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16章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16章

一一六章

楚芸嘴里含着一条已经暴胀到极限【热门】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16章的粗大的肉棒,嗤嗤地吮个不停,清亮的

口涎混合着粘糊糊的分泌物顺着她的嘴角淌到下巴上,拉出一道道黏丝,她也顾

不上,只是用力地来回摆着头,一股劲地用力吸吮。她的额头上青筋暴露,渗出

了一层细密的虚汗。两腮又酸又胀,但她丝毫也不敢松劲。

坐在她面前椅子上的那个男人仰着身子,大大地敞开双腿,随着她舔弄的节

奏高一阵低一阵惬意地哼哼着。好几次楚芸都以为他要爆发了,结果他仍然坚挺

如初,虽然从湿滑的龟头上不停地渗出一股股咸腥的粘液,却始终没有越过临界

点。

楚芸急的都要哭了,甚至怀疑面前这个小眼睛的男人是在有意地戏弄自己。

她已经听到旁边的蔓枫那里呜呜的爆发和咕咕的吞咽的动静,而自己这边却仍然

在苦苦地努力而没有结果。

其实她一直在注意旁边的动静,而且她看的出来,蔓枫是在有意控制着节奏,

等着自己。好几次她面前的男人的哼声像发情的公猪一样明显高涨起来的时候,

都能感觉到她吸吮的节奏和力道有意减缓了下来。可这一次,尽管她再次放慢了

节奏,那男人还是忍不住喷发了。

眼见蔓枫那边吞咽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开始慢吞吞地收拾残局,楚芸真的

急了。周围几个男人的目光显然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落后了这么多,不知是否

要受到什么惩罚,她觉得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都要耗尽了。

她不敢放弃,那样的话后果她连想都不敢想。她暗自鼓了鼓劲,嘴唇紧紧裹

住硬邦邦的肉棒,一边猛吸一边用舌头在滑溜溜不停渗出粘液的龟头上狠狠地舔

舐。忽然她光裸的肩头感觉到那男人的大腿微微的抽搐,他的哼声也又一次高亢

了起来。

楚芸一丝也不敢懈怠,酸胀的两腮用力收紧,舌头狠狠地旋了两圈,猛地一

个深喉。柔嫩的舌头敏感到一阵微微的博动。她心头一动,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一

下头,果然,大股热乎乎的浆液猛地喷了出来,瞬间就灌满了她的口腔。

楚芸被呛的直翻白眼,但昨天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她死也不敢松嘴,甚

至不敢呼吸,拼命屏住一口气,一边蠕动着喉头大口地吞咽,一边让那粘糊糊的

肉棒缓缓地后退。直到快要接不上气的时候,才算把口中咸腥的粘液都咽下肚去。

她快速地伸出舌头在唇边扫了一圈,确定没有漏出什么东西,这才敢长长地

出了口气。她偷偷向旁边瞟了一眼,发现蔓枫已经面无表情地垂首跪在那里,她

面前的男人也已经站起来提起了裤子。她也不敢怠慢,鼓劲把面前那条开始软缩

的肉棒重新吞进嘴里,吱吱地吸吮干净,舌头又来回抚弄了几遍,确认确实已经

清理干净之后,才喘着粗气将湿漉漉的肉棒吐了出来,直起腰怯生生地看了坐在

椅子上的男人一眼。

那男人也长长舒了口气,似乎意犹未尽地看了楚芸一眼,慢吞吞地站起来提

起了裤子,楚芸这时才真正松了口气。可那男人刚刚转身离开,刚才那个看守就

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他把两张椅子推到一边,哐地把一个沉重的东西扔在了楚

芸和蔓枫的面前。

楚芸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见是一个差不多有成人小臂那么长、手掌那么宽

的石槽,石槽很浅,和普通吃饭的碗差不多。楚芸正不知他这是要干什么,就见

那看守端着一个亮晶晶的钢盆过来,把盆里的东西都扣在了石槽里面。

这下她看清了,堆在石槽里面的有切成块的肉肠、面包,还有胡乱撕碎的青

菜,甚至还有冒着热气的米饭。

楚芸一下楞了,这是早饭吗?难道就要让自己和蔓枫像猪狗一样在这槽子里

拱着吃饭吗?

那看守好像看透了楚芸的心思,拿着一把大勺子在石槽里搅了搅,邦邦地敲

着石槽喝道:「还磨蹭什么?开胃菜吃完了,现在开饭了。赶紧吃,都吃光!剩

一点看老子要你们的好看!」

楚芸还在犹豫,却见蔓枫一声不吭地慢慢地挪动身子,挪到石槽的一头,俯

下身,张开嘴伸进了槽子。楚芸见了也不敢怠慢,赶紧挪到石槽的另一头,也学

着蔓枫的样子,俯身伸头,撅起屁股,把嘴伸进了石槽。

楚芸的嘴唇接触到石槽里的食物的那一瞬间,她胸前两只丰满的乳房也触到

了硬邦邦冷冰冰的石槽。她下意识地朝对面偷眼望去,见蔓枫嘴里叼着一段肉肠

在默默地咀嚼。她那一对像大皮球一样暴胀的大奶子几乎把她身下的石槽都盖住

了。圆滚滚的大肚子在白花花的乳房后面隐约可见。楚芸的心里悲哀的在流血。

对面蔓枫惨不忍睹的样子让她愧疚的几乎无地自容。没想到蔓枫被自己害的这么

惨,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落地如此凄惨的地步。

哐啷一声,一个钢盘落在石槽旁边。看守走了过来,往盘子里添了半盘牛奶,

一边倒还一边吆喝:「快吃,别偷懒,奶也要喝光!」说着又走到蔓枫那边倒奶

去了。

楚芸头都不敢抬,强忍着阵阵涌动的酸腐的胃气埋头咀嚼。实际上她刚一张

嘴,强烈的恶心就不期而至,但她不敢让人看出来,赶紧挑了一块面包叼了起来,

堵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被看守察觉,受到惩罚。

看着这满槽的食物,楚芸心头发怵。她知道,她们一点都不能剩,剩一点都

会引来无妄之灾。她和蔓枫头顶着头,能清楚地听到蔓枫用力咀嚼、大口吞咽的

声音。蔓枫不时伸长脖子,叼起一截肉肠或一块面包。而她自己只是挑挑拣拣地

叼起一快不那么油腻的面包或青菜,吞进嘴里。

楚芸一阵心酸。她不知道蔓枫真的是胃口那么好还是在有意地照顾自己。自

己害她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她还在处处为自己着想。她的眼泪扑簌簌地落在了

石槽里面。

邦邦两声,一根木棍轻轻地敲在石槽上。看守一边敲着一边朝楚芸吼道:

「芸奴,不许挑挑拣拣。吃肉!龙爷说了,必须让你吃肉!」

「是,主人。」楚芸诚惶诚恐地叼起一截肉肠,胡乱嚼了几口就快速地吞了

下去。她怕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会连刚才吃的东西和一起吐出来。那样就不但害了

自己,恐怕还要连累蔓枫。

可是她咽的太急,差点噎住,呕地打了个嗝。看守见了,敲敲盘子说:「急

什么?喝点稀的!」

楚芸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嗓子里的东西咽进肚子,嗓子被刮的生疼,她转过身

高高地撅起屁股,埋头在盘子里,呼噜呼噜地吸了两口温热的牛奶,这才感觉好

一点。

就这样,吃几口东西,再舔两口牛奶,也不知重复了多少次这样的动作,终

于把石槽里面的东西都吃的干干净净,连零星的米粒都被她们两人一粒粒舔的干

干净净,装牛奶的盘子也都舔得光可鉴人。

楚芸慢慢地直起酸痛的腰肢,竟然「咯……」的一声打了个长长的饱嗝,把

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撑的滚圆,胀的难受。可是

此时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小肚子里胀满的紧迫感。她觉得自己的膀胱快要被胀爆

了。

看守看了看直挺挺跪在石槽两头的两个女人,又看了看石槽和钢盘,笑呵呵

地点点头,走到大门边,对着不知什么地方喊了一声:「你们过来吧!」喊完就

走了了回来,给楚芸和蔓枫脖子上的颈圈挂上皮带,把她们拉了起来,转过身,

牵着她们朝另一侧的一面黑乎乎的砖墙走去。

楚芸和蔓枫转过身,迈着小步随着看守向前挪,后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

紧接着后面响起了收拾餐具和洗刷石槽的声音。

楚芸一边小心地向前挪一边暗自祈祷,祈祷看守把她们拉到那黑乎乎的墙根,

让她把肚子里的尿排出去。现在,即使当着再多的人撒尿她也无所谓了。

可到了墙根她才发现,刚才那两张椅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搬到了这里。看守

牵着她们向下一拉,一边一个,再次跪在了椅子跟前,根本没有让她们排泄的意

思。

楚芸实在憋不住了,怯生生地,抬起头刚要央求看守开恩,却见看守朝她们

身后招了招手。两个大汉笑嘻嘻地飞跑了过来,一边一个扑通坐在了椅子上,然

后就迫不及待地扒下了自己的裤子,挺起黑乎乎的肉棒,看着她们两人等在了那

里。

楚芸一下傻了。看这样子,是要让她们继续给男人口交。可她现在肚子撑的

圆圆的,膀胱充的满满的,哪里还有地方装别的东西。

看守可不管她怎么想。他站到她们两人身边,颐指气使地说:「这是龙爷特

意给你们安排的加餐,让你们好好养养身子。龙爷可宝贝你们了。你们可不要让

龙爷失望哦!」说着俯身拍了拍两人的屁股,闪身到一边笑吟吟地盯着她们两人。

楚芸心中一凉,知道这一劫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了,只得慢慢地向前挪动着

身子。蔓枫此时朝楚芸瞟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忧虑。这次她也帮不了楚芸了。

楚芸慢慢地挪到了面前两条岔开的大腿中间,但挪的再慢终究也躲不过去眼

前的灾难。当她实在无法再往前挪的时候,赫然发现,一条粗黑的大肉棒已经直

挺挺地等在那里了。她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睛,俯身张嘴吞了下去。

那是一条滚烫的大肉棒,刚一进入楚芸的口腔就迫不及待地向里面猛冲,一

下就顶到了她的喉咙。楚芸此时满脑子都是下面那快要决堤的膀胱。她使劲地夹

紧大腿,她知道要是不小心漏了一滴,今天可就惨了。

她心不在焉地用舌头挡了一下冲劲十足已经开始分泌粘液的大龟头,接着来

回一卷,熟门熟路地在粗硬的肉棒上舔舐嘬吮了起来。她机械地摆着头,吱吱地

吸吮着,只想赶紧让面前这几恶棍满意,好央求他们允许自己去撒尿。

她一下一下地吸吮着,嘴唇都麻木了,脑子也渐渐麻木了,似乎有一种腾云

驾雾的感觉。她好像已经感觉不到屈辱,也感觉不到辛苦。只是在做一件必须要

做的平平常常的事情。在她的身边,蔓枫吸吮男人肉棒的声音也在此起彼伏,让

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忽然之间,楚芸觉得自己一下回到了那几乎淡忘的健身房。早已被遗忘的

「技艺」也一下都想了起来。她有点惊异地意识到,自己其实曾经被训练得精于

此道。裹吮、舔舐、深喉、吞咽。她也可以做的如此驾轻就熟,比旁边的蔓枫一

点都不差。

时间好像忽然不存在了,她只是凭着本能机械地运动着、吸吮着、裹舔着。

运动中,她敏感地感觉到口中的大肉棒的变化,这次她丝毫没有惊慌,而是熟门

熟路地变化了一下嘴唇的角度,就让喷薄而出的大股热乎乎的浓浆准确地喷到了

自己的上腭上,再淌到舌面。她轻轻一抿,就将充满了口腔的浓厚的粘液分成涓

涓细流,咕嘟咕嘟咽进了肚子里。嘴唇上竟然一点都没有沾上。

楚芸的舌头熟练地在含在口腔中的龟头和肉棒上舔了几圈,又仔细地吮了吮,

确认清理干净之后,她轻轻抬头,让口中的肉棒缓缓退出。

啪啪…啪啪…身后忽然响起了拍巴掌的声音,接着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吹的好,吹的漂亮。芸奴真是好悟性,不愧是美国回来的高材生。」

听到这个声音楚芸就是一哆嗦,不用看她也知道,来人是龙坤。话音未落,

一双黑布软底鞋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来人伸出一只手托起了楚芸的下巴。她不

敢闭眼,目光所及,果然是龙坤。他的身后还有一张让人恐惧的面孔:那个貌似

正人君子实则十足恶魔的无良医生阿巽。

阿巽看到楚芸喜笑颜开,左右端详着说:「阿芸小姐…啊…不……现在该叫

芸奴了。呵呵,芸奴别来无恙啊?才几天不见,怎么好像有点憔悴啊……」

楚芸惊惧地看了他一眼,赶紧垂下头,哆哆嗦嗦地说:「芸奴……芸奴…

…」

阿巽蹲下身子,从龙坤手里接过楚芸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下她的脸,又伸

手捏住她的乳房,顺手捏住她一只乳头提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乳晕。然后伸开

五指顺着她的胸脯抚摸下去,一直摸到她的小腹。他稍稍用力按了按,楚芸马上

嗯嗯地呻吟起来。

阿巽笑着点点头,抬头对楚芸说:「芸奴是想撒尿吧?」

他这一问,楚芸差点哭出声来。这尿她已经憋了一早上,和谁都不敢说,没

想到被阿巽一语道破。她拼命点头,楚楚可怜地哀求:「芸奴想撒尿,芸奴要憋

死了,请主人开恩。」话音未落,大颗的眼泪已经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哭什么?撒尿还不简单,去撒吧!」龙坤大大咧咧地说。

楚芸一听,如逢大赦,赶紧蹲起身岔开腿就要就地解决。谁知龙坤手牵楚芸

脖子上挂着的皮带向上一提道:「不行!堂堂西万家的大少奶奶怎么能随地撒尿。

要懂规矩哦,去那边!」说完顺手把皮带交给了阿巽。

阿巽和龙坤交换了一个眼色,笑眯眯地牵着楚芸就向刚才吃饭地地方走去。

楚芸觉得马上就要憋不住,随时可能漏出水来,夹着腿随着阿巽踉踉跄跄地走了

几步。阿巽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指着地下说:「就这儿吧,蹲下尿!」

楚芸一看吃了一惊,原来她站立的地方正是刚才和蔓枫一起吃饭的石槽。槽

子已经用水冲洗过了,地面上还湿漉漉的。楚芸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看着阿巽。

阿巽脸一板,指着石槽说:「听不懂主人的话呀?就这里,蹲下,撒尿!你现在

要不撒就明天再说了。」

楚芸一听立刻就掉了眼泪。她已经快被尿憋疯了,只要让她撒尿她什么条件

都答应啊。虽然让她往自己和蔓枫吃饭的石槽里撒尿确实是骇人听闻,但她立刻

想起了蔓枫说过的话:他们是一群禽兽,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的出来。现在自

己在他们手心里,就是再恶心再屈辱也只有照办。她相信,就是蔓枫也会这样做

的,她不会因此而怨恨自己的。

想到这里,她不再犹豫,岔开脚站好,对着石槽蹲了下去。身子还没蹲稳,

她就已经忍不住,哗地一声,一股淡黄的水柱带着热汽从她敞开的胯下冲决而出,

打得石槽啪啪作响,尿液四溅。好一会儿,石槽几乎灌满,楚芸才长出一口气停

了下来。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的肚子里竟然存

了这么多的尿,她赶紧红着脸垂下了头。

楚芸低着头默默第向外挪开。可她的身体刚刚离开石槽的上方,一只大手马

上按住了她。她抬头一看,是龙坤。只见龙坤正在使眼色,命令看守把蔓枫也牵

了过来,跪在了石槽的另一头,就像她们刚才吃饭时那样。

龙坤松开按着楚芸肩膀的大手,俯身看着她的脸说:「芸奴啊,阿巽医生今

天是特意来看你的。你是不是有什么惊喜给主人啊?」说着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

里摸出一只细长的东西,在楚芸面前晃了晃。然后随手撕开了包装。

楚芸抬起眼皮只看了一眼,心脏马上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一眼,疼的喘

不过气来。她脑子里响起了一个绝望的声音:「该来的总会来的!」原来那是一

只验孕棒。

「芸奴,张开嘴!」龙坤吆喝着把验孕棒杵到楚芸的嘴边,楚芸哆嗦着嘴唇

张开小嘴,把验孕棒叼在了嘴里。像等候死刑判决一样等候龙坤的命令。

谁知龙坤身子一转,转到了蔓枫那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只一模

一样的验孕棒。他一边拆包装一边阴笑着对蔓枫说:「枫奴啊,你的闺蜜有好事,

你想不想帮她见证一下啊?」

蔓枫下意识地朝楚芸瞟了一眼,垂下头低声说:「主人,枫奴遵命。」说着

顺从地张开了嘴。

龙坤将验孕棒杵进蔓枫的嘴里,后退一步,朝两个人命令道:「好啦,你们

知道该怎么办,不要主人教你们吧?」

两人战战兢兢地点点头,呜呜地应着,不约而同地伸长了脖子,哆哆嗦嗦地

把两只验孕棒同时伸进了盛满尿液的石槽中。

两个赤条条的女人高高地撅着白白的大屁股、头顶着头,鼻尖几乎贴到散发

着臊气的液面,大气都不敢出。楚芸只觉得被自己的尿骚熏得头晕脑胀,胃里酸

气翻滚,几乎要吐出来。她觉得时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心里不停地念叨着:

「对不起……对不起蔓枫……」

就在她感觉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才听到身后响起了龙坤得意洋洋的声

音:「好啦,抬起来吧。」

两人如蒙大赦颤巍巍地抬起早已沁出了细汗的身子。龙坤从她们嘴里拔出还

滴着尿液的验孕棒,并排举到眼前。屋里的几个男人都凑了过来。

昏暗的灯光下,验孕棒上两条红线格外刺眼,两支验孕棒显示的结果一模一

样。龙坤只看了一眼就咧开嘴笑了,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呵呵大笑了起来。

楚芸低垂着头跪在一边,耳朵却一直在听着旁边的动静。男人们的笑声一起,

她的心一下就紧紧地揪在了一起,忍不住痛哭失声。

龙坤听见哭声,转身过来,蹲在了她的面前,举起手中的两支验孕棒得意洋

洋地说:「芸奴你大喜啊!主人恭喜你,你难道不高兴吗?」

楚芸哭得浑身颤抖,听到龙坤的声音,不敢抬头看他,只是语无伦次地哭着:

「主人……芸奴……芸奴……呜呜……」

龙坤一下板起脸来,啪地把手中的验孕棒扔到石槽里,溅起一片水花:「怎

么,主人的土办法你不相信?正好,阿巽医生来了,他就是来给你做检查的。让

他给芸奴好好查查,让你心服口服。」说着就四下里找阿巽。

他看了一圈却发现,阿巽并没有在跟前,他竟蹲在蔓枫的身边,一只手细细

地抚摸着她那圆滚滚的大肚皮,眉宇间一副沉醉的样子。他朝阿巽喊道:「阿巽

医生,干什么呢?快带芸奴去检查吧。」

听到龙坤的叫声,阿巽才如梦方醒,他站起了身,顺手把蔓枫也拉了起来,

朝龙坤道:「好,去那边,让枫奴也一起去,这可是个大宝贝哦。」

说话间,一群男人牵着两个赤条条的女人向着不远处的妇检室蹒跚而去。

推荐阅读

【热门】催眠术2

​【催眠术】(2)「阿进,早上了咯」又是崭新的一天,听到樱井敲门声和叫起床,阿进醒来,并不慌张,把左手的写真塞入枕头下,右手还握着自己的JJ不忘上下套弄下让自己精神点。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走出去,樱井已经

2022-05-21

【热门】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677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677)六百七十七这无疑也表明着他内心中不想伤害女生也不能伤害女生的想法在继续作祟着。在这样强烈的羞耻之中,对于结野川来说,现在的他可是越发的怀疑现在月影所做的治疗,究竟是不是真

2022-05-21

【热门】2068年普通人的一天虐杀冰恋

​【2068年普通人的一天】(虐杀、冰恋)作者:好望角 字数:4035***********************************这是个我构思很久的故事集,先写出一篇畅想2068年普通人一天的生活 情形,看

2022-05-21

【热门】我的红白蓝1314

​【我的红白蓝】(13-14)第十三章李辉说到电脑黑客这种神秘的职业,如果不是遇到李辉的案子,我原本一直以为只有在东南沿海地区以及广州深圳那边才会有这种职业。当时办他的那件案子的时候,我才第一次从省厅听到我们市

2022-05-21

【热门】图腾全

​图腾全图腾(totem)原作:thisguy翻译:恨生剑舞排版:zlyl字数:85593字txt包:(77.43kb)(77.43kb)下载次数:69第一章在摆放古老图腾的展览厅里,抑压着的笑声自正在参观的学生中响起——就如带领学生参观的导游小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