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鲜事521❤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两性之间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又名贞芸劫)(十七)(下)

两性之间 发布日期: 2022-03-23 浏览: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又名贞芸劫)(十七)(下)

第十七回 白虎堂 奸诈满路(下)

且说太尉府陆谦客房内,春宴早设,香艳如画。只见酒桌上,满是山珍海味,

果脯肉林;酒桌边,陆谦娘子张若芸祼身跨坐奸夫高衙内怀中,香背倒靠奸夫胸

肌,肥臀居于这东京第一登徒子跨间,宝蛤中插实一根赤黑巨屌,这对奸夫美妇

正一边甘畅交媾,一边把酒言欢,嘻说欢场风流。两人早已肆无忌惮,时而交媾

缠绵,时而饮酒喂肉,时而呢喃细语,时而淫声浪嗔,时而咯笑不迭。奸夫与人

妇均是一丝不挂寻欢作乐,婉儿也脱得只余贴身小衣,站在高衙内背后为其按摩

捶背,喂酒喂肉。端的是酒香肉美,春色正浓!

高衙内一边与若芸交媾吃酒,一边先将前番如何强取李师师雏身不得,当晚

如何憋精难耐,强奸了来访的朝中高官美眷李氏,如何令李氏高潮不迭,食髓知

味,认做干娘;后又如何奸淫禁军教头金枪手徐宁之妻曾氏,更与李氏定下今晚

相约之事,备细说与若芸听了。只是将李氏真名,及与蔡太师关系,均略过不提,

至于李氏实乃若芸亲母一事,更是隐晦极深,不提半字。

若芸听得红晕满脸,不由轻抬香臀,套得巨屌「滋滋」作声,淫水直流,蛾

脸倒靠男肩,贴耳娇嗔道:「衙内好生厉害,专好淫污良家人妇……竟连朝中高

官娇妻,乃至武官新妻,都……都不放过!想那李氏生得必是极美,勾了衙内魂

去,您方才这般大胆,认做干娘。您今晚既与李夫人有约,却又为何来纠缠妾身

嘛?妾身那姐姐对姐夫情深意重,两次失身于您也罢了,您又是如何与她勾答成

奸的,还不,还不从实招来!」言罢,轻扭肥臀搅动屄内巨屌,娇嗔不休。

高衙内淫笑不答,任她用羞屄深宫研磨巨屌,又吃了两盏酒,几口肉,撅嘴

向宛儿使个眼色。宛儿会意,轻轻脱下贴身小衣,取手帕擦干衙内手上和嘴角油

渍,手捧一对雪白嫩乳,将俏挺乳头喂入这花太岁口中,任他吸得「滋滋」有声,

乳首坚硬如石,红脸道:「小奴,小奴也想知道,衙内,衙内是如何勾得林娘子

的……只是,只是小奴猜度衙内心意,衙内今晚实想与夫人并干娘双飞,只怕干

娘是有夫之妇,失贞不久,怕羞不予答应呢。若是夫人您想知道林娘子与衙内通

奸备细,便,便须答应与干娘玩那双飞,衙内方肯说呢!衙内,小奴这猜可准?」

高衙内大嘴吸住宛儿奶头,上下点了点嘴,以示嘉许,同时运使「调阳神功」,

巨屌在若芸深宫勃然怒胀,几要撑爆凤宫!

若芸吃痛,忙坐实巨屌,咬紧银牙,颤声嗔道:「妾身……妾身也是有夫之

妇……啊啊……如何……如何能与人妇,一同服侍衙内……啊……哦……若被李

夫人知道妾知身份……传……传了出去……啊……哦哦……羞杀奴家了……」

宛儿双手捧奶喂乳,见陆娘子忍得难受,浪喘连连,也是情动不已,忙捧实

丰奶,娇喘道:「夫人……嗯……夫人此言差矣……想夫人早与衙内试过多飞之

乐……嗯嗯……颇具经验……干娘既是人妇,如何,如何能将这双飞……嗯嗯嗯

……通奸丑事……传出去呢……必守得极紧……只要娘子与她均不自报身份,她

如何知道您是陆大人娘子?您又如何知道她是哪家高官娘子?」

若芸只感体内巨屌越发粗长,实是再难容下,不由狠咬一束长发,扭摆香臀,

嗔叫道:「啊哦哦……罢了罢了!妾身答应衙内便是!」

宛儿两粒乳头也被高衙内吸得电麻般爽实,娇吟道:「夫人……嗯嗯……冰

雪聪明,奇谋最多,不知有何良策,劝得……劝得干娘同意双飞……啊啊……」

若芸又是羞愧,又是期盼,想着今晚与一陌生人妇与衙内双飞,扭臀嗔道:

「……啊啊……李夫人来时,衙内可先玩她,再劝她沐浴……妾身便与她……与

她共浴……啊哦……妾身自有办法让她情动,衙内可在一旁,择机而行……哦哦

……」

宛儿击掌道:「此法大妙……今夜衙内定可坐享母女……啊……母女双飞之

乐!」

若芸听得迷迷糊糊,羞问道:「什么……啊啊……什么母女双飞?」

宛儿知道失口,忙道:「是衙内认她做干娘的啊……夫人权……权作耍子

……也……也认她做干娘便了……」

若芸羞道:「衙内……衙内还想玩……玩乱伦之戏么……好羞人……妾身,

让衙内尽兴便是……」

宛儿喜道:「夫人果是衙内知音……衙内,陆夫人都答应了,您……您便将

如何与林娘子……与林夫人通奸之事……详细说与陆夫人听吧……」

高衙内早吃得酒饱饭足,又得宛儿喂乳,他吸饱双奶,听得若芸答应母女双

飞,更是意气风发,得意之极。他吐出宛儿乳头,叫宛儿为其按摩捶打左肩,左

手探入她腿根,食中双指插入那湿淋淋羞屄中,寻幽探胜;右手却从陆娘子腋下

向前探出,捧实一颗雪白丰奶,将人妻蛾首倒靠自己左肩上,并着双腿,挺着跨

下巨屌,见若芸倒坐在自己双腿上,胀红着俏脸,蛾眉扭曲,娇喘幽幽,肥臀扭

个不停,淫水顺着巨屌挤出羞屄,「哗哗」全淋在自己大腿上,便任人妻用羞屄

搅动巨屌,右手捏弄一颗殷桃乳头,左手大嘴贴于美妇耳边,淫笑道:「小娘子

莫急,本爷这便将如何勾得你姐一事,细说你听,只是此事太过淫靡,只怕小娘

子忍受不住。娘子忍不住时,便自行抬臀套屌泄欲便了!」

一瞥之间,忽见窗外四个俏丽人影晃动,知是朝秦暮楚四女使早已将陆谦撸

得爆泄阳精,又灌醉了他,回来报信。他知四女使近日来少得雨露恩泽,也甚是

饥渴,陆谦又如此不堪,便来这里听床。当下也不说破,只搂着若芸,先将前日

如何冒险闯入林府,如何窥得林娘子沐浴自慰,自己如何乘机强奸了她;后又直

爆得林娘子菊花怒绽,大玩肛交后相互亲吻洗慰;再如何与林娘子上林冲大床玩

强奸游戏,两人彻夜做爱爽玩云雨二十四式;两人第二日如何难舍难分一事,细

细说与若芸听了。

****************************

这淫徒极擅口舌之才,他淫语绯绯,将当日之事,说得生动淫秽之极!每说

到紧张处,都听得屋内屋外众女面红耳赤,娇喘连连。待说到浴房强奸时,若芸

和宛儿已是娇呻不已,再说到爆了林娘子菊花,若芸已自行套起屌来,直套得房

内「咕叽咕叽」肉击声大作,口中嗔唇道:「那日……那日姐姐在妾身家中…

…窥得……窥得衙内要了妾身后庭,这才……这才生出后来许多事来,不想…

…不想您连姐姐屁眼……也肏得了。」

高衙内笑道:「你姐这等绝世无双的人妻尤物,如何能让她把大好雏娘屁眼,

留给那个不济事的林冲!」

待说到他与林娘子激情亲吻洗慰,若芸与宛儿已各自丢了一回。当说到与林

娘子上得林冲大床玩强奸之戏,若芸已自央求高衙内将她抱至陆谦床上,与他面

对面观音坐莲,吻成一处。宛儿自行跪于高衙内背后,为其乳推按摩助兴。

高衙内与若芸边说边恣意交媾,待说到第二日好不容易从林娘子羞处拔出巨

屌,答应她不再来滋扰,若芸轻轻提臀套屌,嗔道:「既如此,姐姐当不再与您

来往,您却说已与她两个搭上,那必有后话。后来呢?后来怎样?您,您又如何

勾搭得我姐?」

高衙内吮了吮若芸那对殷虹奶头,双手按压肥臀,令巨屌紧顶深宫花蕊,阻

止若芸提臀套屌,忽冲窗外喝道:「你们四个妮子,还不给本爷滚将进来!」

只见房帘掀开,四个俏美女使娇声燕语,相互推怂,羞怯怯走至床前,个个

面红耳赤,衣衫不整,显是听床已久,情动难耐。

若芸乍见朝秦暮楚四女使,又羞又惊,急抬香臀,欲要起身,却被奸夫压住

臀肉,她身子一软,只听「扑哧」一声,又将巨屌坐入羞屄,不由「噢」得怪叫

一声,双手扶稳奸夫双肩,急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我家官人呢,他在哪

里……你们……你们如何待他……」

朝儿抿笑道:「夫人放心,陆大人现在奴婢房中,已然烂醉……」

秦儿捂嘴续道:「夫人莫慌,我们也只为陆大人撸了一管,他便受不了,泄

了好多阳精,瘫软在小奴床上……」

若芸摆臀羞气道:「你们四个浪妮子齐上,我家官人……我家官人如何抵受

得住……」

暮儿「噗呲」一笑:「夫人说的是,小奴四个,连衣服尚未解呢,只四只手,

陆大人便,便精关不守,泄了出来……」

楚儿含笑续道:「陆大夫比我家衙内,相差恁远,衙内平日,便是小奴五个

并夫人齐上,也抵挡不住他,端的是云泥之别呢。」

若芸扭臀羞道:「我官人如何能与衙内相比。你们……你们又在我房外偷听

做甚?」

朝儿羞道:「听闻,听闻衙内在林娘子身上,修成那《调阳秘术》,我们四

个,也想知道衙内是如何修成那神功,如何勾得林娘子这……这等绝色人妻同意

通奸的……」

秦儿暮儿楚儿也齐声道:「是啊,林娘子这等美人,我们四个,仰慕已久,

衙内能勾得她,我们好生为衙内高兴!」

高衙内哈哈淫笑道:「你四个是想亲自试试本爷这门神功吧,却来说嘴!与

罢,都将衣物脱光,爬上陆谦的大床来,为我和陆娘子按摩捶背,我便将如何勾

得林娘子一事,细细说与你们听了。」言罢,见若芸娇羞,便又搂紧她,与她吻

成一处。

那四女使又羞又喜,均缓缓脱去周身衣物,爬上床来。床上顿时白花花满是

肉光,七具精光肉身,聚成一圈。五女使挺着五对雪白俏奶,跪坐于踝,将这对

面对面观音坐莲的奸夫美妇围在垓心,时而按摩推乳,捶背抚肌;时而上下其手,

媚笑娇吟,端的是各逞风流,各自相拼。

高衙内吻得若芸淫水开闸,软成酥泥,这才吐出人妻香舌,若芸被五女服侍

得迷情荡魄,双颊酡红,与奸夫隔空舌吻片刻,双手挂着奸夫脖子,提臀套屌,

娇喘道:「衙内……还不快说……妾身想听嘛……」

高衙内哈哈大笑,双手一张,左右互搏,随意把玩女使五对奶子、五个羞屄,

当下便将如何设计离间父亲与林冲关系,父亲大人欲害林冲;如何令宛儿报信诱

迫林娘子,林娘子相约他林府相见;如何再度强奸林娘子,令其欲死欲仙,颠狂

叫床;林冲如何大醉而归,林娘子与他藏浴房幕后通奸颠春;锦儿如何药倒林冲,

他与林娘子大玩夫目前戏;如何诱奸锦儿,再邀林娘子彻夜双飞,练成「调阳神

功」;今晨如何在林冲目前与林娘子偷情,终与这美人妻勾答成奸,相约三日后

恣意通奸;如何在林冲床前爽肏林娘子一回,取其阴毛收藏,互收信物留念等等

淫事,仔仔细细说与六女听了。他手玩六具美肉,屌肏人妻美屄,口若悬河,舌

烂莲花,把与林娘子通奸之事,如数家珍般,说得活灵活现,鲜明生动之极!

待说到藏幕后颠春,若芸已大丢两回,五女也是娇喘满房,淫水尽洒床单,

仍使击掌叫好;待说到夫目前戏林娘子,若芸已至小死之态,五女使也各自自抚,

丢了一回;待说到修成「调阳秘术」,六女均大赞衙内威猛,纷纷献吻助兴,献

奶喂乳;待说到与林娘子勾答成奸,再爽肏林娘子一回,若芸已单手挂着奸夫脖

子,身子后仰,没命介般耸屄,淫水飞溅。五女使也狂乱自抚,再不顾其他;待

说完收藏阴毛,互收信物留念一事,若芸已仰瘫床上,五女使少说也大丢三回,

六女娇喘声此起彼伏!

高衙内畅意说完,这才拔出巨屌,五女使各自上前,为他舔去巨屌上湿淋淋

的淫水。高衙内畅意开怀,端的是嚣张之极,见若芸已然倒床昏厥,便翻身下床,

大声下令道:「你们五个,都听了这奇闻秘事,却须给我守实口风,不得向他人

透露半字!现下都给我跪在床沿,倔起屁股!今晚先在你们五个身上,演试这

「调阳神功」!过会还要肏我那美艳干娘,此番权当练一回枪!」

五女使知道厉害,往日衙内未练成这调阳淫功时,那行货已是极大,加之百

年以上的野山人参、成形首乌、雪山茯苓等珍奇灵物,也不知服过多少,那时已

是多女难挡。这回淫功大成,定然非同小可!五女又羞又怕,只得相互婉言鼓励,

纷纷在床沿趴实,手捥着手,高耸雪臀,将五具淫浪美屄纵情耸现这东京第一恶

少眼前!高衙内口手并用,运指如飞,舔屄挖穴,挥洒自如。见五女均是颠乱情

迷,屄成泽国,这才手持巨屌,大啸一声,挺臀在五个美屄浅插深送起来!

只见这花少岁傲立床边,紧绷臀肌,手扶美肉,轮换肏屄,只肏得五女屄开

肉绽,哀嚎不绝,浪叫连连!高衙内淫功大成,肏女之术已登峰造极,端的是入

神坐照,无往不利。抽送得时而不徐不疾,时而纵横开阖,他神定气足,宛如一

代宗师气象!直肏得房内五女淫精爆泄,香汗尽洒,高声告饶,将这陆谦客房,

变成淫窝垢地,浪院春宫!

*************************

不觉间,时辰早过,一轮明月攀上枝头,已近亥时。高衙内在五女美屄中磨

枪练屌,已将赤黑巨屌磨得淫光爆亮,凶恶之极,见五女个个颤抖痉挛,叫饶不

迭,已然不支,想起今晚尚有若贞若芸之母要肏,巨屌又已磨得油光铮亮,更是

意气风发,只等那李贞芸来!

此时房内众女娇吟连连,高衙内刚肏玩暮儿,正手抚楚儿柳腰,肏得楚儿入

巷丢精之际,忽听窗外似有一女子「啊」地呻吟一声,忙扭过头去,隐约看见一

倩影掠过窗外,消失院内,不由吃了一惊。他见若芸已然睡醒,便问道:「娘子

曾看见窗外有一女子听床?」

若芸跪起身来,双手挂着奸夫脖子,羞道:「似乎确有女声。」顿了一顿,

贴耳娇嗔道:「衙内好生惫赖,前番姐姐在贱妾家中听床,不日便将姐姐强奸了,

如今还勾得了她。莫非一有女子听床,衙内便要玷污她?衙内肏着五个美人,却

尽想别的女子,只怕是别有幻听了。」

高衙内嘿嘿一笑:「兴许是本爷错听了。」他吻了吻若芸,双手掰开楚儿肥

臀,见楚儿已丢个干净,猛得拔出那湿淋淋淫亮巨屌,双手连拍五女肥臀,淫笑

道:「你五个这般爽了,还不知足么?快快起来,为本爷与陆夫人更衣。今晚还

与干娘有约,你们五个快去候着。干娘来时,便报与我知。」

五女使颤抖着娇喘起身,羞声唱喏道:「衙内这般厉害,未到那爽处,奴婢

们预祝衙内、陆夫人今晚和干娘快活双飞一回!大爽而出!」五女纷纷用手帕拭

去跨间春水,咯咯娇笑声中,为高衙内和若芸穿戴整齐,见陆谦床上床单尽湿,

便换上一床新的。

高衙内左手揽住若芸纤腰,又与她湿吻了一回,拍了拍香臀,问道:「娘子

可知太尉府中白虎节堂是何去处?可有去过?」

若芸一摆香臀,嗔道:「平日奴家除了您那衙内别院,哪里敢在太尉府四处

走动。什么白虎节堂?您又做何耍子?是,是暮儿那种没长羞毛的白虎吗?」

高衙内笑道:「娘子越发浪了,这便领娘子去瞧!」当下手搂美腰,与若芸

一边调笑,一边并肩走出院门。

正是:白虎堂中垢人妻,狼狈相奸生奇谋。

********************************************

那白虎节堂离太尉府客房不远,便在帅府之右,片刻既至。只见堂前荒芜,

青苔遍生,一片萧瑟景象,远不如府内其他各处雕梁画栋,光鲜阔绰。地上满是

落叶,竟似长久未见人打扫。

高衙内手搂美妇,揉了揉美人臀肉,笑道:「娘子可知,这白虎节堂过往最

是森严,乃父亲大人亲定军机大事之地,非节度使以上人物,不得入内。」

若芸见地上竟生出不少野草,疑惑道:「既是军机重地,为何这等零落,似

未有人来过?」

高衙内哼了一声,冷笑道:「如今天下太平,哪需在这里商讨什么军机大事。

平日纵然有些紧要军机,父亲也只在帅府后殿自己定了便是。如今军中多是我父

亲亲信,哪里需要在这里议事!我倒希望永远天下太平,早些废弃这里,改作贞

芸别院。娘子不妨与我进去瞧瞧!」

若芸吃了一惊:「节度使以上人物才能进得,妾身如何敢进。」

高衙内哈哈一笑:「有我罩着,哪里去不得!」当下一把将若芸横身抱起,

大咧咧踱进殿来。

若芸软在奸夫怀中,双手缠着奸夫脖子,抬眼瞧去,只见殿内檐额上书有

「白虎节堂」四个青字,四字下高有一张白虎皮椅,知是帅椅。高衙内飞扬跋扈,

抱着若芸往那帅椅上一坐,与她面对面搂坐一处,猛地掀起若芸裙底,撕掉亵裤,

捧着若芸肥臀,从裤裆中掏出巨屌,一股脑送入若芸湿屄中。

若芸大吃一惊,羞道:「这等庄严地方,衙内,衙内如何还这般造次……快

……快放开妾身……啊啊……好痛……」

高衙内笑道:「娘子放心,我只将活儿放入娘子屄中,又不抽送,只暧一暧

我那活儿,娘子怕甚?我父听了你家官人之计,将此处供我驱使,欲害那林冲呢!」

若芸又吃一惊,忙咬牙忍着剧痛,坐实巨屌,缠着男身,问道:「您,您欲

害我姐夫?如何害他?」

高衙内庄严道:「本爷欲诱林冲带刀入此节堂,定他个无故携器辄入之罪。

我正自苦恼,林冲是个武官,通晓军中规矩,如何能轻易入此节堂?」当下便将

与陆谦富安所定之计,说与若芸听了。

若芸越听越惊,湿屄夹紧巨屌,不住抽搐,忖道:「我失身衙内,原是为替

姐姐姐夫挡灾,方与衙内私通,如今姐姐也与衙内勾答成奸,衙内美事尽享,得

偿所愿,如何还能害了姐姐一家。」不由扭摆香臀,屄肉圈磨巨屌,嗔道:「衙

内,您已勾得我姐妹两个,便放过奴家姐夫吧。」

高衙内正色道:「实是放不得!娘子好生糊涂,本爷与你姐妹两个之事,纸

包不住火,早晚被那林冲知道,我又舍不得你姐妹两个,如之奈何?那林冲虽只

是个教头,却是使刀弄枪的粗人,他若追本溯源,则来日大难,必落在娘子你和

你官人身上。本爷有父亲罩着,林冲必不敢碰我分毫,但娘子呢?本爷实为娘子

好。娘子智计无双,须为本爷出一良策,如何诱那林冲入翁?」

若芸眼角含泪,咬唇寻思:「姐夫那人,虽有一生好本事,但平日若被狗咬,

也要先问狗主人是谁,方敢动手。所谓不怕官,只怕管。他日若姐姐与衙内通奸

一事败露,他不敢去招惹衙内,定将气出在我夫妇身上。」

高衙内见若芸虽已心动,但尚自犹豫,便双手托实肥臀,将若芸轻轻抱于帅

案上,双手各握美妇一颗脚踝,将那双修长玉腿左右大大分开,赤黑巨屌在若芸

湿屄中轻轻抽送,极尽温柔之能,双目满是柔情。他一边温柔缓抽,一边温言续

道:「三日后,你姐将劝林冲前来献刀,她与本爷约好,借此良机在她家通奸一

日一夜,本爷虽答应了她,但要让那林冲全无察觉,甚是艰难。我为此事,当真

心忧如焚,只能先下手为强,害了林冲,方能与你姐纵情通奸啊!但要让林冲入

府一日一夜方才中计,且中计后要让林娘子不加怀疑,芳心归我,就更加难了。

所以全求娘子为我出一好计,本爷在此,先行谢过!」言罢深深湿吻若芸两回,

跨下巨屌抽送得不徐不疾,轻柔备至。

若芸听他如此相求,又受他如此温柔相待,感动之余,不由滚出一行清泪,

她手捧奸夫俊脸,双腿紧紧缠奸夫后腰,轻耸香臀,嗔道:「若害了林冲,衙内

日后必能与姐姐完聚,当如何相待奴家和奴家官人?」

衙内听她口风松动,知她必有奇谋,不由咧嘴淫笑,双手立时剥开她胸襟衣

衫,抓住两对大白奶子,跨下加重抽送,直抽得「咕唧」有声,边抽边喜道:

「娘子不必担忧,本爷欲收你姐妹已久,自奸得你姐妹两个,得了好处,更是心

意已决,定为你姐妹遮掩这捱光丑事,再娶你姐妹为妻。只是本爷与太师小女有

婚约在先,日后当修一别院,纳你姐妹为妾,定重下聘礼,将你姐妹明媒正娶,

风风光光完一回婚。你我通奸在先,便由你做大,你姐做小,锦儿嘛,便做你二

人的通房丫鬟。至于你官人,这个,这个,就如他心愿,让他升官发财便了。你

放心,只要三日后如了本爷与你姐通奸心愿,本爷必不会食言而肥,若违此誓,

来日死于恶汉刀下。」

若芸被肏得又酥又麻,听他此言,一只柔荑轻轻捂住奸夫嘴巴,另一只按住

奸夫揉奶大手,羞处轻耸套屌,柔声道:「衙内莫说这丧气话。奴家与姐姐,皆

红杏出墙,失身于您,实是皆盼与您完聚。若能得您遮掩此事,明媒正娶,端的

在好不过,奴家好生感谢。」言罢捧着奸夫俊脸,与他一边湿吻,一边纵情交欢。

高衙内见她欢喜情动,淫水潺潺,便与她狂吻半柱香时间,将她翻过身来,

令她双手趴在白虎堂帅案上,高高倔起屁股,将她全身衣裙剥下,只余大红贴身

抹胸,巨屌插入湿洞,大抽大送,将她爽抽了近百抽,爽得陆娘子浪吟声响彻白

虎堂!这花太岁双手连拍陆娘子肥臀,见臀肉泛着肉浪,满是红印,咧嘴问道:

「娘子这番可爽?」

若芸耸臀浪吟道:「……啊啊……爽……爽死妾身了……哦啊啊……妾身

……妾身被衙内肏服了……衙内轻些……啊啊……」

高衙内笑道:「爽时,快将良策说与我听!」言罢又连拍白臀,大抽巨屌。

若芸后挺屁股,浪哼道:「……哦哦……衙内……勾得……奴家姐姐……与

她完聚后……且……且留姐夫一条性命吧……哦哦……啊……」

高衙内狰狞一笑:「且依娘子,就饶他一条狗,发他充军做苦役便了,娘子

有何良策,既让林冲入狱,又让你姐芳心彻底许我?你是女子,更知你姐心意。」

若芸耸着肥臀,性器与奸夫激烈相交,一时春吟不绝:「啊啊……衙内虽勾

得我姐……但……啊哦……但奴家猜想……姐姐多半……多半为救林冲……虽

……虽爱慕衙内……也未对林冲死心……呃呃……衙内三日后……可……可令军

汉扮作承局,对林冲说……太尉……太尉在这白虎堂,与,与心腹节度使商议征

辽大事,要,要林冲带刀在门外,在门外静候一日……啊啊……权……权做守堂

……想林冲虽是安分之人……守一整日,早候不住……哦哦……待到深夜……再

……再叫假承局唤他入内……他必……他必持刀而入……便……便拿他入开封府

……」

高衙内大喜,双手拿实纤腰,巨屌抽送得虎虎生威,淫水四溅,笑道:「此

计大妙,如此可得一日一夜与你姐通奸!却又如何骗得你姐不疑?」

若芸被肏得「噢噢」怪叫,耸臀续道:「……哦……衙内三日后与我姐…

…哦哦……通奸时……须温柔有度……让她……啊啊……让姐姐尽知衙内诚心

……待林冲事发……我姐必然大乱方寸,衙内多显些……显些君子风度……勿与

我姐交欢……啊啊啊……只说全力相帮……不让开封府断处林冲……衙内多使水

磨功夫……陪着我姐……去开封府打点……让姐姐劝,劝林冲认罪,从轻处置

……呃哦……衙内却从中作梗,叫林冲死不认罪……哦哦……衙内须多使水磨攻

夫……日夜陪着我姐……假意去开封府上下打点……衙内体贴备至……赔个半月

……却不轻薄于她……只做安抚……啊哦啊……姐姐多日与衙内夫妻般……恩爱

……恩爱相处……啊……衙内又貌若潘安,床技无双,姐姐芳心……早晚必…

…必归衙内……待林冲用过……用过大刑……衙内再择机……择机将林冲带入太

尉府亲审……发配了他……娶姐姐过门便了……啊啊……独不知……不知高衙内

有无这般闲功夫?……」

高衙内越听越喜,越肏越疾,一时肉屌大动,见若芸淫水狂泄,双腿瘫软,

已然支不住娇躯,不由将纤腰向后一位,倒抱着若芸身子,大马金刀坐于白虎帅

椅上。若芸这一坐顿将那巨屌坐实,不由妙目番白,「噢噢」怪叫两声,阴精狂

射而出,后仰倒在奸夫怀中,几欲晕死过去。

高衙内巨龟被阴精烫得酣爽畅快,巨屌一麻一抖,马眼大张,不由双手探入

抹胸,握实那对大奶,咬牙续着:「这潘、驴、邓、小、闲,本爷样样不差,如

何没有这闲功夫!芸儿好计,定在你姐林娘子身上一试,他日与你姐妹大被同眠,

定不忘芸儿今日之功!」

若芸迷糊中听得他叫自己芸儿,不由抖擞精神,扭动肥臀,磨那巨屌,娇嗔

道:「衙内只对我姐好,对她便有,便有好多闲功夫嘛!只对奴家没有!」

高衙内听她醋意满满,双手捏实两粒坚硬奶头,贴耳咬牙淫笑道:「怎么没

有!这便赐你小屄雨露恩泽,让你爽够。」

若芸只觉屄内肉棒大动,知他就要爽出,不由大羞,羞穴紧缩夹棒,酡脸道:

「衙内使不得,呆会儿李夫人要来,衙内须留精肏她!衙内,您不是想双飞奴家

和她吗?」

高衙内笑道:「我淫功大成,收放自如,阳精应欲而生,随取随用,还需留

什么精!你再咬牙套屌数十抽,本爷便赏你雨露!」

若芸又羞又喜,在奸夫怀中口咬一束青丝,打点精神,肥臀一起一落,做最

后冲刺!

高衙内也不再守精,只等若芸湿屄将巨屌套爽,便既爽出!两人各自相拼,

都是气喘愈浓,已到巷中。若芸双手放于乳上,没命介套了近百抽,忽感体内巨

龟膨胀,已乎要撑爆深宫,知奸夫就要到那爽处,,不由宫眼一张,率先飙出一

股浓烫阴精来,一时激动地全身抽搐,抚乳双手抖个不停,失声尖叫道:「丢了!

丢了!妾身又丢了!」

高衙内巨龟被烫得一阵电麻,不由浓眉一蹙,「噢」得闷哼一声,双手几要

捏爆双奶,他精管一放,就要大爽而出,口中叫道:「本爷也到了!!」便在此

时,只听堂外楚儿急唤道:「衙内,千万莫射,李夫人已恭候多时了!」

正是:奸夫将射佳人至,留精当为乐双飞。直教母女相逢不相识,汤池共侍

乐无边!

*********************************

话说那花太岁高衙内放开精管,就要狂射阳精之时,听闻若贞若芸之母李贞

芸果然来了,顿时心花怒放,心想今晚这泡阳精,当分注这对母女体内,那才真

是快意平身!当即运起「调阳神功」,双手狠握若芸丰奶,巨龟抖擞数下,闭住

马眼,硬生生将阳精收了回去。他吐纳几口浊气,丹田一收,将阳气游走全身数

周,顿感神清气爽,精力充盈之极!今日虽连肏数女,长时鏖战,守精不泄,但

此时阳气仍是精纯醇正,泊泊然、绵绵然,直似无止无歇、无穷无尽,皆是那

《调阳秘术》大成之功了。

他见若芸仍泄得娇躯颠颤,全身抖个不停,不由捧着肥臀,轻轻将她置于帅

案之上,缓缓抽于巨屌。见若芸下体那琼浆春液瞬时涌出湿屄,流了一桌,不由

挺着跨下巨屌,笑着对楚儿说道:「你来的正好。快取些『清阴化淤膏』来,与

陆夫人擦上,再服侍陆夫人穿好衣裙。干娘几时来的,为何不早来报我?」

楚儿一边为若芸擦拭下体羞处,一边回道:「李夫人早就来了,她左右寻不

着衙内,又不见奴婢五个,便在衙内别院中闲逛。我五个在院中碰到她,苦寻衙

内不到,见李夫人有告辞之意,便好言将她挽留会客厅中,纷头来寻衙内。适才

小奴路过这里,听到陆夫人呻吟不绝,便知衙内在这里了。」

高衙内咧嘴道:「你倒大胆,敢擅入这白虎堂,还来阻我爽出。」

楚儿替若芸穿好衣裙,红脸道:「这里早荒废了,平日老爷那些下人,不也

多有进来玩耍的,小奴如何不能进来。小奴见衙内要到那爽处,不想教衙内呆会

见到李夫人尴尬,倒忘了衙内神功已成,无须守精了。」

高衙内掐了掐楚儿俏脸,笑道:「你倒乖觉懂事。速扶陆夫人去我那里,再

约上朝儿她们,将我那华清汤池中注满温泉,多撒些玫瑰花瓣。呆会陆夫人要为

干娘洗浴,你们五个自行回避,本爷也要与她俩共浴一回。」言罢斜眼去瞧若芸。

若芸知奸夫心意,媚眼流转,轻轻恨了他一眼,她全身被肏得酸软乏力,抹

了「清阴化淤膏」,便恢复得快了,当下在楚儿搀扶下,去衙内别院华清汤池等

待。

高衙内见若芸和楚儿去的远了,整理好衣冠,信步往会客厅迈去。

有分教:白虎堂,楚儿劝守精;汤池内,母女奉淫徒。

*********************************

李贞芸如何夜入太尉府?原来昨日她为高衙内吹箫吞龟,正到入巷艰难处,

宛儿送来林娘子手书信件,那花太岁便与她定下今日晚间在府中相会之约。高衙

内也是随口定约,不想若贞之母当真如约而至,想到她那绝色容姿,熟妇身段,

螓首娥眉,美目盼兮,端的是倾城倾国,绝代当世之尤物,如何不喜!

李贞芸乃画师李唐之女,本与画师张择端之子张尚青梅竹马,相亲相爱。张

尚被当朝太师蔡京构陷,李贞芸随夫充军,婚后生下若贞若芸两女。后因生活艰

难,终被太帅强纳为妾,为蔡京诞下三女儿蔡师师。三女儿被强人掠去后,她与

蔡京决裂,被打入冷宫。她为找寻三女,认高衙内为干儿,终与这登徒子通奸,

更因得知三女误入青楼,换名李师师,便欲求高衙内相救。这些都是前话,不再

赘述。

她因被太师冷遇,孤居太师府偏僻处,平日从来无人看顾,更无人理她死活,

倒成了一个清净散人。今晚又披了女仆外衣,从偏门潜出太师府,手持宛儿前日

所赠出入凭牒,自行入得衙内别院。

来时,却见别院主房内空无一人,连那几个丫鬟也没了人影。她心忧女儿师

师,不愿便去,便在主院一凉亭内坐下相等,坐了片刻,仍不见人来,左右无事,

便巧步漫漫,从主院步入左侧牡丹小院中,漫步幽逛,边走边赏牡丹。

此时月上枝头,夜虫稀语,李贞芸漫步月下,忖道:「若当真要见高衙内,

这花少性火旺极,必有所求,一场性事实是难免。」一时浑身发热,羞红上脸,

又想:「他相貌俊郎,又是驴大行货,床技无双,自已认做他干娘,却与他乱伦

通奸,好不羞耻。他那巨物恁地横强,曾彻夜撑爆我那羞穴菊门,纵欲无度。」

想时,更面红耳赤,芳心铮乱,竟羞穴酸痒,淫水缓流,她不由一惊:「我被蔡

京冷落已久,都三十有八、近四十的人了,为何失身这干儿后,每每念及他,便,

便生情欲。」她心下计较:「我为报复蔡京,救女出火坑,只能与她做对露水情

人,了此残生,可别,可别对他生出什么情意来了。」

正想时,不觉间已穿过牡丹小院,绕过鸳鸯戏水池塘,迈入客院中庭。忽听

一间客房之中,传出阵阵浪荡春吟之声,那春吟声如百凤惊鸣,此起彼伏,高亢

不绝,似有五六个女子正在与人淫乱。她听得晕生香腮,酥胸急剧起伏,那挺拔

硕奶,几欲撑裂胸衣!见那客房烛火通明,窗纸中映出五六个人影,一高大男子

居于正中,床上似趴有五个女子,臀影摇曳不迭,显是有人正独御五女!她只感

胸口一紧,呼吸不畅,心道:「不想这衙内别院,竟别有奸情!真是个藏污纳垢

之地!还是速速离去吧!也不知这男子是谁,竟这般厉害!」

正要转身奔出,忽想:「衙内是高宫子弟,私藏许多女娘,莫非是衙内与她

们在此间淫乐?」一时好奇心起,压住慌乱心神,轻轻走至窗边,见一扇窗半开

着,不由向内定睛一瞧。只见床上高倔着五个白花花的屁股,那高大男子也光着

全身,居于五臀之后,正提着一根湿淋淋的赤黑巨屌,轮换操屄!这龙枪她再熟

悉不过,正是奸淫了自己的那根巨屌!不是高衙内是谁!她瞧得又惊又羞,又怕

又慌,不由张大小嘴,忙捂嘴叹道:「衙内竟如此厉害!他竟,竟独御五女,丝

毫不落下风!真是,真是天下少有的奇男子!!」

她那日被高衙内奸淫时,也曾听高衙内说起过独御多女之事,当时尤自不信。

心想你个高官子弟,尽会夸口,那里真能独战多女,还不精尽人亡!今日方知人

外有人,这高衙内比前夫张尚和老爷蔡京,简直是云泥之别了!她耳听五女浪叫

不休,定了定神,再定睛瞧去,只见五女羞处已然红肿不堪,狼藉成灾!臀下均

是洒满阴精淫液,显是个个大丢数回,已然不支。又仔细一瞧,见床上还躺着一

个全身精光的绝色美人,那美人生得蛾眉横翠,粉面生春,窈窕妖娆,奶硕臀肥。

李贞芸自是绝色美人,此番见了床上这少妇,也不由暗赞她美貌!又见她云鬓雪

腮,秀发盘卷,手戴婚镯,阴毛浓密,显是一个已婚少妇,长得竟和自己有三分

相似,不知是哪家官人的娘子,竟被衙内奸淫了!可苦了她家官人!!这少妇臀

下也积起好大一滩淫液,双目羞合,面现满足娇羞之色,显然早被衙内奸得舒爽

备至,欲死欲仙,正自昏睡!

李贞芸手捂小嘴,胸口急剧起伏,那半露丰奶被胸衣挤出深深乳沟!她紧张

得羞夹双腿,腿根摩挲屄肉,咬着下唇,强自秉住呼吸,不发出声来。她一时再

不愿离去,在窗外又定睛细瞧了一柱香时间,详见高衙内将五女又各肏一回。只

见他气定神闲,神采飞扬,绷紧臀肌,视五女如无物般「啪啪」爆肏,当真是面

不改色,游刃有余!那赤黑巨屌肏得愈发淫光铮亮,雄壮凶恶,五女却各自嗷嚎

不绝,丢身丢精!

待他又肏够四女一回,最后轮到楚儿时,巨大肉茹挑开屄唇,如拳头般撑爆

红肿浪屄,也只几十个回合,便将楚儿肏得苦苦哀嚎告饶,一时狂丢乱泄,阴精

竟与尿水齐飞!

李贞芸急用腿根摩挲屄肉,想到那日自己也曾被这淫徒肏到飙尿,羞处紧张

得涌出股股热泉,浇得亵裤全湿,顿时再忍不住,「啊」得一声呻吟出来。见高

衙内和那人妻美妇齐向自己瞧来,更惊得阴精急泄,顿时犹如惊弓之鸟,也不顾

正泄到中途,转身便逃。她如受惊雌鹿般逃出客院,几度险些摔倒,待回到主院

凉亭,方喘气坐下,只感亵裤一片清凉,显是丢了不少阴精。她一时芳心大乱,

惊慌纠结:「衙内恁地厉害,荒淫无度,御女之能天下无双,我,我怕是所托非

人,怎能还留在这里?难道还想任他奸淫?」

她歇了一会儿,芳心乱跳。适才阴精只泄了一半,便转身逃走,只感胸中如

憋一股浊气,好不难受!不由站起身来,在凉亭中来回踱步,心中一个声音说道: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待会儿怕是想走,也走不成了!」又一个声音说道:

「他连御六女,其中更有一位人妻,只怕也是累了,待会已然在那六女身上爽出,

今夜即便献身,也可少受些苦处。」先前那个声音却道:「不知适才自己那声呻

吟,是否被衙内听到?他若知我在外窥春,羞也羞死了,如何不走?他若为我守

精不射,待会儿定发泄在我身上,还是走吧!」正要迈出凉亭,后一个声音又道:

「他即使为我守精,连玩六女后,也必不持久,我又何必走。若走了,他倒认为

我做贼心虚,真猜到是我在窥春了。我便不走,看他怎地!」前一个声音更道:

「怎么会不持久,你知道他有金枪不倒之能的,必肏得你死去活来。还是走吧。」

后一个声音却说道:「连那位人妻少妇都不怕,这般爽了,你都三十有八了,还

怕什么!为了我那三女儿,什么都不怕!」

她在凉亭来回踱步,徘徊不决,当真是芳心铮乱,不知如何是好了。便在此

时,只见朝秦暮楚宛五女使衣衫不整,向凉亭走来。李贞芸心中「咯噔」一下:

「糟了,这么快就来了,不知是否被衙内知道我在窥春,派下人来羞我。这下好

了,真走不成了。」她定了定神,捋了捋鬓边秀发,见五女向她走来,抢先说道:

「你们衙内呢?我在这里等他好久了。是外出未归吗?你们,你们为何这般慌乱。」

五女见是李夫人来了,各自欢喜,听她话中有话,都有些羞,忙整理好衣裙。

秦儿羞道:「我们在后院玩闹,衣衫都乱了,倒叫夫人笑话。衙内正在客院奉客,

盼您来呢。过会儿见到夫人您,定当喜欢不尽,小奴这就去为您通报。」言罢向

客院跑去。

李贞芸听到这话,舒了口气:「原来她们并未知道我在偷看。」其余四女使

忙扶着她下了凉亭,领她进入主房会客厅。

不久秦儿回来,称衙内不知去哪里了。李贞芸不便再留,起身告辞,五女哪

里肯依,七嘴八舌好歹劝住,只留宛儿服侍,分头去寻高衙内。这才引出「白虎

堂楚儿劝守精,汤池内母女奉淫徒」的好戏!

*****************************

却说高衙内整理好衣冠,信步回到主房,见宛儿在门外候着,房内早点好大

红烛灯,知道若贞之母必在里面,便住足向内窥视。见美人正在厅内徘徊,当真

是花容袅娜,玉质娉婷。只见她: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星眼娇媚如点

漆,酥胸怒耸似截肪。汀裙微露不胜情,丰奶半露无限意。衣袂飘飘,清丽脱俗,

真如凌波仙子一般。

高衙内哪里还忍得住,当即掀门而入,口中只叫:「干娘果是信人,想得儿

好苦。」

李贞芸苦候多时,正彷徨无计,见这俊俏淫儿大咧咧走到自己身畔,想到适

才他连御六女,不知现下如何待她,蛾脸顿时飘起一片红云,两道清澈明亮的目

光在他脸上滚了两转,便含羞低头,晕红双颊,羞嗔道:「又耍贫嘴,你哪里有

想奴家,不知又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害奴家等这般久,奴家这便去了。」言罢

抬起蛾首,眼波流转,轻迈莲步,转身就走。

这一走,当真是花钿显现多娇态,绣带飘祆迥绝尘。半含笑处樱桃绽,缓步

行时兰麝喷。

高衙内见她满是醋意,一副撒娇模样,哪肯放过,抢上前握住她双手,见她

手白胜雪,香肤如脂,不由将她一对小手压于自己心口,淫淫地道:「天可怜见,

儿为候娘到来,等得头发都快白了,适才被父亲大人唤去拷问功课,这才来得晚

了。干娘您听,儿见娘来,喜欢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李贞芸小手一挣,没能挣脱。她听他这几声娘叫得颇为真切,也有些感触,

便任他握住双手,抿嘴一笑,顿时梨涡深现,眼波微渡,百媚横生。只听她娇声

笑道:「你若真认奴家为干娘,为何贫嘴骗娘。上回娘来时,你刚奸了一绝色人

妇,对了,叫什么曾氏。这回只怕不遑多让吧,又是哪家人妻少妇,还不从实招

来。」言罢笑吟吟瞧他。

高衙内听她声如燕鹂,容光照人、艳丽非凡。他平时飞扬跋扈,嚣张得很,

从不把人放在眼里,但此时见她清丽不可方物,为此容光所逼,一时竟有些急色,

跨下巨屌高高翘起,变得语无伦次了。他一把将这绝代美妇抱入怀中,双手搂着

她的肥臀,只觉入手软滑翘弹之极,顿时大抓臀肉,急色道:「好干娘,是,是

儿错了,儿适才确实奸了,奸了一人妻少妇,是,是儿不对,但儿,全为干娘好!

儿,儿并未泄出,全为等着娘来,为娘攒精!」

李贞芸臀肉被他大揉大耍,小腹间又顶了一个雄壮无比的硬硕巨屌,一时也

是芳心乱跳,神慌意乱。她将双手挂在高衙内脖上,臀肉被揉得乱颤,小腹被巨

屌顶得难受,不由柳腰后弯,仰起螓首,咯咯娇笑道:「还娘攒精呢!只,只奸

了一个?莫道,莫道为娘不知,尽来说嘴!啊……啊……快说实话嘛……到底几

个嘛……」

高衙内双手大揉肥臀,听她调笑自己,尽是撒娇之意,再忍不住,大嘴顺着

粉白香脖一路吻下,直吻到半露双峰上,狂吻那鲜嫩丰硕的乳肉。这对丰乳比她

女儿若芸大了足有一圈,高衙内欢喜不尽,直吻得那半露乳肉全是唇印,再将头

拱入双峰深沟间,支吾道:「到底,到底瞒不过娘,确,确不只一个,还有宛儿

倍房,共,共是两个!」

李贞芸被他吻得双乳鼓胀,乳肉几要撑爆胸衣,她难过得一双玉手插入男人

发中,踮起玉足,任他吸食乳肉。她鼻息加重,口中发出阵阵香艳喘息,不由捧

压男首,娇嗔道:「还来骗娘,还来骗娘嘛!……啊……啊……到底几个……只

怕……只怕是共奸了六个吧……啊……你是太尉公子,床技又这般了得,有多女

共夫,也是自然……奴家……奴家又来不怪你……为何,为何不说实话……啊啊

啊!!!」她正值虎狼之年,越说越是动情,一时压不住紧张情欲,双峰只觉充

盈鼓胀之极,说到后来,只听「呲」得一声,那对丰硕绝伦的大奶竟然胀裂胸衣,

破衣而出!在高衙内埋头供乳之时,两团硕大无朋的雪白大奶撑破胸衣,蹦将出

来!

高衙内又惊又喜,顿知适才那听床女子,必是这绝代尤物!他见大奶自行裂

衣而出,两粒鲜红奶头在自己目前摇曳勃起,在通明烛光之下耀眼之极,更是狂

喜淫笑!双手搂紧后弯的柳腰,大嘴一张,便将左奶头大口吞下,一阵狠命狂吮

狂吸,直吻得奶头坚如磐石!又换右奶来食,也是狂吮狂吸,直吻得这绝代美妇

「啊啊」乱叫!

吸饱那对坚挺奶头,高衙内又在双峰乳肉上来回乱吻乱吸,双手探入这尤物

裙内,大把抓捏肥臀,口中淫叫道:「干娘是否在外听床?也与儿据实招来!!

快说!快说!」言罢着意吮咬一颗鲜红奶头!

李贞芸被这强横干儿弄得魂飞魄散,也收不住性子,双手插抓男人头皮,咬

牙一忖:「今天便顺他心意罢了!」浪嗔道:「奴家说实话就是……奴家看到了,

全看到了!衙内独御六女,不害臊吗?啊!啊!轻点吸!」

高衙内一口吮起那奶头,又换另一颗用力来吮,双手将裙内亵裤几把撕成碎

片,左手翻出,狂抓右奶,右手一把探入羞处,入手只觉那羞屄已成泽国,大嘴

不由吐出左边奶头,哈哈淫笑道:「干娘在外听床,也不怕羞!干娘看多了久?

相信儿,儿肏这六女,全为娘攒精磨枪!」言罢又埋头大口吮奶,右手食中双指

在尤物湿蛤内大肆抠挖屄肉。

李贞芸已是洪水开闸,双腿乱颤,几要站不住身子,她再压不住封存多年的

情欲,心意已决,好歹先与这天下罕有的奇男颠狂交欢一回,将周身憋闷已久的

情火发泄得干干净净后,再与他商榷救女一事!想罢颤抖着一双修长雪腿,羞吟

道:「看了,看了半个时辰!你轮流肏了五女,还有一个已婚少妇,早,早被你

肏昏了!你独奸六女,都不害臊,奴家,奴家为何怕羞!你害为娘好苦,哪里是

为娘攒精,分明自己先爽!为娘不依,不依嘛!」

高衙内见她撒娇,左手抓着右奶,右手撩起自已裤摆,将巨屌亮出,随即右

手拉下美妇左手,按在巨屌之上,右手再提起美妇一条左腿,抬起头来,大嘴几

乎贴在李贞芸嘴唇之上,淫笑道:「干娘自己摸摸,我可有半分泄过迹象!今日

我连肏六女,肏得她们个个丢盔卸甲,我却滴精未泄,全为干娘守精至此!你且

仔细摸摸,儿这巨屌,磨得好是不好!亮是不亮!干娘可想一试!」

李贞芸左腿被他提起,右奶被这淫徒左手用力抓着,只得右手挂着男人脖子,

娇躯逞后仰之姿。左手只觉握着一根火烫巨棒,粗壮硕长之极,青筋鼓爆,全然

无法满握,知这神物端的未曾泄过,一时激动得全身发颤,左手几乎被那巨屌弹

开,忙紧紧握住,几乎想要立时将那巨龟含入口中,更想他来吻她芳唇。她右手

勾实男脖,红唇不由频频轻碰男唇,左手大撸巨屌。一时欲火焚身,双眼温润晶

莹,已全是浓浓春意。往高衙内脸上瞧去,只见他目光中不露光华,却隐隐然精

光闪烁,一股剽悍之气,端的自信绝伦!她寻欢之意已决,左手用力撸屌,又羞

又急道:「奴家怎知衙内这般厉害,只能,只能一试……一试……方知……只求

衙内……瞧在已认奴家干娘份上……厚待奴家……」

高衙内左手抓扭右边大奶,右手仍稳稳提着她左腿,任她左手撸屌,大嘴亲

吻她脸颊,香腮,又顺香脖一路亲下,直吻到左乳,吮吸两口奶头,再顺乳肉香

肩粉脖吻至左耳根,左手重重捏揉右奶,贴耳柔身道:「干娘为何还不信我?我

为干娘磨了一整日枪,留精甚若,干娘却不信我。若过会儿不让干娘爽到小死便

先行爽出,我,我便自断这活儿,若违此誓,天地不容!」

李贞芸听他说得坚决,再忍不住,抬着左足,左手死死握紧巨屌,右手勾紧

男脖,红唇亲吻奸夫面颊,忽地「嘤咛」一声,侧脸主动疯狂吻住奸夫大嘴!她

自听床初丢精后,已饥渴半夜,这一吻当真天雷地火,激情四溢!她吻得过猛,

过急,吻到浓处,一时口滑,香舌竟滑出男腔。她忙右手紧勾男脖,左手死握巨

屌,隔空与这花太岁舌吻,边隔空舌吻,吞食男津,边娇喘道:「……衙内莫发

这毒誓……奴家又不来怪你……是奴家错了……奴家错了……奴家相信衙内…

…相信衙内嘛……」言罢立时又侧脸狂吻男嘴!

这时两人均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均知良辰美时已到,再无须多言了!

两人此时心意相通,都想速战,都是一边狂吻对方,一边相互去剥对方衣服。互

剥衣服时,双嘴双舌竟片刻不离,交缠斗法,相互狂吞对方津液。有时遇到阻碍,

脱不下对方衣衫时,竟都急色难耐,用手撕扯对方衣料,但双嘴双舌绝不相离相

弃,仍吻得「滋滋」作声,狂亲狂吮不休!高衙内率先将美妇剥得精光灿烂,李

贞芸双目急得通红,一边剥扯高衙内内衣,一边狂吐香舌,缠卷男舌,终将奸夫

剥得精光,这尤物竟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吞男津,口中发出丝丝尖叫。

两人大功告成,都在激吻中将对方剥得精光。高衙内见美人如此饥渴,不由

心生怜惜,一边狂吻她,一边将雪滑娇躯搂入怀中,右手大揉肥臀,左手抚摸雪

背。李贞芸与他吻得生生不息,踮起双足,将肉体送入奸夫怀中,紧紧搂住奸夫,

丰奶紧压男胸,双手在奸夫背肌上狂乱抚摸,直摸出一道道指印,吻得却更加炽

热。一时间房内春意浓,一对通奸偷情的赤裸男女相互搂紧,吻得缠绵之至。

两人祼身相拥激吻了一柱香时间,高衙内边吻边将李贞芸捧臀抱起,置于房

内酒桌上。俩人又倒桌狂吻片刻,高衙内这才顺耳垂、香脖、双峰、小腹一路吻

下,直吻到羞屄,忽将美妇双腿抬起分开,双手按住大腿,一口吻在肥屄之上!

直吻得李贞芸高抬一对长腿,双手将奸夫后脑压实,激动得口中浪叫连连。

高衙内运起舌功,时而咬食淫核,时而舌舔蚌肉,时而舌入宝蛤,撩拨插穴。

这番吮屄,直吮得美妇美目翻白,淫水溅洒桌案,阴精喷射不休,淋得高衙内精

水满脸。

李贞芸任奸夫舔饱浪屄,也不示弱,待高衙内起身,忽从桌上坐身,将头上

发簪拔下,一头乌黑秀发顿时垂肩而落。她甩了甩秀发,香躯跪在奸夫跨间,双

手分握奸夫巨屌中部根部,不想如中电击,精力到处,李贞芸双手意拿捏不住那

巨屌,只得脱手扶住男腿,全力张大小嘴,艰难吞咽巨龟……

如此跪地为奸夫吞龟吹箫,舔棒吮卵,直弄了一柱香时间!高衙内单手抓起

李贞芸秀发,见她不顾艰难,狂吞狂吮巨屌,媚目春情满满,香腮酡红尤如艳李,

知她早已忍到临界,此时她如食春药,急待肏屄,如再不肏她,只怕她会吞龟成

狂,失去理智。不由奋力从香腔中抽出巨龟,双手从她腋下穿过,将她裸身提上

酒桌。

李贞芸不等高衙内发话,将长发卷成一个大束,拿至胸前,娇躯倒在案上,

双手紧紧握住那束秀发,双腿自动大大分分,耸起早成一片汪洋的湿屄,浪求道:

「衙内……来吧,给干娘一个痛快,干娘忍不住了,快!今晚让你,肏够……肏

够……」

高衙内知她饥渴之极,得意地一声长啸,双手用力压下美妇大腿。李贞芸知

道时刻已到,激动得汗躯发抖,双手死死紧咬束发。高衙内使出二十四式中的

「夜叉探海」,说是迟,那是快,巨屌重重挺入,只一插,便令紧屄爆绽,巨屌

深入风宫,直中靶心!插得李贞芸银牙死咬束发,双目连连翻白,全身痉挛,宫

眼大张,阴精瞬时狂丢不止!

高衙内知她急待泄欲,待她射完阴精,也不用什么九浅一深,只淫笑着纵情

狂抽,抽得阴肉外翻内送,腥香白沫堆满羞户!房中交媾水声大起大作,与美妇

「嗷嗷」叫床之声混为一处,此起彼伏!

巨屌抽出时,凝重有度,似尺蠖之退,淋漓酣畅;送入时,险劲有力,如雄

狮之动,雄浑刚健。兴起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这巨物挺

拔遒劲,不似凡物。时而似慢似快,似轻似重,时而大开大阖,高举猛送。

李贞芸任高衙内借酒桌之势变换七八种姿态,疯狂试玩了数千抽,直被肏得

大丢六七回,桌上地上,尽是阴精淫水。肏到最后,李贞芸已然不支,她此时呈

狗趴姿态,口中大叫:「衙内,奴家服了!饶了干娘吧!干娘要尿了!」

高衙内知她要被肏到飙尿,狂抽巨屌,淫叫道:「干娘这番可相信儿了吧,

可知今日我肏那五女,全为干娘磨枪攒精?」

李贞芸颠狂耸臀,急道:「干娘信了!干娘信了!衙内全为奴家攒精,这就

都给了奴家吧!」

高衙内笑道:「我今日这枪磨得可好?干娘据实答我!」

李贞芸颤声道:「磨得极好!磨得极好!干娘真要尿了!」

高衙内高声道:「这就为干娘把尿!」言罢,猛然拔出巨屌,将她倒提起来,

似倒抱婴儿,成把尿之姿,口中「嘘嘘」有声。

李贞芸一泡肥尿再憋不住,直飙出五六尺远,飙得满屋尿香!高衙内待她飙

完,这才将她放到案上,将其双腿成一字分开,巨屌几乎尽根送入,又抽送数百

抽,更令她小死丢精!这才精关大放,将憋了一天的滚烫阳精狂灌深宫,直灌得

美妇白眼一翻,阴精如飙尿般狂泄,顿时昏死过去。

高衙内攻行圆满,他把玩这绝代美妇淫核,令她收住阴精,止住小死之态。

见她全身颤抖,昏厥喘息,知道母女双飞时机已到,便将她颤抖娇躯横身抱将起

来。高衙内抱着美人坐在椅上,温柔抚摸这香汗淋漓的颤抖尤物,与她轻轻热吻

一回,忽道:「干娘泄得多了,又是全身香汗淋漓,这便与儿到儿那华清汤池中

沐浴。我那汤池甚大,取用上好温泉,可供多人共浴。我已令下人在池中灌满温

泉,干娘可尽兴与我共浴。」

李贞芸横坐他怀中,仍周身颤抖不休。她一身汗湿乏软,也想沐浴解乏,不

由红脸点点头。

高衙内喜道:「干娘今晚这般爽了,呆会可放开与我共浴。对了,你三女之

事,我亦有耳闻,我与干娘一边洗浴,一边商讨这事,如何?」

李贞芸见他未忘此事,好生感谢,羞道:「一切依衙内安排便是。」言罢合

上双目休息。

高衙内淫笑着将美妇祼身抱起,向后院华清汤池走去。那厢里,若芸只穿着

贴身小衣,已在汤池边等候多时,见高衙内赤身抱着一祼妇入内,知道是另一人

妻美妇,不由羞得面红耳赤。

高衙内一边淫笑,一边横抱着李贞芸缓缓步入温泉池中。他抱着这闭眼美妇

坐在池内逍遥做爱椅上,将湿滑温泉淋于李贞芸身上,一边轻轻替她擦洗狼藉羞

处,一边向若芸使个眼色,邀她下池。

若芸会意,含羞褪去小衣,捂着双乳,也祼身步入温泉。高衙内内心窃喜:

「小娘子,你可知我怀中美妇是谁,正是你新生母亲啊!」

有分教:汤池内,母女双飞乐逍遥;军机地,林冲受陷入囚牢;家宅中,贞

娘通奸蜜如娇;开封府,骗取芳心美人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

早上激励团队正能量的句子

​早上激励团队正能量的句子 早上激励团队正能量的句子。在日常生活中,句子的使用是非常广泛的,一些早上激励团队正能量的句子能让我们的团队充满积极向上的心态。接下来就由小编带大家一起详细了解下早

2023-02-05

温暖的微笑六年级作文

​温暖的微笑六年级作文 温暖的微笑六年级作文,作文能够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能力,好的作文用词不在优美更在准确,记忆在这时被勾起,作文的素材来源于生活,以下分享温暖的微笑六年级作文范文,仅供参考

2023-02-05

露天阳台怎么利用空间

​露天阳台怎么利用空间 露天阳台怎么利用空间。阳台对于家家户户来说是很重要的,如今我们现在选择买房的一个标准那就是是否有阳台,阳台是我们生活的主要功能区,以下看看露天阳台怎么利用空间。露天阳台怎么利用空

2023-02-05

自我评价怎么写的

​自我评价怎么写的 自我评价怎么写的,有时候我们在工作上或者是学习上,需要自己写个人评价的,但是很多人都是不会写的,感到十分的苦恼,小编为大家整理好了自我评价怎么写的相关资料,一起来看看吧。

2023-02-05

改善体寒体质的养生汤

​改善体寒体质的养生汤推荐 改善体寒体质的养生汤推荐,在日常生活中体寒是很多朋友常见的一种情形,所以对于体寒的情况也是需要我们去改善的,喝汤也是其中一种,以下分享改善体寒体质的养生汤推荐。改

2023-02-05