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BD1178号近海拖网渔船上中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BD1178号近海拖网渔船】(上、中)

码头小酒巴(上)

初秋的早上,10点多一点吧,太阳还是已经高照在大地上。气温还是很舒

服,穿着一件外套也不会感觉闷热。

因为袁嘉华已经身在大海边,一座在地图上都不起眼的小码头边上。海水不

算很清澈,海浪倒是拍打着岸边很有节奏感。

虽然约定的时间是11点,不过袁嘉华还是提早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码头。

与她想象中的忙碌的码头很不同,这个小码头很安静。居然没有一艘渔船在港里。

一头长发、墨镜、白衬衫、灰西裙、黑丝、高跟、手挎小公文包的袁嘉华显

得与环境很不协调!为数不多的泊位上没有一艘渔船,而且泊位也没有明确的标

识。要到C52号泊位,怎么走?

她没有直接到码头边上去寻找,她发现离码头泊位不远的路边有几家商铺,

有做水产、饮食的、还一家酒吧。走进酒吧,摘下眼镜,其实很简陋,只有几张

桌椅、几台吊扇。

不过看上去有40多岁的老板娘很热情。点一杯猜不出什么味道的当地特色

果汁后,两人闲聊起来。

袁嘉华:老板娘,你好,怎么码头上这么……?

老板娘:是不是有些冷清!?船清晨就出发了,中午前会有一些近海的先回

来。

袁嘉华:原来这样,请问C52号泊位,在哪里?

老板娘:你是找这个泊位?这个容易,你看那边,在第二个引桥的第3个锚

位,你看,你看,现在有个女士正在向那,对了,对了,她站着的那里的泊位就

是了。

袁嘉华:哦!

老板娘指了指码头方向,袁嘉华朝着那个方向,看到就在这小段时间,新来

了位女士站在码头的泊位。估计是和你自己一样身份的!?

老板娘:姑娘,你是等BD1178号?

袁嘉华:这……是的。怎么了?老板娘,你怎么知道的?

老板娘:没什么,我看出来,有许多、、、象你一样的城里的女性来我们这、、、

找BD1178号,接受、、、处理!

袁嘉华:看来BD1178号生意不错!、老板娘:请问,你是自愿来这、、、

接受、、、处理的吧?

袁嘉华:是的,我是自愿来的,我被通知今年年底要被处理,所以我希望处

理方式能特别一点,不想在处理中心象普通的家畜一样,被宰杀,我希望自己选

择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老板娘:这个、、、老实说,你的选择是对的,经常有许多象你这样自愿肉

畜上那船接受处理,我看船上的船长是很老实、沉稳的人、、、你看你等的船回

来了。

不远处有艘渔船出现。

袁嘉华看了看表,已经快10:30了:老板娘,看来,我要走了,谢谢,

你的果汁!

老板娘:姑娘,放松些,别紧张,我们、、、再见吧。

袁嘉华:再见?我想我们是不能再见的!?

老板娘:有可能的,傍晚,他们会送些处理好的肉回来,供给码头附近的居

民,我估计其中会、、有你的!

两人都笑了

袁嘉华:那好,我们回头再见!

C52号泊位的相聚

袁嘉华离开酒吧、走向泊位,她从远处看到早前到的那个女人正在抽烟,地

上已经有几个烟头,看样子很些烦躁、不安。袁嘉华心里还是很佩服眼前的女士,

这种情况能自己一个人走来,只是有些不安、已经很勇敢、很成熟了。

眼前的女士,大约比自己要年龄大些,40岁不到吧、身材是很丰满的女士,

特别是胸前一双大乳房、和丰满的臀部、一体的连身浅蓝色长裙子、时尚的白色

拖鞋;多少看上去,有些象去买菜的主妇的打扮。

此时,在码头的入口,一个非常年轻的红色外套、白色运动裤、粉红色跑鞋、

背着黑色小背包的女孩,看上去最多20岁,从后面小跑过来她说:你们好啊!

我没来晚吧!

袁嘉华:没有,我也刚到。

抽烟的女人:你不要急着嘛,我们都是来这接受处理啦,大家都一样的、、

在渔船缓慢地靠岸的过程中,三个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原来抽

烟的叫陈晓娟,跑步过来是何雪琴。

大家开始简单的自我介绍。

陈晓娟41岁,家庭主妇,3个孩子的妈妈。

何雪琴23岁,文员,未婚。

袁嘉华,29岁,律师,未婚。

袁嘉华观察了两位今天要陪自己一起接受处理的同伴;

陈晓娟身材很丰满,160CM;

何雪琴身材高挑,稍瘦,165CM;

自己身材相对两人更匀称,162CM。

渔船靠岸后,放下了跳板,一位皮肤象黑人一样的强壮的渔夫走下船。

渔夫向三人点了点头:三个女士,你们好,你们是今天、、、预约的客户吗?

三人分别回复或点头。

渔夫:你们都是自愿、、、接受处理的!我叫阿强,很乐意为各位服务!

陈晓娟:谢谢,我们现在就上船吗?

阿强:你们将自愿申请书给我,就可以先上船等待,船上可以随意参观。

何雪琴:船好小啊袁嘉华:就我们三个,还有其它人吗?

阿强:按预约清单有5只肉畜。

何雪琴:何时出发?

阿强:不好意思!不过我们11:30发船,大家可以再等15分钟。

陈晓娟:我在下面再抽几只烟,可以吧?

阿强:当然可以,我也在这抽,一起聊聊天吧!

手机的来电提示声,阿强接电话:大姐、、、、、、何雪琴:那我先上去了!

袁嘉华:我也上去!

阿强示意可以。

参观渔船

袁嘉华小心通过跳板上船后,发觉这渔船真不大,但空间还很宽敞的,长约

20米,宽约6米,船头是驾驶室,船尾不用多想,有一台2米多高的断头机、

一排2米高的铁架子,架子上有许多的大铁勾。还有工作台一样的大木架台,估

计是分解处理肉块的。船两边有几个大个冷藏箱,处理好的肉块会保存在这吧,

还有几个木制的工具箱,估计肢解躯体的刀具吧?!

袁嘉华当然可以猜出这些设置有什么用途!

袁嘉华和何雪琴在船台上对船尾的设备好奇地研究起来,特别是架子上的铁

勾。

何雪琴:我想不用多久,我的无头躯体、特别是被砍下来的头颅就会被挂在

其中一个这样的勾上!

袁嘉华:当然的,躯体一定不会是完整的,我想是被肢解后才会被、、挂在

上面!

何雪琴:你看那个断头机,放置在船尾边上,如果这样看,我估计,当闸刀

落下后,我们的头颅直接被砍下,并丢弃在海里。不会被保存的?

袁嘉华:这样也不错,直接喂鱼了!

何雪琴:唉!我一直希望有人可以收藏我的头颅,当纪念品什么的。一会我

要问问那个阿强!

袁嘉华:只怕,是不太可能,别为这事苦恼了,妹妹!

何雪琴:没事、没事、、、

袁嘉华:你好,船头这边有6个木柱子!

何雪琴:估计是固定肉畜的!

袁嘉华:有不少固定的铁环,想必我们也会被绳子或拘束带什么的固定在上

面。

何雪琴:你看,上面有很的绳子的印迹,看来这些柱子处理过许多象我们一

样的女性。

袁嘉华:象是了,还有许多痕迹的、、、味道象、、、、袁嘉华:尿或汗、、、、

还有、、、何雪琴:唉,希望处理过程快速、没什么、、等待就是让我苦恼、焦

躁、真麻烦!

在船下,陈晓娟问:处理我前,你会强暴我吗?

阿强:不会!

陈晓娟:为什么,我倒是愿意你来强暴我!

阿强:不会的,我不会强迫女士做她不愿意的事。

陈晓娟:你吹牛吧,我想你一定会的。

阿强双手并不老实,正放在陈晓娟的胸前隔着着衣服把玩着那双丰满巨大的

乳房。

陈晓娟嘴里发出轻轻的满足的呻吟、、、

两人走近相拥亲吻、阿强的抱着陈晓娟,陈晓娟的手

不久、阿强、陈晓娟走上了船,看上去两人聊得很开心很熟了。

目的海域20海里外

阿强:各位女士,我们要出发了,今天工作安排还是很紧张的。还好,看来

今天只需要处理你们三只肉畜了!其他的没来!

陈晓娟:没来的,会有怎样处理?

阿强:也没什么,我们会报警,交给警方跟进。

袁嘉华:自愿肉畜在法律上是属于船家拥有的。警方会将没有如约而来的肉

畜交给船家的。

何雪琴:请问,船上只有你一个人处理我们吗?

阿强:别担心,船长来了。

此时,一位戴着白色船帽徽帽子的发发鬓是白发的老人船长:我是船长,感

谢三位的自愿献身。

向三人深深地鞠躬!

三位女士:船长,你好!

船长没多说什么,又回到驾驶室,船慢慢地开动了。

船驶出了海港,面前是一片大海。

何雪琴迟疑了一下:怎么有6个柱子?

阿强:是的,我们计算过,3小时内处理极限是6只肉畜!

袁嘉华:要多久能到目的地?

阿强:离目的海域有20海里,我们船慢,外海风浪不小,大概要2小时。

陈晓娟:怎么这么久,选近一点不行吗?

阿强:这是国家规定,环保法什么的。

袁嘉华:你一看就不老实!

阿强:怎么了?

袁嘉华:你们是计划在12海里外的公海海域处理我们,这样,你们怎么操

作都不受国内法律制约,对吧?

阿强:当然,也有这样的风险考虑!不过,我不相信我们的客户会有什么不

满意的,难度三位现在要反悔吗?

袁嘉华:当然不会,我个人是希望处理能特别一点,那我们这两小时怎么打

发?

阿强:如果你们不介意,可以先将身份文件交给我!

三人取出事前准备好的信封,交给阿强。里面有身份文件、授权书等文件及

签名。

阿强分别打开信封,粗略检查。

阿强:文件齐全,没问题。三位女士,如何没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后面还有许多细节要处理的!

何雪琴:那我们下面要做什么?

陈晓娟:肉畜是不需要衣服的!

袁嘉华:脱光了吧!

四人互视微笑。

阿强拿出一个很大的黑色垃圾袋,笑了笑:衣物放这里吧,事后我会烧了的!

何雪琴:烧了,好可惜!

阿强:二手衣物不值钱!

陈晓娟:我的钱包、手机,还有我身上的耳环、项链这些首饰,我想你会有

用处的吧?

阿强笑了笑,三位女士分别将贵重财物如耳环、项链这些首饰交给了阿强。

阿强:谢谢。

三人默默地开始脱衣物

好身材(中)

袁嘉华一边脱脱衣服一边观察身边两位同伴,

她发现何雪琴粉红色的传统款乳罩和内裤;身材很匀称、腰腹部还有肌肉块,

看来平常经常有健身,大腿很修长,特别是现在脱去了外衣后,双腿很白,以左

大腿外侧还有一个漂亮的玫瑰花纹身!

陈晓娟的乳罩好大看上去有F杯了,黑色的丝制的丁字裤。很有肉感,人是

腰有点粗,当然对于一位3个孩子的母亲来说,保养得还算不错,但从她的气质

上可以感觉到她真是一名淫妇!乳房真大、又大又白还很充实、坚挺!

反观自己脱去外衣后的白色C杯半杯式乳罩、黑色束腰内裤,虽然也反映出

身材很热火,只是相关来说何雪琴更青春健康,陈晓娟更成熟火热!自己反而没

有特点、平常了!

女人就是喜欢比较。

袁嘉华为自己在这时还在比较,感到很可笑,不要过多久,我们三人都成肉

块了!

三人将身上的衣物脱下,很随意地丢进垃圾袋内、包括内衣、鞋子等。当三

人都裸体后,阿强熟练将袋子打结,放在船尾。

裸体的三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在阿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都不自觉的用手

遮挡着自己的乳房和下体。

阿强的眼神也是些不自然了:三位的身材真不错。

陈晓娟:你是说我们作为肉畜不错,还是作为女人不错?

阿强:都不错!

阿强从工具箱中,拿出绳子:三位,请到船边,大家看这些柱子边,请背对

柱子,脸朝向船尾,跪下,双手绕到柱子后面交叉!

陈晓娟第一个准备按阿强说的那样执行:快动手吧!绑上就好,不太紧!

阿强:你先别着急,请这位年轻的女士先来!

陈晓娟:为什么?

阿强:按经验年龄人相对来说,不太镇定,所以要优先处理的!

陈晓娟:好的,我没问题,妹妹,别紧张!

何雪琴:好吧,放心好了,我会服从的。

何雪琴勇敢地走到到船边,选择左侧第一个柱子,转过身体,背对柱子,脸

朝向船尾(阿强),跪下,双手绕到柱子后面交叉。

何雪琴:这样可以吗?

阿强:其它两位在一旁休息,我要花上几分钟的。

阿强走到何雪琴跪的柱子背后,先麻利地用绳子先将何雪琴的双手紧紧地捆

绑好。

再捆绑双脚,再将脖子也捆绑在柱子上。

何雪琴:脖子太紧了,呼吸不畅。

阿强并没有停下,他将每人的长发拉紧拉长固定在柱子顶端的铁环上,这个

做使三人只保留跪立、抬头的姿态。这让何雪琴感觉呼吸困难。

何雪琴不满:有必要这样吗?脖子捆得太紧了,呼吸不舒服。

马上她的脸有些泛红。

何雪琴:呼吸不畅。头发也拉得很痛啊!

阿强没多理会她:你坚持一下吧!

阿强完成了对何雪琴的工作后,手下拿出一捆长绳,看着袁嘉华。

袁嘉华意识到,轮到自己了:放心,我不会投诉的,动手吧,麻利点!

袁嘉华准备学何雪琴一样跪下时,阿强:站着,背对着我,就好!双手放在

背后。

何雪琴迟疑了一下:啊,好吧!

阿强这次捆绑得很仔细,他将何雪琴的双手被绳子反绑于其背后,用了属于

高手交叉式的捆绑方式,一双乳房也用绳子分别紧绑后成8字形,双臂是双道绳

子上下固定、腰部及下体是绳丁字裤,阴道和肛门被固定两只最小6CM直径的

木制大号假JJ、还有一条管子从下体引出来,这是导尿管,一个有2升空间的

透明的尿袋被两条胶带固定在其左侧的大腿上,而两只膝盖也被绳子固定,双脚

的脚踝也被绳子绑着保持30CM的活动距离。

袁嘉华:为什么、、捆得、、这样?

阿强:别多心,好好享受吧!

阿强完成了对的捆绑后,欣赏了一会,给袁嘉华戴上狗项圈,用铁链牵着,

阿强:你先在这等一会,我马上回来,你跟我走,老实一点!

陈晓娟:放心吧,我还能去哪里?

阿强牵着袁嘉华走进船头驾驶室,袁嘉华顺从地跟着,她回头:两位,我先

走一步啦!

阿强:你别多心,一会要配合船长,我提醒你,否则,你会后悔自己是女人

的!

袁嘉华:、、、、谢谢、、、!

船长的爱好

当阿强牵着袁嘉华来到驾驶室时,船长正坐在方向盘前,船长看到已经被捆

成粽子的袁嘉华时,船长:你走忙自己的事,她留下,我来照顾!

阿强将袁嘉华的项圈的铁链交给了船长,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船长:过来,跪在这,对了!真乖!

船长用手下压袁嘉华的肩膀,示意她在自己面前跪下,袁嘉华顺从跪下后,

船长将袁嘉华项圈的铁链拴在方向盘上,然后船长从容地脱下自己的裤子,脱出

黑黑的大肉棒。

用一手夹住袁嘉华的鼻子,一手揪住袁嘉华的头发,

袁嘉华当然明白船长的意思,她顺从的张大嘴,将船长已经有些变大的肉棒

整只含在嘴里。

船长对袁嘉华的表现很满意,他发出享受的声音:对,就这样,整只肉棒含

着,不需要你口活,如果舌头可以动动也好,但如果你不能保持这个姿态,让方

向盘移动了方位,我会活体肢解你,你要坚持!

袁嘉华听了,双眼盯着船长的双眼,有点愤怒、吃惊、不满。但她只能无声

抗议。她相信船长是会言出必行的。

不一会,在袁嘉华嘴里的肉棒彻底变大了,又长又硬,直直的顶着袁嘉华喉

咙,感觉都插入食管了。而已船长的肉棒味道很不好受,一定是很久没洗澡了!

不知道他这样祸害过多少女士?

而且船长的阴毛也是又长又密,味道和肉棒一样,酸臭、、、、而且,阴毛

正好顶着袁嘉华的双眼、鼻子位置,让她呼吸很不舒服,有点窒息感了。

船长象了解袁嘉华的内心一样,找来一个夹子夹住袁嘉华的鼻子:要习惯用

嘴呼吸!

再用一条绳子套在袁嘉华的脖子上,打上两圈后,拉紧。

袁嘉华这样被玩弄,一下,就满脸发红,她好想挣扎,但她不敢。

船长象在鼓励袁嘉华:好,不错,坚持、、、过了一会,双收紧一点袁嘉华

脖子上的绳子,过一会或将绳子放松一点点。

就这样,不断收紧放松。

袁嘉华很庆幸自己的几位前男友都是深喉的好爱者,自己被迫成为一名口交

器,可以长时间被深喉、克服呕吐的自然反应。但她自己也很担心自己能坚持多

久,只要自己一呕吐或什么意外,那怕没有意外,袁嘉华相信,今天自己都会被

慢慢地折磨死。

而且船长一直在留意袁嘉华的双眼,如果袁嘉华闭上双眼或眼神分【热门】BD1178号近海拖网渔船上中散在其它

地方,船长会用力拉袁嘉华的乳头。船长一定要袁嘉华的双眼盯着自己的双眼!

阿强的工作

阿强回来船尾,陈晓娟:回来了,是不是轮到我了!

阿强没回答,直接来到陈晓娟的面前,将这个丰满的、充满诱惑的女人抱在

自己的怀中,两人热烈的亲吻、、、

何雪琴被固定在柱子上看着两人就在自己面前温柔地做爱,心里很不是滋味: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可惜没人理会她,

在船尾的甲板上,阿强正压在何雪琴身上,猛烈的抽插着、、、何雪琴愉快、

淫荡、放肆的呻吟着。

2小时后

何雪琴依然被绳子紧紧的固定在柱子上,不过,何雪琴和陈晓娟已经在她身

边。不同的是何雪琴和陈晓娟只是脖子上戴上项圈用铁链固定在另外两个柱子上。

陈晓娟身上还保留着阿强那近乎变态的绳艺,侧靠着柱子跪着。

而何雪琴居然这时四肢是自由的,她就舒服地靠着柱子坐着。

阿强固定何雪琴和陈晓娟好后:别介意,忍耐一下,这样做是希望你们不要

太紧张伤害的自己。我这有口塞、眼罩,如果你们害怕,可以戴上!

何雪琴:头发扯得太紧太痛了,我不要口塞!

陈晓娟:还不让我们喊一下吗?

袁嘉华:不需要了,谢谢。

阿强再没说什么走开,回船舱了。

2小时的行程中,船行驶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四周没有其它船只。浪

不小,感觉渔船摆动得很利害!

袁嘉华、陈晓娟、何雪琴三人的身体没了自由,只能看到蓝色的大海。一直

在聊天打发最后的时光。

陈晓娟:你看,这阿强还挺有礼貌的,比船长温柔多了。

何雪琴:有礼貌?,也就是外表看上去象个人样!对你还行。

陈晓娟:怎么了?最少他没有强暴或虐待我们吧?

袁嘉华:你看看我和她被捆绑得什么了,根本没有一点松动。还好呀?

陈晓娟:人家不说了嘛,为了不让我们自己太紧张,弄伤自己啦!

袁嘉华:你真信了,我看是怕我们一会处理不顺从。

陈晓娟:你不也是自愿的吗?不愿意现在可以后悔吗?

袁嘉华:算了吧,都成这样了,别想那没用的了。

何雪琴:我有些紧张了。想尿尿了!

陈晓娟:船慢下来,我看我们马上要被处理了。

袁嘉华:他们估计是心狠手辣的货。

陈晓娟:你怎么知道?

袁嘉华:船尾的断头机、还有那边的架子、工具箱,我是有点后怕。

陈晓娟:现在想反悔了?可没机会了,还是认命了吧何雪琴:如果反悔可以

给他们说说,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袁嘉华:你真是天真,都这个时候了,人家能答应吗?

陈晓娟:如果你后悔,不如我试试解开你身上的绳结。

袁嘉华:不可能的,我感觉这绳子是棉麻混纺合成的,很结实,而且,我感

激绳结的打法的水手结,基本不能解开,你试试?

袁嘉华努力转动了一身体,没有一点可能,这样的动作还让身体感觉更痛苦。

陈晓娟:对哟,我们脖子上的项圈是上锁的。

袁嘉华:这死阿强真是多心眼,够狠的。这么多的讲究!不知道折磨了多少

女性!?

何雪琴:一会先处理我吧,我怕坚持不了!

袁嘉华:放心吧!妹妹,处理很快结束的,不要反抗就好。

陈晓娟:是的,不要多想了,认命吧,这是我们自愿的。

何雪琴:我知道!

温柔的处理

船终于缓慢地停稳后,船长和阿强来到船尾。

船长:先处理这只你最喜欢的丰满的畜!

船长突然说出的话让何雪琴在发抖、袁嘉华也紧张起来。

陈晓娟意识到什么:谢谢,船长!动手吧,阿强!

阿强没说什么,直接解开陈晓娟脖子上的项圈,揪住她的长发,牵着陈晓娟

起来,用手指了指船尾的断头机:来这边,下贱的母畜!

陈晓娟四肢是自由的,但没有一点反抗,反而转头看了看两位姐妹:我先走

一步了,姐妹!

陈晓娟默然走到断头机前。

陈晓娟:需要我跪下吧,脖子放在这个位置,没错吧!

阿强将断头机的闸刀的吊绳拉起,一直拉到最高处,「当」个声,代表闸刀

已经固定在等待下落的锁定位置了。然后阿强将固定肉畜的脖子圆形上下两块木

板中的上月板打开,阿强指着下月板。

陈晓娟:需要我跪下吧,脖子放在这个位置,没错吧!

阿强:请吧,双腿并拢跪下,脖子放在这里,就好。

陈晓娟:不需要将我的双手反绑上吗?

阿强:不需要,我相信你,能坚持!

陈晓娟:我尽力吧。

陈晓娟身体有些发紧,甚至有些发抖,但还是顺从的慢慢跪下,跪在这台马

上砍下她头颅的断头机面前,陈晓娟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脖子,用手将自己的一

头长发摆动到头颅的一边,这样露出自己雪白的纤细的脖子,然后又看了看身旁

的阿强,再双眼眼着下月板的凹槽,慢慢地将自己的脖子放到指定的位置,又全

身调整了几下姿态,确认自己的脖子放在这个位置上还算舒服,陈晓娟:这样可

以了吗?

陈晓娟还顺从地将自己的双手反转摆放在自己的后腰处,保持这个姿势,象

自己的双手也是被绳子捆绑一样。

阿强在一旁观察,他并没有暴力的动作,只是让陈晓娟自己完成这一步骤,

阿强确认陈晓娟已经正确将自己的脖子伸进了可以卡住脖子的下月板凹槽上时,

阿强立即将上月板放下,上月板的凹槽正好与下月板的凹槽将陈晓娟的脖子牢牢

固定在木板的圆孔内。阿强将上下木板上的卡笋固定,确保马上的斩首没有意外。

陈晓娟这样可以说是屈辱的姿态跪着,此时,她才发现断头机是放置在船尾

边上的,自己的面前是大海,不用说,她知道一会,自己没有食用价值的头颅将

被砍下,直接掉到大海里喂鱼。

阿强:现在的状态很好,请保持,很快就好!

陈晓娟:能提最后的请求吗?

阿强:有什么遗言,请说吧,我会尽量达成!

陈晓娟:能我个帮忙吗?我不想,不想直接掉到大海里、、、

阿强没说什么,找来绳子系住陈晓娟的长发:没问题!你放心吧。

陈晓娟感觉到头发被什么固定了:谢谢,谢谢,我准备好了。

阿强并没有马上入下闸刀,他来到陈晓娟背后,将自己已经硬化的鸡巴涂了

些油脂,然后对准陈晓娟的屁眼大力的顶了几下后,阿强将粗大的鸡巴整只抽入

陈晓娟的屁眼,正在等待被斩首的陈晓娟事前没有思想准备,肛门事前也没有润

滑准备,特别地紧,阿强的暴菊行为,陈晓虹痛苦的大叫:你混蛋!啊、、、轻

点、、痛、、、

整根鸡巴深深插陈晓娟的肛门后,阿强并没有象做爱一样用力抽插,只是死

力的用力顶,试图将肉棒更深的插入。

阿强用一只手将陈晓娟双手中的分别两只手指死死的握住,一手拉住闸刀下

落的拉把。

阿强:贱货,你准备好了?我要下刀了!

陈晓娟:、、、、、、、

阿强麻利地绝然地拉动了拉把。闸刀快速地落下。

「通」地一声,陈晓娟的头颅被顺利地砍了下来,。陈晓娟原以为会很痛苦,

准备了尖叫、哭喊,但嘴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甚至没感觉到闸刀切过自己脖子

的冰冷。被砍下的头颅没有象自由落体般跌落于面前的大海里,被绳子揪住她的

头发,提起了头颅在空中上下不断抖动、还撞到船尾木栏几下。头颅脖子的断面

有鲜血在流出。陈晓娟可以看到蔚蓝色的海水,不过自己的血液正在染红海水。

阿强双眼紧闭,嘴里发出、、、、、呻吟、、、、、、原来陈晓娟的无头躯

体的屁眼正在死死的夹着阿强的大鸡巴。他正在享受一种正常性爱不可能遇到的

快乐。

愤怒

1分钟后、

陈晓娟的头颅被阿强提了起来,看着这颗头颅。

阿强:肉畜安心上路!

陈晓娟感觉无助,想发泄想尖叫,但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她可以看到其它

两个女人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脸,这张脸无力的张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相当吃

惊的,感觉自己还能看得到、听到、还有意识,自己已经被斩首了。可以看到自

己无头的躯干在地上试图挣扎,四肢在蹬在抖动,躯体上脖子的断面还有几股鲜

血喷出。但因为没有了头颅的指挥,无头的躯体这样的条件反应般的反抗,可这

一切都注定是徒劳的。

闸刀砍下陈晓娟的头颅后,无头的躯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大腿,鲜血在脖

子的断面不停地流出。

阿强看了看头颅的表情,好象有些不甘,或者说是玩世不恭一样,阿强将微

张的头颅的嘴撑开,将刚刚还在头颅主人屁眼抽插的肉棒塞入嘴里,不一会,一

股黄黄的液体从头颅脖子的断面流出,洒落的甲板上。

原来阿强在陈晓娟头颅嘴进而灌尿。

阿强:下贱的肉畜,下辈子要记得,是我阿强砍下你的头颅,还在你嘴里尿

尿的。哈、、、

阿强顺手将陈晓娟早已没有知觉的头颅丢到大海里,「洞」一声,头颅就直

接沉入了蔚蓝钯海水里。

何雪琴看到眼前的一节,突然她非常愤怒、为什么为什么?她对着阿强大声:

为什么、、、

袁嘉华没有看到阿强处理陈晓娟的过程。

因为船长一直站在她面前,和在驾驶室一样,船长的大黑肉棒又一次深深地

占满了陈晓娟嘴巴、喉咙!

船长没有回答何雪琴的问题,但他示意阿强。

阿强没有立即处理陈晓娟的无头躯体。

阿强不等何雪琴她把话还没说完,来到何雪琴面前揪住她的头发,很用力、

粗暴的用手抽何雪琴的耳光,连着左右抽几下,打得何雪琴嘴里吐出血来,袁嘉

华被打得头脑发晕。

阿强将自己那条刚刚在陈晓娟头颅尿尿的肉棒直接塞入何雪琴的嘴里:老实

含着,多嘴的下账东西!

何雪琴却表现出异常的勇敢和不顺从,她紧闭着自己嘴,不让阿强的肉棒塞

入自己在流血的嘴里。

阿强也不客气,又是连着左右几下耳光。

何雪琴满嘴是血,还吐出了丙颗牙齿:不要,不要,你走开、、、、、杀了

我吧,不要、、、不要、、、

活体肢解

阿强愤怒了,他找出鞭子,用力可以说发疯一样,抽打何雪琴身体,刚开始

几下,何雪琴还大声哭喊,后面就没有叫的力气了。

打了几分钟,阿强解开何雪琴身上的绳子,四肢和脖子、头发的都解开了,

但何雪琴基本没有反抗的力量,直接趴倒在甲板上,阿强又拿起鞭子,何雪琴全

身一小会功夫就布满了伤痕。

甲板上被何雪琴身上的血给染红了。

何雪琴已经没有一点反应,阿强掉下鞭子,从工具盒里拿出一把长刀。看着

趴在甲板上,没有一点反抗,只是不倒喘气的何雪琴,阿强揪住何雪琴的头发:

你有种,不过,别后悔。

说完,阿强用刀直接将何雪琴的右胳膊从关节位置从躯体上砍了下来,前后

用刀砍了3下。阿强并没有停止,他继续砍何雪琴的左胳膊,然后是左腿、右腿,

最后何雪琴的四肢被完整的砍了下来,四条肢体就摆放在何雪琴的眼前,但她此

时一点反应都没有,好象不是在砍她的四肢,一点都不痛一样。

阿强抱住何雪琴没有四肢的躯体,吊挂在船边那一架肉架上,他用两个大铁

钩,分别穿过何雪琴的左右两边的锁骨,将何雪琴整个无有了四肢的躯体,悬空

吊挂着,在海浪的作用下,左右摆动。

这时,阿强才开心的笑起来,船长也会心的微笑。

可能是听到了阿强的笑声,何雪琴突然大声呻吟起来:啊、、、啊、、、、

痛、、、帮帮我、、、、求、、、求你、、、、

阿强:现在反悔了吗?不过,你还是继续享受吧!

何雪琴:不要、、、、不、、、、

阿强换了一把短刀,他正在切割阿强的乳房,左边的、然后是右边的、何雪

琴死死睁大双眼盯着阿强,接下来,阿强一刀就从中间位置切开何雪琴的腹部,

将何雪琴内脏一、一取出、肾、胃、大肠、、、

最后取出的是何雪琴的子宫,将阿强切断子宫与躯体的连接时,何雪琴痛苦

的紧闭双眼。躯体在铁钩上不断的挣扎着、、、、

阿强揪住何雪琴的头发:别挣扎了,没用的,下面我要取下你的心脏,还有

什么要说的吗?

何雪琴艰难的张嘴:你、、、是、、、魔鬼、、、、我不会、、、你、、、、

阿强:安心上路吧,肉畜,这就是你的命!

阿强一手揪住何雪琴的头发,一手拿刀,切开何雪琴胸腔,看到还在坚强跳

动的心脏,阿强一刀刺入心脏中,用刀将心脏挑出胸腔,当何雪琴看到已经离开

自己胸腔的心脏在空气还在跳动,还有些组织相连,她的头颅已经无力的垂下。

双眼虽然还是睁着,但已经无神了。

阿强放开何雪琴的头发,取下其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何

雪琴的肺部也接着取出来。

何雪琴在铁钩上的躯体被阿强用刀熟练地取下所有的有用的部分,只剩下头

颅、锁骨、脊椎骨,这最后的部分,阿强直接丢弃到大海里、、、、、

推荐阅读

【热门】女友的小姐妹

​女友的小姐妹晓萍现年24岁,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一时间还没有工作,所以就来与她的姐姐同住。晓萍来之前曾打电话告诉她姐姐她要来借住一阵子,倒是她姐姐忘了把要出国游玩的事告诉晓萍,当晓萍一来见到我,才知道她

2022-05-21

【热门】主宰力126128

​【主宰力】(1.26-1.28)主宰力一之26停不了的乱交珮珮26一般罗莉B奶私人秘书 .娜娜25纤瘦可爱E奶模特 .臻臻29高挑D奶富二代。玲姐49一般熟女C奶办公室经理 .阿洁21纤瘦公主E奶模特 .白白35丰满G奶富二

2022-05-21

【热门】室友的辣女友

​【室友的辣女友】我是个大四生,我的室友是个大三生叫做诚祐人虽然不帅,但是很可爱!也很热心助人,当初他搬进来没多久,就跟我很谈的来!没多久时间,我们已经很熟了!她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小点,人不但可爱好相处

2022-05-21

【热门】男人必吃牛肉的8大理由

​男人必吃牛肉的8大理由健美营养学中最近的争论围绕着低碳饮食和以牛肉取代鸡、鱼肉这两个话题进行。牛肉又一次被尊为增长肌肉饮食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阿诺德-施瓦辛格和弗兰克-哥伦布听到这个所谓“最新进展”时一

2022-05-21

【热门】小城骚事儿22

​【小城骚事儿 22】「那怎么办?」我皱眉问我哥:「这会儿她能去哪?也不一定是去寻死吧,估计想一个人静静吧。再说了,人要真想寻死,谁也拦不住。」我哥说:「紫珊瑚让咱开车带她去老四家看看,走吧,挺可怜的,帮一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