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热门】嬲离夏改编版06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嬲】(离夏-改编版)(06)

离夏。改编版。中集。第六章。

昨夜未曾休息好,公媳俩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时间过的很快又

好像很慢的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年岁的关系,魏喜先醒了过来,补充

了睡眠之后,他的脸上焕发了精神,起身坐了起来,望向身边睡梦中的儿媳妇,

那残衣欲盖弥彰,把儿媳妇的胴体摆在那里。秀了出来,她的春光非常随意的暴

露在魏喜眼前。

魏喜眨了眨眼,清醒着自己的脑子,然后侧着头欣赏了一会儿,离床走下来

时,他伸着脖子扫了一眼小孙子,见没什么反应,心理踏实了下来。

转身欲走,儿媳妇却挪动了一下身子,那随意的翻转,把她饱满的臀部露了

出来。满月般的臀部在紧绷的内裤包裹下,双股之间那私密之处形状鲜明的透了

出来。

那无痕内裤展现在魏喜的眼前,那朦胧的双腿深处映入了他的眼帘,让他不

禁多看了两眼,很是美妙无瑕,叫人浮想联翩。

欣赏了一阵之后,魏喜走出卧室,来到卫生间里,释放尿液后「哗」的一声

冲了下去,随后走到自己的卧室里,单手脱起背心,打算脱掉它。然后去冲个凉。

他扬着右手,费力的弄了一阵儿,正躲避着尽量不去碰那夹板,这个时候身

后响起了脚步声。

「是打算去洗澡吗?」儿媳妇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魏喜【热门】嬲离夏改编版06随口答应了

出来,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妥,但具体是怎样,他也说不清楚。

这时离夏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公公那副样子,她善解人意的上前帮助公公把

背心脱了下来,摸着黏糊糊的背心,看着公公,说道。「走吧,我帮你擦擦身子,

去去汗」

魏喜没想到儿媳妇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有些愕然,有些惊讶,急忙摆手推脱

起来。「哦,不用,不用了,我自己能洗」,魏喜推辞了起来,心理想着,要是

别的什么事,玩笑着也就罢了,洗澡的事就不用儿媳妇搀和了,虽然他现在活动

不是很利落,可这个问题,尤其是要儿媳妇帮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思考范畴。

「你受伤了,右手不便,我帮你擦擦身子也是可以的,再说你也是为了孩子

才受的伤,我又不是要你脱光了,你就不要推辞了。」离夏坚决着自己的想法说

着,可话一出口,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冒失,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可是,你说可是,我没什么问题,我自己也能脱下衣服啊,洗澡也没啥的。」

魏喜挤着脸解释着,还活动了一下肩膀。证明自己没什么问题。

离夏指着公爹的手,倒是很负责任的质问了起来。「你那手打了夹板,暂时

别沾水了,我给你擦擦后背,又一说了,即使能洗澡,你那右手方便吗?」

「好像不太方便吧,哦,不是,没事,问题不大。」魏喜小声说着,感觉到

自己说的话。顺着儿媳妇说,他又急忙改口,不过,说出来的话,显然底气不足。

他不禁偷瞧了一眼儿媳妇,发现她正看着自己,魏喜尴尬的笑了笑。

「洗个澡还那么多事,那么大人了,还怕我吃了你,你也不看看,你就一只

手能活动,你连毛巾都没法拧干,还那么多的废话,快点,听话。」离夏一脸的

关切,如同照看小孩的母亲,毋庸置疑的口气有些强势,架不住儿媳妇的执拗,

魏喜只好随着走进浴室,那戚戚然的样子,就如同旧社会的儿媳妇见了婆婆。

离夏把手巾准备了出来,把水调好温度,放了一盆子水,她指着盆子里的手

巾。对公爹说道。「你试着拧干了它,我看看。」,有些较真有些固执,魏喜蹲

下身子,用左手抄起了手巾,试了几次,强笑着说道。「没事啊,湿了也没问题,

正好可以擦啊。」,离夏看着公爹那行动不便的样子,撇了撇嘴。揶揄着说道。

「你就弄吧,你觉得行吗?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从他手里抢过手巾拧了一

把,直接毫不客气的拽起了公爹,起身来到他的后面,轻轻的给公公擦拭起上身。

依稀间,从公公的身体可以看到他年轻时的影子,那略成扇子面的后背,厚

实雄壮,虽然上了一点年纪,但却没有松弛的样子。感受着公爹强壮有力的手臂,

离夏轻轻的把手探到公公的腋下,很是认真的擦拭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虽然是擦拭,虽然是简单的清洗,可后背和前胸上的泥污。让离夏看到又不

忍心不去管他,离夏想了想之后,既然是擦了,就索性给他着实的擦一遍,去去

汗液。去去泥污。

打了肥皂把他的上身涂抹了一遍之后,把手巾清洗了一下,那清澈的水盆里

已经有些浑浊,看着盆子里那泛白的水,离夏指了指说道。「这就是你平时洗澡

的结果?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那么大的人。还说的一嘴漂亮话?」

「哦,有些老泥啊,这也正常,我一个人习惯了。」魏喜嘴硬的坚持着,尤

其是那双小手。围着自己前胸后背。转来转去的擦拭着,实在令他无法安生。

听到公爹那样狡辩,离夏有些气恼,又有些替他难过,一个老爷们,再如何

细心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总有一些生活中不能照顾周全的事,就拿这简单的洗澡

来说,他对自己就不是很负责任,和他对孩子的照顾。对孙子的体贴来说,完全

是两码事。

换了水盆里的水,越想越觉得公爹的个人生活。实在就是凑合着过,离夏也

不再理会公爹,她取过搓澡巾,从前胸到后背。快速的给他擦了起来,有些生气。

有些发狠,也顾不得公爹后背和前胸那搓红了的皮肤,弄得魏喜呲牙咧嘴。躲闪

着告饶。「轻点轻点,你要把爸爸的皮搓破了。」

「哼,你看看,你看看上面都是什么」。离夏拿着搓澡巾摆在了魏喜的眼前,

那上面全是泥绺子,这一回,魏喜无话可说,也不再回嘴,不过,离夏擦拭的时

候,手渐渐温柔了起来。让公公感受着这种清洁方式,感受着来自儿媳妇的服务,

本以为离夏擦拭完自己的上身之后。就会走开,没想到的是,儿媳妇投过手巾之

后,蹲下身子又对着他的两条大腿。开始下家伙。

魏喜急忙后退着说道。「哦?好了,我自己来吧,你看看孩子有没有醒来」,

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拦着。这一次,儿媳妇很听话的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关好门之后,魏喜屯着身子,把短裤和内裤脱到大腿处时,还未完成动作,

浴室的门就再次打开,慌张中魏喜背着门。用左手迅速的把内裤拽了上来。

这时,儿媳妇已经走了进来,魏喜背对着儿媳妇,灿灿的笑着,非常尴尬的

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去看孩子了吗,你,别管我了,我一个人可以

了。」,然后他又把外裤提了起来,那不利索的样子,怎能逃过儿媳妇的眼睛。

虽然儿媳妇见过自己的裸体,可是那是在无意中碰到的,想到这里,魏喜的

脑子有点乱,在胡思乱想中,短裤就被儿媳妇给脱了下来,魏喜都不知道怎么回

事,就那样。像个木偶似的,让儿媳脱掉了自己的短裤。

身上仅存一条四角内裤,魏喜凉爽爽的伫立在浴室当中,他不敢转身,不敢

面对儿媳妇,连头都不敢回了。

身后,传来了儿媳妇投手巾的声音,魏喜不敢大声吸气,他也不知道后面什

么情况。然后就被一条温乎的手握住了小腿,他哆嗦了一下,仍旧不敢动作。呼

吸紧张的他。背对着儿媳妇,站在一角,眼神都有些游离了。

离夏取过手巾蹲下身子,依旧温柔的擦拭着,看着眼前那颤抖的男人,她想

笑。但又觉得挺不好意思,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公爹,自己会给他擦拭身体吗?显

然是不会的,可难道就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公爹,自己就能给他擦拭身体吗?

离夏望着公爹大腿上那条蜈蚣样的疤痕,很狰狞,很骇人,好多年前留下来

的,公爹说他自己福大命大,腿没受伤,没残废。可他那十多年的个人问题却是

空白一片。

那夜,也是在这里,他一个人解决问题,被自己撞见了,他依旧还是空白的,

虽然他有想法有方式,可那种方式叫方式吗?离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她知道阴

阳调和有益身体,可是。。。,她不是不敢想这件事,只是觉得,亏欠公爹太多,

这个家,亏欠他太多了。

那空气中传来了一股子潮气,看着眼前的男人。那贴在屁股蛋子上的四角裤,

潮湿不说,还有一股子味道,卤卤的贴在那里,离夏皱了皱鼻子,味道好像就是

从这里传出来的,那是男人的味道,很浓,确切的说,应该是骚不垃圾的味道。

「一天没洗澡,身体怎么受得了,哎,拿他真没办法了。」离夏心理想着,

看着他那挺得笔直的腰板,心理感激公爹照顾孩子,可又生气他不知道冷暖。不

知道照顾自己。

气咻咻中,叹着气给老公爹寻来了矮座,瞪了一眼那不知所谓的臭家伙,把

他直接按在了椅子上。

要说魏喜被摆布的像个玩偶,又不完全是,他的脑子里也不断反复着情绪,

被按在椅子上,他急忙的闭上了双腿,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裆部。那里已

经撑起了小帐篷。

公爹那窘迫的样子,脑袋微微晃悠着,似乎寻找着什么,连抬头都不敢了,

离夏看着那尴尬中的公爹,本来她心理还残存着尴尬,可看到他的样子,反而让

自己看开了,她那心底深处。孜然而生的一种母性。叫她放弃了本身,这种心思。

这种感觉很微妙,尤其是身份问题,尤其是那儿媳妇给公爹擦身体。这个好说不

好听的事儿。

她半蹲着正要试图继续进行,这个时候,听到公爹从喉咙里哽咽的冒了一句。

「恩,回去吧,我自己来。」

离夏抬起了头,看到公爹那胡萝卜脸,没来由的竟然笑了。「他姥爷我也伺

候过,像现在这样,别闹了,一会儿就完事。」

魏喜打着夹板的右手。遮挡着下体,左手挠着脑瓜皮,干咽着唾液说道。

「爸想抽烟了,你给爸拿来」,找不到借口的他只好又拿烟说事。

离夏起身离开后,魏喜望着儿媳妇那俊俏的背影,又是叹了口气,然后看着

自己那有些猥琐的身体,不住的吧唧着。「这叫什么事,什么事」。

抽上了烟,情绪稍稍控制了下来,同时,魏喜的双腿也被分开了,他扭着头,

呼呼的小烟。不均匀的从嘴里吹了出来手巾漫步在公爹的小腿上,除了左腿后面

的那条大疤瘌,前面的迎面骨和脚踝处还有几处伤疤,离夏看着公爹腿上那残留

的伤疤,手上更是温柔起来。

膝盖过后,面对的就是大腿了,而那骚气也更加的浓郁,虽然魏喜抽着烟,

他或许闻不到,可给他擦身子的人的嗅觉没有问题。

温柔的小手如同月亮悄悄的爬上来,魏喜刚要接第三根烟,他就感觉到那温

柔细腻的小手袭了进来,钻进四角裤的手。让他猛的睁大了眼睛,急忙甩掉烟,

用手推挡下去。

老手按住了小手也就罢了,他竟然下意识的闭上了双腿,这一下,本来很自

然的一个情况,让魏喜给搅合烂了,不但他脸红脖子粗,儿媳妇的脸蛋也如同熟

透的苹果。

魏喜看着自己的手。又抬头看了看儿媳妇。然后又低头,他是彻底的懵了。

彼此急促的呼吸着,最终还是儿媳妇主动的分开了他的大腿,把手抽了出来,

转身又从盆池地下寻来一个盆子,低声说道。「这个盆子没用过,以后你就用这

个吧」。

魏喜没有听明白儿媳妇说的话,他呆滞的看着,闭上眼思考一会儿,听到水

声哗哗的流进盆子里,他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不停的吸了起来。

「别抽了,抽了多少根了,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听话,擦完就好了。」

离夏并没有抢夺公爹手中的香烟,她看了一眼表情木然的公爹,然后麻利的蹲下

身子,寻了一条丝巾样式的手巾,迅速的投了之后,拉开他遮挡的手,探了过来。

在魏喜惊慌的注视下,离夏迅速的清理着公爹大腿根部,手探进四角裤,公

爹越是不配合。越是让她焦急不堪,气愤中离夏火了,「还要不要洗了,那么不

听话,还嫌我操心不够吗,你就没有闻到你身上的气味吗?」说着说着,她就像

吓唬孩子一样,拽起了公爹的胳膊,魏喜正在思考着儿媳妇说的话,就被拽了起

来,站着的他毫无防备中,被儿媳妇把四角裤强行拽了下来。

大惊之下。他本能的要蹲下身子,可那柔软的丝巾已经先他一步盖了上来。

自己的老伙计。被儿媳妇盖住了。魏喜惊慌的窝着身子。像贼一样不敢相信眼前

【热门】嬲离夏改编版06

的一切。

可那姿势,自己的那姿势把儿媳妇的手。紧紧的夹在大腿根处,这个老小孩。

在妈妈的陪哄之下,羞臊无比的站起了身子,那腰板佝偻着哆嗦着。

离夏也不太好过,自己的手硬生生的被压在公爹裆下,娇羞羞的她,又是安

抚又是训斥,这才把手抽了出来,她麻利的擦拭着,第一次,她第一次真正的看

到了公爹的阳物。怎么那么长。那么粗。

已然面对了的事情,离夏到底是豁出去了,她娇羞中压抑着颤抖的手,轻轻

的顺着茂密的丛林。开始清扫着。

当她握住公爹那有些反应了的阳具时,好奇心又开始作祟起来,「这个坏老

人的下身竟然是这个样子,还哆哆嗦嗦的,怎么?哦,这个坏老人。」心里想着,

手里却没有停止动作,她左手捏住了公爹的茎身,轻轻把豹皮撸开,腥臊的味道

一股脑的窜了出来。

忍受着恶心的味道,离夏羞着脸,抬头瞪了一眼公爹说道。「也不知道清理

清理,你这日子过的。」,说完她迅速的把丝巾投上沐浴乳,撇着头顺着冠帽。

仔细的清理着,几番下来。清香的味道传了出来,取代了原来的腥臊味道,不过,

接下来令她红透脖子的事情来了。

公爹艰难的在那里站着,粗大挺直的下体形同竹篙,成角度的向着她敬礼,

那赤裸裸狰狞无比的物事,慌得她的小心脏如同鹿撞,扑通扑通的。

时间似乎停止,温热的手巾触碰到他那弹性十足的物事,一下一下的转动着,

儿媳妇温柔的小手。放到了肿胀的物事上,缓缓搓动着,魏喜的心理也在紧张的

压制,可是,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尤其是被一个温柔的女人。那样子握住男

人的命根子,任谁也逃脱不掉现实中的尴尬。

魏喜他自己的下身。在儿媳妇温柔的清洗时由蠢蠢欲动变成了勃起时的觉醒,

那不受思想控制的兄弟。骄傲的出卖了他自己,也不再顾忌他的感受,就那样直

接的。自然的顶了起来。

感受到公公身体的变化,离夏也是有些迷离,这是除了丈夫以外的。第二个

男人的阳物,此时被她的柔胰轻轻的托在手中,她为了照顾公公的情绪,撒了一

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谎言,那就是她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亲生父亲洗过,如果不那

样的话,公公会接受自己的照顾吗?会同意让自己给他清洗下身吗?

看到公公闭着眼睛的样子,离夏镇定的想了想。然后换了一个轻松的口吻说

道。「爸,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看看你的身上。这回干净了吧。」,又点了点

公公的阳具。尤其是这里面。要一天多洗几次。

她看到老人睁开眼睛,他那胸口如同自己一样呼吸急促,鼻子里轻轻的哼了

一声,算是回答了自己的问话。

魏喜抖动的啷当家伙。像玩耍中的孩子,极度不安的耸在儿媳妇的手中,他

苦笑了一下,看着儿媳妇给他细致的清理着,他越是想控制不安分的下体。越是

身不由己。

这下好了,老人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站在了儿媳妇的身旁,洗也洗了,擦也

擦了,望着儿媳妇那满月生晕的脸蛋,魏喜咬着牙,努力的压制着澎湃躁动的内

心,勉强把心事放了下来,颤抖声中。低低的说道。「又给你添麻烦了,孩子有

病在身,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还要你来伺候我这个老头子」,听到公爹说话,离

夏借着说话。转移着自己的紧张和尴尬之情,她讲道。「恩,你不常常告诉建建

和我吗,人啊,生老病死的,谁没有个灾儿啊病啊,孩子生病了,宗建不在身边,

我一个女人,要是没有你的安慰和帮助,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你也别那么紧张,

权当是闺女伺候着你」

两只小手温柔的握住了。公公暴涨的阳物,她低下了头,望着眼前让她迷茫

的东西,那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根异常突兀爆满青筋血管的柱子直通云霄,她

紧张害羞的同时。又好奇的看着,把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模样。呈现在公公面前。

话匣子一打开,心事总算了了,他们彼此之间虽然还是害羞。还是紧张,但

尴尬却不是特别明显了。

此时此刻,在浴室中,没有了推诿,清洗的很是顺利,「咳,歇会儿吧,闺

女」。魏喜有些颤抖的嗓音,他咳嗽了一下,带动着身体的不安分,这时,他那

随着咳嗽。试图抖动着的下身被儿媳妇牢牢的抓在手中,由不得他控制。

「安分一点,让我给你清理完。」离夏妩媚的扫了他一眼,用手箍住他的下

体,感受到了儿媳妇的认真,魏喜缩了缩屁股,他略带尴尬的笑了起来。

离夏朝着公公哼了一声,带着娇羞有些扭捏的说道。「这回你就安心的静养

身体,可不许再做些无聊的事喽。」,被儿媳妇这么一促狭,魏喜的老脸难免又

是一红,儿媳妇这么一说,那次自己偷偷的在浴室里的一幕。又浮现在他的脑海

中,灿灿一笑之后,魏喜回了一句嘴儿。「你就别拿爸爸取笑了」,取过干净的

内衣裤给公公换上,离夏率先走了出去。她躺在床上有些慵散,回味着刚才和公

公。在浴室中的独处,她都佩服自己的勇气,这一次的行为。虽然有些唐突,不

过呢,看到公公放下心情。接受着自己伺候的那一脸满足,离夏的心理感觉很高

兴。这也算是报答公公为家庭付出。给予他的特别关怀,虽然小脸微醺,不过,

她还是很开心的。

轻松一身的魏喜。在进入儿媳妇卧室时,看到了靠在床头的离夏,那一天忙

碌下来。躺在床上享受轻松的时刻,那身随意的睡裙包裹着的美妙胴体,他冲着

儿媳妇点了点头,就走到了床边,卧了上去。

「孩子要是醒来的话,再给他点点嘴唇和鼻孔,去去燥,过个两天。孩子就

彻底好了。」魏喜侧头对着旁边的儿媳妇说道,那模样真的很像夫妻间的嘱托,

「恩,我知道的,爸,歇着吧。」说完之后,离夏把旁边的夏凉被盖到了公公的

身上。

这一晚间,魏喜也和儿媳妇一样,兢兢战战的醒了多次,每一次看到孙子不

安分的扭动着身子,他都是任劳任怨的帮着端水换芥子。谁家的老人都什么样儿,

离夏那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的。

凌晨四点多。当孩子再次安然入睡,魏喜给小孙子把被子盖好之后,他彻底

的放松了神经,闭上双眼沉沉的进入了梦乡,小区里,不变的清晨,人们又开始

了一天的进进出出,魏喜迷糊中清醒了过来,肿胀的下体。把被子顶起了一个帐

篷,忍受着自己的艰难,他轻轻翻滚,走下床去,来到孩子的床边,看了看仍在

熟睡中的孙子,那粉嘟嘟的小脸蛋,看来小孙子的状态已然好转了过来。

直起身子,又扫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儿媳妇,宽松的睡衣下,胸部半个月亮都

露了出来,白皙饱满,欣赏了一下儿媳妇的凶猛波涛,老人由着心情走到了床尾,

以一种审视的姿态。看了看那两条修长纵深的大腿深处,赞叹中不舍的走向了卫

生间。

长枪紧握手中,魏喜左手下意识的擒着包皮,看着自己的擎天柱,回想起昨

日,卫生间里,儿媳妇给自己擦澡,从一开始的慌乱。紧张。尴尬。到后来的释

然接受。放松,他潇洒的一阵淋漓放纵,心道。「又找回了年轻时的感觉了。」,

他嘿嘿的笑了起来,那腰板那蓬勃而发的姿势,不就是那个曾经战场上的兵哥哥

吗!

推荐阅读

【热门】微信性爱系统30

​【微信性爱系统】(30)第三十章随着剧情的推进,越来越多的问题也随之暴露了,我果然还是有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想的有点太简单了。第一个暴露出来的问题就是有读者感觉以前的一些女性角色路人化严重,这一点其实是我

2022-05-21

【热门】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704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704)七百零四挥了挥手和朝日姐妹做了告别,对于他们的离开,幽玲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神色,虽然说自从从摩天轮上下来之后,似乎就不时的将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的扫视,只不过因为不明显,

2022-05-21

【热门】真爱无罪情丝第二章凝雾浓情

​【真爱无罪 Ⅱ 情丝】第二章 凝雾浓情第二章 凝雾浓情因为李梅是赵晨的女友,一直遵循朋友妻不可戏原则的我其实并未特意关注过她,只是李梅走路的姿态实在太有特点了,她虽不是故意摆动腰肢,但因为身体关节比一般人要

2022-05-21

【热门】洞房惊魂夜

​【洞房惊魂夜】!前段时间结识了女网友,网名猫懒懒,上来就问我还找不找情人,后来又大谈怎么做爱,做爱姿势怎么摆舒服。典型的没事找抽插型。我这人受不了挑逗,但能经得住诱惑,因为每段诱惑的背后都隐藏了一把危

2022-05-21

【热门】温泉酒店狠操人妻女友一天两晚作者蓝

​【温泉酒店狠操人妻女友一天两晚】【作者:蓝女友,人妻一名,认识有些时间了,基本上每周都会找时间约会,上周告知,周末家人不在家,可以一起度周末。我们俩人基本上很难能碰上一起度周末的机会,毕竟,都是有家室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