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医院的那些事10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医院的那些事】(10)

第十章

「你不会轻点,把人家差一点呛死。」苏兰嗔怒地说道。

秦鹏马上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苏兰一见秦博士给自己道歉,就温柔地说道,「好了,我不怪你了。只要你

对我好,你想怎么玩我,我都满足你。」说着苏兰依偎在秦鹏的怀里。

「苏小姐你……」

苏兰把手放在秦鹏的嘴上,「叫我,阿兰。」

「阿兰,你和你表姐经常去各大医院,你们的身体吃得消吗?」

「秦博士,我表姐她的应酬多,我哪也不去,只是把本院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我只想把你侍候好了。「苏兰娇滴滴的说道。

「我知道阿兰小姐对我好。」

「你知道就好,可别辜负本小姐的癡心。」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再捆绑你时,我一定轻一些。」

「不,谁要你轻轻的?人家就【热门】医院的那些事10喜欢你把我捆绑得紧紧的,然后再……」

「再什么,阿兰小姐。」

「再,再,好好的爱我。羞死了,秦博士你坏。」说着苏兰紮在秦鹏的怀里

撒起娇来。

「阿兰小姐,这么喜欢我捆绑你吗?」

「不仅我喜欢,我表姐也喜欢。她说过你的捆绑术,能和日本的紧缚师媲美。」

「那你说说,喜欢我怎么捆绑你。」

「我喜欢你捆绑我的微乳,再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你用日式捆绑我也喜欢,

然后就使劲地……爱我。讨厌,羞死了。」

「那么阿兰小姐,我现在就把你绑起来,再爱一次怎么样。」

「可是秦博士,你都……两次了。」

「哦,能够和可爱的阿兰小姐玩捆绑做爱,就是再来两次也没关系。」

「那好吧秦博士,就请你把我绑起来做爱吧。」

秦鹏先把苏兰五花大绑起来,他紧紧捆绑她的双手。苏兰双手反被在身后,

双手互握住自己的手肘,柔软的棉绳紧紧捆绑在她的手腕上,剩余的棉绳在她的

胸脯上下各捆了两道,再绕过她的双肩,交叉捆绑她的两只小号,这是典型的日

式紧缚。

苏兰双手被紧紧捆绑在背后,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号,被秦鹏捆绑得翘了

起来,不知不觉她兴奋了,苏兰的阴部流出了蜜液,她满面绯红杏眼低垂,「好

了吗秦博士,人家都想你了。」

「马上就好。」

秦鹏在苏兰的背后打上了最后一个结,他拿起一只避孕套,直接套在他套着

苏兰短丝袜的阴茎上,紧接着他就把套袜的阴茎,插进苏兰的体内奸淫起来。

秦鹏的阴茎本来就长再套上丝袜,那就是又粗又长了。

苏兰也感到了异样,「秦博士你……?」

「没关系阿兰,我是套着你的丝袜和你做爱,有一点粗你会习惯的。再说了,

常院长和徐主任也都喜欢这样玩。」

苏兰不说话了,她喜欢秦博士捆绑玩弄她,但是他套着她的丝袜玩她还是第

一次,没办法,爱一个人就要包容他,随他弄吧。苏兰想到此就扭动被绑的身体,

迎合着秦鹏对她的套袜奸。

秦鹏粗长的套袜阴茎在苏兰的体内抽插着,苏兰细长的阴道,被秦鹏的套袜

阴茎塞得满满的,好在苏兰被秦鹏捆绑的时候流出了大量的蜜液,即使这样苏兰

也被奸的全身痉挛几近【热门】医院的那些事10昏厥,苏兰拼命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大声地淫叫着,

很快她的嘴里就被塞上了丝袜。

秦鹏狠狠地奸淫着苏兰,这是他回国以来玩得最痛快的一次,在日本留学时,

他和日本歌妓就玩过套袜奸,这是他认为最痛快的玩法了。因为常院长和徐主任

也都有恋袜癖,他就把这种玩法介绍给他们,他还和他们一起套袜玩日本歌妓,

因此他们之间有了一种牢不可破的特殊关系。

秦鹏从正面奸淫苏兰有五六分钟了,他把苏兰抱起来趴在床上,苏兰双手反

绑着、口中塞着丝袜,她的小屁股微微翘起,秦鹏把身子压在她的小屁股上,从

她的身后奸淫她,在秦鹏的大力奸淫下,苏兰刚开始还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秦

鹏对她的玩弄,到后来她就一动不动了,秦鹏忙从她身上下来一看,原来是苏兰

被奸得昏过去了。

秦鹏赶忙拿出她口中的丝袜,顾不得给她松绑,就给她做起了人工呼吸,秦

鹏双手按压着苏兰被捆绑着的小号,嘴对嘴给她吹气,不知做了多少次,苏兰就

是没有醒过来。这可把秦鹏吓坏了,当他再次给苏兰吹气时,他感觉苏兰的舌尖

伸进了他的嘴里,秦鹏也用舌头试探时,却被苏兰一口咬住,原来这个小丫头早

就醒了。

秦鹏索性就和苏兰吻在一起,他把苏兰抱在怀里也不给她松绑,双手抓住苏

兰被捆绑的小号揉搓起来,苏兰也识趣地用反绑的手给秦鹏撸管,两个人接吻了

很长时间。

直到后来院里给秦鹏来电话,叫他去给市长的岳母会诊,两个人才依依不舍

的分开。

就这样苏兰才回到了家。

听完苏兰的描述,谭香也不觉吃了一惊,「妹妹你被他套袜奸了?」

「是啊,怎么了姐姐?」

「没什么。」

谭香嘴里没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女人要是被男人套袜奸污了,下次再做爱时

就离不开它了。

「有什么不妥吗?姐姐。」

「你有什么感觉?」

「就是太粗大了。不过还挺过瘾的。姐姐,你早就玩过吧。」

「妹妹,你下次别让秦鹏再套袜玩你,我这是为你好。」

「我觉得没什么呀。」

「你不听我的就算了。」

「好姐姐,我听我听。」

苏兰一边说着,一边吐了吐舌头就去洗澡了。

谭香自己先躺在床上,她回想着苏兰说过的话,苏兰被秦鹏套袜奸污的事,

深深触动了她。

想当年她就是被人民医院的刘东强,捆绑着套袜奸污了之后,才变得如此淫

荡的。

因为女人的身体,要是被粗大的阴茎玩过之后,就会产生依恋,而且越玩越

粗大。她自己最疯的时候,是被男人捆绑着,套着两双丝袜奸污,而且一次比一

次玩得激烈,最后她竟让男人套着丝袜不戴套,直接就奸污她。玩过一段时间之

后,她的阴道原本狭小,后来被男人套袜奸的宽大了许多。

谭香想着想着不觉竟来潮了,她自己拿出了那个大黑淫具,她把自己的丝袜

套在淫具上,然后用套袜的淫具磨蹭自己的阴蒂,谭香一手揉搓着一对大号,一

手把套袜的淫具,向自己的阴部捅去。

谭香微闭着双眼,正陶醉在愉快的淫乐之中,她的阴道内壁与丝袜摩擦,发

出了「沙沙」的摩擦声。玩着玩着,越来越刺激,谭香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套袜的

淫具。

突然间她的嘴里被塞进了丝袜,她的双手被反拧到了背后,那个人骑在谭香

的屁股上捆绑着她的双手,很快谭香的双手被紧紧地捆绑起来。

谭香也没有挣扎,她任凭那个人肆意的捆绑自己,因为她知道是苏兰在捆绑

她。在苏兰骑跨在她身上的那一刻,谭香就知道是苏兰了。因为要是男人捆绑她,

男人的生殖器早就磨蹭她的屁股了。

谭香的屁股丰满圆润还微微后翘,这是她诱惑男人的一大法宝。每次男人捆

绑她时,都会把阴茎紧贴着她的屁股,在她的屁股上反复磨蹭,有时竟来不及把

她捆绑好,就在她的屁股上射精了。

从前谭香在药厂上班时,她每次早上挤班车,都有男人在她的身后蹭来蹭去,

那时的她做文员,经常穿着黑色的裤袜上班,结果男人总是把精液射在她的黑色

裤袜上,黑色的连裤丝袜和乳白色的精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谭香总是被弄得

狼狈不堪,那时的她也打不起计程车,她只好换穿肉色丝袜,这样精液射在她的

丝袜上,还好不是太明显。

不管谭香换穿什么样的丝袜,她的丰乳和翘臀,都是男人重点的攻击对象。

苏兰把谭香捆绑好之后,就开始抽插起谭香体内的淫具。

「还不让我玩,看看你自己还不是忍不住了。」

谭香是又羞愧又无奈,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住丝袜的嘴里嘟囔着什么。

「别叫了,我知道,是不是让我再快点。」苏兰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抽动

着套袜的淫具,丝袜的袜面和谭香的阴道内壁摩擦得更厉害了。

谭香被玩得狂扭着被绑的身体,塞住丝袜的嘴里发出了母兽的悲鸣。苏兰看

着谭香被套着丝袜的淫具玩得身体都扭曲了,她也不禁迷茫了。

苏兰停止了抽动谭香体内的套袜淫具,她拿起俩人平时玩的双头龟,在一头

套上她的一只短丝袜,再给另一头也套上丝袜,再拿来两只安全套,也都套在双

龟头上,苏兰把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用皮带在腰间系好,她把谭香抱起来从正

面奸她,苏兰一边奸着谭香的身体,一边玩弄起她的两只大号来,谭香双手被反

绑着,口中塞着丝袜,她叉开双腿迎合着苏兰对她的奸淫,同时抖动着胸前的一

对大号。

谭香无意的动作,却引来了苏兰的嫉妒,她一边狂奸着谭香的身体,一边对

她的两只乳房,抓、揉、啃、咬,苏兰狠狠地催动着套袜的淫具,在奸淫谭香的

同时,她自己也被套袜的淫具奸淫着。

两个淫荡的女人,用套袜的淫具互淫着,她们的蜜壶中流出了大量的淫液,

使得套着丝袜的淫具,更深深地插入她俩的体内,在十来分钟的互淫过程中,她

俩都被玩得喷潮了两三次,大量的淫液把俩人都喷湿了。

疯狂过后苏兰给谭香松了绑,两个女人又在浴室中互相沖洗着对方的身体。

「姐,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好吧,你不觉得你的身体在变化吗?女人要是被男人套袜玩过,她的生理

需求就会变得越发没有止境,她就想要更粗更大的傢伙插进来。就说我吧,妹妹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性欲大。告诉你吧,正是我被男人捆绑着套袜奸了之后,我的

性欲越来越大的,而且每次男人捆绑着玩我,我都要他们套着我的丝袜再玩我。

妹妹,我把我懂的全都告诉你了,但是冷暖各自知,不适合别人的,有可能

适合你。「

「我知道了姐,我会听你的。」

当月十天之后,谭香的心脏起搏器,正式在院里临床使用了。常院长也是紧

盯着手术,看得出他也紧张。

谭香更是不敢怠慢,她寸步不离跟着心脏科的几位主任,看他们在手术过程

中,对产品的使用情况,和对术后提出的要求。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院里共做了五台手术,有四台非常成功,只有一位老人,

在做完手术后一周内,由於其他原因逝去了。院里宣佈先暂停手术,一是总结经

验,二是观察术后患者的情况。

在接下来的等待期间,谭香天天在院里等候术者的消息,她在病患和大主任

之间忙碌着,常院长也没有找她去。

苏兰也没有闲着,除了在值夜班时和徐主任玩了两次,就连她最喜欢的秦博

士,她都没有主动去找。她天天跟着谭香跑来跑去,虽说帮不上什么忙,但是间

接地给谭香缓解了压力。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热门】吴红莲

​吴红莲吴红莲本故事发生在南宋高宗皇帝在位的时候。有个官员,姓柳名宣教,祖贯温州府永嘉县崇阳阵人氏。他年纪才廿五岁,已是个胸藏千古史,腹蕴五车书,才华洋溢,远近闻名的人。柳宣教自幼便父母双亡,早年孤苦伶

2022-05-21

【热门】往事回忆录夕阳工业夜总会的回忆完

​【往事回忆录,夕阳工业夜总会的回忆】(完)好耐冇同大家讲故仔,早几日行经尖沙咀某地方,D建筑物同附近环境变化不大,但正所谓桃花依旧,人面全非,无论是苦或甜,回忆起往事总令人悕憈,今次就想讲吓呢件始於呢

2022-05-21

【热门】娱乐独裁者286

​【娱乐独裁者】(286)第286章说着,李逸风伏下头去亲吻她的樱唇,开始左小青还娇羞的将头避了过去,不过李逸风却用双手捧住她的面颊,扳了过来而吻了上去,左小青也颇为情动,张开樱唇伸出香舌吐封李逸风嘴里,二

2022-05-21

【热门】下劈女神的日常13

​【下劈女神的日常】(13)第十三章易思扬不顾身上的疼痛,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柳小南。然而在触到柳小南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被电机了一样,全身受伤的地方都疼得要命,这没有预料到的痛苦使得他再次大叫出声。「目前看

2022-05-21

【热门】女校先生第三十集第5章

​【女校先生】(第三十集第5章)第五章 家庭式会社当我们回到家时,时间已经中午。除了浅织,绫馨也理所应当地跟我回来,她向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是和浅织在东京玩几天,新年之前回去。由于优雅青春的少女一向信用良好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