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不能满足自己的妻子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3-25 浏览:
不能满足自己的妻子
  “起床了,老公!起床了,老公!”一阵娇嫩腻耳的甜美的女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过来。出于职业习惯,我一个翻身,睡眼朦胧间拾过昨夜被我胡乱丢在床头的电话。妈的,半夜三更,电话响起,准又没什么好事情。

  实在懒得睁开眼,凭感觉翻开电话盖子:“喂,您好!哪位?”前面一句是纯粹的职业习惯,后面一句才是发问的目的。

  “老错,哪里潇洒?”透过翻盖的话筒,谭火懒洋洋却又似乎舒服透顶的声音轻轻的飘了过来,在这凌晨两点的北国夜里,显得是那么的清晰。C网的通话效果确实不一样,我仿佛能清楚听到谭火在上海的寒夜里那咚咚的心跳声。

  “妈的。”我狠狠骂了一句,同时感觉一双温暖的小手慢慢在我下体摸索。“干点什么不好,偏要凌晨两点骚扰我,害我还以为哪个大工程出了什么漏子,通信中断N小时了。”

  谭火嘿嘿笑几声,讥讽道:“得了吧,你们公司搞的那些破设备,哪天不出点漏子?你小子怕是早就习惯了吧。”

  这话倒不假,公司的设备在行内我个人认为虽然不怎么样,却还是源源不断的奔赴全国各地,我入行四年,已经算是走遍了大江南北。

  干我们这行的,美称是叫IT业,其实就是“挨踢”业,随时准备着被老板踢,被用户踢。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被老板从被窝中抓起来,打最快的火车、夜航的班机赶到四面八方去救火,然后被那些冤大头们痛骂一顿,作为乙方的我却只有唯唯诺诺,永远要夹着尾巴装孙子。

  身底下的那双小手在我关键部位抚摸一阵,我心中腾腾火起,一只大手已是抚上旁边火热的女体上那娇艳的蓓蕾,轻轻一捏。女体似是不堪疼痛,竟是轻轻“嘤咛”一声。这声音妩媚之极,令我想起昨夜她在床上的欢快的歌唱。

  “嘿,哪儿找的靓妞啊?让谭哥哥来跟她讲两句哦!”这小子耳朵灵光得很,在电话那头竟然听到了刚才那阵轻轻的动静。

  “别逗了。你要是不怕方宁拨了你的皮,你哥我就给你找上十个八个的,让你美到底,爽到底。”电话那头传来谭火一声“哎哟”,然后就是一声女子的轻笑,声音也是甚熟的。

  “哟,方宁也在啊。得,算我刚才没说。”听到方宁的声音,一个跟她相关的女子的身影便在我心头浮现,我轻轻摇摇头,似乎是想要驱走那驻留在心头的影子。

  “嗨,陈错,你好吗?”方宁的声音还是那么的甜美如昔,当年外语系的两朵金花之一,如今也不知绽放成什么样子了。

  心中涌起一阵感慨,嘴上已道:“哟,方宁,我的姐姐,我可想死你了。”方宁咯咯一阵娇笑,我似乎能看到她身姿摇曳的样子。

  “你嘴还是这么甜,难怪能哄到女孩子。告诉我,这女孩哪儿的?”女人感兴趣的对象除了男人,就是另外一个女人了,这话真是真理,方宁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也是不能例外的。

  “呀,人家这么想你,你却只关心别的女孩子,太不给面子了。不行,我要抱抱你,这样才能心理平衡一点。”“咯咯,我可不介意,你的好兄弟可要劈了你的。”紧接着,便听谭火的声音夸张的嚷道:“丫的,陈错,我劈了你小子。”

  听到这熟悉的叫喊声、欢笑声,心里便有一阵暖流涌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大学校园,依稀看见谭火高站在上铺,左手撑腰,右手高扬,亮起嗓门唱喏道:“驸--马--爷--上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我却在下面高声道:“你小子快下来,别踏坏了我的床--”

  正沉湎于昔日的记忆,电话那头传来方宁的声音道:“别转移话题,快交待,这女孩是哪儿的?”

  我瞟了瞟旁边那火热的女体,却见她用长长的秀发遮蔽了面孔,让我看不清楚她真实的容颜。我心里叹了口气,做她们这一行,其实也是有尊严的。

  “没,没哪儿的,我随便找的一个。”话刚说完,便见旁边的女体轻轻抽动了一下,似是在抑制心中的某些感觉。

  “嘿,你可不是那号人。”方宁当然不信,她虽然已在社会中浸淫了几年,但她的生活中都是美丽,怎能理解我们这种长年在外的人的心态。

  “哟,我不是那号人,那谁是那号人啊?”我还是很感激她的信任,虽然已错过了以身相许的时候,不过以心相许还是可以的。

  “谁是那种人?这你还不清楚?谭火呗。”方宁的声音越发的清脆起来,紧接便传来谭火的大叫声:“我冤,我比窦娥还冤啊!”

  我心底微微一笑,方宁对付谭火还是很有一套的,想当年谭火追求方宁的时候总在我面前描述方宁对他是多么的温柔,多么的体贴,听的我耳朵长了茧子,后来我来了一句“她要真温柔体贴,就能容忍你娶小老婆”,谭火便再没吭过声。今天的情景,终于印证了我当年说过的话。

  同时也让我想起了当年我们几个搞学校的bbs的时候,谭火任副站长兼爱情版斑竹,在新建的爱情版的入站界面上,留下了至今仍在W大爱情界传颂的至理名言:“在雄与雌的争斗中,雄性若没有征服雌性,便必然被雌性所征服。”

  在今天看来谭火的话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不过当年的他就是凭这句话一举成名,全校皆知,最终抱的美人归。若是当年那些无限崇拜他的女孩子们知道他们心中的英雄最终为“雌性所征服”,也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沉默了一会儿,方宁见我不像是在开玩笑,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我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我现在出差在C市,旁边睡着一个女人,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方宁沉默了,过了良久,才叹口气道:“陈错,你别这样子!”我呵呵笑道:“我什么样子啊?这样子不好么?”

  方宁说:“你别笑。你这样子的确很不好,我还是喜欢当初的你。”我嘿道:“你喜欢当初的我?那你当年怎么不向我表白?”

  “你--”方宁料不到我这样的抢白,竟被我激的说不出话来,我仿佛能看到方宁怒眉冷对的样子。

  谭火的声音传来:“小子,别欺负我老婆。”“去你丫的,你们夫妻俩三更半夜把我闹醒,就不能让我报复报复?”“嘿嘿,我们这是查房。”

  我刚想损他两句,便又听见方宁严肃的声音传来:“陈错,你听我说。”“嘿,姐姐,聆听您老人家教诲。”我躺起身,斜靠在床上,找到昨天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包烟,抽出一根,刚放在嘴边,便听“啪”的一声,火光燃起,竟是旁边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人为我打燃了火机。

  “谢谢!”我轻轻道。“谢谢?谢什么?我还没说呢!”电话那头的方宁显然是会错意了,“刚才是什么声音?那么响!”

  我呵呵笑道:“没什么,我招呼一声,让WAITER送杯咖啡来,然后聆听方美人训话。”“少贫嘴。”方宁自然不会相信我的鬼话,也知道这样的跟我瞎磨是没有尽头的,赶快正色道:“陈错,我们是不是朋友?”

  这高度上升的挺高的,不过只要是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怎么回答:“当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了。”

  她大学跟谭火谈了四年恋爱,我大学替谭火写了四年的情书,其中有大部分是被谭火送给了她--当然还有小部分下落不明,谭火给我的官方解释是--叠了纸飞机了、上课时擦钢笔了、走路时弄丢了等等。

  在某个下午,我偶然在一个低年级的小妹妹那里看到过一封我的大作,而那天上午谭火给我的解释是--上厕所忘带手纸将就着用了。当然,这些事情只有我和谭火知道,方宁以前不知道,现在不知道,将来也不会知道。

  谭火怕我泄漏他的秘密,真的是酷刑威逼、美女利诱(他曾许诺要给我介绍几个美女,可是直到大学毕业也没能兑现),无所不能,就差杀人灭口了。

  跟他们相处久了,连方宁也熟了起来,嚷嚷着给我介绍女朋友,这才有了我心底的那些故事,不过我已经不愿意想起。

  “陈错,谢谢你把我当朋友。”方宁的声音里面透出的真诚让我感动,“不过做朋友,我就有些话想对你说。”

  我轻轻的闭上眼,吐出几个烟圈,又睁开眼,看着它们凝聚、成形直至最后消散,然后长出一口气道:“你说吧。”

  方宁沉默了一会儿,说:“陈错,你忘了阿琪吧。”

  我心中隐隐做痛,似乎是将好的伤疤又被人重新揭开一样。

  压抑住心中的情绪,我淡淡的道:“阿琪是谁?”方宁不说话了,我狠抽了几口烟,握住蓓蕾的右手又狠狠的加了力,旁边的女人便又一阵颤抖。

  “陈错,压抑自己就只能伤害自己。放开胸怀,才能有更好的将来。”方宁的话在我耳里就像教科书一样苍白无力。我呵呵笑道:“你是不是言情片看多了,这些话只能哄哄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孩子了。”

  方宁没有丝毫的生气:“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你忘不了阿琪,就会作践自己,就会随便找个女人。可是这样又能怎样呢?一晚上的风流快活,你可以暂时忘记阿琪,可是早上醒来呢?阿琪要是在你心里生了根,就是拿刀砍也砍不走的。”

  女人确实是天生的演说家,这番话要是谭火对我说,恐怕早就已经被我骂的死去活来了,只可惜现在对我讲这番话的是方宁,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比她更适合讲这番话的。

  “方宁,我很谢谢你,当年若没有你,我也不会认识阿琪的。”每次提起阿琪的名字,我的心都会一阵颤抖。四年了,已经四年没有见过阿琪了,在这个光阴似金的行业,四年是一段绝对不短的岁月,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她所倚住臂膀的男人,是否一如当年的我一般的幸福?

  “我现在倒是宁愿你们没有认识过。”方宁幽幽的声音传来,我心中一阵苦笑,当年我与谭火几个人纵横江湖的风云年代,外语系的两朵金花之一的阿琪,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你们若没有认识,你现在也许就还是以前的陈错。”女人总是喜欢作些毫无意义的假设,更坏的是却往往很能打动男人,便如现在的我。

  我狠狠的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也许和女人谈爱情是男人最大的错误,因为她们永远是忠实的理论家和实践家。

  我叹了口气说:“方宁,我们别谈阿琪了好不好?尤其是不要这个时候谈。”方宁不说话,我当她是默许了,赶紧道:“你们现在怎么样?你和谭火都还好吧。”

  不和女人谈爱情了,方宁便没了什么动力,倦倦的说:“这个问题你应该和谭火谈。”便将电话交给了谭火。

  对谭火我可没那么客气:“你小子,半夜三更让你老婆教训我,忒不够意思了吧。小心我揭发你。”

  谭火黑嘿的道:“揭发?太晚了,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哎哟--”不用看也知道,这小子又着了方宁的道。

  等他们安静下来,我接着问道:“现在怎么样?干的还顺心吧?”电话那头熟悉的“啪”的一声,谭火燃上了一根烟,声调有些低沉了:“顺心能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吗?”

  方宁有一点很让我赞赏,那就是对自己的男朋友抽烟采取了绝对的包容,不像阿琪,认识她之后就逼着我戒烟。

  “丫抽的什么?”我学着谭火的语气道,谭火是北京人,丫不离口。“呵呵,你闻闻看。”这小子还撩我呢。

  我似乎真的闻到话筒中传来的淡淡的烟草味道:“嘿,中华,还软的,靠!”谭火惊叫道:“你丫的狗鼻子啊,贼灵。”

  “嘿嘿,你哥我是神仙,看着你抽大的。”“嘛叫抽大啊?”方宁是天津人,时不时能弄出两句津味来,当年我在宿舍打趣谭火时,最多的时候就是学着方宁的语调“你干嘛呢?”。此时再次听到她正宗的津味,真的让我好不怀念当初的岁月。

  “呵呵,什么叫抽大的都不懂,我是说我看着他抽烟长大的,从一块钱一包的,到两块钱一包的,再到今天六十块一包的,哎,岁月哟--”我叹了口气,虽是调侃的语气,却真的有些感怀。

  “得了吧,少卖文。老错,告儿你件事。”谭火悠悠的语调中,我竟有些窥不到他的心思。

  “哟,嘛事儿啊,是不是有个小东西等不及,要叫我叔叔了,哈哈--”

  这次连方宁也不放过我了:“陈错,我要砍了你--”倒是男人的大度在此时再次体现,谭火说:“老错,别贫了。我被炒了了--”

  “什么?”我倒是真的大吃一惊,谭火所在的L公司,曾经也是全球业界的翘楚,谭火进去四年,干的有多么好我不敢说,但W大风云人物的底子我是很清楚的,以谭火的水平,绝对不会比别人差。虽说现在整个行业不景气,前段时间L公司也曾经传出过裁员的传闻,但在这个业界普遍裁员的背景下,这点小传闻算得了什么呢?

  “为什么炒你?你在那儿干了四年,妈的,在这个行业,在这个年代,能在一家公司待上四年,那简直是个奇迹。”我有些愤怒了,也许是因为谭火的经历和我太过相像,让我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是因为我是老臣子,拿的薪水比别人高,老板才要炒的。丫的,这小子还说照顾我的面子,要我主动提出辞职。”谭火的声音缓慢而低沉,我却怎么也听不出悲伤的味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换家公司?”

  “老错,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怎么样,我只觉得在这行干特累。老板没日没夜的压你,恨不得榨干你所有的血,我有时候只想一觉睡上十天,再也不醒来。”

  累,恐怕是这个行业人的共同感觉,可是累又怎么样呢?你拿了比别的行业高得多的薪水,你就必须比别人付出的更多。这话我没有对谭火说,因为这种道理人人都明白,谭火入行也不短了,肯定比别人领悟的更透彻。

  “老错,你还准备继续干下去么?有没有想过将来怎么办?”将来?谭火的话拨动了我心中的某根弦,一个我长期不敢面对的问题终于真实的摆在了眼前。IT业中,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不知道将来怎么办的人。很不幸,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叹了口气:“没想过,我不知道。”谭火大概早就料到了我的答案:“我也正在想。说实话,在L公司虽然薪水可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早就没有干下去的动力了。现在正好,帮我下了决心。”

  沉默一会儿,谭火又说:“别的公司我也不想去了,不瞒你说,有几个公司一直想挖我,薪水也还过得去,但我就是不想过去。去了也是给别人打工,连在业界老大L公司我都不想干下去了,去别的地方还有什么意思。”

  这话我是绝对的相信,曾经沧海难为水,这种感觉很多人都有过。“那是因为你已经到达一个山顶,却找不到更高的山峰可以攀登。失去了方向,又找不准自己的坐标,自然也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

  我的这番说教换来的是谭火的不屑:“得,得,你丫的要是再在行内混两三年,准可以弄个业界第一哲的称号。看来W大的水草真是养人,又弄出你丫这么大一人才来。”

  W大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这在国内的大学里面是数一数二的。有了历史的沉淀,自然就会形成一种特定的人文气氛,而W大在国内正是以文科著称的,历史上也出过不少的哲人。

  和国内的大多数综合性大学一样,文科超强的,工科就一般,而我因为我向往W大的人文氛围,又不想专念文科,所以选择了W大的工科。

  谭火则不一样,用他的话说是在北京呆腻了,想脱出牢笼出来玩玩,莫名其妙就选择了W大,莫名其妙就选择了工科,莫名其妙就被动的选择了与我上下铺。

  “那你到底想怎么办呢?”我实在想不到谭火能出什么主意。

  “老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当老板?”谭火神秘兮兮的问,我心中一动,这小子莫不是有什么企图了吧。

  “有啊,我做梦都想。当老板多爽啊,有自己的写字楼,住别墅,开名车,抱小蜜,财源美女滚滚来。”

  “丫的,别作白日梦了吧。”谭火对我的痴心妄想表示愤慨:“跟你说真的,有没有这想法?”

  “想法当然是有,不过--”“不过什么?”谭火很明显的来劲了。“不过没钱,呵呵。”我仿佛听到谭火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然后来了句:“我也没钱。”

  我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谭火也是放声大笑。我们都知道,干这行钱是多么重要,我所在的X公司、谭火所在的L公司做的单子都是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文数字。

  “算了,不说了,也就想想而已。你什么时候来上海玩玩,我再叫上胖子、老三,哥几个再好好商量一下。”胖子和老三都是当年大学同宿舍,与我和谭火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好啊,包我机票。”“丫的,你小子还真贪,来吧,包你往返机票。”我嘿嘿一笑:“好,说定了,我下个星期就休假。”休假的话也只能说说,我已经连续两年没有休过假了,老板不会这么轻易放我的。

  “哎,慢点挂,谭火,来一段。”我愣愣的道。“你丫有毛病啊,半夜三更的让我唱京剧?”果然不愧是我的铁哥们,一点就透。

  “嘿嘿,你要不是那张嘴,当年方美女能看上你么?”说实话,谭火的京剧唱的是真不错,不是一般的玩票的水准,当年《轧美案》那段在百年校庆晚会上也是满堂彩。

  谭火清了清嗓子道:“丫的,就给你再听这一回。”这当然不是谭火发了善心,定是精灵古怪的方美女在他耳边捣鼓了什么,大概也想看看凌晨两点唱京剧会有什么效果。

  “驸--马--爷--上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朗格朗格里格朗--”我透过话筒为他伴奏。

  “将那状纸压在爷的大--堂--上--哈--哈--哈--”他奶奶的,谭火这腔真是好。透过话筒,谭火那高亢的声音仿佛都飘扬在这城市的上空。这京剧真是国宝。

  还没等他哈完,我已经高叫道:“好,收线了,再让我亲亲亲爱的方美女,哈哈--”

  谭火那小子刚哈到一半,闻音忙道:“嘿,你小子--”在方宁的尖叫声中,我挂断了电话。看看电话上显示的通话时间,四十五分钟,好家伙,这俩人足足给我上了一节课。他们知道我是不用担心电话费的,有公司报销呢。

  我叹了口气,打开床头的台灯,灯光柔和得像女人的手,轻轻拂过我的全身,沉重的心情回复了一丝暖意。

  一只纤细的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抚在刚刚通完话的手机上:“我能看看你的手机吗?” 

  这是这个女孩除了“业务”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她跟一般从事这个职业的女孩有些不一样。别的女孩是绝对不会随便动客人的东西的,这是她们的职业习惯,就像我接电话第一句总是“您好”一样。

  也许是因为她下海还不久的关系,我这样告诉自己,点点头,松开手,她从我手中接过了电话,好奇的把玩着。

  “刚才叫你起床的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这个女孩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奇,幸好我是个耐性极好的客人,这不仅表现在我的态度上,更表现在我床上的战力上,我心中暗笑几声。

  腾出一只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香烟,刚放到嘴边,女孩已经识趣的点燃了火机。我轻轻吸了几口,看着烟圈在我眼前消散:“是这样的。”

  我将选项拨到了语音这一项,轻轻按了一下按键,那甜美的女声便又再次响起:“起床了,老公!起床了,老公!”

  女孩咯咯一笑:“真有趣。这是手机自带的么?”我淡淡一笑:“不是,是我后来录制的。”心中想起上次为了让小欣帮我录制这段话,一周内请这个小丫头吃了四次皮萨,也亏她跑得不嫌累。

  女孩看我嘴角浅浅的笑容,便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你女朋友的声音吗?”“不是。”缓了一会儿,我又道:“你问的太多了。”女孩的话触动了我心中的痛处,我的声音冷了下来。

  女孩便偏过头不敢再问。我弹了弹那快要烧成柱的烟灰,眼睛一斜,便看到了这女孩侧面的轮廓,顿时惊呆了。

  “阿琪!”这是我心中涌起的第一念头。这女孩的侧面竟像极了阿琪。桃形的脸,淡淡的眉,长长的睫毛,细细的眼,我简直无法描述我心中的震撼。真的是阿琪么?

  “阿琪!”我扶住她的肩膀轻轻喊道。

  “先生,先生。”女孩转过头来轻声叫道,显然无法承受我手上力量。我也惊醒了过来,看着她正面的面容,虽然也是有些秀丽,但哪里还有半分阿琪的影子。莫名其妙想起谭火说的一句话:“其实天下的女人关了灯,上了床,就都变成一样了。”心里苦笑一下,阿琪跟她还是不一样的。

  昨天晚上叫这女孩上来的时候,她脸上涂着浓粉,双唇抹的猩红,我见她还有几分秀丽,便让她留下了。在床上,我就像发情的野兽,狠狠的征伐她,她的技巧并不高超--在我面前,她不需要什么技巧,男人永远是床上的主角。

  昨天晚上,我怎么没有发现她侧面轮廓这么像阿琪呢?难道男人真的是只用下半身思考?我心中苦笑一会儿,放开紧握她胳膊的手,有些歉疚的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女孩转过身去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我想起以前经常用来在完事后开胃的几个成人笑话,想要开口,却觉得没有以前那种气氛,终于还是没有讲出来。

  也许是因为--她的轮廓真的,真的,太像阿琪了。

  阿琪,我是不是真的忘不了你?我轻轻扯扯自己的头发,想起方宁的话“陈错,你忘了阿琪吧”,她说得对,我是应该忘掉阿琪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很少问这些女孩的名字,宁愿用“红红”“艳艳”来称呼她们,但这次例外。不要问我理由,因为我也不知道。

  “雨佳。下雨的雨,佳人的佳。”雨佳?这个名字倒是很雅致,不像是艺名。“我叫陈错,刚才电话中你也听到了,陈述的陈,错误的错。”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她,只是第六感。

  我的第六感是很灵的。我的祖父是个老中医,擅长佛学,专门研究过第六感。他告诉我每个人都会有第六感,只不过有的强,有的弱。第六感超强的甚至能预知将要发生的事情,弱的便只能和普通人一样,接受命运安排给你的酸甜苦辣。

  迄今为止,我没有见过第六感超强的。我想我也许是不强不弱的那种类型,只比正常人稍微强一点,不过这也就足够了。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证明了我的第六感很多时候都是灵验的,所以我很信赖它。这次也是这样。第六感告诉我,我应该告诉她我的名字。

  “陈错?你的名字真有意思。”女孩露出感激的目光,也许我是第一个告诉她真名的客人。人都是有尊严的,都需要信赖别人和被别人信赖。

  我握住她的手:“你好,雨佳!”女孩有些扭捏起来,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在只有金钱和欲望的环境里,自己陪宿的客人和自己握手,真的让人很不习惯。

  我能理解她的感受,若我是她,也会感到别扭的。

  “我姓邵。”她的声音很小,不过我还是听到了。我敢打赌我是第一个知道她姓邵的客人,她脸上的神情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了我。

  “你好,邵雨佳。”她的脸色开始红了起来,轻轻的将手递到我手里。我和我昨夜叫到的女孩在床上举行了一次奇怪的握手。我也不知道这次握手有没有意义,只不过是我偶尔想起,就去做了。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太像阿琪了吧。

  她脸上脂粉已经去掉了很多,猩红的嘴唇也只剩下淡淡的朱色,卸去了浓妆的女孩,竟是分外的清秀,可恨我昨夜竟没看出来。

  不过这也难怪,想起昨天叫她上来的经过,心里仍是有些好笑。

  昨天刚住进这家酒店就有电话打上来,一个嗲声问道:“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我走的地方多了,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便调侃道:“都有些什么特殊服务呀?”那嗲声又道:“先生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聊天、按摩、同浴、陪您做爱,先生要是喜欢,还可以来个双飞--”

  “艳姐,干嘛说得这么露骨。”旁边一个女孩小声道。我在话筒这边心中暗笑,这也叫露骨?你大概是没有打过咨讯台的。

  “好了,就叫你旁边那位小姐上来陪我聊会天吧。”那嗲声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好的,先生,马上就来。”

  二十分钟后,这女孩就上来了。她画了很浓的妆,面容虽看得不很真切,却也绝对说不上丑陋,而且身材高挑,正是典型的北方女孩子。这边的女孩子化妆都很浓的,尤其是干这行的--你能要求她们不化妆么?

推荐阅读

2022房地产销售工作总结

​2022房地产销售工作总结 2022房地产销售工作总结,现在很多人都会做房地产销售的这个行业,在做这个行业的时候,是经常需要写一份工作总结的,小编为大家整理好了022房地产销售工作总结的相关资料。2022房地

2023-02-05

美团回应诚恳接受处罚结果

​美团回应诚恳接受处罚结果 美团回应诚恳接受处罚结果,2018年以来,美团滥用在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妨碍了市场资源要素自由流动,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美团回应诚恳接受处罚结果。美团回

2023-02-05

梦见爱抚喜欢的人有什么征兆

​梦见爱抚喜欢的人有什么征兆 梦见爱抚喜欢的人有什么征兆,梦境的出现往往是因为人们心中有顾虑,在梦中所梦到的总想要知道,梦是人的内心最真实的反映,看看原版周公解梦梦见爱抚喜欢的人有什么征兆相

2023-02-05

小学毕业老师文案

​小学毕业老师文案(精选80句) 随着社交网络和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大家都听说过或者使用过一些比较经典的文案吧,文案在生活中是比较重要的一种宣传形式。究竟什么样的文案才是特别的呢?以下是小编为大

2023-02-05

在职场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

​在职场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 在职场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在职场上懂得与不同的人交流能给自己的工作带来巨大的帮助,不只是沟通才需要觉知,一切都需要,学会在职场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职场达人非你莫属

2023-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