家里玩。」卓语琴的话明显是口不对心,在任昊

关门后,卓妈妈黑着脸自言自语的嘀咕着:「送书为什么不让姜维来……总感觉

这丫头看小昊的眼神有点不对,早恋?这倒是小问题,可他已经有了绮蓉了,还

脚踏两只船,难道…不过这样也好,绮蓉吃不消吧,毕竟小昊的那话儿那么大,

射的那么多……」卓语琴想着想着,有些痴了,回过神,卓妈妈犹豫了一下,去

锁上门,回卧室打开抽屉,从最下面拿出了一根紫色的自慰棒,拉开保守的内裤,

顺着穴口推了进去,然后拉上内裤,就这么塞着按摩棒开始做家务!

受儿子的刺激,卓妈妈最近自慰的特别勤,少说一天一次,而性幻想对象…

卓妈妈达到高潮后,用纸巾边擦下体边暗骂自己淫荡,暗啐自己怎么又想着

小昊的鸡巴自慰了呢,每次都告诉自己忍住,别想儿子,可总忍不住…自己看来

是太缺男人了……对吧?

卓妈妈懊恼的扭了自己一下,内心有些惶恐,自己为什么在犹豫…自己肯定

是缺男人了啊,不是真的想要儿子,想被儿子的大肉棒填满……

……

任昊走在崔雯雯身侧,崔雯雯则非常淑女的踩着小碎步,走得很慢很慢,或

许是尚有拘谨,她只是目视前方,什么话也没说。

「小昊啊。」远远就瞧见一个比他年长了三十几岁的老街坊叫他,「这是干

嘛去啊?」

「送人去车站。」

那人戏谑地瞥了眼崔雯雯,为长不尊的嘿嘿笑道:「行啊,都交女朋友了,

小心让你妈看见哟。」

「想哪去了,这是我同学,今天我没去学校,来给我送书的。」任昊倒没什

么想法,可崔雯雯就不一样了。

她白嫩精致的小脸儿涨得通红,喘了好几口气,方是将羞赧之色收了回去,

脚步不知不觉间加快了稍许,有些急促。

任昊看出来小姑娘是害羞了,于是安慰她道:「我们这儿的街坊都是老不正

经,平时开玩笑开惯了,别理他们。」

「……嗯。」

崔雯雯蚊蚋应道,由于走在前面,任昊看不清对方是不是真的释怀。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车站前。

「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有事么?」

崔雯雯一直背对任昊,闻言恍然记起,于是嫣然回首张着大眼瞅瞅任昊。这

一动作惊艳到任昊,唤醒任昊懵懂时暗恋女神的记忆,此景与他记忆中被过度美

化的女神高度重叠,令任昊心底止不住悸动。

忽然,崔雯雯做了一个让任昊莫名其妙的举动。她面带感激之色,深深对他

鞠了一躬。

崔雯雯穿着淑女鞋,笔直的双腿并起,这一鞠躬是标准的九十度大礼,颇有

日漫女主角让人心动的风采:「arigatoug【热门】重活了1213ozaimasu。【日文

发音,非常正式的道谢】」

「靠,觉得你像纯爱系的日漫女主你也不用真的讲日语吧?」任昊内心瀑布

汗吐槽。

不过这话日语听力满级的任昊自然听懂了,不待觉得自己发神经、后悔的崔

雯雯解释,便开口回道,「iie,douitasimasite。【不用谢

】」说完模仿日漫回敬了一个大礼,接着露出标准男主的阳光笑脸。

崔雯雯哪里受得了?红着脸都要冒热气了,让人十分担心她的健康状况。

「喂,你没事吧?」

崔雯雯双手背到身后,垂着臻首眼帘,缓慢的摇了摇头,一副娇艳欲滴的可

人模样,微风轻轻浮动她的裙角跟耳边青丝,衣抉飘飘发丝轻舞,阳光洒落在她

的脸庞上,使雪白的肌肤倒映出晃眼的光晕……

好纯洁的女孩,如同出尘的白莲花!

这一刻,任昊再次被吸引了。

「那、那个,你还没告诉为什么谢我呢?」任昊一个二十五岁心理年龄的男

人,面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居然口吃了!

崔雯雯霞飞双颊,嘴角含着腼腆的笑意,抬起头直视任昊,目光灼灼的说道:

「今天是我主动请缨,顾老师才让我给你送书的。」停顿了一下,崔雯雯带着娴

静的笑靥继续道:「我就是想来跟你道谢,谢谢你救了我母亲。」

任昊疑惑的眨眨眼:「你母亲是……谢知婧?!」聪明的任昊很快有了猜测,

而且内心十分笃定。

崔雯雯以低低的声音答道:「是的,我妈叫谢知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崔

雯雯,今后请多多指教。」

这个崔雯雯……

一定看过日漫,或者日本的轻小说之类的。

虽然听静静姐几次提过她女儿的年龄,但真真看到她十六岁的美丽女儿时,

任昊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和平门车站前。

「原来你就是静静姐的女儿啊,我老听她谈起你,没想到就是我的同桌,呵

呵,我们还真是有缘分。」

崔雯雯露出可爱的惊讶表情:「姐姐?」

「对,你妈妈是我干姐姐。」

……崔雯雯震惊的半响无语,因为以她对妈妈的了解,认一个非亲非故的干

弟弟根本不合逻辑,就算是两次救命的恩人也不行!

崔雯雯自然不知道她老妈那是春心荡漾了……

任昊细细打量崔雯雯,越看越感觉有静静姐的影子。

任昊接着问道「崔雯雯同学,你报考师大附中的事情,是不是你母亲决定的?」

有些事情,他必须搞明白,不然任昊总是会感觉心底的某处不是很踏实。

崔雯雯奇怪地点点脑袋:「是啊,我第一志愿是十五中,第二是师大附中,

可两个学校都是市重点,去哪个也无所谓,嗯,后来跟我妈一商量,她才帮我选

的师大附中,怎么,你问这个干嘛?」

那就清楚了!

一定是自己救静静姐那次,提过师大附中,这才在静静姐脑海里留了印象,

继而改变了崔雯雯的历史。

想到此处,任昊豁然开朗了稍许:「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嗯,你妈妈她还

好么?」

「我妈今天就出院,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出院?怎么不叫我去帮忙。」

「谢谢你的心意,我妈本来是打算叫你一起的,不过后来我舅妈说要去,就

没找你。」崔雯雯余光瞧一下路口,忙是举起秀嫩白腻的手臂对他摆了摆:「车

来了,明天学校见吧。」

「路上小心。」

崔雯雯边点头边将脖子上的索尼耳机塞到耳中,捂着裙子小心的迈下了马路

牙子,少女的娇柔忸怩显露无疑。

崔雯雯走后,任昊心说既然知道静静姐要出院,那就应该去看看。于是乎,

任昊怕谢知婧走得早,便破费地打了辆出租车,直奔牛街。

火辣辣的骄阳斜斜铺撒在街道,抢劫着行人的汗水。

宣武医院住院部,单人病房内。

谢知婧皱眉拽了拽黏在身上的病号服,泥泞的感觉很不舒服,「都入秋了,

怎么还这么热?」为了保持身材,一般稍稍热点的天气谢知婧也不开空调,出出

汗,也好减肥。

轻轻按下电铃,不过片刻,一个实习小护士敲门进到病房。

谢知婧嘴角扬起一丝苦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道:「出了太多汗,我想冲个

凉,能扶我去卫生间么?」单人病房的热水不限时间,二十四小时的。

「可以可以。」小护士不敢怠慢,忙迎身扶着谢知婧一步一步向前移动,

「您右腿和右臂还要两天才能好利落,一定得小心。」

「嗯,谢谢。」

「您客气了,我给您搬把椅子吧,您也好坐着洗。」

没有浴缸,这里是喷头淋浴式的,若要站着洗澡,谢知婧还真坚持不了,小

护士拿来圆凳后,突然又张罗了一句:「您行动不方便,要不我帮您洗吧?」

她似乎是知道了谢知婧的身份,言语动作都显得很客气,很谨慎。

谢知婧笑着摇摇头:「没事,我嫂子一会儿就到,嗯,外面的门别上锁了,

你帮我留点儿心就行。」

小护士自然知道留心是什么意思,点头应下后,方将厕所门关好,回到护士

台。

谢知婧算了算时间,薛芳应该快到了,于是试着自己脱下病号服,很快衣服

渐落,一身羊脂般白嫩的肌肤、身段暴露在空气中,肥大的巨乳,蜜桃般的大腚,

还有鼓胀的阴阜上略显凌乱的黑色油光阴毛……因为出汗的原因,一切都看着滑

溜溜的,散发着惊人的雌性诱惑力!

……

另一方面,任昊汗流浃背地小跑到三层,瞥了一眼护士台,那里正好赶上护

士换班,正在低头交接手续,于是他敲了敲婧姨病房,瞅得没人应答,又是敲了

两下……

没人?

任昊也没多想,拧开门把手,推门进去了。

屋子里很静,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静静姐走了?

可看到白色床头柜上的摩托罗拉手机时,任昊方是明白,婧姨一定是坐着轮

椅去遛弯了。

那就先等等吧。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任昊拎了拎被汗水浸湿的T恤衫,浑身粘粘糊糊的不自

在。

婧姨既然不在,先凉快凉快再说,反正最近天儿这么热,也不是没在这里光

过膀子。

旋即,任昊慢慢脱下上衣,随手当做扇子,朝身上扇着,最后实在不过瘾,

干脆溜溜达达去到厕所,准备用凉水擦擦身子。

拧门。

进入到这个三平方米的小卫生间。

任昊忽然发觉有点不对,可也说不上来是哪,当下将衬衣轻轻丢到洗手台边,

对着镜子照了照,俯身打开扳手,让冰冰的凉水冲刷着手臂。

渐渐,任昊的眼神彻底变了!

无意中,他发现自己的衬衣旁,竟然还有一个人的衣服!

是蓝白条相间的病号服,有些湿,而且有股肉香味儿!

而且那套服装上面,赫然是一身极为诱惑的淡紫色蕾丝内衣,卷曲的文胸在

下,内裤懒洋洋地搭在上面,召唤着任昊的目光。

这,这,这是静静姐的衣服?

任昊奇怪地眨巴眨巴眼睛……

可,不像是新洗过的啊,为什么丢在厕所?

这等刺激的女人私密物件,任昊很少见到,然而当他诧异地目光顺着里面一

处细微呻吟声寻去时,却看到了更刺激的东西。

坐便器右端,有一不很透明的塑料拉帘,它斜着将厕所死角围成半米大小的

三角形空地,上及天花板PVC贴面,下至地面二十厘米。

悬空塑料帘下,飘出几缕若有若无的轻轻呻吟,和水果清香的沐浴露味道。

任昊干巴巴地咽了口吐沫,心说有人,赶紧走,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就在任昊转身打算离去时,他发现帘子遮挡的半米角落外,两条白花花的丰

腴美腿略微颤抖地躺在那里,几抹粘稠的浴液泡沫在两只手掌的推动下,不断自

大腿徘徊,节奏很快很快。

整条大腿都被蒙上了一层浅白,湿答答、滑溜溜的。

女人!

是静静姐?!

此时的谢知婧竟然躺在了脏兮兮的厕所瓷砖上,即便这里是单人病房,可只

要是厕所,地面一定不会干净,甚至会有一些排泄物洒落在那里!

而婧姨却……

那躺下的姿势,那手间的动作,那颤抖的美腿,那成熟的呻吟……

任昊倒吸了一口冷气!

婧姨居然在厕所自慰!

任昊的角度,只能勉强透过帘子下的空隙看到谢知婧半张风韵成熟的脸颊,

不过此时,婧姨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的味道,好像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两秒钟后,谢知婧女体猛然一滞!

或许是发现了任昊,她竟是用那成熟的嗓音召唤道:「嗯……快……帮……

帮……嗯……帮我……快点……「

任昊彻底愣在了当场!

帮你?

你是我姐姐啊,而且伦家已经有了蓉姨了好嘛,不要再诱惑我了!

我!

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待续】

推荐阅读

葛斯齐晒出汪小菲多张亲密照 爆料张颖颖曾为汪小菲堕胎

​葛斯齐晒出汪小菲多张亲密照 爆料张颖颖曾为汪小菲堕胎近日,台湾狗仔葛斯齐指出汪小菲婚内出轨多名女性,5月31日晚,葛斯齐直播晒出三张汪小菲未离婚时与不同女性亲密照,并爆料张颖颖曾为堕胎、黑人陈建州动手打汪小

2022-07-04

警方通报德云社陈霄华事件 目前已对其刑事拘留

​警方通报德云社陈霄华事件 目前已对其刑事拘留陈霄华6月27日,据@ 平安北京朝阳 通报,2022年6月25日5时许,租住在朝阳区常营某小区三层的陈某(男,32岁),酒后在租住地一层电梯口脱光衣服,乘电梯上楼,进入五层未锁门的某

2022-07-04

S1的当家花旦杀手锏之一,最强“水娃骑士”!

​她是SI的最强“水娃骑士”一位绝对年轻的萝莉系偶像,更是业界最强S1的助力战将,不但有着美丽可爱的面容,更是号称业界“技术帝”的——坂道美琉。坂道美琉,身高:157cm,出生日期:1999年11月28日,三围:82 /52/ 82,杯:

2022-06-30

为什么现在的理发店找不到「女Tony」了?

​复古与摩登,“两头”走红的女Tony理发店里总能找到顶着总监、设计师头衔的阿杰或者Kevin老师。大家常常调侃的Tony老师,也是男性的英文名。女Tony都去哪了?似乎她们的印记只留存在于后浪们的童年——开在家附近的理发店里

2022-06-30

婚外情中年男自白:“遇上了真爱,我也没办法。”究竟何为

​有人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忠诚,如果没有犯错,要么是成本过高,要么是诱惑不够。这话虽然太过绝对,但也的确反映了生活中的某些真相。所以,当李先生的绯闻传出时,简直如一声惊雷,在平地炸响。李先生50多岁,无论外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